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革命战争纪实--长征卷

  第五章: 冲破三道封锁线

 

长征编队及出发---- 1934年10月10日晚,中央红军长征的号角在瑞金云石山吹响。这天,由苏区中央首脑机关组成的军委第一野战纵队在云石山马道口编队,军委第二野战纵队,即“红章纵队”在云石山梅岗编队。17时许,出发的号角响起,中央红军的万里长征就这样秘密地拉开了序幕。
根据中革军委制定的《野战军10月10日至20日行动日程表》要求,军委第一野战纵队应于10月10日傍晚,从田心、九堡出发,经宽田、古田圩,岭背圩,于14日在宁、会河汇合处,即龙古嘴到孟口地域准备渡河。军委第二野战纵队应于10日晚在瑞金梅坑编队,于13日先后到达雩都的麻地圩、宽田、黄龙地域集中,14日在东江口到洛口塘地域准备渡河。红一军团应于11日抵达雩都段屋、宽田地域待命,15日在龙古嘴至龙江口地域准备渡河。红三军团应于15日抵达雩都古嶂村、铺前岗、三门滩地域,准备渡河。红五军团应于15日转移到兴国以南增山、竹坝、山田地域进行运动防御,16日转移到杰村、社富、溪原地域。红八军团应于10日转移到银坑、桥头地域,于15日转移到水仓前、石口、观音庙地域,准备渡河,16日晚移至王母渡、立赖圩之间的地域渡河。红九军团将防务交给红24师后从长汀出发,11日3师到达会昌北塘坊,13日22师转移到麻州地域。
按照中革军委制定的《中国工农红军第一方面军突围前部队集结位置图》,从10月7日起至10月9日,红一、三、八、九军团先后奉命将各自的防御阵地移交给留守的地方独立团,陆续撤出战斗,向雩都河北岸指定的集中地集结。红一军团于10月6日接到中革军委电令后,将防务移交红五军团,11日抵达雩都段屋、宽田地域待命;红三军团于10月7日奉中革军委电令,将防务移交给地方红军独立第17团和红15师,撤离战场,15日抵达雩都车头地区,进行休整补充;红九军团在福建将防务交给红24师后,从长汀出发,于15日抵达雩都盘古山镇茶梓集结。
中央党政机关分为两个野战纵队。军委总司令部及其直属队组成第一野战纵队,与主力红军组成野战军共同行动,由叶剑英任纵队司令员,钟纬剑任参谋长,毛泽东、张闻天、王稼祥同周恩来、朱德、博古、李德等人被编在军委第一纵队,即“红星纵队”。第一野战纵队,是由中央首脑机关,包括中央委员会、中央政府、中央军委和总参谋部。下辖四个梯队,分别由彭雪枫、罗彬、武亭、陈庚任队长。第一纵队总共有四五千人,其中2000名战士。第二野战纵队,由党中央机关、政府机关、后勤部队、卫生部门、总工会、青年团和担架队组成,以李维汉为司令员兼政委,邓发任副司令员兼副政委,张宗逊任参谋长。全纵队共八九千人,其中大约有2000名战士。红一军团军团长为林彪,政委聂荣臻,参谋长左权,由红1师、红2师和红15师组成,有19880人;红三军团军团长为彭德怀,政委杨尚昆,参谋长邓萍,由红4师、红5师和红6师组成,有17805人;红五军团军长为董振堂,政委李卓然,参谋长刘伯承,由红13师、红34师组成,有12168人;红八军团军团长为周昆,政委黄更,参谋长张云逸,由红21师和红23师组成,有10922人;红九军团军团长为罗炳辉,政委蔡树藩,参谋长郭天民,由红3师和红22师组成,有11538人。
