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革命战争纪实--长征卷

  第30章:甘苦与共

 

草地上的红军骑兵。1936年7月初,红二四方面军主力按照既定的北上部署,分三路纵队先后开始北上。集结在炉霍地区的红四方面军之第9军、第4军第12师、独立师、第31军第93师及方面军总指挥部为中央纵队,由徐向前率领,于7月2日出发,经壤塘、查理寺、毛儿盖向包座前进;集结在甘孜地区的红四方面军之第4军第10师、第11师,第30军第88师和红二方面军为左纵队,由朱德、张国焘率领,于7月3日出动,经东谷、西倾寺、阿坝向包座、班佑前进;集结于绥靖、崇化地区的红四方面军之第5军及第31军第91师为右纵队,由董振堂率领,于7月7日出动,经卓克基、马塘、毛儿盖向包座进发。

在主力部队北上之前,为了保证部队顺利通过草地,红四方面军总部命令许世友率领在甘孜时刚刚组建的骑兵师提前出发,为部队侦察道路,筹集粮食。1936年6月27日晨,3000多骑兵浩浩荡荡地先行踏上了北上的征程。当许世友率领骑兵师催马来到色曲河畔时,眼前的情景令红军们大开眼界:只见这里的蒙古包像繁星一样洒落在色曲河两岸;绿油油的草地如同柔软的墨绿色地毯,微风吹过,就像抖动起来的绿色绸缎;一群群牦牛和羊,低着头正在漫不经心地吃草。“我们找到大粮仓了!”不知是谁激动地喊了一声,队伍中顿时呜呼起来。

经过反复喊话与解释,消除了牧民对红军的误会。当牧民们听说红军要筹粮过草地北上抗日,还纷纷献出自己的牛羊、青稞等,红军按价购买。红军虽然收获不小,但离上级的要求还差得很远。当地的反动土司占有大量的牛羊和钱粮,却不愿卖给红军。当晚,许世友和各团指挥员研究了第二天的行动方案,决定再找土司交涉。不料,会议刚刚结束,反动土司纠集起来的反动武装就来袭击骑兵师的驻地。许世友立即指挥部队反击,一个冲锋就把他们打垮了。红军立即出动,连夜搜索,按“破坏抗日红军的一切反革命分子的土地、财产一律没收”的政策,把反动土司的8000多头牛羊全部收缴。随后,骑兵师继续北上,在西倾寺、壤塘等地,又筹集了3000多头牛羊和2万多公斤粮食。

7月13日,许世友率骑兵师北进到大草地南部边缘阿坝。据藏民反映,当地反动土司有好几千人的武装,个个武艺高强,其夜间射击能打香火。7月15日,骑兵师继续东进,到达麦加而康、觉儿黄、赛苟共巴一带时,发现了这支大约四五千人的反动武装。红军骑兵师决心消灭他们,扫清大部队北上的障碍。红军决定乘敌人尚未发现红军的到来,毫无戒备之际,立即发起进攻,以奇袭的战术破敌。这一仗是骑兵师组建以来最大的一仗,打得很漂亮,红军以少胜多,共缴获了近百匹马和一批枪支弹药。从甘孜到包座,这个新组建的骑兵师,一路上进行了大小72次战斗,筹集了两三万头牛羊和大批粮食。但部队走出草地后只剩下200多人,绝大多数干部、战士为完成这项任务献出了生命。许世友率领的骑兵师虽然通过了草地,但红二四方面军主力远远未走出草地,他们遇到的困难远比骑兵师多得多。

三过草地。对于红四方面军主力来说,有的人已经是第三次穿越茫茫数百里的草地。由董振堂率领的右纵队出发后,经黑水、芦花、毛儿盖,向草地挺进。第三次过草地,由于有上两次过草地的经验,准备比较充分。但这次过草地比以往两次的路程远、时间长,途经绥靖、丹巴地区,人烟少,粮食本来就不多,不足以供沿途食用,指战员们只得再次以野菜、草根、皮带、牛皮来充饥,而草地上大多数的草不能吃。路上处处是沼泽,遍地是水草,十分险恶。红军走的每一步都要踏在草墩子上,一旦踏空,就会陷进污泥不能自拔。

朱德总司令指挥左纵队,离开阿坝,过了噶曲河,沿着广漠的草地向北前进。这里名为草地,实为高原,空气稀薄,还没有走四五里路,就已经气喘吁吁,需要休息。草地的气候变化无常,刚才还看着晴空万里,刹那间,一阵狂风过后,暴雨夹着冰雹倾盆而下。一会儿,风停雨止,又是骄阳似火。他们就这样日复一日,在茫茫的水草地上艰难行进。

