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革命战争纪实--长征卷

  第31章:红四方面军进军风波

 

中央统一战略方针。1936年8月9日,党中央向张学良提出与东北军联合抗日,占领以兰州为中心的战略枢纽地带,以西、北两个方向同时打通与苏联的联系,以首先造成西北地区的抗日局面,然后逼蒋抗日。张学良同意后,党中央于8月12日致电西北局,对今后的战略方针提出以下要点:

第一,红一、二、四三个方面军尽快会合西北地区,配合东北军打通苏联,出兵绥远,建立西北国防政府;第二,打通苏联为实现全国抗日战争,首先是造成西北地区抗日新局面的主要一环。打通苏联分两步走。第一步,配合东北军进据甘西后,红一、二、四方面军在甘北会合。第二步,三个方面军合力夺取宁夏,完成从北面接通苏联的任务。第三,巩固内部,形成陕、甘、宁、青四省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第四,东北军与红军联合组成抗日先锋军,出师绥远。第五,与南京政府谈判,逼蒋抗日。根据中央上述战略行动计划,西北局放弃了原定乘虚向东南发展的作战企图,做出了红二四方面军在甘南建立临时根据地的部署。

但是东北军那边,迟迟不见动静,党中央不得不重新考虑这一牵动红军全局的重大战略问题。8月底,中央鉴于蒋介石在解决两广事件后,已令胡宗南部回开兰州,并有分化东北军、撤换张学良的企图,因而变更了原来的行动计划。新的行动方针,要求把甘南也发展为战略根据地之一,与巩固和发展陕南根据地和陕甘北根据地相呼应,并迫使胡宗南部停止于甘肃,准备冬季打通苏联。根据这一基本方针,红军三个方面军在9月至11月的具体部署是:红一方面军主力占领海源、靖远、固原及其以南地区,一部保卫定边、盐池、豫旺,一部保卫陕北苏区,另一部保卫关中;红四方面军占领临潭、岷县、漳县、渭源、武山地区;红二方面军速向陕甘交界出动,占领凤县、宝鸡、安康等地。执行上述作战方针,意味着各方面军相对独立作战。

共产国际批准了红军夺取宁夏和甘西的计划。中共中央认为,第一步应由红一四方面军合力夺取宁夏,第二步进据甘西、鉴于红一方面军兵力有限,需固守现有根据地,抽不出更多兵力与红四方面军共同夹击胡敌,故决定派红1师向静宁、会宁一带出动,策应红四方面军主力北进、控制以界石铺为中心的有利基点,在通渭、庄浪、静宁、会宁地区迎敌。9月14日,中央就夺取宁夏的战役部署电示红四方面军:由于红一方面军主力将用于进攻宁夏,夺占隆德、静宁、会宁、通渭地区,控制西兰大道的任务主要交给红四方面军承担。获悉中央的态度后,徐向前等人虽知与胡宗南作战无必胜把握,但还是准备根据中央的指示,硬着头皮干。张国焘却心存疑虑,迟迟不表态。他考虑到各种因素:打胡宗南胜了还好办,如果败了,红四方面军向何处去?

新的风波。红四方面军在陕北根据地也不好生存。张国焘考虑与中央是会合好,还是不会合好?与其到陕北去继续挨饿,还不如自己在甘南或河西地区另搞一片根据地。而朱德、任弼时与陈昌浩等多数领导人都急切盼望与中央会合,这就抓起了一场新的斗争,张国焘也在暗地里开始酝酿着另一个阴谋。9月15日至17日,张国焘在岷州按兵不动,中央多次来电催红四方面军北上,要红四方面军尽快前出至隆德、会宁、定西大道,控制以界石铺为中心之有利基点。就在张国焘忧心忡忡、犹豫不决的时候,形势很快发生了变化。蒋介石平息了两广军阀的内乱,将主力胡宗南的第1军迅速调遣北上,前往兰州。

9月16日至18日,中共中央西北局在岷州三十里铺的红军总部召开会议,主要讨论中央关于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政策和西北地区的地方工作等行动方针。会上,朱德、陈昌浩坚持要按甘孜会议时商量好的既定方针办,坚决北上。会议讨论得十分热烈,朱德与张国焘各显神通,但又都在竭力驾驭会场的形势。朱德说:“眼下,敌人正集结在我们和陕北根据地之间这块地区,如果我们迅速北上,与来接应的红1师会合,力量就会增大。只有迅速北进,才能粉碎敌人的堵截,早日实现三大红军主力会师。”此陈昌浩虽然很难领会张国焘西进主张的意图,但他掂出了它的分量,似乎也察觉出张国焘隐秘的心机。他力图说服张国焘,于是也说:“在这种时候,不能当缩头乌龟,让人家捣脊梁骨,说四方面军的人不讲信义!”张国焘没想到一贯支持他的陈昌浩会突然站出来反对他,他终于狂怒地说:“你懂得个鸟!我看你是鬼迷心窍啦!我看你是想踩着成堆成堆的伙伴们的尸体,为你这个小小的政治局委员捞资本。”陈昌浩顿时气血攻心,没想到自己一直信赖和拥戴的领导会如此诬蔑他,他感到自己的人格与尊严受到了无情的伤害。他拍着桌子嚷道:“谁他妈的是为自己捞资本?在这紧急关头,你出尔反尔,提出与原计划相悖的意见,这叫我们向共产国际如何交代?”张国焘打断他的话:“你休要拿共产国际这顶大帽子来压人!你要是想当官,我现在就把我的一切职务让给你!”陈昌浩反唇相讥:“我没有这个资格!我这也是为了四方面军的前途着想!”这是张国焘和陈昌浩共事以来,第一次发生重大的争执。

