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革命战争纪实--长征卷

  第32 章: 三军大会师

 

红一、四方面军会师。红一方面军的策应行动,取得了相当的战果:会宁城已为红军的西路特别支队占领,从此除静宁、定西两城以外,以界石铺、会宁城为中心的大道已被控制在红军手中。在这种情况下,从1936年9月30日起,红四方面军由临潭、岷州、武山、漳县等地,分作五路纵队,向北进发,红二方面军也从天水以西向北转移。三军大会师就在眼前了。会宁这座古城,成为红军长征的终点。

10月4日,红31军先头团重新占领了通谓县城,红9军抵达榜罗镇。10月5日,红四方面军总指挥部到达武山县袍盘镇。10月8日,先头部队红4军第10师,在会宁之青江驿、界石铺与红一方面军第1师胜利会师。1936年10月9日晨,朱德、张国焘、徐向前率红四方面军总指挥部和直属纵队,从阳城湾出发奔向会宁城。

这天拂晓,红四方面军直属纵队,在司令员兼4局局长杜义德的率领下出发了。他们来到会宁城南时,老远就看到南门外的高大彩门。他们通过彩门时,迎接的第一方面军的部队和群众夹道欢迎。主力红军大会师的时刻终于到来了。红一方面军的首长和同志们迎了上去,紧紧地和红四方面军的将士们拥抱在了一起。红1师师长陈赓领着杜义德到师指挥所,向他介绍了红一方面军为红二、四方面军准备衣物、粮食等方面的情况,并当面交接了给红四方面军准备的粮食、肉菜等。

中午时分,朱德、张国焘、徐向前、陈昌浩等人率领红军总司令部、红四方面军总指挥部和红4军、31军先后进入会宁城。10月10日,在城中孔庙的广场上,军民举行了盛大的庆祝会师联欢会,红一、四方面军各派出一部分部队参加。朱德、张国焘、徐向前、陈昌浩、陈赓等两个方面军的领导人出席了大会。会师大会首先由陈昌浩宣读了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中华苏维埃中央政府、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致大会的通电。随后,朱德作了热情洋溢的讲话。接着,徐向前、陈昌浩、陈赓分别代表红四方面军和红一方面军致祝词。红1师和红10师的代表也讲了话。

这次会合,尽管气氛热烈,两军欢颜,但是不再像第一次会合那样住在一起,行动在一起了。原来早在9月21日会合之前,毛泽东就已经秘密指示彭德怀:双方下级指挥员以不相接触为适宜,聂荣臻应指导界石铺部队作适当处置,仅团级干部以讲和态度与接防部队首长接洽。接防后归还主力,绝对禁止任何一方面军人员自傲与不友爱举动。所以彭德怀谨慎从事,不做过分的热情表示。会师以后,朱德、张国焘在城里设立了总指挥部,迅速与陕北党中央联系,通报红四方面军的详细情况。

红二方面军渭水突围。由于张国焘擅自命令红四方面军西撤,阻挠党中央静宁、会宁战役计划的实施,延误了时间,致使敌情发生严重变化。在党中央布置静宁、会宁战役时,敌毛炳文、王钧两部处于较为孤立的态势。由于张国焘阻挠北上,把红军部队调来调去,延误了时日,胡宗南急忙以4个师的兵力前出到清水、庄浪、泰安一带,对红二方面军构成严重威胁。面对骤然突变的形势,贺龙等立即向党中央报告,要求放弃甘南各县,向西兰大道北移。10月2日,党中央电示红二方面军领导人,令其放弃成县、徽县等地,率部北进。

