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革命战争纪实--长征卷

  尾声: 山城堡战役及新局面(下)

 

放弃宁夏战役。11月初,前敌总指挥部为贯彻中央继续争取实现夺取宁夏的计划,做出如下部署:集中红一方面军、红二方面军以及红四方面军的第4军、第31军,在海原以北、同心城以西地区,求歼胡宗南部一至两个师,以停止敌人的追击。红军虽多次设伏诱歼胡宗南部,但左路敌军在控制靖远后也已逐步和中路胡宗南部靠拢,诱歼计划未能实现,进行宁夏战役的最基本前提丧失。

1936年10月28日,徐向前、陈昌浩率领红四方面军的9军、30军从靖远渡过黄河后,留下后卫的红5军看守渡口和船只,便向一条山方向杀去。把守一条山村寨的“马家军”部队,被李先念、程世才的红30军先头部队歼灭。红9军在孙玉清军长和陈海松政委指挥下,消灭了打拉牌的守敌。到11月初,红军巩固了黄河西岸的前哨阵地。但是,河东的红一方面军迟迟不过来,国民党军控制了黄河东岸渡口。徐向前非常着急。部队渡河时只带了三四天的粮食,这里粮缺水咸,不能久留。红军背靠黄河,待在这里必定处于被动地位。如果单独去打宁夏,要通过大沙漠,苏联援助的物资还不知在哪里,孤军深入是很危险的。

为此,红四方面军河西部队领导人徐向前、陈昌浩于11月2日致电红军总部和中央请示行动方针,并建议红军主力立即过河。当天和次日,毛泽东、周恩来答复徐向前、陈昌浩,要他们以现地区为中心,向三面扩大占领地域,但并不提主力过河之事。徐向前、陈昌浩接到中央指示后,感到难以执行。面对青海“二马”的压力,红军集中兵力都嫌不够,分兵只能被各个消灭。陈昌浩误以为红4军、31军迟迟不过河是中央有意分散红四方面军,遂于11月4日一早就给朱德、张国焘发电报,要求“军队指挥责在统一集中,或军委或总部或前敌机关统一行之;各方面军须严格服从指挥,打破本位主义。”并要求4军和31军迅速过河。

就在与河西部队电文往来的这十几天内,河东的情况发生了很大变化。国民党军胡宗南等敌进至靖远、打拉池、中卫等地,占领了黄河东岸,不仅打通了增援宁夏的通路,而且隔断了红军河东主力与河西部队的联系,宁夏战役计划已经无望实现。至此,中央正式决定放弃宁夏战役计划。

组建西路军。11月8日,中央秘密制定了《作战新计划》,这即是人们通常所说的“新长征计划”。该计划要点是:红四方面军已过河的3个军组成西路军,以在河西创立根据地,负责打通苏联为任务。红四方面军未过河的2个军组成北路军,红一、二方面军组成南路军,均在12月上旬出动,逐步到达黄河沿岸,准备渡河入山西。根据这一计划,11日,中央正式命令河西部队组成西路军,并成立西路军军政委员会,由陈昌浩任军政委员会主席,徐向前任副主席。具体组织和建制如下:

西路军军政委员会:主席:陈昌浩,副主席:徐向前;委员:陈昌浩、徐向前、曾传六、李特、李卓然、熊国炳、杨克明、王树声、李先念、郑义斋、陈海松

西路军总指挥:徐向前;政委:陈昌浩;副总指挥:王树声;参谋长:李特;政治部主任:李卓然;政治保卫局局长:曾传六。

5军:军长董振堂,政委黄超。辖13、14师,共4个团,3000余人;

9军:军长孙玉清,政委陈海松。辖25、27师,共6个团,6500人;

30军:军长程世才,政委李先念。辖88、89师,共6个团,7000人;

此外,还有骑兵师、妇女独立团、回民支队以及机关人员,全军共21800人。

西路军成立后,按照中革军委的命令,兵分三路向西挺进。红30军为第一梯队,在右翼,由一条山地区向大靖前进;红9军为第二纵队,在左翼,由镇虏堡向古浪进发;红5军为第三纵队,经关家川等地在红9军之后跟进,西路军总部和直属部队随红30军行动。在敌我力量对比处于极大劣势的情况下,西路军毫不退缩,纵横驰骋,与装备精良、兵强马壮的“马家军”展开了殊死的血战!孤军奋战五个月之久,最后两万多中华民族的优秀儿女大部牺牲,少部被俘,仅剩七八百人在李先念等人的率领下进入新疆。

长征结束的最后一战:山城堡战役。在中央和红军总部确定《作战新计划》、指挥主力部队东撤之后,国民党军队连续占领了海原、同心、豫旺等地。蒋介石决定集中兵力从庆阳、固原、七营、同心、中卫等地出击陇东,妄图南北夹击,全歼红军,进而直捣陕北苏区。在各路敌军中,敌第1军胡宗南部号称“王牌”,是进攻红军的主力。

在胡宗南率部急进之时,负责指挥预备队的朱绍良认为红军经过长途跋涉,劳顿疲惫,人数少,武器差,利于国民党军进攻。于是他命令第37军调头西渡黄河,参加对已经渡河的红5军、9军、30军的围攻。根据胡宗南孤军深入以及其他方向的敌情变化,为了打击敌人的嚣张气焰,中革军委决定:1、4、15、31共四个军,在豫旺县城以东,向山城堡迅速靠近,集结全力准备打第一仗,消灭敌之北路纵队。为了加强前敌总指挥部的力量,中革军委还任命任弼时为前敌总指挥部政委,与彭德怀、刘伯承一起统一指挥红军三个方面军作战。

