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革命战争纪实--长征卷

  第26章:乌蒙回旋 (上)

 

红二六军团从1936年2月27日撤出毕节地区,向安顺地区转移过程中,纵横驰骋于乌蒙山区,与“追剿”的各路敌军回旋作战,历时一个月,转战500里,挫败了蒋介石的围歼计划。这是红二六军团长征路上一段光辉的战斗历史。

野马川会议。1936年2月27日,红二六军团在贺龙、任弼时、关向应等人的指挥下,按照预定计划撤离毕节地区。当时的敌情是:尾追的万耀煌纵队于当天下午进占毕节城,樊嵩甫、郝梦龄两个纵队也紧跟万耀煌纵队之后尾追;滇军孙渡纵队在前面防堵,分驻云南昭通、贵州威宁、水城三处;李觉、郭汝栋两个纵队分别由积金、大定向水城、威宁拦截;加上川军在川南堵截。这样,顾祝同的企图是集结各路纵队在毕节、威宁以北地区“三方夹击”红二六军团。

2月29日,红二六军团经杨家湾、七星关、朱昌等地,分别进入野马川、平山堡一线,跨入了气势磅礴的乌蒙山区。乌蒙山,位于黔西北和滇东之间,其范围包括云南昭通、镇雄、彝良、宣威和贵州省赫章、威宁等十多个县的广大地区,是金沙江和南北盘江的分水岭。红军进入乌蒙山后,顾祝同急忙赶到贵阳督战。顾祝同到贵阳后,调兵遣将,阴谋以优势兵力围歼红军于金沙江东岸、毕威大道以北地区。顾祝同的意图是从东南两个方向,将两军团红军压迫在金沙江以东滇川黔边境的狭小地区,然后进行“围剿”。

红二六军团原来准备到“黔之腹,滇之喉”的安顺地区,这一态势的出现,使红军不得不改变原来的行军计划,改从野马川地区继续西进,于3月4日进抵妈姑地区,准备从这里转道向南。当红二六军团于1936年3月2日进至贵州赫章县野马川时,敌李觉、郭汝栋、郝梦龄三个纵队,都转到红二六军团的东南方向,截断了红军南进去安顺地区道路,于是红二六军团各部,停留在野马川一带休息待命。

在红军到达野马川的当天,贺龙、任弼时、关向应、萧克、王震等军团总指挥部的领导干部举行了重要会议—野马川会议。他们分析形势,确定部队下一步的行动方针。会议认为:因敌情变化,原定沿毕威大道西进、然后转向东南去安顺的计划已无法实施。根据贺龙的建议,决定部队继续西进,进入威宁以东的妈姑地区,然后折向南行,经威宁与水城之间的狗店子,争取赶到南面敌军之前,进入滇黔边境的南北盘江地区,尔后相机绕道去安顺地区。

野马川会议以后,红二六军团加速西进,于3月4日进抵妈姑、回水塘一线。然而,此时敌情又有新的变化:西面,孙渡纵队挡住西进道路;南面,李觉、郭汝栋两个纵队堵住了南进的去路;东面,樊嵩甫、万耀煌、郝梦龄三个纵队正在急追,已经逼近红军的后卫,而敌樊嵩甫纵队先头部队竟已前出到达红军左前方朱歪地区,对红二六军团形成了包围的态势。此时,只有西北的云南镇雄、彝良一带设防的敌军较为薄弱。在这敌情险恶的情势下,红二六军团总指挥部经过慎重的考虑,决定采取回旋打圈子的战术,来对付尾追的敌军重兵。红军改向西北方向云南的奎香、彝良一带转进,尽力将追围的敌军向北面调动,再乘虚摆脱敌人,南进滇东地区。于是,红军改变原定路线,暂时向西北方向前进。

以则河伏击战。1936年3月6日,红二军团进抵奎得香地区的寸田坝和坪地一带,7日,红六军团16师进至板底,军团部和红17师进驻奎香镇。红军的行动造成了敌人的错觉。顾祝同认为红军将经过彝良、盐津北渡金沙江入川。于是,他命令万耀煌、樊嵩甫、郝梦龄三个纵队掉头转向方向紧追;命令李觉、郭汝栋两个纵队经威宁迅速北进;同时调川军第123师渡过金沙江南下,在牛街一带拦住红军去路,阻止红军渡江。这时,蒋系樊嵩甫更为嚣张,跑在最前面的其第28师步步紧逼,与红军殿后的红16师不断接火,给红军主力的转移造成很大威胁。红二六军团总指挥部分析了敌情,决定杀他一个回马枪。