会议争吵了三天,第三天一大早,张国焘突然宣布辞职,说:“我这个主席干不了啦,让陈昌浩干吧!”说完,就带着警卫员和骑兵连到供给部去了。朱德气愤地说:“他不干,我来干!”于是找来作战参谋,挂起地图,着手制定部队行动计划。当天黄昏,张国焘又派人通知继续开会,他想争取最后的转机。结果大家还是赞成朱德、陈昌浩的意见,张国焘的主张被否决。张国焘没有办法,只好放弃了自己的意见。9月18日当晚,朱德和张国焘签署了以红军总部名义发布的《通庄会战役纲领》,并做出了各部队立即北进的部署。岷州会议结束的第二天,张国焘带着他的警卫部队先行开拔,赶到漳县的红四方面军前敌总指挥部去了。

张国焘先行去漳县,朱德、陈昌浩都以为他去执行作战计划去了,谁知张国焘又在酝酿新的阴谋:说服徐向前等红军指挥员来支持他的西进计划。此时,徐向前正忙着调动部队北进,张国焘将岷州会议精神作了曲解,称陈昌浩拿共产国际这顶大帽子来压人。张国焘越讲越激动,竟在板凳上抱头痛哭起来:“我是不行了,到陕北准备坐监狱,开除党籍。四方面军的事情,中央会交给陈昌浩的。”张国焘这一哭,大家反而同情他了,都觉得陈昌浩在这个时候和张国焘闹,是不是想取而代之,当红四方面军的领袖。大家没说不想与中央会合,就是不愿意红四方面军发生分裂。徐向前最后说:“关于军事行动方向问题,我们还可继续商量。”张国焘乘机提出转移到河西兰州以北地带的建议,徐向前觉得从军事观点看来,张国焘的意见并非没有道理,于是表示同意,并拟订了新的行动计划。部署既定,张国焘一方面电告朱德、陈昌浩,一方面调动部队,准备渡河。

接到张国焘的电报,朱德、陈昌浩大吃一惊。陈昌浩立刻飞奔到漳县,希望挽回局面。22日早上,陈昌浩赶到漳县红四方面军总指挥部时,发现他已经处于孤立地位。这边的人都站到张国焘一边,同意渡河西进,再行北上。陈昌浩只得少数服从多数,不再坚持原来的计划。那边,朱德这位一向忠厚温和的总司令也发了大火,当即拟好三份电报。一份发给徐向前和周纯全并转告张国焘,知会西北局一些委员即日到漳县,继续讨论行动计划问题;一份发给在外地筹粮的曾日三,让他速去漳县开会;另一份是发给党中央和红二方面军首长的,指出张国焘对北上方针又发生动摇,并拟根本推翻静会战役计划方案。此时的朱德感觉到,局面可能无法挽回。

天气因素又一次化解风波。9月23日,西北局会议在漳县附近的红四方面军前敌总指挥部再次召开。朱德在会上几次发言,坚决拥护岷州会议关于北上的决定,并同张国焘展开了激烈的争辩。张国焘毕竟是红军总政委,又是中共中央西北局书记,他有最后决定之权。张国焘否决了朱德和陈昌浩的主张,在9月22日以朱德、张国焘、徐向前、陈昌浩4人的名义致电中共中央,通报红四方面军准备渡河西进的计划:红四方面军决定西渡黄河,“以有力一部向一条山、靖远、中卫活动,配合一方面军主力由靖远、宁夏段渡过黄河,形成会合和互相策应形势”。毛泽东得到朱德的报告,立即以毛泽东、周恩来、彭德怀3人的名义张张国焘发电报,指出向西北地区发展的重点是宁夏,不是甘西,红一四方面军分别攻宁夏和甘西,可能顾此失彼,被敌人各个击破等等。然而,9月26日中午,张国焘、徐向前、陈昌浩回电,重申了西进计划,并强调部队已经开始行动,不便再更改。到晚间22时,张国焘告诉中央,红四方面军已经按西渡计划行动了。

然而,西进风波因为自然地理环境的因素被化解了。徐向前率先头部队西进到临洮,来到洮河岸边,询问老乡。老乡说,现在黄河对岸已经进入了大雪封山的季节,气候寒冷,道路难行。徐向前派人侦察渡河情况,因为没有渡船,几次试渡,人都被冲走了,按这样的地形和气候条件,大部队渡河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徐向前返回洮州,向朱德、张国焘汇报。听完汇报后,张国焘仰天长叹,但还是不甘心地说:“西进是漳县会议决定的,要改变得重新开会讨论。”于是,红四方面军战史上有了一个“洮州会议”。会上,张国焘还在强词夺理,他说:“大雪封山,从前面走不通,能不能从南边绕道呢?”陈昌浩立即打断了他的话:“从地图上看又要走一片草地,部队走怕了。再走草地,开小差的增多,部队还怎么带?”这次会议像闪电般迅捷,与会者一致支持中央指示。张国焘只好有气无力地说:“那就放弃第二方案吧,北上静宁吧。”红一、二、四方面这甘北会师,总算成为定局。

聂荣臻率特别支队南进。为迎接红二四方面军北上,实现三大主力红军会师,中央命令红一方面军主动采取策应行动。9月7日,彭德怀就红一、十五军团等兵力部署致电毛泽东、周恩来,报告说:聂荣臻率红1师经郑旗堡、海原南进硝河地区,开辟海原以南、固原以西、静宁以北苏区。当下,聂荣臻率领红1师和骑兵第2团主力组成的特别支队,于9月9日向硝河城南进,策应红二四方面军北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