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革命战争纪实--长征卷

  第29章: 甘孜会师

 

红四方面军的策应之战。为策应红二六军团北上,4月中旬,红四方面军派出4军及32军一部,由道孚南下雅江。16日,红4军11师进到康定县的东俄洛一带,将敌16军53师别动队的100多人全部歼灭,切断由康定去雅江的通道,断敌援雅之路,有力地配合了红32军对雅江的进攻。当日,红军占领了雅江城。红32军随后占领本俄洛,并将康定之敌李抱冰部阻止在了雅江以东,控制了康南咽喉,使康南各县都成了一座座孤城,保证了红二六军团北进侧翼的安全。

4月27日,应红二六军团要求,红四方面军电令红32军西出理化,南下稻城,去迎接红二六军团。留下红4军11师驻守雅江,阻击敌李抱冰部的西进;红31军93师则驻雅江和道孚之间的扎坝一线,以作红4军11师的后援。29日,红32军击溃崇西土司武装后,进入理化县境,并择近道向理化木拉区进军。接着,红32军又击溃了甲多彭错的的武装,进入木拉和甲洼一带,并在此地做迎接红二六军团的准备工作。

在红32军离开雅江向理化开进的同时,驻康定之敌李抱冰部由康定进发雅江,意欲重新夺回雅江,对康南形成一条封锁线,堵住红二六军团北进康北与红四方面军会师的通路;并和从云南向北追击的敌樊嵩甫、郭汝栋、李觉部一起,实行南北夹击,妄图将红二六军团消灭在金沙江以北的康南地区。红4军11师,为有效地阻击敌人,主动放弃了在雅砻江东岸的雅江县城,退到西岸的木达宗扼江防守,阻击敌人渡江西进,以保证红二六军团及红32军的侧翼安全。红11师打退了敌人多次强渡,与敌人在雅江对峙了月余。直到红二军团离巴安县城北进,红六军团和红32军在甲洼会师后,红11师于6月14日撤去江防,从原路安然返回道孚。

红四方面军的军事接应行动,彻底粉碎了蒋介石南北合击消灭红二六军团,阻止红军两大主力会师的计划,保证了红二六军团在渡过金沙江后,能较为顺利地到达康北与红四方面军会师!

张国焘被迫取消伪“中央”。就在两军即将会合之际,全国的抗日形势发生了巨大变化。广东军阀陈济棠和广西军阀李宗仁、白崇禧通电全国,表示要北上抗日。当时,红一方面军已经结束东征,回师陕甘根据地,开始西征。中共中央制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已在全国各阶级、各阶层中引起了强烈反响。尤其是在西北地区,已得到东北军、西北军和各阶层爱国人士的支持和赞同。在这种情况下,中共中央一面将对形势的分析电告红四方面军,指示行动方针,一面继续做团结、争取张国焘的工作。

5月20日。林育英、张闻天、毛泽东、周恩来等中共中央和红一、红十五军团领导人,联名致电朱德、张国焘、刘伯承和红四方面军及红二六军团领导人,通报了国内外的政治形势以及红军与东北军密切合作等情况。对于与张国焘的关系,党中央极力淡化以前的分歧,促使其取消“第二中央”,以抗日大局为重,团结一致,争取北上。电报指出:双方“现在已经没有政治上与战略上的分歧,过去的分歧不必谈。唯一任务是全党全军团结一致,反对日帝与蒋介石”。张国焘接此电文后,一时也没了主意,迟迟没有回电。5月28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在瓦窑堡召开会议,专门就如何团结、争取张国焘,使红四方面军与红二六军团北上等问题进行了讨论。会上,大家同意毛泽东提出的意见,对张国焘做出最大限度的让步,甚至在组织上可以让步到张国焘不一定受党中央指挥的地步。

这对于张国焘来说,也是一个艰难的选择,不取消其“中央”难以服众,取消“中央”又等于是将其“泼出去的水再收回来”,张国焘的脸面无存。在这种情况下,张国焘开始向党中央讨价。5月30日,张国焘终于向林育英发出了一封电报,请示:“对军事下政权机关各种名义,军委、总司令部、总政由何人负责?如何行使职权?对二方面军如何领导?”同时表示:“赞成此间对一方面军暂取协商关系,对北方局取横的关系,原则上争论由共产国际或七次大会解决。”红二六军团领导人马上就要与红四方面军领导人会面。张国焘深知他的伪“中央”是不合法的,任弼时、贺龙无论如何不会承认他这个中央的。共产国际代表林育英也只同意他与陕北发生横向联系,并不同意以他的“中央”代替陕北的中央。在这种压力下,6月6日,张国焘被迫宣布取消“第二中央”,成立西北局。至此,张国焘持续9个多月的分裂党、分裂红军的活动终告失败。张国焘从其自封的中共中央第一把手位置上退下来后,仍想与陕北党中央平起平坐,这是他以后脱离党中央领导,最后走上自绝于党和人民道路的思想基础和根源。

运筹北上。张国焘在扔掉“第二中央”的包袱后,开始筹划两军会师后的战略方针。此时两广事变爆发,广东军阀陈济棠和广西军阀李宗仁、白崇禧宣布北上抗日后,联合出兵湖南。蒋介石与两广军阀间的矛盾开始尖锐,为了向两广军队施加压力,蒋介石调胡宗南等部南下,出现了甘南地区敌人力量薄弱的大好形势,对红四方面军和红二六军团北上极为有利。6月19日,党中央致电朱德、张国焘及任弼时,主张红四方面军和红二六军团北出甘南,而不宜向夏洮地域前进。