红二方面军是在1936年7月6日尾随红四方面军左纵队分两路陆续北上的。7月6日,陈伯钧、王震率红6军从甘孜东谷出发,途中同红32军会合,向阿坝地区进发。贺龙率红2军担负总断后和收容任务,于7月14日从甘孜的东谷出发,经西倾寺、壤塘向阿坝前进。对于第一次过草地的红二方面军来说,有着红一、四方面军所不及的有利条件:行军路线明确;可以借鉴兄弟部队的经验等。然而,他们又有着比红一、四方面军更多、更大、更令人难以想象的困难。最突出、最棘手的是吃饭问题。进草地没几天,战士的粮袋差不多都空了。出发前,由于各种原因没能筹集到足够的粮食;途中,由于先头部队把有限的粮食已采购殆尽,没能补充到足够的粮食。而在泥泞、寒冷和饥饿中艰难行进的红军指战员又急需大量的粮食。有着上万人马的红一方面军,生存受到了严重的威胁。

为了战胜饥饿,指战员们采取了以下几种措施,想尽一切办法寻找代食品。首先是挖野菜,这是最主要的代食品。其次是煮牛皮吃。出发前,战士们尽可能把随身携带物换成牛皮制品,这些牛皮制品在缺粮少肉的时候,真正成了佳肴。再次是团结互助,实行统一调配。朱德深知红二方面军在后面会遇到更大的困难,指示红四方面军发扬团结友爱的精神,帮助红二方面军的指战员渡过难关。在过噶曲河时,朱德指示红四方面军兵站负责人说,从这里走出草地还得6天,咱们每人每天发的牛羊肉,连皮带肉不能超过1斤,其余都留下。否则,后卫部队就过不了草地。

战胜敌人的袭扰。7月中旬,为阻止红二方面军北上,蒋介石调集国民党军新编第14师鲁大昌部、第2军王钧部、第37军毛炳文部,共5个师的兵力,在甘南仓促布防,企图构成西固至临潭、天水至兰州的两道封锁线;并命令驻草地四周国民党军队的骑兵,加紧对红军的袭击。在草地抗击敌人骑兵骚扰是一场特殊的战斗。敌骑多数是当地的土匪和受国民党煽动的反动土司的卫队,这些人钢枪快马,加上地形熟,常常采取突袭的战术,不知什么时候,从哪个方向钻出来,打一阵子,然后策马逃之夭夭。因而,红军必须四面御敌,昼夜御敌。

敌骑兵不仅袭击红军的集团目标,对落单的红军更不放过。8月2日,红4师到达噶曲河边以后,刚由师长调任红二方面军总指挥部参谋处处长的郭鹏,只身单骑赶到前边视察部队宿营地时,不幸被隐藏在草丛中的敌人骑兵击中,倒在河里,昏迷不醒。郭鹏被送到前卫红4师卫生部时,已是晚上10点多钟了。随红4师卫生部行动的贺彪及时进行了检查,发现郭鹏伤口感染,伤势十分危险。草地的条件可想而知,医务人员们让郭鹏平躺在地上,医生则跪在地上,紧张地进行手术。那夜没有月光,医生凭着经验,小心翼翼地切开伤口,经过两个多小时,终于将郭鹏体内的锡弹取了出来。

发起岷洮西战役。红二、四方面军的迅速北进,给敌人造成了极大的恐慌。为了阻止红军北进会师,蒋介石向四省国民党军各部队发布命令,要其凭借天然险要及原有碉堡线,采取攻势防御,将红二四方面封锁在草地内聚歼。敌人的具体部署为:在甘肃省内设两条封锁线,第一条沿黄河、洮河经岷县,西起临潭,南至踏藏;第二条封锁线由兰州至天水以南,以定西、天水为重点。青海省境内设两道封锁线,第一线沿黄河从甘边到贵德,第二线沿西宁自新城对岸至湟源,以防止红军西进。四川省境内设多道封锁线。敌军各部接到命令后,仓促布防,但敌人的战线长,兵力分散,部署尚未就绪。

根据敌军的部署情况,中革军委于8月2日致电朱德、张国焘、任弼时等人,告诉他们岷州一带仅有国民党军鲁大昌一部,毛炳文的军部及34师师部还有秦安、天水一带,估计该部到岷州需要7天以上时间。朱德他们应先派人员赴岷州与鲁敌联络,并以一部迅速攻占腊子口天险。根据这一指示,中共中央西北局于8月初在求吉寺召开会议,决定红二四方面军共同组织岷(州)洮(州)西(固)战役。

