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革命战争纪实--长征卷

  第26章: 乌蒙回旋(下)

 

艰苦转战。红二六军团进入乌蒙山区,在万山之中,与敌回旋转战十余天,屡战屡捷。敌人虽迭次遭沉重打击,但自恃人多枪良,仍然全力围追堵截红军。然而,这种整天有上百个团敌人跟在后面的大回旋战,是一种在被动中求主动的仗,打起来异常艰苦。红军根据回旋打圈子的战术,指挥部队掉头西进,沿镇雄、赫章之间的山区向西南转移。在转移途中,遭到敌军郭汝栋纵队优势兵力堵截,红二军团拼死杀出一条血路,冲出了包围。与此同时,东面之敌郝梦龄、万耀煌纵队也已尾追红军至镇雄西南的安尔洞地区,与红六军团时有接触。南面之敌李觉纵队在水塘堡和赫章地区,与红军相距很近,双方随时有可能发生激战。敌人越来越多,包围圈也越来越紧,红军被围困在镇雄与赫章间纵横约15公里的狭小地区内。不仅敌情严重,而且环境也十分险恶,部队不断减员。这是红二六军团从湘鄂川黔边根据地转移、进行长征以来最艰苦、最困难的时期,也是最危险的时刻。

3月13日夜,贺龙、任弼时、关向应等军团领导人在海头充召开了会议。大家冷静地、全面地分析了目前的形势。两军团虽然陷入极为严重的被动局面,但是,在困难中也看到了有利条件:一是红军虽然疲劳,但敌人更加疲劳,红军达到了转入乌蒙山回旋的第一个目的。二是敌主力已被红军大踏步的回旋作战吸引到了北面和东面,敌在红军南面的防守却比较薄弱,为红军进入滇东北创造了有利条件,达到了红军转战乌蒙山区的第二个主要目的。三是山高险峻,虽然困难,但也是有利条件,敌人哪里围堵得住?在西南方向追敌郭汝栋纵队和北面之敌樊嵩甫纵队之间就有隙可乘。

经过讨论,决定从郭汝栋和樊嵩甫两个纵队的结合部向西北方向突围。3月14日,红二六军团果断采取了敌进我进的战略战。在布设好疑兵,置稻草人于前沿阵地,插红旗于林木深处之后,红军迎着敌人的来路,偃旗息鼓,隐蔽地从郭汝栋、樊嵩甫两纵队的夹缝中钻了过去,向北突进。红军到达安尔洞后,又突然西进,穿插到樊嵩甫之后和郭汝栋外侧,胜利地跳出了敌人的包围圈,第三次进到奎香地区。蒋介石对红二六军团再次进入奎香地区以后的战略方向,判断为将北渡金沙江。所以立即下令封锁金沙江。红二六军团却乘敌调整兵力部署未完成之际,于3月17日立即兼程向西南方向行动,从云南的昭通、贵州的威宁间穿过滇军孙渡纵队设下的防线,进入云南的者海、会泽地区。尔后,红军改向东南方向行进,于3月22日,直趋滇东,进入云南宜威境内的徐屯、来宾铺地区,把追堵的国民党中央军四个纵队和湘军一个纵队甩在乌蒙山区,也把滇军孙渡纵队甩在威宁地区。

激战来宾铺。红二六军团在乌蒙山区进行了艰险的回旋战,突出重围,从昭通、威宁之间穿过滇军孙渡纵队的防线,长驱直入滇东宣威县境。红军迅速进入云南东部的行动,使一直力图阻止红军进入云南的龙云慌了手脚。当红军突破孙渡防线、进入宣威后,龙云急令刘正富的滇军第一旅赶往宣威堵截红军,还电令孙渡纵队向宣威靠拢,并电摧中央军郭汝栋纵队加快速度,追击红军。鉴于敌我双方所处的形势,驻距宣威县城较近的红六军团领导连夜做出诱歼滇军第一旅的方案,主战场就设在来宾铺地区。

为了实现在来宾铺地区诱击刘正富旅的计划,贺龙等商量后作如下部署:红六军团担任主要歼敌任务,红17师部署在堰塘一带,红16师部署于大坡山右侧梨家寨一线,红18师部署于红17师左翼策应。由红二军团4师第10团占领朱街子沟、东山,掩护战场左翼,第11、12两团留在核桃园担任预备队。红二军团5师由新田北返10余公里,赶到徐屯北面、郭汝栋纵队的来路要地陡山坡设伏,准备阻击郭敌对滇军的增援;红二军团6师到石垭口由东北向西南,准备堵截郭汝栋增援的另一部和阻击滇军孙渡纵队由北面威宁来的增援。南战场指挥所设在来宾铺西南的大坡山上。

来宾铺地区位于宣威县城东北约15公里的地方,在这一横贯东西的地带,有一条由西向东流向的干沟河, 因河水常年冲刷,泥沙淤积,形成两岸山岳拔地而起、南高北低、中间有一片低洼开阔地的地形。南岸的紫灰山、虎头山等山头,成为了扼北岸开阔地的绵延起伏山岳的险要制高点。军团领导认为南岸的紫灰山、虎头山尽管是扼制敌来攻的理想的阻击线,但若红军先占领,敌人有可能不来攻,敌人不来就实现不了歼敌目的。为了诱敌上钩,他们决定把虎头山警戒部队撤回北岸,好让敌人大胆过干沟,而将主力红17师埋伏在要道口堰塘附近的高地上,红16师先留龙潭田地区阻孙渡部队南下,然后南下准备在红17师右侧,加入战斗。红18师部署在红17师左侧,战斗打响后从左侧加入战斗。初步设想是,敌人过了干沟河,红17师从正面出击,红16、18师由左右两侧迅速插到干沟河南岸将敌四面包围,尽可能把敌人歼灭于北岸的开阔地带。

