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革命战争纪实--长征卷

  第七章: 战略转折(下)

 

   攻占遵义,夺取娄山关---- 遵义,古称播州,历史悠久,是黔北地区政治、经济、军事和文化的中心,贵州省的第二大城市。北部与四川省南部相邻,北面的娄山关,是四川通向贵州的必经之地的交通要塞,地形险要。当时的情况是,蒋介石的中央军忙于进占贵阳、控制贵州,黔军王家烈大部被红军甩在乌江以南地区,而黔北侯之担部队刚刚遭到红军生重创,而且兵力分散、战斗力非常弱,对于红军构不成威胁。因此,形势比红军来说比较有利。形势虽然对红军有利,但要打下遵义城,也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敌人在乌江防线溃败后,便加强了对遵义的防守。薛岳、王家烈要侯之担用6个团的兵力在此固守,而王家烈的两个师也迅速向遵义开进增援。同时,侯之担部易少荃旅也从乌江防线撤到龙坪,在西北深溪水一带利用险要地势设防,拱卫遵义。遵义对于红军来说,确实是一块“硬骨头”。
这个艰巨的任务交给了红一军团第2师,总参谋长刘伯承亲临一线指挥。离遵义30里,有个小镇叫深溪水,驻有敌人一个营,这是遵义的外围据点。红2师红6团的任务是斩断遵义敌人的这个触角,而且还要秘密,要全歼,否则遵义守敌通了消息,会增加攻城的困难。红6团在刘伯承的带领下出发了。红6团兵分两路,如一把老虎钳,钳住了这个村庄。等敌人听到枪声仓皇迎战时,早已成为瓮中之鳖。红军部队完全实现了刘伯承的指示,所有敌人无一漏网。红军手里掌握了一批俘虏,6团团长朱水秋与政委王集成商量,决定化装成敌人,利用俘虏去诈城,来个奇袭遵义。
这出戏主要的角色由营长曾保堂来扮演。他带领3连乔装成敌人的溃兵,由十多个经过教育的俘虏带路,向遵义城走去。其余的部队都跟在后面,准备诈城不成,便强攻上去。急行军两个多小时后,终于到了遵义城。曾营长让重机枪连隐蔽在南门附近,选择有利地形架好重机枪,准备诈城不成,即以武力强攻。随后,曾营长率领部队装成败下来的样子,慌慌忙忙向城根跑去。那个俘虏连长,按着事先红军给他讲好的内容,骗开了城门。化装的红军侦察排战士进城门后,敌人恐慌地问:“怎么,共匪已经过了乌江啦?来得好快啊!”“是啊!现在已经进了遵义城!”侦察排的几个虎将把枪口指着那两个敌人的太阳穴,严厉地说:“告诉你们,我们是中国工农红军!。红军大队人马便一下子涌进城去,大多数敌人还没来得及穿衣服就当了俘虏。1935年1月7日,遵义城解放了!胜利的旗帜在遵义古城内高高飘扬!
遵义城虽然被攻下来了,但是形势也不容乐观,一些逃跑的敌人又在遵义附近集结,准备进行反扑。因此,在1月8日,朱德就致电各军团、军委纵队,命令红2师先头团“明日应向娄山关侦察前进,驱逐和消灭该地敌人,并相机占领桐梓”。这个任务落在了红4团的头上,他们以最快的速度向娄山关奔去。到达目的地后,上级决定要红4团在板桥休息一夜,准备明天再向娄山关进攻。娄山关被称为“一人当关,万夫莫开”,十分险峻。它位于娄山山脉的最高峰,四周峰峦叠嶂,中间两座山峰宛如两把利剑刺向天穹,两座山峰的连接处,形成一道狭窄的隘口,这就是天险娄山关。从遵义通往桐梓的公路,沿着这座山峰蜿蜒而上,从山下仰望这条公路,好像一条飞舞的长龙。
从侦察的地形来看,娄山关的左面是悬崖峭壁,右面是高山峻岭,如果从下面沿着公路去夺取这座关隘,部队肯定要付出很大的代价。红4团主官认为在作战部署上要十分周密,既要从正面强攻,又要设法从侧面抄袭才能奏效。他们决定:一营为前锋,担任正面主攻,2营为第二梯队,集结在山脚下待命。侦察队队长潘思年带领侦察队和工兵排隐蔽地向右侧山峰运动,觅路攀登娄山关右面的高山,向敌后前进。这时,通信班意外地听到了敌军侯之担师部与王家烈的军部通话,得知:娄山关东边确实有条小道通往桐梓县城,而且这又是敌人最担心和最空虚的缺口。经过综合分析,大家一致认为不能从正面强攻,只能利用娄山关东边的小道迂回敌后,采取前后夹击,才能夺取。
