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近代史:第一章 千古变局--鸦片战争与中国历史进程

第一节:鸦片战争前的中国与世界  

 

1840年(清道光二十年)爆发的中英鸦片战争,从根本上改变了中国历史运行的路向。在世界列强的强势进逼和中国社会危机蓄势待发的情势下,中国历史被拖入近代之轨。战争本身虽不曾导致中国社会结构和社会性质的骤然改变,但此后中国经济、政治、社会和思想文化的结构性变革,却无不导源于此。战争对于中国的创痛尤深且剧。鸦片战争成为中国近代历史的开端。  

一、传统中国社会的危机与新动向。在人类社会漫长的历史进程中,中国曾经创造了独具特色的灿烂文化,并长期领先于世界。17世纪以后,资本主义在欧美各国获得迅速发展,并后来居上成为主导和影响近代世界历史进程的力量,而中国社会仍处于君主专制时代。清代中国社会政治结构具有二元性,即一方面是以专制主义中央集权为特征的国家政权;另一方面是以宗法制度为特征的乡族社会。国家政权凌驾于整个社会之上。
中国封建社会的基本经济结构是以家庭为单位,个体农业与家庭手工业相结合的小农经济。中国传统农业长期领先于世界。伏尔泰在18世纪中期曾赞扬中国的农业“已臻完美境地”。谢和耐比较了18世纪中国和法国的农业,认为当时中国的农业“是近代农业科学出现以前历史上最科学和最发达者”。中国传统农具的发展在宋元时代达到高峰后,就基本上停滞不前。明清时代,中国传统农业在土地利用上达到一个新的高度,但进展不大,没有质的变化。但同时的欧洲却出现了新的重大突破。中国传统农学和传统农业,恰恰是从此开始落后于西方的。在西欧,18世纪的传统农业技术虽然仍落后于中国,但当时已形成近代科学,已发生产业革命,用近代科学和近代工业改造传统农业的过程已经开始。在农业技术继续领先的表象下面,中国与西欧农业的差距正在形成和拉大。
中国的小农经济是一种封闭性的经济结构,当农业经济的发展达到其极限,需要新的生产力出现时,小农经济的保守性和落后性暴露无遗,成为阻碍社会发展的重要因素之一。此外,地主、商人、高利贷者三位一体,使得社会剩余财富往往转化为土地资本或高利贷资本,导致商业资本不足,难以进行扩大再生产。至18世纪后期清王朝已然衰相毕现,危机四伏。官僚、贵族以及大地主等统治者利用封建特权,对百姓百般盘剥,贪腐盛行,阶级矛盾和社会冲突日益激化。在官僚地主集团大量兼并土地的趋势下,大批失地农民或降为佃农,或沦为流民。社会矛盾日益尖锐,民众反抗斗争不断爆发。1796年,白莲教大起义爆发于鄂、川、陕等省。清政府花了9年的时间,才得以剿灭起义。
传统社会危机的形成与历史演变的新动向相伴而生。在清代社会发展进程上,预示未来趋向的时代特征也隐约可见:其一是中国的商品经济发展达到一个新的水平。清代是中国商品经济高度繁荣发达的时期,城市化过程已经十分明显。类似资本主义性质的生产方式,在清前期并不少见,事实上,乾隆时期,随着商品经济的发达,社会财富的积累,中国资本主义萌芽较明代有了新的发展。其二是反传统观念的兴起与传播。清前期近两百年的历史中,中国文化完成了一场意义深远的历史性变革,这就是结束了宋明理学在知识界的独尊地位,知识阶层的社会观念出现了明显的多元化趋势:反对传统礼教束缚,主张人性自由;反对学术垄断,主张独立思考;反对极端君主专制,主张“公天下”,成为清前期反传统观念的重要特色。文化思想界的求变趋向,无疑是以商品经济发展和资本主义萌芽所引发的社会利益多元化为基础的,其中所蕴含的从传统向近代演变的历史走向亦隐然可见。
二、进逼中国的西方列强。18世纪最后三十年,近代大工业首先在英国产生,并由此引领了整个世界历史新时代的到来。工业革命及其大工业体系的产生,极大地提高了欧美各国的生产力水平,使得世界其他地区同欧美的差距迅速扩大。伴随着资本主义在西方的不断扩大,列强殖民扩张的规模也越来越大。由刚开始对于财富和奴隶的掠夺发展为军事、政治、经济、文化等全方位的侵略,涉及的地区逐渐包括非洲、美洲、澳洲、西亚、南亚及东亚。实现了资产阶级革命后的英国迅速取代了葡萄牙、西班牙、荷兰等老牌殖民主义国家的地位,掌握了海上霸权,奉行侵略扩张的炮艇政策,并把地大物博、人口众多的中国视为重要的扩张目标。