这天拂晓,红二六军团各部有的早已进入指定位置,有的从驻地开始向指定位置运动。上午8时许,滇军的先头部队进入虎头山、紫灰山要道口。红六军团的诱敌分队首先打响,且边打边退,将敌引向红17师埋伏的堰塘一带。刘正富听到前方枪声后,并没有督师急进,反而命令后续部队停止前进,就地展开,迅速占领了制高点虎头山左右两侧。从来未与红军交过手的刘正富,依托虎头山有利地形,构筑了工事。他于早上9时,令其嫡系第1团向红17师驻地发起了攻击,又分兵保安第1团、个旧独立营向来宾铺推进,袭扰红军的主阵地。在堰塘一带设伏的红17师,决定首先歼敌先头部队。当敌军进至村边时,红49团突然发起猛烈的反击,敌军仓皇应战,阵脚大乱,纷纷沿来路向后溃退。敌军在溃退中,突然又遇到侧翼红53团的一阵猛打,溃不成军。红17师迅速歼灭了敌两个连,接着向虎头山发起攻击。

上午10时左右,红18师的3个团和红16师前卫46团正好赶到,立即加入战斗。红军以排山倒海之势,以勇猛迅速的动作通过敌人的火力封锁。线,越过开阔地,杀向干沟南岸。攻击虎头山西侧的红51团,进至干沟河南岸时,即以河岸为掩体,经过激烈的争夺,终于攻上了老营头,将敌前沿的机枪阵地夺了下来。红49团、50团等部队冒着敌人的炮火冲过开阔地,奋力攻上虎头山,占领了敌人南岸的一线阵地。这场攻势,歼敌近500人,缴枪数百只。在虎头山主战场激战的同时,担任阻击任务的红二军团5师,英勇抗击敌郭汝栋纵队的增援,坚守着阵地,使其不敢贸然前进,从而保证了主战场战斗的顺利进行。

在南战场,敌旅长刘正富又率部重新掩杀回来。刘正富令保安第1团占领右侧阵地,用重机枪掩护主力第1团向红军正面突击,令第2团和补充第3大队攻击虎头山左侧和老营头,同时开设炮兵阵地,用炮轰击红军集团目标。由于敌人武器装备精良,火力猛,红军在数次打退敌人的进攻后,被迫从南岸一线高地撤退,敌重新占领南岸各高地。随后,红二六军团的预备增援部队红4师12团、11团、红5师13团及红16师47团都已赶到战场,于是红军决定向南岸敌人再一次发动猛攻。整个虎头山浓烟滚滚,状若沸粥。经反复冲杀,红军虽有一定进展,也大量杀伤敌人,但无法继续扩大战果。于是红军战场指挥所令各部撤回北岸待命。

在红军准备再次发起进攻的时候,敌情也在不断变化。敌孙渡纵队的两个旅赶来支援了。滇军兵力剧增,火力加强,使虎头山战场形势发生了意外变化。下午3时刚过,红军守北岸的部队经过休整,战斗力大有恢复,于是分四路纵队同时出发,再一次向南岸之敌发起攻击。攻击敌人正面和右翼的红六军团分三路纵队杀回南岸。左、中两路纵队越过开阔地,向敌第2团、保安第1团阵地猛攻。敌我双方在两方阵地中间地带展开厮杀。红12团攻下紫灰山左边两个山包,但右边山头的敌人用机枪、迫击炮封锁了红军后续部队的冲击路线,使红军无法前进。此时,滇军的第7旅也赶到了虎头山,加入敌左翼作战。当红军右边的一路纵队,进到虎头山西侧山脚时,敌第5团对红军阵地发起全团攻击,组织火力把红军阻滞于山下的洼地里,使红军未能攻下山去。

激烈的战斗进行了两个多小时,双方形成对峙状态。此时,贺龙亲临第一线,观察了整个战场形势。根据战场情况,尤其是在敌人力量不断得到加强的情况下,总指挥部考虑到敌军已增加至3个旅,敌我兵力悬殊太大,敌人又占据了有利地形,要全歼敌人,已不可能,战斗僵持下去将于红军不利。红军遂决定天黑以后撤出战斗,连夜向东转移。天刚黑,红军向敌阵地进行猛烈的火力袭击后,即撤出战斗。红二军团向东南进占了盘县县城,红六军团向南,经富源进盘县亦资孔地区。

来宾铺之战是红军跨出乌蒙山区后的第一次战斗,敌我双方投入的兵力均在万人以上。红军战士以顽强的战斗精神给滇军以沉重打击,重创刘正富旅、打击了郭汝栋纵队,阻止了敌军的围攻,为红军在滇黔边打开局面、创建根据地创造了有利条件。3月28日,红二六军团进占贵州盘县亦资孔地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