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革命战争纪实--长征卷

  第28章:辗转北上

 

翻越雪山。1936年4月27日,红二六军团的主力都已渡过金沙江。红二军团进抵格罗湾一带休整,红六军团进抵吾竹地区休整,这里已是中甸地区。翻越雪山天险,顺利通过中甸藏民地区,成为一场特殊的战斗。红二六军团面临着一场新的斗争与考验。中甸地区位于滇西北,属康藏高原,横断山脉南北横绵,到处是嵩山峻岭,平均海拔在3000米以上。5000米以上的高山,终年积雪。迎面挡住去路的是玉龙雪山支脉哈马雪山,这座雪山海拔5300多米,山势陡峭险峻,山岭向前看覆盖着厚厚的积雪。当时已是4、5月份,但是从金沙江峡谷到雪山顶,俨然两层天地,山下温暖如春,山顶寒气逼人,严寒刺骨。

4月29日清晨,红二军团前卫第4师,以第12团为先头部队,开始向哈马雪山进军。利用藏族武装阻拦红军,是蒋介石和地方军阀及藏族土司互相勾结的阴谋。他们把防堵红军的希望寄予藏族土司武装,封藏族大土司汪学鼎为“江防指挥”,调其藏兵与红军为敌。汪学鼎受拉拢后,即纠集自己的部下,妄图与红军较量。他得知红军沿立马河北上的消息后,便亲自带领数百名武装分子,设伏于此,妄图凭险阻拦红军前进。听到藏兵的枪声,红军牢记党的民族政策,没有直接向藏兵开枪,只是向空中射击,并向藏兵喊话,宣传红军的北上抗日方针。汪学鼎不听劝告,仍令藏兵继续向红军开枪射击。红军战士忍无可忍,被迫反击,在红军强大火力面前,汪学鼎见势不妙,即带兵仓皇逃去。

先头部队出发后,红二六军团主力也相继开始翻越雪山。雪山上天寒地冻,空气稀薄,气候瞬息万变,时而晴空万里,时而狂风大雪,让人捉摸不定。这时的红军,绝大多数战士还脚着草鞋、身穿破衣。尽管如此,红二六军团1.7万多名指战员浩浩荡荡地踏上了玉龙雪山。当红军爬到接近海拔3600米的雪线时,一个个困难接踵而来。路越来越窄,云越来越低,雾越来越大,渐渐地遮挡了战士们的视线。为了防止迷路和掉队,先由突击队员手持木棍在前面探路,后面的同志踩着前面的脚印往上爬。当红军爬到雪山风口处时,虽时值初夏,但阴冷的寒风一阵一阵向队伍袭来,漫天雪花随着狂风飞舞,指战员们把麻袋片、光板羊皮袄、被单统统披在身上也无济于事,一个个打着寒战,穿着草鞋的脚板被冻得钻心的疼。可是谁也没有停下脚步,谁也没有叫一声苦。越往高处爬,空气越稀薄,许多同志出现了高山反应,胸口好像压着大石头,两条腿越来越沉。经过一昼夜的艰难攀登,红军逐渐接近了玉龙山顶。这座海拔5000多米的大雪山,终于被英雄的红军战士的勇士们踩在了脚下。

中甸城休整。4月30日,先头红4师到达了中甸县城。随后,红二军团直属队和5师、6师,红六军团16师、17师、18师也分别于5月1日、3日先后翻越了哈巴雪山,分别到达中甸县城及其附近地域。中甸城是康藏高原南部名城,海拔3000多米。它名义上属于云南省,实际上是归西藏噶夏政府管辖。按照总指挥部原来计划,红军进入中甸城后,将进行短期的休息整顿,然后继续北上。但当红军进入中甸县城和附近地区的时候,当地藏民和喇嘛为之震惊,都紧闭房门,防范红军。红二六军团的领导认识到:在这样一个少数民族居住地区,不仅要以优势的力量战胜敌人,还要坚持党的民族政策、宗教政策,广泛开展争取藏族群众和僧侣的工作。为此,总指挥部决定:按原计划在中甸进行休整。

为顺利通过藏区,贺龙、任弼时、关向应等人要求红二六军团切实执行党的民族政策和宗教政策,尊重藏族人民的生活习惯和宗教信仰。贯彻执行党民族政策和宗教政策的结果,不但教育和动员了藏族人民群众,归化寺的僧众也为之所动。夏拿古瓦僧自愿前往和红军谈判。由于国民党反动派的反动宣传,夏拿古瓦也仍然非常惧怕红军。临行前, 向喇嘛寺提出以下条件:我去见红军时,如果发生意外,家中老小的生活应由喇嘛寺负责。5月1日,贺龙热情地接见了夏拿古瓦,并当即向喇嘛代表宣传党的民族政策和宗教政策:红军不打人,不骂人,请他们不要害怕。我们红军也是为藏族人民利益来到这里,我们还要北上抗日,请转告跑上山的藏胞,回来安心生产;对于喇嘛寺,我们尊重你们的宗教信仰,保护你们的安全,喇嘛寺的一切,我们不动,并保证红军一律不进去。