16日,红军各部开始向山城堡南北地区集中。11月17日,胡宗南第1军占领同心城后,即兵分三路向定边、盐池前进:左路第1师李正先第1旅由宁夏灵武县惠安堡东前进,中路詹忠言第2旅向萌城、甜水堡前进,右中丁德隆第78师由西田家塬向山城堡前进。中路的胡第2旅在进入萌城以西地区时,红四方面军陈再道、王宏坤的第4军,萧克、周纯全的第31军已经行期到达该地区。萧克命令红31军第93师一部预伏石梁山,担任正面阻击任务;另一部和第91师布置于魏家山,向敌右翼包抄。王宏坤指挥红4军的4个团预伏于萌城西北羊福山,向敌左翼迂回,以达到全歼敌一个旅的目的。

17日11时,敌先头第2旅一个团进至石梁山下,隐蔽在山头上的红93师突然开火,预伏于魏家山的红91师,向敌右翼发起侧击,战斗打响了。敌人抢占西北方向要点羊福山,刚爬到半山腰,就被潜伏此地的红4军打了下来,红4军乘胜向敌左侧后迂回。在红军的三面打击下,敌军死伤累累,狼狈逃向草坪山,红军追击十余里。由于敌后续部队赶来,会合溃敌,据守草坪山,占领有利地形,战斗形成对峙。红4、31军两军首长认为已达到阻击目的,遂于黄昏时分指挥部队撤出战斗。这次战斗,红军尽管付出了一定代价,但迟滞了敌军的疯狂进攻,为红军主力设伏山城堡赢得了时间,意义十分重大。

敌人在遭到萌城、甜水堡的失败后并未引起警惕,胡宗南部为取得给养,令其左路第1旅进到大水坑;中路第2旅撤回豫旺县城整理,第43师接任中路,向保牛堡前进;右路第78师向萌城至山城堡大道之间的古城堡推进,迂回萌城后截击红军。18日,敌78师师长丁德隆发觉红军已向洪德城、环县方向转移,即令所部向山城堡方向追击,并于20日黄昏到达山城堡。

面对难得的歼敌良机,19日上午,红军前敌总指挥部在山城堡召开了各军首长会议。会议决定集中红军力量,歼灭敌第1军右路第78师。19日晚,彭德怀下达了作战命令,以红一军团隐蔽于山城堡以南之罗山沟至于家湾之间,待机出击;红十五军团以小部诱敌东进,主力隐蔽于山城堡以东及东北山地待机出击;红31军主力隐蔽于山城堡以北之田家庄附近待机出击;红4军置于山城堡东南地区待机出击;红二方面军主力为预备队,在洪德城以北之水头堡集结。另以红28、红29军和红31军一部,分别钳制胡宗南部左路和中路;红81师和由红一方面军特务团、红一军团教导营组成的朱瑞支队,协同红6军在环县、洪德城以西分别阻滞东北军王以哲部各路前进。

按照红一军团的部署,红1师、4师担负战斗主攻任务。陈赓红1师的任务是从东向西攻击敌重兵防守之一座山头。红1师第13团担任主攻团。红13团连续两次在两个突破点上的冲锋,都被抵挡在山脚之下,而山头上的射击还越来越猛。危急时刻,陈赓师长亲临阵地,在听了13团政委魏洪亮的情况汇报后,陈赓说,天太黑,地形不利,这是原因。你们从两处一齐突,也是可以的,只是忽略了加强主要的突击方向。马上把预备队调上去,加强第3连,全团的火力集中支援他们!陈赓一声令下,二十几挺机枪一齐吼叫,红3连连长王茂全一挥马刀,高喊一声“冲啊!”部队似离弦之箭飞上山头。这时,在集结地域待命的红4师第12团团长邓克明,主动向李天佑师长请战,要求支援红1师把敌人阵地拿下来。李师长同意邓团长亲自带领一个连去参战。邓克明率领连队运动到敌人阵地左翼,隐蔽待机。不一会儿,主攻打响了。红5连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下子迂回到敌人阵地后方,从背后发起了猛烈的进攻。不一会儿,红5连便打垮了敌人,占领了阵地。这时,红一军团第2师,红十五军团主力,红31军等各兄弟部队一起向敌人发起了四面合围的猛烈进攻。胜利的号音很快就响彻了山野。

山城堡战役取得了重大的胜利。此役红军共歼敌胡宗南部第78师232旅及234旅两个团,连同何家堡战斗,萌城、甜水堡战斗,共歼敌万余。11月23日下午,红军在山城堡的一个大庙里召开了团以上军政干部参加的祝捷大会。朱德、彭德怀、刘伯承、聂荣臻、左权、贺龙、任弼时、关向应、萧克、王震、徐海东、程子华等中央和三个方面军的领导人出席了会议。山城堡战役是三大主力红军会师后的第一仗,它作为具有重大历史意义的“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的最后一仗”被载入史册。山城堡战役结束后,蒋介石、胡宗南基本停止了派兵对红军的进攻。

40多天之后,西安事变爆发的消息传来。中国的历史在这个枢纽发生了一次重大转折,国共之间进行了第二次合作,共同抗击日本帝国主义的入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