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革命战争纪实--长征卷

  第七章:战略转折(上)

 

  通道会议---- 中央红军渡过湘江后,即按中革军委1934年12月1日的计划,经西延、龙胜边沿山岳北进。蒋介石唯恐中央红军北上,经绥宁、洪江、黔阳去湘西同红二、六军团会合,于是急忙令薛岳向黔阳、洪江地区转移兵力,开展新一轮的堵截。12月3日,渡过湘江的中央红军主力已进至兴安、华江一带。12月4日,中共中央、中革军委决定红军“继续西进至通道以南及播场所、长安堡地域”,北出湘西与红二、六军团会合。按照这一决定,红军主力部队于当日进入了西延山脉的越城岭老山界山区,向湘鄂川黔革命根据地前进。12月11日,中央红军在越过了红军长征途中的第一座难走的大山—老山之后,进至通道、下乡、长安堡地区,红2师占领了通道城。这时,桂敌在红军左侧后跟追,第一、第二兵团则已进至城步、绥宁、洪江等地构筑工事,张网以待。而红军经两个月连续行军作战,极度疲劳,战斗力大为削弱。在这种情况下,红军如仍北出湘西,势必同五六倍于已的敌人作战,就会有全军覆灭的危险。可是,博古等人却不顾当时的严重形势,仍坚持同红二、六军团会合的原定计划。在这种背景下,中央决定召开一次会议来解决前进的方向问题。
1934年12月12日,中共中央在通道县境内召开了一次紧急会议。会上,李德提出让那些在平行路线上追击我们的或向西面战略要地急赶的周浑元部和其它敌军超过我们,我们自己在他们背后转向北方,与二军团建立联系。我们依靠二军团的根据地,再加上萧克和贺龙的部队,就可以在广阔的区域向敌人进攻,并在湘黔川三省交界的三角地带创建一大片苏区。毛泽东等人坚决拒绝了这个建议,坚持继续向西进军,进入贵州。这次毛泽东不仅得到了张闻天和王稼祥的支持,而且得到了当时就倾向于“中央三人组“一边的周恩来的支持。这是长征出发后,毛泽东在会上以谈话的方式第一次完整表述了他的想法,即应该放弃在长江以南同红二、六军团会师建立苏区的企图,改向敌人力量薄弱的贵州前进,再向四川进军,去和红四方面军会师。毛泽东的主张得到了与会大部分人的赞同。当时李德正患着疟疾,提前离开了会场,等到命令发布时,才知道会议的最后决议。
通道会议后,中革军委暂时结束了北上的冒险计划,转为向西进军。通道会议决定的转兵,成为红军长征结束“左”倾冒险主义的转折点,它为遵义会议的召开和夺取长征的伟大胜利奠定了重要的基础。通道会议后,博古、李德等人仍不愿放弃寻机北上,与红二、六军团会合想法。在他们的影响下,中革军委仍然提出了“迅速脱离桂敌,西入贵州,寻求机动以便转入北上”的方针。15日,红军突破贵州敌军的第一道防线,占领了黎平、老锦屏,中革军委于16日又命令红一、九军团准备渡过清水江,然后北上,同二、六军团会合。这一切说明,红军战略转移的方向问题已涉及党中央和红军的生死存亡,有必要迅速召集中央政治局会议加以解决。
整编队伍---- 1934年12月13日,决定将红八军团并入红五军团。红八军团军团长周昆、政委黄更和红五军团参谋长刘伯承调回中革军委工作,陈伯钧任红五军团参谋长,曾日三任政治部主任。
