中国革命战争纪实--长征卷

  第四章:长征准备

 

长征前最后的恶战---- 1934年6月,蒋介石指挥国民党军对中央苏区开始全面“围剿”,他命令各路部队兵分六路,向中央苏区腹地推进。他限令8月1日前必须攻占红色首都瑞金。7月上旬,各路国民党军完成簪垒、修路后,向中央苏区中心发起全面进攻。面对敌人新的攻势,博古、李德仍继续采取单纯防御战略,“六路分兵”、“全线防御”,与敌人拼消耗。李德命令红三军团和红五军团在广昌以南的高虎垴、保护山、万年亭一带修建了第三道防线。
    6日拂晓,敌汤恩伯部以飞机十多架、大炮数十门,向红军阵地进行了长时间的饱和轰炸,接着,汤部敌军以密集的队形向红军阵地猛攻。高虎垴战斗正式打响。高虎垴战斗,是第五次反“围剿”以来最激烈的一场恶战,以至于陈诚也哀叹这是“进剿”以来“未有之牺牲”。仅敌左纵队死在鹿砦地上的就在2000人以上!据俘虏称:其中团长5人,营长12人,连排长100多人。红军损失也十分严重,伤亡达1600多人,其中包括团以下干部342人。为避免更大的牺牲,红三军团撤出阵地,退守万年亭,高虎垴占先遂告结束。
    万年亭是一座古亭,这里丘陵起伏,四面为纵横交错的高山,是打阻击战的一个理想战场。从高虎垴撤下来的红军,在这一带构筑了纵横10公里的坚固工事,继续阻击法,把乌龟壳似的碉堡修到了万年亭。8月14日早晨,在7架飞机、数十门大炮壮胆下,敌人向万年亭阵地扑来。万年亭战斗就此拉开序幕。敌人的多次进攻均被红军击溃,最后敌军集中40多名军官组成敢死队,率一营兵力进行冲锋,也全部被红军击溃。11时20分,国民党军沮丧地撤至半桥地带据守,万年亭战斗遂告结束。此战敌军被打死在红军所布鹿砦内的就有五、六百人,全部伤亡在1000人以上。此战之后,敌军畏缩不前近半个月,直至月底补充一个营的炮兵后才向驿前发动攻势。
万年亭战斗后,红军在驿前至万年亭一线又构筑了3道防线,继续以阵地战节节抵御国民党军的进攻。国民党北路军第3路军集中7个师的兵力,20多架飞机和近100门大炮,在8月底向红军发起了全线攻击,激战主要发生在蜡烛形高地和保护山。经过激战,保护山和蜡烛形阵地相继失守。国民党军占领蜡烛形阵地后,即向万年亭红军阵地猛攻。红三军团的红13团、红14团,奉命主动放弃阵地,退守第二道防线。敌乘胜追击,不久又占领第二道防线,将红三军团逼至第三道防线。8月31日,敌军又攻破了红军第三道防线,中午占领驿前街。红军退守驿前的桐江、小松市一带。驿前保卫战至此宣告结束。此战,在短短3天内,红军就再次遭受了巨大的损失。1934年8月底9月初,红一、九军团等部在温坊地区伏击、袭击离开堡垒之国民党军,歼灭东路军一个多旅,但终究未能扭转红军的被动局面。9月下旬,中央苏区已被敌人压缩在瑞金、会昌、雩都、兴国、宁都、石城、宁化、长汀等县的狭小地区内。到10月上旬,国民党北路军和东路军加紧对中央苏区的兴国、古龙岗、石城、长汀等地的进攻,南路军由筠门岭向会昌推进,企图迅速占领上述各地,进而占领宁都、雩都、瑞金,以实现围歼红军的目的。这时,中共中央主要领导人被迫决定:放弃中央苏区,开始长征。

