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革命战争纪实--长征卷

  第24 章: 红二、六军团突出重围(下)

 

湘中休整。红二、六军团渡过澧水、沅江后,便按照原定计划展开,直插湘中。11月23日至28日,红二军团4师占领了辰溪,5师占领了浦市,6师占领了淑浦。红六军团东渡资水,16、17师分别占领了新化、蓝田和锡矿山,军团部进入了新化城内。在战斗中,红二军团6师17团团长范春生和5师13团团长刘汉卿不幸牺牲。

红二、六军团风驰电掣般地直插湘中,控制了湖南中西部广大无堡垒地区,使敌军企图将其围歼在龙山、永顺、桑植间的计划宣告破产,直接威胁了湖南省会长沙,打乱了敌人的阵脚,迫使敌人不得不改“围剿”为“尾追”。这一时期的战斗,在贺龙、任弼时指挥下,打得机动灵活、有声有色,战术运用自如,所向披靡,是红二方面军战史上的光辉范例。红二军团占领湖南中西部广大地区后,在敌军改变部署、调兵遣将期间,得以在富饶的湘中休整了一周。

他们高举“抗日救国”的旗帜,开展了广泛深入的群众工作,进行了抗日救国宣传,并积极组织各种抗日团体,开展统一战线工作。同时,扩红工作也取得了很大进展。12月7日,红军在茅坪专门召开了“扩红”万人大会,关向应、甘泗淇亲自登台讲演,号召穷苦青年报名参军。这样,短短几天时间,红六军团在新化一地就扩大1000多名,红二军团在辰溪扩大了2000多人。这样,红军既在短时期内得到了休整,又在物资上得到了补充,为继续前进、夺得新的胜利奠定了良好的物质基础。

进军石(阡)、镇(远)、黄(平)。国民党军在红军突破澧水封锁线时,就开始作新的部署以追堵红军。陈诚集中5个纵队共12个师,分路向红二、六军团追击,企图将红军歼灭于湖南沅江与资水之间地区。具体部署是:以樊嵩甫纵队的4个师渡过沅江,向新化、溆浦前进,以李觉纵队的3个师从沅陵、泸溪向辰溪、溆浦前进,这两个纵队组成追剿军,由何健任总司令。陶广纵队3个师和汝栋纵队8个团开抵沅江西岸,为堵截部队;汤恩伯纵队2个师入湘,调长沙、岳阳防守,作预备队。同时,为了防止红二六军团由湘入黔,薛岳还增调6个师又1个旅加强黔东防线,防堵红二六军团进入贵州。敌人的意图很明显,就是攻守结合,步步推进,在防止红军西出的同时,将红军限制和消灭在沅江和资水之间的地区。

鉴于敌情严峻,红二六军团领导人贺龙、任弼时、关向应等人认为,挺进湘中已经达到休整和调动敌人的战略目的,“溆浦、新化间地区已不能停留”,决定按原定计划退出湘中地区,向石(阡)镇(远)黄(平)方向转移。石阡就在红二六军团的正西面,为了调动和迷惑敌人,转移行动继续采取了声东击西的策略。12月11日,红二六军团兵分两路,急进东南,摆出东渡资水的姿态。15日,陈诚立即命令樊嵩甫纵队、陶广纵队、李觉纵队向南追击。红二六军团向东南方向连续突击9天后,突然掉头西进,挺进黔东。12月22日凌晨,红军在武冈与绥宁间的瓦屋塘侧击陶广纵队第62师,目的是打开入黔通路。瓦屋塘一战,虽然把陶广纵队击退,暂时阻止了敌人的追击,但红军伤亡约300人,原定的转移路线被迫放弃,于是,红军改道南进,攻取武阳,绕过陶广主力。12月24日,红军从武阳折向西进,经过绥宁、洪江间的竹舟口,抢渡巫水,进到湘黔边地区。

当红二六军团渡过巫水抵湘黔边地区后,湘军前敌总指挥部刘建绪于12月25日再次调整追击部署:令陶广纵队向武阳、绥宁追击,令李觉纵队向会同、靖县追击,令樊嵩甫纵队向洪江“分途堵截”,令汤恩伯纵队向花园急进,令郭汝栋纵队“向黔阳前进”,同时决定将其前敌总指挥部由溆浦移向洪江。敌企图在武阳、会同、靖县、洪江地区追歼红二、六军团,根据敌情,26日,贺龙又指挥红二六军团改向北进,进抵会同地区。12月27日,红军在黔阳江西街、托口一带再次抢渡沅江、向芷江以西的冷水铺地区急进。于是,敌军重新调整部署,有的沿滇黔公路尾追,有的征集木船,沿沅水追赶。但敌军已被抛在后边,红军得以从容西进。

便水战斗。这时,离红军主力最近的是湘军李觉纵队和陶广纵队,特别是李觉,以4个团的兵力正单独从芷江向晃县前进。这是一个有利的战机,为此,贺龙决定组织便水战斗,予敌以重创。经研究,红军计划将敌第19、63师隔绝在沅水以东,集中兵力打击渡过河来的章亮基第16师。