同日,中革军委决定紧缩机关,充实战斗部队,下达了取消第一纵队,合编第一、二纵队的命令,将第一、二两纵队合编为一个纵队,共12000多人。军委纵队以刘伯承为司令员,叶剑英为副司令员,陈云为政委,钟伟剑为参谋长,该纵队司令员、政委、参谋长均兼第一梯队司令员、政委、参谋长,第二梯队以何长工为司令员兼政委,第三梯队惟罗迈(李维汉)为司令员兼政委。第一梯队辖军委总司令部、五局及其直属部队、总政治部没收委员会、中局队、中央队、国家政治保卫局及医务所,第二梯队辖总卫生部及一个医院,第三梯队辖总供给部及通信队。另以干部团、保卫团为独立的作战部队,归军委纵队司令部直辖。三个梯队队长分别为李维汉、贺诚、叶季壮。通过整编,红军战斗人员与非战斗人员的比例变得更有利了,现在不是三比一,而是六比一了。此外,把携带不便的辎重,包括那些用完了弹药的重武器统统扔掉了,中央红军由此赢得了更大的灵活性。
黎平及猴场会议---- 中央政治局于1934年12月18日在黎平举行会议,讨论长征的战略方向。会议由周恩来主持,参加会议的还有博古、毛泽东、陈云、刘少奇、朱德等人,李德列席会议。会议采纳了毛泽东的建议,决定放弃与红二、六军团会师和建立湘西根据地的原定计划,改向敌人统治力量比较薄弱的贵州前进,在以遵义为中心的川黔边境建立新根据地。后来,周恩来在一次讲话中谈到黎平会议的情况时说:“从老山界到黎平,在黎平争论尤其激烈。这时李德主张折入黔东,这是要陷入蒋介石的罗网。毛泽东主张到川黔边建立根据地。我们决定采取毛主席的意见,循二方面军原路西进渡乌江北上。李德因争论失败而大怒。”
12月19日,中革军委根据黎平会议精神,对中央红军各部行动作了新的部署,将红一、九军团编为右纵队,红三军团、军委纵队和红五军团编为左纵队,分别由剑河、台拱向黔北遵义方向前进;同时电令红二、六军团在常德地域积极活动,以便调动湘敌;电令四方面军重新准备进攻,钳制川敌,以策应中央红军的行动。20日,中央红军即按照中革军委命令分两路西进,开始了长征以来具有决定意义的战略转变。随即从20日至29日,红军一路击败黔军,连克剑河、台拱、镇远、施秉等城,继而进占黄平、余庆地区。随后,红一军团又分两路前进,左路以红2师为前卫,经瓮安县的老坟嘴到猴场,于31日抵达乌江南岸的江界河。右路以红4师为前卫,经木孔、朵丁关等地,到达乌江渡口茶山关南岸,伺机过江。
中央领导人所在的军委纵队到达瓮安猴场后,为落实黎平会议确定的战略方针,克服博古、李德指挥上的错误,确定红军进入黔北地区以后的行动方向,中央政治局于1935年1月1日在猴场举行会议。会议由周恩来主持,李德等人列席会议。会议再次否定了博古、李德的错误主张,重申了黎平会议的决定,提出红军渡过乌江后新的行动方针。会议确定:目前最中心的任务是首先建立以遵义为中心的黔北地区根据地,然后向川南发展。为防止“左”倾路线领导人博古、李德在决策指挥中独断专行,中央政治局还决定:“关于作战方针,以及作战时间与地点的选择,军委必须在政治局会议上作报告。”这一规定,使黎平会议决议和猴场会议决定的贯彻执行获得了组织上的保证。
突破乌江天险---- 在中央举行猴场会议的同时,中革军委开始指挥红军部队展开了强渡乌江的战斗。根据红军的侦察,国民党军的部署为:吴奇伟4个师于12月30日到达施秉,31日向新黄平续进,其一部向老黄平方向尾追红军。周浑元部仍经施洞口向新黄平前进,其先头师于29日到达施洞口。黔军第4师在遵义,其一个团在珠杨,并派队扼守江界河北岸渡河点。根据这些情况,中革军委对各军团发出如下命令:红一军团之第2师迅速夺取江界河渡河点,并架桥,以便2师主力及军委纵队、红五军团由此渡河;红1师负责夺取袁家渡及其附近地域,以便红一军团主力由此渡河;红一军团部及15师进至龙溪,红九军团至余庆,均向石阡方向侦察、警戒;红三军团主力进驻瓮安,向平越、重安江方向警戒;红五军团进至甘塘、老坟嘴、蔡家湾之线,向老黄平严密侦察、警戒。根据中革军委的这一命令,各部队迅速行动起来,挺进乌江南岸地区。夺取渡口的任务交给了红一军团,主渡点位江界河、龙溪渡口。