西方列强在争夺殖民地的过程中,以工业化为基础建立了强大的武装力量。英国是当时主要海上强国,陆军有14万,连同用于内卫的国民军,兵力共20万左右。在武器装备方面,到19世纪初,欧洲各国都能用生铁和铜铸造各种滑膛前装火炮,并依其口径与炮管长度之比例,区分为加农炮、榴弹炮和臼炮,火炮的有效射程达到千余米。火炮逐渐成为西欧各国作战的重要武器。步枪的改进则比较缓慢,在相当长的时期中,始终以前装滑膛为基本形式,有效射程为300米左右。
为适应对外贸易和掠夺海外殖民地的需要,西方国家十分重视发展海军。英国是海军发展最快的国家,到1836年,已拥有大小舰艇560艘,并积累了许多海战和登陆作战经验,成为称霸世界的最大的海军强国。英、法等资本主义列强,正是以强大的现代工业为基础,凭借装备有先进的军舰、大炮和具有战争经验的侵略军,实行炮舰政策,到处横冲直闯,打开了一个又一个经济不发达国家的大门。
三、“闭关政策”与中外贸易。资本主义一开始就与殖民主义紧密相连。17世纪初,英国侵占印度并建立了英国东印度公司,以掠夺印度垄断东方贸易。东印度公司是英国侵略远东的巨大机构。中国方面垄断对外贸易的是公行,它是由专营对欧美贸易的洋行共同组织起来的。这些加入公行的洋行习惯上称为“十三行”,其实它的数目历年不同,并非恰好十三家。1689年,在清朝开放海禁后,英船“防御”号首航广州,开始对华贸易。1715年,英国在广州开设商馆,对华贸易额扶摇直上。面对西方列强的强势东进,清王朝奉行“闭关主义”政策。但是,“闭关政策”不能简单地理解为把外商“关在门外”。因为清代的对外贸易虽是一种畸形,却也是实实在在地不断增长着;而且英国也承认,在广州做生意比在世界上任何其他地方都更加方便。
“闭关政策”赖以确立的基点,不是经济贸易问题,而是“杜民夷之争论,立中外之大防”的文化忧虑。真正导致“闭关政策”产生的直接原因是西方人的“传教”,而不是西洋人的贸易。明末清初,西方传教士来华人数激增。随着西方传教士活动范围的扩展,以及中西文化交汇的加深,清王朝对于“夷夏之辩”的担忧日趋警觉。1723年,雍正皇帝诏谕各省督抚将各该处西洋人“来京与安插澳门者,委官沿途照看”,将其驱至澳门。雍正此举一反康熙时期的对外政策,实为清代“闭关政策”之滥觞。清朝“闭关政策”的根本之点在于防范西洋“邪教”对于中国“圣道”及世俗人心潜移默化的瓦解。
“闭关政策”实际上清王朝面对“西学东渐”而采取的一项具有指导意义的总政策。鸦片战争之前,“闭关政策”的实际效果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严禁西洋人在华传教;二是限制外夷通商。从长远的历史影响年,“闭关政策”导致中国社会错失了追步西方的历史机遇。西方传教士南怀仁、白晋、汤若望等在科技事业上的积极努力,曾经为中国科学文化的发展提供了契机。但是,清朝“闭关主义”政策的确立,终于阻断了西方科学文化的传入。“闭关主义”政策使中国社会失去了走向世界的难得的历史机遇。以通商为前导的中西交往,对于中国经济社会发展而言,同样是历史转折的一次机遇。在中英贸易领域中产生的官与商的畸形经济组合―――公行,是最早的一种官商劣化结合形态。但是,整个民族或国家的经济却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增值。因而,“闭关主义”政策决定了清王朝必然悲凉和凄惨的历史命运,使之错失了曾经面临的历史机遇。
一心称霸世界的英国急于打开清朝“闭关”的大门。1793年正值康乾盛世的末期。此时,中国经济总量占世界第一位,人口占世界1、3,对外贸易长期出超。1816年,英国提出允许英国使臣驻北京,开辟通航口岸扩大对外贸易的要求,均遭清朝拒绝。然而,具有雄厚工业基础和先进军事装备的英国,同时具有开拓市场的强大利益诉求和武力冲动。1836年,英国政府代表、驻华商务监督义律发出对中国动武的战争叫嚣。同年,英国资本家在伦敦成立“印度和中国协会”,以敦促英国政府加紧对中国的扩张。清王朝的“闭关政策”终于遭遇到了西方列强的“炮艇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