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革命战争纪实--长征卷

 尾声:山城堡战役及新局面(上)

 

蒋介石的“通谓会战”计划。1936年10月8日,蒋介石解决完两广事件腾出手后,便赶紧召开了“剿共”紧急会议,部署“通谓会战”计划。蒋介石深恐红军三大主力会师后,向西打通国际路线,得到苏联的援助,而东面与张学良、杨虎城携手。为此,蒋介石欲采取两步行动对红军实施围剿。第一步,组织所谓“通谓会战”,在通渭地带,给红军以致命打击。第二步,组织最后围剿,将红军主力压迫在黄河以东、西兰通道以北地区,而后一举灭之。

随后,蒋介石发布命令:中央军系统的第1军胡宗南部由泰安前进,第37军毛炳文部由陇西前进,关麟征部由宝鸡转向陇县,于学忠部抽出2个师向定西前进;马步芳及驻防凉州的骑5师师长马步青,配合宁夏马鸿逵部,扼守河防;王以哲部位于平凉、静宁防堵,董英斌部集中2个师位于固原策应,庄浪由王以哲部派1个团固守。蒋介石没把西北军和东北军放在主攻位置,是对张学良、杨虎城两部不放心。令他们协助作战,一方面强迫张学良、杨虎城执行其“剿共”计划,另一方面可在战争中削弱他们的力量。显然,所谓“通谓会战”,就是想乘红军长途行军,刚到陕北,立足未稳的时机,一举围歼,结束对红军和中国共产党的“最后五分钟战斗”。

蒋介石开“剿赤”会议的当天,张学良便将蒋介石的“通谓会战”计划通报给了中共中央,并提出了七条建议:1、设法推迟会战时间;2、红一方面军佯攻靖远,威胁兰州,抑留东北军于学忠部守城;3、红二方面军在现地区活动,钳制王钧部、关麟征部;4、红四方面军迅速通过西兰大道与红一方面军会合,执行宁夏战役计划;5、蒋介石有意抽调固原的东北军部队到平凉,因此请红军佯攻固原;6、请红军大力攻击庄浪;7、建议红军集中兵力抗击胡宗南。张学良还提议红军及早进行宁夏战役,控制河西,接通苏联。

红军《十月作战纲领》

现在,红军三大主力胜利会师,蒋介石国民党大军压境,提前将宁夏战役计划付诸具体实施,时机已经成熟。鉴于此,中共中央于1936年10月11日,也就是红一、四方面军会宁会师的第二天,发布了《十月份作战纲领》,对迟滞国民党军进攻和夺取宁夏的准备工作作了部署:令红四方面军以一个军率造船技术部队,迅速进至靖远、中卫地段,选择利于攻击中卫与定远营之渡河点,以加速努力造船,在11月10日前完成一切渡河准备;并派多路支队组织扇形运动防御,以期在10月份保持西兰大道于红军手中。令红二方面军进至通渭、马营以北,界石铺以南地区休息数日,再转进至静宁、隆德线以北地区休整,派支队伸出静隆线以南,威胁胡敌侧翼,滞其西进,准备尔后以主力或一部接替红一方面军在固原北部之防御任务。令红一方面军之西方野战军主力,保持固原、同心城间之枢纽地段豫旺城于手中;第1师及陈漫支队暂在黄河、海原间威胁与抑留于学忠部;第28、29两军,集中在定边、盐池抵御,一部逼近灵武。进攻宁夏的部队,准备以红一方面军西方野战军全部及定边、盐池地区红军部队一部,红四方面军之三个军组成之;红四方面军之其余两个军及红二方面军全部、红一方面军之独4师组成向南防御部队,可能于必要时,抽一部参加攻宁。为了统一军事指挥,中央确定了毛泽东、彭德怀、王稼祥、朱德、张国焘、陈昌浩六人组成中革军委主席团,并决定红军三个方面军的行动由朱德、张国焘分别以总司令、总政委的名义,依照中央与军委的决定组织指挥。