1月5日下午2点半,红六军团在上坪、对河铺之间与已超过新店坪的敌第16师先头一个旅遭遇,战斗十分激烈。4点,红二军团赶到,红4师向敌先头旅右翼实施突击,红6师按原计划向便水敌渡河点迂回。这时,湘敌第16师另一个旅也渡过沅水,进到了新店坪地区,红6师进到新店坪西北地区就为敌人所阻。红军发起猛烈攻击,予敌以重大杀伤。但由于兵力没有及时高度集中,各部队进展很慢。6日凌晨,敌李觉指挥第19师从后边增援上来,在便水一带接替孤立无援的章亮基所部。随后,敌陈光中旅也于早晨6时左右增援上来。

战斗十分激烈,便水战斗成了一次消耗战,红军伤亡1000多人,红4师参谋长金承忠、第11团团长覃耀楚牺牲。便水战以斗失利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但最主要的是战斗计划不周,没有估计到敌人正面3个师来得这样快,也没有预料到掏广纵队会向龙溪口方向迂回,原想打敌一个师,结果发展成为打敌人3个师。此外,在整个战斗部署上,对翼侧保障没有充分给予重视,也给战斗带来了不利影响。但便水之战也予敌重创,制止了敌军的追击,使红军得以从容转移。

红二六军团撤出便水战斗后,继续向北转移。由于敌情的变化,红二六军团放弃经贵州镇远进入石阡、镇远、黄平地区的计划,改由玉屏、龙溪北移,再绕道进入上述地区。1月9日,红六军团占领江口;1月12日,红二军团占领贵州石阡。至此,红二六军团历时一个多月的艰苦斗争,胜利完成了向石阡、镇远、黄平地区转移的预定战略任务,主力部队已从湖南进入了贵州。

红18师血战归队。1935年11月,在红二六军团主力向湘中突围的前夕,红18师即在师长兼政委张振坤的指挥下,开始了坚持苏区斗争、钳制敌人、掩护红军主力突围的艰苦历程。红二六军团突围前夕,张振坤和樊孝竹即分别率红53团和红52团各一部,打着“二军团某师”、“六军团某师”的番号,向西南保靖县方向发起佯攻。11月19日,红二六军团主力向东南方向转移时,红18师又突然掉头向西北方向猛攻,摆出要攻打鄂边龙山、来凤两城的架势,弄得敌人一时摸不清红军的虚实和意图。鄂敌徐源泉部和国民党孙连仲第二十六路军,正欲追赶红军主力,闻讯之后,急忙调整兵力,固守龙山、来凤两城,同时调兵遣将,向红18师活动的茨岩塘茅坪、兴隆街一带进逼。

茨岩塘与兴隆街一带,是根据地的中心,张振坤率部队离开此时时,便作了安排,留下了小部人马凭险守卫。就在张振坤、樊孝竹率领部队南北驰骋,牵着敌人鼻子转的时候,红53团2、3营及52团一部,在龙山茅坪开展了积极防御战,摆出保卫根据地的架势,以拖住敌人。11月21日上午,敌纠集了十几个团的兵力,向红18师53团扼守的茅坪、兴隆街一带发起进攻。红军战士凭借高山险地,给予敌军以沉重的打击。经此一役,敌军被迫退往龙山城内,几日不敢出动。红18师在原有根据地坚持斗争,不但吸引了大量敌军,还使敌人产生了红军主力不久还会回来的错觉,这就为红军主力胜利地突出敌人封锁线、实现战略转移,提供了有利的条件。

12月初,敌新编第34师,避开红18师坚守的茅坪一带阵地,从兴隆街、望乡台、水沙坪一线向茨岩塘进攻。敌我态势的发展越来越不利于红军,敌军四面压境,根据地日渐缩小,斗争越来越艰苦。从12月4日到7日,红18师利用熟悉地形、山势和敌人在指挥上不统一的弱点,经过4天4夜的浴血奋战,终于从茨岩塘东北方向突出重围。突围之后,经研究18师打算北上经桑植去湖北鹤峰开辟新的根据地。按照计划,部队向东北方向转移,于12日抵桑植城以北的鹿耳口宿营。但此时,去鹤峰的路上驻有大量敌军,堵断了前进的通道,北上已不可能。鉴于这种情况,师部决定放弃去鹤峰建立新根据地的计划,挥师南指,另谋发展。12月15日晚,军团部电告18师:湘鄂川黔军委分会已经决定红二、六军团向贵州的石阡、镇远、黄平转移,红18师已经完成了钳制敌人的任务,在情况许可的条件下相机突围,与主力部队会合。于是,红18师决定,迂回西出去贵州同主力会合。

12月16日,红18师渡过陈家河,经长岭岗折向永顺县境。21日凌晨,部队很快到达招头寨以北的马鬃岭附近。马鬃岭是通向湖北的交通要道,地势十分险要。红18师在这里遇到了敌人的阻截。战斗空前激烈,红52团大部壮烈牺牲,但主力部队经过死战还是突出了重围,进入湖北来凤县境内。12月25日,红18师进至咸丰境内的忠堡附近。部队在这里稍事休整后,经上洞坪、龙坪进入宣恩县境内。在晓关附近,部队又遭到敌樊嵩甫一个团的阻击,团长樊孝竹不幸阵亡。宣恩突围后,红18师进入黔江县境内,兼程南下。1936年1月1日,在唐岩河再次遭敌阻击,部队转移到咸丰、黔江交界的沙子场地区宿营。红18师战胜了敌人的多次堵截,终于于1936年1月9日赶到湘黔边区的芷江、新晃、玉屏一带,归还了红六军团建制。此时,红18师只剩下六七百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