胡宗南所部第1军、王钧的第3军、毛炳文的第37军渡过渭水,扑向了红二方面军。此时,红二方面军除了拼死一搏外,已别无选择。贺龙决定经天水以西率领部队向通渭方向转移,并急令散在各地的部队迅速收拢。红二方面军以红6军为右纵队先行,总指挥部率红2军、32军为左纵队后进,突破渭水,向通渭方向转移。可此时他们的行动完全暴露在敌人眼皮底下,队伍出发不到两个钟头,便被胡宗南在巨幅军用地图上标示出来了。胡宗南决定在罗家堡、余家海头坝这两个地方进行阻击。这里是红6军撤离成县、徽县,向天水方向行进的必由之路。此处群峰叠立,处处有路,又处处无路,用兵的回旋空间大。如果不熟悉地形,会像进入八卦阵一样难逃劫数。

红16师师长张辉和政委晏福生带部队尽可能快地往前赶,始终跟“模范师”保持着适当的距离。10月7日凌晨,在离罗家堡还有十几里路的一个小岔路口,该师前卫营就和敌人接上火了。此刻,在红16师的左右两侧,一边是敌保安队,一边是毛炳文、王钧的正规军,情况十分危急。晏福生果断命令:“不能跟敌人拼消耗,马上改变行军路线,在山下的斜坡上杀出一条血路,掩护军直属分队通过!”红16师很快全面投入激战,首尾难顾。激战中,师长张辉阵亡,晏福生也身负重伤,与部队失去联络。

走在红16师后面的“模范师”一听枪声,便知道红16师的情况非常不妙。师长刘转连当即指挥已经渡过小河的前卫部队一个连,在红16师的侧后山脚抢占一块山头阵地,马上转为警戒。这时候,在“模范师”和军直属队左侧的山头上,也出现了大批的敌人。为了掩护军指挥机关和后勤部门安全冲过敌人的封锁线,刘转连当机立断,组织部队向左侧山头的敌人发起进攻,并很快就把敌人压了回去,攻占了敌人的山头阵地。军指挥部和后勤机关立刻趁机从“模范师”部队后面往前冲,沿着红16师杀出的血路,拼命突了出去。红17、18师,也趁着敌人被红16师和“模范师”吸引的机会,绕道而行,很快离开了险地。“模范师”在刘转连的带领下,也冲出了敌人的火网。但红16师却损失惨重,张辉师长牺牲,政委晏福生负伤后,经过半个月近千里的行程,才终于在10月下旬,找到红四方面军第31军的一个团。断臂将军晏福生就这样完成了他富有传奇色彩的长征。

在红6军遇险的同时,左纵队的红2军第4、6两师和军部,也遭到了毛炳文部的侧击。红6师的第17团在康县被敌人隔断,与主力失掉联系,虽几度突围终未成功。最后,只有屈指可数的几位同志历尽磨难找到部队。10月10日,红二方面军抵达甘谷、武山一带,准备在乐善镇附近抢渡渭水。部队进抵渭水河边时,只见河水滔滔,深不可测。天水一带的国民党军亦全部出动,向红二方面军紧逼过来。傍晚时,部队刚刚渡完,敌人的追兵便已到达渡口。贺龙回望渭河对岸黑压压的敌人,冷冷地笑道:“过来吧,谅你们没有这个胆量!”他不急不忙地隔河布置好火器,并且决定:“偷得两日闲,休整一下再走。”这个“大喘气”的机会,是刘伯承争来的。原来,刘伯承与川军孙震有点旧交。当时,他修了一封信给孙震,晓以抗日大义,硬是把孙震说动了心。结果,轮到孙震当差追赶红军时,他便装聋作哑按兵不动,这才让红二方面军在最吃紧的节骨眼上,松了一下筋骨。

激战六盘山。两天之后,红二方面军部队的体力得到了有效恢复,他们一鼓作气,按预定计划直奔六盘山南山脚。六盘山是陕北和陇中两高原的界山,它南连秦岭,北濒大河,陡峭峥嵘。凭借险要地势,敌人企图在此一举消灭红军,并狂妄地派人送来恐吓信,声称如果不缴械投降,将在几小时内全歼红二方面军于六盘山下。贺龙大怒,传令红4师师长卢冬生率部在六盘山南麓设置防御阵地,掩护主力翻山。红12团团长黄新廷积极请战,卢冬生遂把这个艰巨的任务交给了他。

