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革命战争纪实--长征卷

  第27章: 直指金沙(下)

 

六甲阻击战。1936年4月8、9日,是红二六军团在滇中地区与敌人斗争最紧张、最激烈的两天。此时的形势是,红二六军团在前有阻敌、后有追兵的情况下,被挤在南北不到50公里、东西不足10公里的新鸡街、柯渡、可郎这一狭窄地区。在各路追敌中,滇军孙渡纵队龚顺壁第7旅已追到红军东侧不到20公里的地区,对红军威胁最大。如若不能阻止滇军第7旅的追击,红二六军团将被困于方圆不足几十里的狭小区域,甚至陷入四面被围、前后受敌的危险境地。4月9日凌晨,贺龙命令已于7日进至甸尾、可郎一带的红6师立即返回六甲,坚决阻击龚顺壁旅,掩护整个部队行动。

根据当时的情况,在六甲阻击敌人非常有利。这一带岩高谷深,山谷中是可郎河上游,两边是海拔两千多米的高山,中间的崎岖山路就是敌人尾追红军必经之路。路的左侧傍山,怪石嶙峋,越向下山势越陡,极利于红军作战。路的右侧则是一片丘陵,有的地方比较开阔,有的山包起伏,灌木丛生,这又有利于红军向敌人迂回。不久,红6师第18团主力陆续赶到,并抢先占领了右翼的丘陵地带,迅速构筑工事,控制开阔地带。后续部队闻声赶到以后,红16团登上左侧山峦,控制制高点,红17立即在后面布成第二道防线。这样,红军抢占了可郎河两侧制高点,从而掌握了战斗的主动权。

滇军第7旅以萧本元团为前卫,凭借优势火力,先集中炮火向贾白山轰击,接着向山口两侧高地发起集团冲锋。这次敌人出动的是4个整团,分为左右两路,企图分别占领红军左翼的高地和右翼的丘陵。红16团的防御阵地位于山口北侧高地,易守难攻,比较有利。敌人吃力地仰攻,刚刚爬到半山腰,红军一排手榴弹抛过去,一阵猛打,敌人就一窝蜂地滚爬回去了。担任右翼正面阵地防守任务的红18团打得异常艰苦,因为敌我双方的地势相差不多,均无地物依托。红军战士多次和敌人展开了短兵相接的肉搏战,阵地失而复得,双方处于相持不下的胶着状态。在此关键时刻,红18团团长成钧组织1、2营坚决反击,形势发生了变化。在红军猛烈的冲击下,敌人动摇了,狼狈溃退下去。战至午后1时左右,敌人已被驱到山脚,敌人第一次冲击就这样告终了。

午后2时许,敌人再次向红6师阵地发起攻击。在猛烈炮火掩护下,滇军地面部队黑压压的一片,进逼上来。当敌人爬到距阵地二三十米的时候,随着指挥员一声令下,一排排手榴弹应声而出,接着就是机枪、步枪急射,敌人一排排倒下去,敌人大规模的冲击又被打退了。午后3时,红6师为减少消耗,郭鹏师长令红18团撤离一线阵地,与红17团一起,共守二线阵地。敌人认为占领贾白山主峰的机会到了,于是第三次向红军阵地发起冲锋。红军指战员打得英勇顽强,红军依托贾白山瓴线,居高临下,给滇军第7旅以重大杀伤。夜幕降临了,红6师激战终日,在及时赶到的红5师的支援下,胜利完成了阻击任务,按预定计划向可郎转移。六甲阻击战,为使全军摆脱被敌前堵后追、两面夹击的危险境地赢得了十分宝贵的时间,也为实现抢渡金沙江北上的战略目标创造了有利条件。

佯攻昆明、横扫滇西。4月9日,红二六军团顺利集结于柯渡、可郎地区。贺龙、任弼时、关向应、萧克、王震等同志,紧急召开了会议,决定经滇西,从上游的丽江石鼓地段渡金沙江。经过周密考虑,他们认为:抢在知樊嵩甫、李觉、郭汝栋三个纵队围扰上来之前佯攻昆明是上策。现红二、六军团四面皆有敌人重兵,唯有昆明兵力较弱。同时龙云部倾巢出动,把注意力放在了普渡河方向,为红军向昆明佯攻造成了有利条件。为此,贺龙提出了一个大胆的计划:先攻打昆明,乘龙云调兵保昆明之机,红军突然掉头,到石鼓、丽江过金沙江。

4月10日凌晨,红二六军团在贺龙等人的指挥下,突然向南,穿过敌人东西两部结合部之间的空隙。当日下午,先头部队红二军团6师18团进抵昆明以北的阿子营、羊街和鼠街一带,并派小部队到距昆明约15公里的厂口、沙郎附近活动,造成了即将进攻昆明的态势。为了给龙云造成更大的威胁,当日晚8时,前出到厂口、沙郎附近的红军小部队向昆明城方向发射了一枚信号弹,昆明城因此全城震动。坐镇昆明的龙云慌了手脚,急令普渡河部队回防。同时,他还急电蒋介石求援,要蒋介石催促在寻甸功山一带的中央军李觉、郭汝栋纵队迅速南下,向昆明靠拢;急令滇军孙渡纵队火速从寻甸地区赶到昆明与富民之间,防卫昆明。