6月25日,红军总部和红四方面军总指挥部经过讨论后,做出了分左、中、右三个纵队,向松潘、包座一线前进的部署:以第5军、91师在丹巴两团及留绥靖各部为右纵队,由董振堂、黄超率领,沿绥靖经梭磨、河马、哈龙前进;以第9军、31军4个团、4军2个团、红军大学等组成中纵队,由徐向前率领,沿炉霍、色科经诺科、让倘、查理寺等地,向毛儿盖前进;以第30军、4军2个团、32军、红二六军团及红军总总直属各部为左纵队,由朱德、张国焘、任弼时、贺龙率领,由甘孜、东谷经日庆、让倘前进。28日,张国焘、陈昌浩、李卓然向徐向前、周纯全及各军首长发布了《四方面军二次北上政治命令》。总之,红四方面军南下9个多月后,终于从各个方面做好了准备,再次准备北上了!

胜利会师。1936年7月1日,阳光明媚,这一天正逢中国共产党成立15周年。这一天,红二六军团与红四方面军广大官兵胜利会师了!朱德、刘伯承等人得知两军会师的消息,心里非常高兴。当红二军团进抵甘孜的甘海子时,他们亲自前去迎接红二六军团领导人。为了及早让任弼时等人了解情况,朱德、刘伯承同他们秉烛长谈。朱德、刘伯承把红一方面军与红四方面军会师的情况、分歧以及张国焘另立中央,分裂党、分裂红军的活动,详细地告诉了贺龙等人。并介绍到,由于张国焘的错误,红四方面军在南下以后受到了严重挫折,最后不得已退到甘孜一带。并介绍了张国焘被迫取消非法中央、同意北上的过程。但是,张国焘还是反对毛泽东、周恩来、张闻天、博古这几位中央的主要领导人,因此,张国焘反对中央的问题并没有解决。朱德等希望任弼时等人一起做工作,想办法推动张去与中央会合。

朱德还同任弼时、贺龙等人商量,如何将部队分开行动,防止被张国焘控制;并向贺龙出主意,向张国焘要求支援,后来张国焘答应将原为第一方面军九军团的32军编到第二方面军。朱德、刘伯承还同红六军团政委王震谈了一个晚上,王震明确表示要同张国焘斗争。7月2日,红二六军团与红四方面军在甘孜举行了庆祝两大主力红军会师的盛大联欢会。

领导层争斗。当天晚上,正当红四方面军和红二六军团的指战员们沉浸在联欢会上热烈而愉快的气氛中时,在领导层中间却开始了尖锐的斗争。一场艰难的谈话首先在张国焘与任弼时之间进行。1928年在莫斯科开中共六大时,任弼时还是一个充满青春气息的小伙子,张国焘管他叫“小弟弟”,现在任弼时已经成为红二六军团举足轻重的领导人,张国焘希望能将其拉拢过来。但是,任弼时已经对张国焘有了心理上的戒备。当张国焘指责毛泽东等人率红1、3军单独北上是他们的疑忌太多时,任弼时针锋相对地说,四方面军中一些人的反对呼声加强了这种疑忌。张国焘提出要调换红二六军团首长,要任弼时离开,红二六军团另派政委。张国焘想从组织上改变这支部队的政治态度,但被任弼时顶了回去。

张国焘看到在任弼时这里讨不到什么便宜,就开始把工作重点转向红二六军团的其他干部。他认为贺龙、任弼时、关向应是“老旗帜”,而王震、萧克是“娃娃”,容易通过个人收买,将红六军团收买过去。在甘孜休整期间,张国焘一个一个地把红六军团领导人召去谈话,送给王震4匹马,给他们戴高帽子,夸奖红六军团勇敢能打。得知此事的刘伯承对王震说:送给你,你就收下。后来贺老总听说此事后,说,这是我们以前当军阀时干的。贺龙立场坚定地站在党中央一边。他愤怒地说,张国焘另立中央,进行分裂党的罪恶活动。以毛泽东为核心领导的党中央,已经到了陕北,为了抗日,立即北上。贺龙还当面对张国焘说:“我过去当军阀,好不容易才找到了共产党,找到了毛主席,走上了革命的道路。你是个老党员,现在却要反对毛主席,去走军阀的老路,你走得通吗?”开庆祝会师大会时,张国焘刚刚起身要讲话,贺龙半开玩笑半认真地给了他一句悄悄话,说:“国焘啊,只讲团结,莫讲分裂,不然,小心老子打你的黑枪!”张国焘果真没敢讲一句不利于团结的话。

7月5日,张国焘主持召开了由红二、四方面军领导人参加的会议。在这次会议上,任弼时在公开场合与张国焘进行了面对面的斗争。任弼时先是批评张国焘盗用中央名义把他们调过来;其次,他批评张国焘:“你们南下路线是错误的,这样做分散了红军主力,给敌人以可乘之机。”他说,张国焘给中国革命造成了恶果;最重要的是,任弼时严肃地批评了张国焘自立中央的错误行径,他说:“自立中央是严重的反党行为,是自绝于中国革命,是党纪决不容许的!”同时,任弼时积极倡导北上。贺龙也表示完全同意任弼时的意见。主持会议的张国焘神色很不自然。看到大家都同意任弼时与贺龙的意见,他只好宣布会后立即北上。会后,朱德非常兴奋:自红二方面军上来以后,张国焘的气焰终于被打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