留下的红军部队红24师和十几个独立团和地方部队约1.6万人,另有伤病员3万余人,由项英、陈毅、张鼎承、粟裕、谭震林、邓子恢等人领导。党中央专门在中央苏区设立中央分局、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办事处、中央军区,项英任中央分局书记和中央军区司令员,陈毅任临时中央政府办事处主任,统一领导中央苏区和闽渐赣苏区的党政军工作。艰苦环境下,一批党和红军的优秀干部在战斗中相继牺牲,著名的有毛泽覃、瞿秋白、刘伯坚、古柏等人。留在长江南北各苏区的一部分红军和游击队,在项英、陈毅等人和党组织的领导下,在江西、福建、浙江、安徽、河南、湖北、广东、湖南八省内的14个地区独立地坚持了三年艰苦卓绝的游击战争,克服重重艰难困苦,保存了革2命的力量和阵地。后来就是这些红军游击队在抗日战争中多数改编为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新四军。
过第一道封锁线――― 国民党南路军总司令、广东军阀陈济棠部配合进攻中央苏区的北路军、东路军,在赣州以东,沿桃江向南,经大埠、王母渡,折向东南,经韩坊、新田等地,修筑了第一道封锁线,其具体部署是:第4师驻赣州、南康,第2师驻信丰、王母渡,第1师主力驻古陂、新田、重石等地,独立第3师驻韶关、乐昌、连县、南雄等地,第2独立旅驻安远。其防堵的重点在阻止中央红军进入广东。
根据这些敌情,中革军委决定在王母渡、韩坊、金鸡、新田地段突破粤军的封锁,向湘南挺进。以能征善战的红一、三军团作为开路先锋。红一军团为左路,负责进攻新田、金鸡之敌,向安西、铁石口方向发展;红三军团为右路,负责进攻韩坊之敌,占领古陂,向坪石、大塘方向发展;红九军团随红一军团之后跟进,掩护左翼安全;红八军团随红三军团之后跟进,掩护右翼安全;军委第一、第二野战纵队居中;红五军团担任后卫,掩护红军主力和中央机关前进。
10月21日,红军在赣南安远和信丰一线发起突围战役。突围战役刚打响时,敌我双方战斗相当激烈,红三军团第4师师长洪超牺牲,红4师师长由张宗逊继任。粤军余汉谋第1军在得到陈济棠的示意后,才稍事抵抗,防守一番,从重石、新田、古陂、韩坊全线撤退,退守赣州、信丰、南雄等几个城镇据点。粤军让出了中间大道,红军主力随即向信丰东南地域前进。24日,红一、三军团前锋部队占领桃江东岸渡口。当晚,各路先头部队开始西渡桃洒,抢占河西要点,掩护主力渡河。25日,军委第一、第二纵队和红军其他部队结束新田、古陂之战后,从王母渡、新田之间渡过桃江,沿大庚岭边缘地区进入广东南雄境内,突破了由粤军防守的第一道封锁线,继续向西前进。
红军之所以能轻取第一道封锁线,其原因除战略突围方向选择得当外,也是与粤系军阀陈济棠的统战工作密不可分的。时任江西“剿匪”南路军总司令的陈济棠,曾三次通电反蒋,他希望偏安广东地盘,安稳地当其“南天王”。十九路军的福建事变失败后,蒋介石派其嫡系李玉堂等部,陈兵福建西南地区,威逼广东,令陈济棠深为忌惮。他担心蒋介石利用粤军打败红军后,坐收渔人之利,顺势打入广东抄了粤军老巢。为保存实力,陈济棠采取了同红军“外打内通”、“明打暗和”的策略,主动派人与红军谈判秘密合作事宜。经过谈判,双方达成了五项协议:一、就地停战,取消敌对局面;二、互通情报,有有线电通报;三、解除封锁;四、互相通商,必要时红军可在陈的防区设后方,建立医院;五、必要时可以互相借道,我们有行动事先告诉你,陈部撤离四十华里。我军人员进入陈的防区用陈部护照。陈济棠很快就将与红军达成的秘密停战协议的内容要点传达到前线少将以上军官,要求各部队认真履行协议,给红军让出大路通过。同时,为了哄骗蒋介石,陈济棠又令各部广筑工事,派兵扼守要道,摆同要与红军决战的架势。红军入粤后,也执行了与粤军的谈判协议,不进入广东腹地,只沿粤赣湘边界西进。对陈济棠的统战工作,不仅帮助中央红军顺利地通过了第一道封锁线,而且对通过国民党军队的第二、第三道封锁线同样创造了极为有利的条件。