团长耿飚立即将这一情况告诉潘思年,潘思年带领迂回部队,从娄山关东边的小路直往敌后插去。经过约两小时的艰苦行进,他们终于神不知、鬼不觉地攀上了娄山关顶峰。预定的作战时间到了,三颗信号弹腾空而起,战士们向关口的守敌冲去,敌人做梦也没有想到红军会给他们来一个前后夹击。红军主力部队的干部、战士向敌人发起了一次又一次猛烈攻击,经过三个小时的激战,敌人兵败如山倒,向桐梓县城逃去。红4团没有付出很大的代价,就打下了娄山关。
遵义会议---- 1935年1月15日,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也就是遵义会议拉开了帷幕。由于白天中央政治局和中革军委要处理战事的日常事务,因此会议一般都是在晚上召开。参加会议的人员有:中央政治局委员:毛泽东、周恩来、张闻天、朱德、博古(秦邦宪)、陈云。政治局修补委员:王稼祥、邓发、刘少奇、何克全(凯丰)。中央秘书长:邓小平。红军总部和各军团负责人:刘伯承(红军总参谋长)、李富春(红军总政治部代主任)、林彪(红一军团军团长)、聂荣臻(红一军团政委)、彭德怀(红三军团军团长)、杨尚昆(红三军团政委)、李卓然(红五军团政委)。共产国际顾问李德和翻译伍修权。会议中途,彭德怀和李卓然因为前方又发生战斗,提前离开了。红九军团军团长罗炳辉、政委蔡树藩在湄潭一带执行警戒任务,没有参加会议。红五军团军团长董振堂因在党内没有领导职务,也未出席会议。
这一次会议的中心议题是:(一)决定和审查黎平会议所决定的暂时以黔北为中心,建立苏区根据地的问题。(二)检阅在反对五次“围剿”中与西征中军事指挥上的经验与教训。会议主要围绕军事问题进行讨论、总结并做出决定,由党中央负责人博古主持。会议首先由博古代表党中央作《关于第五次反“围剿”总结报告》,报告认为失败原因是客观的而不是主观的。随后,周恩来作了关于军事问题的副报告。周恩来的报告提出,失败主要是军事领导上犯了单纯防御路线错误,还作了自我批评;同时对博古、李德在军事指挥上所犯的严重错误,进行了严肃批评和揭露。接着,大会先后讨论这两个报告内容。
首先,由张闻天代表毛泽东和王稼祥在会上作了发言(称为《毛、张、王提纲》)。接着,参加会议的同志先后发言。毛泽东发言的中心内容是中国革命战争中的军事路线和战略问题。他批评了第五次反围剿和长征初期博古、李德在军事指挥上的错误,以及博古在报告中为其错误所作的辩解。他指出,正是在军事上执行了“左”倾冒险主义的错误主张,才导致了第五次反围剿的失败,造成了红军在长征中的重大牺牲。毛泽东对博古、李德在军事上的错误进行了总结:第一个错误是以堡垒对堡垒。第二个错误是分散兵力。第三个错误,军事上没有利用福建事变这一有利条件。第四个错误,在战略转变上迟疑不决,在实施突围时仓促突击。毛泽东的发言反映了大家的共同想法和正确意见,受到与会绝大多数同志的热烈拥护。紧接着发言的是王稼祥同志。他旗帜鲜明地支持毛泽东同志的意见,严厉批判了李德和博古在军事上的错误,拥护由毛泽东同志来指挥红军。张闻天和朱德同志接着也表示了明确态度,支持毛泽东同志的意见。周恩来同志在发言中也支持毛泽东同志对左倾军事错误的批判,全力推举毛泽东同志为我党我军的领袖。 李富春、聂荣臻、彭德怀也都表示支持毛泽东同志的意见。但这次会议上,一军团军团长林彪却一言未发。
遵义会议从1月15日到17日,一共开了三天。会议最后做出下列决定:1、增选毛泽东为中央政治局常委。2、指定张闻天起草决议,委托中央政治局常委审查后,发到各党支部中去讨论。3、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再进行适当的分工。4、取消“三人团”,仍由最高军事首长朱德、周恩来为军事指挥者,而周恩来是党内委托的对于指挥军事上下最后决心的负责者。会议结束后,1月18日又立即召开中央政治局会议,会上中央政治局常委进行分工,决定“以毛泽东同志为周恩来同志的军事指挥上的帮助者”。2月5日前后,再次召开中央政治局常委分工会,决定以张闻天代替博古负总的责任。3月4日,中革军委决定,设前敌司令部,委托朱德为前敌司令员,毛泽东为前敌政委。3月11日左右,经毛泽东提议,毛泽东、周恩来、王稼祥成立了三人军事领导小组,全权指挥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