正当滇军主力慌乱地从普渡河回救昆明时,红二六军团却突然向滇西挺进,摆脱了当面敌人的围追堵截,使敌人完全陷入了被动应付的地位。为了争取迅速渡江,红二六军团分为左右两路,不顾敌机的骚扰轰炸,兼程西进。红军指战员日行百里,闯关夺隘,一路所向披靡。左路红二军团,4月15日攻克楚雄,16日攻占镇南县(今南华),19日巧取祥云县城;右路红六军团,连占盐兴、牟定、姚文、盐丰。4月20日两军团到达宾川会合。宾川县城位于滇西通衡大道之间,是滇西重镇。红军只要通过宾川,就将进入哀牢山腹地,并更为接近金沙江。4月20日上午9时左右,红军攻打宾川县城的战斗打响了。红军一开始是攻击南门,但由于城楼太高,敌人火力也强,打了两个来小时,还是没有攻下城来。于是,红10、12两团领导认真分析了敌情,决定放弃南门,改变攻城位置。这时,师侦察连的同志报告,靠近西城门楼的城墙有一个豁口,墙后是一所学校。于是一致决定攻打西门。经过一番艰苦的战斗,红军终于攻破了西门。西门既破,东南两门的守敌不敢再战,纷纷放弃城楼,溃逃出城。到了下午5点左右,红军全部占领了宾川城。

集结鹤庆、部署渡江。4月21日,分为左右两路向滇西疾进的红二六军团,在宾川县胜利会合后,又一齐向金沙江奋进。4月23日占领鹤庆。鹤庆县东临汹涌奔腾的金沙江,西靠海拔300多米的马耳山,北抵丽江,从鹤庆经丽江到“长江第一湾”上的石鼓渡口仅有60多公里。为了顺利渡过金沙江,总指挥部周密地分析了形势,对渡江进行了部署。

当时蒋介石认为金沙江水流湍急,没有渡江工具难以渡江,故判定红军集结鹤庆是要通过东北面的梓里铁索桥过江。蒋介石的作战计划是:第一步,将红军围歼于金沙江右岸,如果这个目的不能达到,则以其驻雅安第16军西进康南,阻止红二六军团与红四方面军会师。然后,以郭汝栋、樊嵩甫、李觉三个纵队继续北进,将红军歼灭于康南地区。然而,红二六军团及时识破了敌人的阴谋,毅然选择地形复杂、环境险恶的丽江石鼓渡江。4月24日,红二六军团军委分会在鹤庆召开会议,确定了渡江部署:两军团分头行动,以红二军团4师为前卫,提前出发,经丽江城到石鼓,首先渡江;红六军团为后路缓阻追敌,以红16师担任掩护,最后渡江。

胜利抢渡金沙江。24日,红军一到丽江,贺龙便命红4师师长卢冬生亲自带先头部队黄新廷的红12团连夜赶往石鼓渡口,25日下午,12团赶到了石鼓镇。石鼓镇位于丽江城西,是金沙江上游重要渡口。石鼓渡口对岸,诸峰林立,山势挺拔,气势雄伟。渡口近处是悬崖绝壁,十分险要。江面较宽,却水流湍急。红二六军团的前面是滔滔金沙江,后面是强大敌军的追击,能否在敌人靠拢之前渡过金沙江,对红军来说无疑是一场生死搏斗的严峻考验。

先头部队红4师12团进抵石鼓后,只在海洛塘渡江点发现一只尚未来得及隐藏的小船。经过观察,选择木瓜寨渡口过江。这里江面宽约200米,往返一次需半小时,且对面松林密,是个理想的渡江之处。团长黄新廷决定,由他率一个加强班先过江,占领滩头阵地,控制各制高点。红12团仅经一夜奋战,就于25日全部渡江完毕。26日红4师全部渡过金沙江。为加快渡江的速度,红军开始准备在石鼓渡口用木筏架设浮桥,但因江宽水急,未能成功。要过江主要还得依靠渡船,但一船一次只能载四五十人,在有限的时间里,仅靠一只小船渡过全军1万多人马是很困难的。因此,向上游延伸,寻找船只,成为红军渡江面临的最紧迫问题。到27日中午,部队共找到大、小船7只,为全军胜利渡江创造了可靠的条件。

为了安全地顺利渡江,总指挥部根据金沙江的地形条件,选定了石鼓的木瓜寨、木取独、格子、士可和巨甸的余化达等五个渡口为渡江点。自4月25日晚,前卫红4师12团渡过金沙江后,26日,全军从石鼓的木瓜寨至巨甸的余化达之间60余公里地段上的五个渡口,采取梯次而进、逐步向上收缩的方法,全面展开了抢渡金沙江的壮举。27日,渡江进入高潮。当天晚上,红二军团全部渡过金沙江。同日,萧克、王震率红六军团军团部和红17师继红6师之后渡过金沙江,进至士林一带。前卫红16师则进至巨甸,向维西方向警戒,掩护全军渡江。28日下午,红16师也从巨甸余化达全部渡过了金沙江。

从4月25日红军渡江开始,国民党军就出动飞机到石鼓沿江狂轰滥炸,妄图迟滞红军渡江。然而,各渡口两岸均为高山峻岭,犬牙交错,敌机不敢俯冲,而红军行动神速,敌军被远远地抛在后边。至此,宣告了国民党军南北夹击、妄图聚歼红军于金沙江南岸的计划彻底破产,红二六军团赢得了长征战略转移中的主动地位。红二六军团过江后,沿金沙江东岸中甸雪山西麓前进,经车竹、吾竹、开文、木司、马场等村寨先后到达格罗湾。红军在格罗湾欢庆渡江胜利,经过几天休整,做了翻雪山的准备后,就向中甸雪山进发了。此时,追击红二六军团的敌人由于过度疲惫,无法克服藏区物质条件和高原地形方面的困难,所以都怅然而止。湘军为保存实力,更不愿入康远道与红军作战。这样,敌人不得不改“追剿”为防止红军南返的部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