长征前的准备--- 长征的准备工作,在以博古、李德、周恩来组成的“三人团”领导下,秘密地开展起来。在军事上,为调动围攻中央苏区的国民党军,中革军委先后派出了红六军团、红七军团,作为先遣力量。红七军团以“北上抗日先遣队”的名义活动,于1935年1月以失败而告终。红六军团的西征虽然损失惨重,但最终达到了为主力探路的战略目的,并且与红3军会师后,携手合作,建立川鄂湘黔根据地,调动了国民党的数路大军,对后来的中央红军长征发挥了至关重要的战略策略作用。为配合中央红军即将进行的战略转移,中革军委还让红25军打出“红军北上抗日第二先遣队”的旗帜先行长征,以减轻中央苏区和鄂豫皖苏区的压力。由于种种原因影响,红25军的长征出发比中央红军晚了一个月。
在思想动员上,中共中央和红军总部也对即将进行的战略转移作了先期的发动。只是考虑到保密的需要,没有明说。当时就有许多同志在看了《红星报》、《斗争》、《红色中华》等报刊上发表的文章后,预感到中央红军要退出中央苏区。出于保密需要,当时关于突围的传达范围只限于政治局和革命军事委员会的委员,其他人,包括政治领导干部和部队高级干部,只知道他们职权范围内需要执行的必要措施。由于过度的保密,许多高级干部都被蒙在鼓里,包括中央委员也不知道内情,以至于缺乏应有的思想准备,对部属的思想工作也就无法做到位。彭德怀就曾批评:“最奇怪的是退出中央苏区这样一件大事情,都没有讨论过。”正是由于缺乏思想准备,使得长征开始后,在突破敌人三道封锁线过程中,尽管战斗不多,却出现了大批战士开小差离开红军队伍的非战斗性减员现象。
根据中革军委的撤退计划,中央红军扩大为5个军团,由12个师和2个纵队的非战斗人员组成;苏区留下来的独立部队的人数下降到1万至1.2万名。广昌战役失利后,又进行了一次大规模的“扩红”突击运动,中央红军开始长征时,人数达8.6万人,其中大约有一半是新参军的战士。8月26日,决定成立教导师,任命张经武为师长、何长工为政委,辖第1、第3、第5教导团,负责中央机关的保卫工作;9月21日,中革军委组建了红八军团,由红21师、23师合编而成,由周昆任军团长,黄更任军委政委。还成立了红34师、少共国际师等新的部队。
突围方向和时间的选择。突围方向定在南线与粤军防线交接的中央苏区的西南角。红军的侦察结果表明,敌人薄弱的防御地方在湘、粤、桂三省交界处。从这这里突围的另一好处是可以利用桂系、粤系与蒋介石的矛盾,他们不会过多地为蒋介石火中取栗,因为他们深知同红军作战就意味着减少与蒋介石对抗的本钱。突围时间的选择,在中革军委“三人团”8月的计划中,预定为10月底11月初。据李德解释说,这是“因为根据我们获得的情报,蒋介石企图在这期间集中力量发动新的进攻。”至于为什么后来时间突然提前了,是因为“在9月的最后几天中,蒋介石的主攻部队的确同时行动起来了。”
9月下旬蒋介石在庐山军事会议上,在德国顾问的帮助下,制定了一个进攻中央苏区的新计划。这份计划的主要内容是,蒋介石计划在一个月内把对中央苏区的包围圈缩小至瑞金,从四面构筑成一道以碉堡、铁丝网为主的封锁线,推行“铁桶合围”计划。这一情报进一步验证了蒋介石即将采取大规模的行动。敌变我变,中共中央于是加紧了长征的准备,将原定于10月底11月初的出发时间提前到10月中旬。长征,一场影响中国革命命运的战略转移,就这样大规模、有条不紊、秘密地准备着。时至10月初,准备工作基本完成,进军的号角即将吹起。长征的各路队伍开始秘密地集结,在敌人没有发觉的情况下,连夜行军,向中革军委指定的出发地行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