第二天,国民党军发起攻击,敌人估计有两个团的兵力。黄新廷下令第1营和第2营全部进入阵地,准备战斗,同时让司号员吹号,调预备队第3营赶来。战斗打响后,国民党军凭着优势兵力,气势汹汹地向阵地扑来。第1营和第2营沉着冷静,当敌人进到阵地前约几十米时,手榴弹、子弹一齐飞向敌群。突如其来的打击使敌人阵势大乱。黄新廷立即指挥第1营猛虎般地冲向敌群,接着,第2营也发起了冲锋。黄新廷几次向后瞭望,就是不见第3营的踪影。经第1、第2营指战员的死拼,终于把敌人压在了一条沟里。这时,第3营营长万希珍赶了上来。黄新廷顿时一股怒气直冲心头。团里担负的掩护任务关系整个方面军的生死存亡,第3营竟在此时耽误了时间,如果两个营没有顶住敌人,后果将不堪设想。黄新廷厉声呵斥:“我毙了你!”说着拔出佩枪就打。警卫员周忠甲眼疾手快,上前夺枪,子弹射在了万希珍脚下。

此时,一参谋报告:东北军的一个骑兵团向南开进,与第2营接上了火。黄新廷压住怒火,对惊魂未定的第3营营长万希珍说“不把敌人打下去,不要来见我!”万希珍立即带着第3营,以惊人的速度冲向敌骑兵部队。黄新廷又下令团里的机枪分队,朝敌人马群猛烈射击。敌人终于败退了。天黑后,师长卢冬生宣布:“咱们的大部队已经在今天中午全部从北山脚安全通过了!”掩护任务完成,红12团撤出阵地,去追主力部队去了。

红一、二方面军会师。贺龙率领红二方面军指战员,经过半个多月的苦战,终于继红一、四方面军于10月8日在会宁会师之后,踏上了会师的道路。10月21日,在平峰镇。贺龙、任弼时、关向应、刘伯承与前来迎接的红一军团政委聂荣臻、代军团长左权等人亲切相会。10月22日半夜时分,红二方面军总指挥部及红二军团人马正行军之际,将要到达将台堡时,突然接到“准备在将台堡同中央红军会合”的消息。消息传出,指战员们的疲劳顿时一扫而光,他们不知不觉地加快了脚步。

胜利会师的时刻终于到来了!两个方面军的战友互相扑向对方,紧紧地拥抱,亲切地问候。当日,左权、聂荣臻就红二方面军一部及贺龙、任弼时等人到达将台堡致电彭德怀、红1师师长陈賡、政委杨勇并报毛泽东。第二天,红二方面军6军1800多名指战员,由参谋长彭绍辉率领到达距将台堡20公里的兴隆镇,受到萧锋等率领的红一军团3团全体指战员及中共静安县委负责人和群众3000多人的夹道欢迎。晚上,在红3团团部招待红6军干部吃饭,并在兴隆镇西北河滩举行了会师联欢会。会师后,红二方面军根据党中央指示向甘肃东北部开进。10月24日,党中央派红一军团政治部副主任邓小平前来慰问。随后,党中央又派周恩来来到洪德城慰问红二方面军。这样,红二方面军胜利地完成了历时一年,转战湘、黔、滇、康、川、甘、青、陕八省,行程二万余里,大小战斗一百一十多次的伟大长征。红二方面军当时尚有一万一千多人。一个月后,即1936年11月,毛泽东在陕西保安会见红二、四方面军部分领导人时,高兴地赞扬红二方面军在长征中为中国革命保存了大量有生力量。至此,红军第一、二、四方面军三大主力经过艰苦奋斗,终于胜利会师,长达两年之久的长征胜利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