同时,红军发出了“严禁入寺庙”的告示,张贴在寺庙门口,通令全军指战员,不准进入寺内。为保证寺内安全,红军还派出卫兵到寺院大门站岗。红军的真诚,消除了归化寺大小僧人的疑虑,他们都愿意为红军通过藏族地区尽力。5月2日,贺龙等军团领导还接受了喇嘛寺的邀请,参加寺内的“跳神”盛会。5月3日、4日,归化寺及喇嘛、商人、富户,打开仓库,出售青稞、食盐、红糖等粮食物资给红军。中甸短期休整过程中,红军普遍进行了政治教育,整顿了部队思想,宣传了党的民族政策、宗教政策,筹集了部分粮秣给养。但中甸毕竟只是一个有几百户人家的荒僻小城,筹集到的粮食、衣服、救急药品等物资,按照红二六军团通过藏区前往甘孜的需要,还远远不够。因此,部队只得及早起程了。

上桥头击溃土司武装。中甸休整后,红二六军团于5月5日分为两个纵队,继续北上。贺龙、任弼时、关向应率红二军团为左纵队,经得荣(今德荣)、巴安(今巴塘)、白玉向甘孜前进;萧克、王震率红六军团为右纵队,经定乡(今乡城)、稻城、理化(今理塘)、瞻化(今新龙),向甘孜前进。总指挥部随红二军团行动。红二军团离开中甸城后,开始向西北方向的西康得荣县进发。军团部决定,仍以红4师为前卫,红5师随红4师跟进,红6师随军团行动。先头部队红4师于5月7日进至金沙江上游的上桥头村一带地区。红4师到达山口时发现:山东面是刀劈削般的绝壁,西南面是万丈深渊,一条斗折蛇行般的羊肠小道绕山腰盘旋而上,直通扎拉亚卡山口,确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

红军进抵得荣前,云南德钦县东竹林喇嘛寺的水边活佛,打着西藏噶厦政府的旗号,写信给得荣阿村的头人络绒喜绕,令他率领武装,阻止红军入境。络绒喜绕便纠合了一支百余人的武装,埋伏在扎拉亚卡山,企图凭险阻止红军前进。7日晨,红4师前卫连通过村边小桥后,迅速向扎拉亚卡山攀登。隐蔽在山口后坡的络绒喜绕武装突然发起袭击,他们居高临下,推下一块块巨大的石头,同时向红军开枪射击。但是,红军坚持以党的民族政策为重,随即隐蔽,未予还击。络绒喜绕不听红军劝告,执意与红军对抗。在紧急情况下,师长卢冬生命令部队抢占有利地形,后续部队也抢占了对面的制高点,且机枪压制敌人,掩护前卫部队还击。红4师一个反击,这一伙反动武装顿时土崩瓦解,四处逃散;红军前卫部队紧追不舍,将络绒喜绕等首要分子击毙。红4师很快控制、占领了扎拉亚卡山口,打开了北上甘孜途中的又一道险关。

北上甘孜。经过连续的长途行军,部队在中甸筹到的一点点粮食全吃光了。红军唯一的希望是到得荣县想办法。可是走呀走的,还是不见县城街市,一问老乡才知道,所谓得荣县城,不过是有几棵大树,树旁有几间石砌房子的小村子,人烟稀少,十分荒凉。得荣属于旱河谷地带,降雨量极少。红二军团进入得荣县境内,沿途气候炎热,筹集不到粮食,部队饮水也经常发生困难。经过向通司了解情况得知,得荣这个地方,老百姓都是游牧民,居住不定,只在附近的龙绒喇嘛寺里,长年储存着青稞。第二天,红军派出了筹粮小组出发前往喇嘛寺。小组翻过一座山,再转了一个弯,终于到达寺内时,却发现寺内空旷,静无一人,原来喇嘛听了反动宣传都跑了。红军所需要的大米、白面、青稞,样样都有,但是没有主人。关向应把许多白洋和一封致谢信,交给当向导的那位喇嘛,并且再三道歉。红军终于筹到了一些宝贵的粮食。

5月14日,红二军团指战员离开得荣,继续向巴安前进。翻越一座大雪山后,于5月20日进抵仁波寺、兹乌一带。红六军团则向稻城开进。6月7日,红二军团第4、5师及军团直属队均已到巴安城东北地区,第6师进至亚海公。6月13日,红军先头部队离开巴安北进,在第二天到达卯溪附近,后续主力部队随后跟进。6月17日,红二军团到达白玉县的盖玉、康翁寺一带。第二天,红军兵分两路向白玉城挺进。6月19日,先头部队进抵白玉县城。红二军团在白玉休整5天后,仍以红4师为前卫,兵分两路向甘孜前进。6月30日,红4师和军团直属机关到达甘孜附近的绒坝岔,受到红四方面军第30军第88师263团、中央波巴政府代表的热烈欢迎。

红六军团于5月9日出发,向定乡、稻城开进的。5月10日由格扎翻过雅纳雪山垭口,在11日到达瓮水。5月12日,红六军团又翻过中甸与川康交界的大雪山垭口,5月14日抵达定乡县城。5月20日,萧克、王震率部队离开定乡,继续北上,经水洼、百根、桑川等地, 22日进占稻城县。5月30日,红六军团离开稻城,向甘孜进发。6月3日,红六军团的先头部队16师,在萧克军团长、王震政委的率领下,在理化南的甲洼首先与远道前来迎接的、由罗炳辉军长率领的红四方面军第32军会师,揭开了红二六军团与红四方面军会师的序幕。第二天,红六军团全部到达甲洼。6月7日,红六军团和红32军一起,向理化县城进发,6月13日,在理化休整几天后,离开理化,兼程北上。在17日进抵瞻化县城,受到了红四方面军第四军的热烈欢迎。6月30日,红六军团移驻甘海子。7月1日,红二六军团齐集甘孜。至此,红二六军团胜利实现了同红四方面军的会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