突破第二、三道封锁线----- 中央红军突破粤军第一道封锁线后,蒋介石电令广东的陈济棠和湖南的何健火速派兵,在湘粤边境组成从桂东、汝城至仁化的第二道封锁线,同时还命令他们在乐昌、郴州、宜章、临武间沿粤汉铁路南段利用原有碉堡,构成第三道封锁线,阻止红军西进。接到蒋介石指令时,西路军总司令何键部队尚处于对红二、六军团的分散“清剿”状态,南路军总司令陈济棠这时已将其南路军主力撤至大庚、南雄、安远等地,取守势,以防红军进入广东,而国民党中央军还远在赣江以东的兴国、古龙岗、石城等地,短期难以到达湘南和粤北地区。根据这些情况,10月25日,中革军委决定乘敌军尚未弄清红军意图之际,沿赣粤和湘粤边界,迅速向湖南的汝城和广东边境的城口方向前进,西进湘南。10月27日,中革军委下达了突破第二道封锁线的命令。
在长江地域,红军基本没有遇到粤军的堵截。11月3日,红军开始进入湘南,突破汝城第62师钟光仁旅防线时,全湘震动。何键来往于萍乡、长沙、衡阳、宝庆之间布防,深恐湖南地盘难保。至4日,红军各路部队均推进到汝城至城口一线。在城头寨、大坪等地重创敌军。左路红军向国民党军第二道封锁线上的重镇城口开进。广东仁化县城口,粤军李汉魂只派了一个连防守,被红军红一军团第2师一攻即破。11月5日,中央红军兵分三路,以一部兵力监视汝城之敌,主力分两路纵队,在汝城、城口间通过国民党第二道封锁线。至8日,红军全部通过第二道封锁线,进入湘南地域。
针对中央红军继续西进的情况,蒋介石于11月12日任命何键为“追剿军总司令”,统一指挥国民党16个师,包括其嫡系薛岳、周浑元两部迅速尾追而来,并在遂川集结,企图侧击中央红军。湘军在宜章、郴州兵力空虚,乐昌也只有粤军2个团;汝城、宜章间无正规部队,只有民团;宜章以北亦只有湘军的1个团,但该地区公路发达,交通便利,利于兵力机动。11日7日,朱德致电彭德怀、杨尚昆,决定中央红军要充分利用目前这种机会,于宜章以北的良田及宜章东南的坪石间突破第三道封锁,以红三军团为右路军,从宜章以北通过;军委两个纵队和红五、八军团随后跟进;红一军团为左路军,从宜章以南通过,红九军团随后跟进。11月13日清晨,红三军团6师的16、17两团,在地方游击队的配合下,占领宜章县城。至此,敌人的第三道封锁线被红军胜利突破。由于红三军团和红一军团分别占领了国民党军第三道封锁线的重要支撑点宜章城和白石渡,红军没有遇到大的困难,就全部顺利地通过了第三道封锁线,进入湘南临武、蓝山、嘉禾地区。
“大搬家式”的转移和甬道式的行军队形,增加了部队的疲劳和减员,削弱了红军的作战能力。加上缺乏应有的政治工作,远离中央苏区后,不少人因掉队、生病、开小差而离开了长征队伍。突破三道封锁线时,因与粤军有秘密协定,作战都较少,然而,突破第一道封锁线时红军仍减员3700余人,突破第二道封锁线时减员9700余人,突破第三道封锁线时减员8600余人,其中多数系非战斗减员。甬道式的开进,既使红军过早暴露了战略目标,也给蒋介石提供了充裕的时间,从从容容地调兵遣将。他调兵数十万,在潇水以西、湘江以
东的兴安、全州、灌阳之间,布下了号称“铁三角”的第四道封锁线,给正缓慢前进的红军张开一个大口袋,等着红军的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