张国焘不执行海打战斗计划。为了确保宁夏战役计划顺利实施,彭德怀与在会宁城的张国焘通了电话。彭德怀说要到会宁去看张国焘,并在电话中向张国焘讲了东北军四个军的位置。彭德怀说红四方面军应全部集结海原、打拉池地区,准备消灭王钧部。张国焘在电话里不要彭去会宁,说自己即日和朱德总司令等人来打拉池与彭德怀面谈。1936年10月22日,张国焘与朱德一起,到达打拉池,与彭德怀、徐海东会了面,久别重逢,大家都很高兴。第二天,彭德怀得知陈昌浩在指挥部队造船时,向张国焘通报了掌握的敌情:敌已分数路从南压来,红军当破南来之敌,再行渡河不迟。张国焘表示赞同。

其实,张国焘口头上虽表赞同,行动上却是另外一套。张国焘的司马昭之心并未收敛,依然想独占鳌头,另拉队伍。当他收到了中革军委关于提前实施宁夏战役的电文后,就打开了新的“小算盘”,欲借题发挥。张国焘的意思是,要利用宁夏战役计划,如果红四方成军占领了宁夏与河西走廊及新疆地区,西可接通与苏联的关系,东可与陕北、西安相互依赖。这样,也可使蒋介石“征剿”甘肃的军队处于多面受敌的境地。所以,他认为,红四方面军应当迅速渡黄河西进。为此之计,他希望陈昌浩抓紧时间做好渡河准备。在张国焘、朱德去打拉池与彭德怀会面之时,陈昌浩、徐向前按照张国焘渡河西进的命令,召开了军事会议,研究渡黄河的方案。然而,此时敌情日益严峻。敌人各路兵马,乘红军从会宁及其东面地区北移之时,从东西南三路向静宁。通谓、会宁地区的红军围攻。敌情的变化,迫使中革军委调整原来的计划部署,提了:第一步打破南敌,第二步才是宁夏战役。而且不进行第一步,是不可能有第二步的。

随后,中央为实现“根本停止”南线敌人追击的第一步重点目标,决定在海原、打拉池地区发动海打战役。对左翼的毛炳文、王钧两部予以牵制,对右翼的东北军王以哲部进行争取,重点打击中路的胡宗南部。10月29日,红军前敌总指挥部发布各部队集结位置的命令。30日,彭德怀下达了海打战役作战部署。按战役部署,红四方面军的第31军应集结于打拉池以东地区,协同红一方面军主力组成突击集团,求歼胡宗南部先头部队;红四方面军的第4军和第5军应在郭城驿、打拉池之间钳制毛炳文、王钧所部,惟保障突击集团的侧翼安全;红二方面军则负责突击集团的另一侧翼安全。

在海打战役计划下达之后,张国焘对战役部署心存异议,拒不执行。在打拉池得知红30军渡河后,他先是于10月25日,盗用彭德怀和朱德的名义致电中央,红30军昨晚渡河已得手,本日可渡完,红9军跟渡。之后,张国焘又提出:红四方面军以三个军渡河,渡河后向兰州以北永登、景泰扩大占领区,另以两个军抗击会宁追击之敌。其目的就是要“走“,与中央要”打“的战略决策相反。海打战役计划下达后,张国焘又违背中央命令,未将第4军和第31军按前敌总指挥部所指定的作战位置部署。前敌总指挥彭德怀调不动红四方面军,只能向毛泽东报告:“张对打击胡敌始终是动摇的。大帅(指张国焘)以各种方法使我不能与徐向前、陈昌浩见面并破坏打击蒋敌停止追击的计划,更企图将总部转移使林育英不能与其他干部会谈。西北局有激烈斗争,朱德、傅钟、陈昌浩三同志拥挤中央,张国焘全无进步,代表了一条明显的取消主义道路。”此外,彭德怀还在电报中澄清:“前25日以来彭三人发电给徐向前、陈昌浩、贺龙、任弼时,张国焘发后才给我看,一种阴谋的强奸式的,以后联名电报作为无效。”

面对张国焘的阻挠破坏,中央于10月27日致电红四方面军:目前作战应注重击南敌,四方面军第30、9两军及指挥部过河外,其余各部应停止过河。但此时的张国焘仍一意孤行,他于10月28日,向红四方面军总指挥部发了密令:“未渡河的红4军、31军火速赴渡河点,准备渡河。”由于红30军和红9军已渡过黄河,敌关麟征部突至靖远,红5军已无法靠近打拉池。这样,海打战役计划就此破产,致使红一方面军主力的侧翼暴露于敌军面前,红军主力不得不从打拉池地区向东转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