乌江,江面宽约200米,流速每秒至少2米以上。南、北两岸都是峭壁悬崖,巨石高耸,十分险峻。乌江素有“天险”之称和有“一夫当关万夫莫进”称号的娄山关,是遵义和桐梓两道有力的天然屏障。要攻下遵义和桐梓两城,必首先渡此江,过此关。整个乌江防线,自茶山关起,包括孙家渡、江界河、袁家渡、回龙场等大小十几处,全长约100公里。防守乌江的为黔军第25军副军长侯之担所部。蒋介石和王家烈企图依恃乌江天险,夹击并歼灭红军于乌江南岸地区。
红2师红4团挑选了18名勇士,准备游过江去,强渡突击。第一批渡江的8个勇士在渡口上游的500米的地方,每人携带一支驳壳枪,赤着身子,头顶着一捆绑好的手榴弹,他们的任务是拉过去一条缆绳,以方便后续部队过江。勇士们一手拉着一根长绳,一手轻轻划着水。黔军发现后,弹雨、炮弹密集地向8位勇士射去,十几分钟后,8位勇士到达了对岸,但他们准备拉过去架桥用的缆绳却被敌人的炮火打断了,无奈之下只得返回南岸。第一次强渡失败后,红4团准备在晚上进行偷渡。天黑后,三只竹筏在3连连长毛振华的带领下,偷偷划向对岸。结果,后两只竹筏失败而回,而毛连长所坐的第一只竹筏却不知去向,人员下落不明。敌情紧张,军委电促要迅速完成渡江任务。红4团决定抓紧时间,出动60只竹筏,马上强渡乌江。上午9点,强渡开始,竹筏在密集火力的掩护下,奋勇向对岸划去。筏子离对岸越近,敌人向江面射击也越猛烈。这时,对岸岸边黔军岗哨附近的山崖底下突然出现了几个人,飞快地向敌人阵地运动,而后发起了猛烈的攻击,并占领了敌人哨位。他们正是昨夜偷渡的第一只竹筏上的毛连长等5位勇士!原来,头天晚上,他们5人的竹筏顺利地靠了岸。但由于离敌人太近,他们只好暂时隐藏在敌人的脚下,待机行动。当强渡的竹筏快接近岸边时,他们才出其不意地从敌人眼皮下冒了出来!在2营火力的掩护下,1营安全过江了,并迅速占领了高地。红军后续部队踏着工兵营用竹筏和门板架起的浮桥,跟着3营冲过了乌江。
在红4团强渡乌江的同时,由杨得志带领的红1师第1团,在1935年1月2日也接到命令,从龙溪渡口强渡乌江。团首长把渡江的任务交给了1营。营长孙继先挑选了十几名战士。第一只筏子试渡失败了,筏子被大浪掀翻了,几名勇士被急流卷走。第二只试渡筏子满载着全团的期望开动了。半小时后,两声枪响从对岸传来,筏子成功地到达对岸。红军赶紧命令早已整装待发的竹筏:出发!在敌人的惶恐中,勇士们早已登上了他们的山顶!上午,红1团用火力封锁对岸,迫使敌人不敢下到江边,同时将与红3团一起扎的30多个竹筏连接起来,迅速搭成了浮桥。与此同时,干部团特科宫的工兵连也在战胜了重重困难之后,经过36小时紧张作业,终于在乌江江面上成功地架起了浮桥。1月4日,红一军团渡过了乌江。军委纵队和红五军团不久也踏着浮桥过去了。6日,红三军团全部渡过乌江,并向遵义前进。至此,中央红军全部通过乌江天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