8月5日,朱德、张国焘正式发布《岷洮西战役计划》,对北进红军部队部署如下:以红四方面军之第30军、9军、5军组成第一纵队,由徐向前任司令员,陈昌浩任政委,于8月5日至10日由包座、俄界经哇藏寺出哈达铺攻占岷州。以红四方面军之第4军、31军组成第二纵队,由王树声任司令员,詹才芳任政委,于8月7日至11日由包座出动,以夺取洮洮州旧城、消灭该地敌人为目的。以红二方面军为第三纵队,由贺龙、萧克分别担任正副司令员,关向应任政委,于20日以前到达哈铺附近集中待命,担任策应第一、第二纵队任务。1936年8月5日至12日,红二四方面军先后从包座地区出发,执行岷洮西战役计划。

8月9日,一纵队先头部队红30军88师抢占天险腊子口,全歼守敌一个营。10日,红89师攻占岷县大草滩、哈达铺,歼敌千余人。随后,红88师、89师分路向岷县方向攻击前进,当晚就包围了岷县县城。岷县为陇南重镇,东临迭藏河,西接子城后所,北俯洮河,南仰海拔3000多米的二郎山。这种两面临水、一面面山的险要地形,形成了易守难攻的局势。守敌鲁大昌在此苦心经营多年,为了占据这块地盘,除筑有坚固的城防工事外,还顺着二郎山山势,构成了山、城互为依托的较为完备的防御体系。8月10日凌晨,清扫岷城外围据点的战斗打响。经一天的战斗,红军扫清了岷天外围的据点,从东、西、南三面包围了岷县县城。当晚11时,红军向守敌最后一个外围据点二郎山发起攻击,曾四次突破敌阵地和3号碉堡。敌骑兵增援,夺回了已失阵地。11日凌晨,红军再次攻击二郎山,战斗十分激烈。鲁大昌慌忙收缩防线,决定以二郎山和岷城为防守重点,凭险据守。

当晚8时,红30军一部攻占岷城西之子城后,便开始直接攻城。经3个多小时的殊死争夺,歼敌1400多名,但终因敌居高临下,城防工事坚固,红军猛攻数次均未破城。8月17日,敌毛炳文部由陇西驰援岷城。8月18日,一纵队红9军接替红30军继续围攻岷城。红9军采取多层次、多方向爬云梯勇猛作战和沿城墙下水道进击敌人等战法,给敌人以重大杀伤。23日,一纵队红5军也赶来参加攻城战斗。红军围攻岷县虽未破城,但已给敌以沉重打击。鲁大昌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他写信给红军,请求进行停战谈判:只要红军不再攻城,不占他的地盘,红军愿走哪条路就走哪条路,鲁大昌决不放一枪。于是,红军即以部分兵力围困、监视敌人,大部分兵力在岷城周围进行休整。

在第一纵队围攻岷县的同时,第二纵队从包座出发后,大举挥师北进。红4军在军长王宏坤率领下,从岷县野狐桥兵分两路向临潭进军。红11师沿洮河西行至羊北桥过河,由新堡向临洮方向挺进;红10师、12师及妇女独立团顺三岔沟攻击前进,一举攻占临潭新城,并以一部向渭源、临洮方向发展进攻。红10师和妇女独立团乘胜沿山梁大道向洮州旧城疾进,于8月20日拂晓前,逼近了洮州旧城。红10师在妇女独立团一部配合下,一举攻占该城。接着,红军击退了敌人多次进攻,守住了阵地。红10师攻打洮州旧城的任务遂告胜利结束。这一仗先后共歼敌2500余名,缴获各种武器2000余件。

随后,红89师264团和红31军的两个团袭取渭源,26日拂晓攻克该城;8月中旬,第三纵队红二方面军在贺龙、萧克的率领下,由包座向北进发,于9月1日到达哈达铺。随后,红6军拿下礼县,继而向成县、微肥、两当、康县地区发展进攻。9月7日,红31军93师攻占通渭县城。至此,岷洮西战役遂告结束。此役从8月5日开始,至9月7日结束,历时34天,是红二、四方面军走出草地后,进入甘南地区第一次大规模的作战行动。红军先后进占漳县、临潭、渭源、通渭四座县城及岷县、陇西、临洮、武山等县的广大地区,歼敌7000余人,粉碎了敌人阻止红军北进的企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