3月7日,在奎香镇,红二六军团总指挥部给在以则河担任阻击敌军任务的红二军团4师和红六军团16师、17师下达命令,要他们迅速南返25公里,在以则河、法冲以北山地设伏,阻击追敌樊嵩甫部,同时以红5师到恒底游击,钳制敌樊嵩甫纵队第79师。以则河位于乌蒙山北部山区,流经贵州省赫章县境内。3月7日晚,红4师、16师、17师在夜色的掩护下,向南进发,一口气赶了25公里,来到以则河、法冲一带。按照预定方案,红4师埋伏于以则河东侧,红16师、红17师埋伏于以则河南侧、西侧,等待敌第28师进入伏击圈。

3月8日凌晨,天亮后,以则河地区浓雾弥漫,50米以外就看不清目标。8时左右,敌第28师先头部队一个侦察连沿以则河河谷侦察前进,一个步兵连沿以则河东侧向法冲搜索前进,进入红军的伏击圈。然而,他们进到以则河后就停止前进了,又看不到敌人的后续主力部队,因此,红军并没有立即下令开火。不料,正在红军考虑这么少的敌人打与不打时,敌搜索队与红17师的一线伏兵遭遇,战斗突然打响了。霎时间,静候多时的红4师、红16师、红17师从四面八方一齐压向敌人。将近中午时分,战斗胜利结束,敌先头两个连无一漏网,红军打了一个漂亮的伏击战。第28师后续部队得知先头部队遭伏击时,惧怕被歼,也不敢贸然追击,而是就地构筑工事准备抵抗红军的进攻。敌樊嵩经此一击,再不敢衔尾直追,从此与红军始终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在敌人中也传说着:要当心红军的“回马枪”。

奇袭广德关。3月8日,以则河伏击战后,紧迫的形势有所缓和。于是,红二六军团转入深山,向东南方向绕行,拟从镇雄以南脱出敌人包围,经杨家湾穿过毕威火速去安顺。在镇雄县西南的万山之中,有道重要的关隘,名为广德关。广德关是镇雄西南之要塞,也是昭通通向镇雄的重要孔道,地势险要,易守难攻,被称为天险。因此,国民党军对这道关隘十分重视,苦心经营。

在前有天险和堵敌、后有追敌、天上有敌机侦炸的情况下,红二六军团指战员,以压倒一切敌人的英雄气概,勇往直前。3月9日下午,红二军团4师先头部队,出敌不意直入镇雄花山,一举击溃分水岭第一道防线之敌,红军趁势进入放马坝。红军决定当晚借夜色掩护,迅速穿过石笋沟,直捣广德关。天黑以后,红军按时穿过石笋沟,潜伏在广德关下。3月10日清晨,平常抽鸦片、聚赌成性的敌人 ,一个个还睡在床上,哨兵也抱着枪在打瞌睡。这时,红军突然出现在哨兵的面前,敌哨兵顿时瘫软了。红军及时发出了信号,战士们从四面八方向广德关冲杀,并占领了广德关。红军飞兵奇袭广德关后,控制了通往镇雄、以萨的关隘,保证了主力部队安全转移。红军整顿了队伍,又继续向镇雄、以萨一带推进。

得章坝伏击万耀煌。3月11日,红二军团团部和红4师,进抵离镇雄县城10公里处的以萨沟,先头红12团到达坝柳。红6师进至李家寨和大坪子地区。红六军团紧随红二军团之后,进至克佐、牛场一带2。此时,敌郝梦龄纵队的47师、54师和万耀煌纵队的第97师,从红军前进方向的右侧先期到达镇雄城,万耀煌纵队的后梯队第13师正经章得坝向镇雄前进。得章坝位于镇雄和赫章两县交界处,距镇雄县城只有25公里。

3月12日,红二六军团拟经得章坝向杨家湾前进,红4师已在驻地集合。贺龙了解到万耀煌正亲自率领第13师经得章坝向镇雄前进,决定改变原定计划,伏击这部分敌人,以突破敌包围、打通南进道路。他们令红4师第11团在左、第12团在右,速向得章坝方向迎敌,红6师在第11团左侧平行前进,准备侧击来敌。这天清晨,红4师、红6师到达指定位置设好埋伏。此时,敌第13师先头部队刚进入坝谷,敌纵队司令兼13师师长万耀煌也在卫兵保护下,浑然不觉地进入了红军的伏击圈。红军指战员突然以猛烈的火力向敌人压过去,战斗一开始便进入白热化程度。

得章坝战斗前后持续了约一个钟头,由于进至镇雄的敌郝梦龄纵队和万耀煌纵队的第99师迅速回援,加之郭汝栋纵队和李觉纵队北调,因此,红军未能突破敌人的包围,消灭更多的敌人,经得章坝南进的计划也未能实现。形势有变,红军不能恋战,贺龙下令红4、6师即北返以萨沟,继续向西团长。该场战斗,红军俘敌200余人,毙伤敌营连长以下官兵120余人。敌司令官万耀煌侥幸逃脱。但在这场战斗中,余秋里也成为了独臂将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