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近代史:第四章 忧患重重--同光时期的中外关系

第二节:中法战争  

一、历史背景

中法战争(1883-1885),是由于法国推行殖民地掠夺政策,武装入侵越南,进而侵略中国而引起的侵略战争。它是帝国主义列强瓜分中国狂潮的一个前奏,也是中国人民援越抗法反对外来侵略、进行民族自卫的正义战争。

越南与中国山水相连、唇齿相依。在10世纪末叶到中法战争以前的绝大部分时间里,中国与越南维持着册封与朝贡的宗藩关系。这是传统的以中国为中心的东方型国际关系的一般模式。明正德十九年(1524),越南王被削为明帝国直接统治下的安南部统使司。清顺治十七年(1660),越南遣使归清。康熙时规定越南3年一贡,后改为6年两贡一朝;乾隆时又改为2年一贡和4年两贡一朝。山水相连的地域关系、血脉相通的民族关系、唇齿相依的宗藩关系,使得中越之间拥有休戚与共的利益相关。

1858年法国联合西班牙,借口保护传教正式进攻越南,先后占领了广安、西贡。1862年,第二次鸦片战争后自中国撤退的法国军队在越南南部登陆,会同已在西贡的部队夺占了边和、嘉定、定详三省,法越签订《西贡条约》。越南割让上述三省及康道尔群岛。1867年,法国又攻占永隆、安江、河仙三省,从而把越南南部完全吞并,建立起法属交趾支那的殖民统治。此后,法国侵略锋芒直指越南北部和中国西南边境省份。1872年,法国率4艘军火船溯红河安全抵达中国云南,向提督马如龙兜售军火。次年4月,当他返回河内时,被越南政府严令禁止,并要求法国西贡当局将其引渡出境。于是,法国当局派海军军官安邺率军北上,11月,攻陷河内,继而占领宁平、海阳等地。越南政府无力抗击法国侵略军,忙和驻扎于保胜一带的刘永福黑旗军请求援助。

刘永福,广东钦州(今属广西)人。1857年后,他先后参加郑三、吴亚忠领导的反清起义军,以七星黑旗为军旗,称黑旗军。1867年,清军进攻吴亚忠的黑旗军,次年刘永福率余部三百余人进驻保胜,队伍很快发展到两千余人。1873年,法国侵略军进攻越南河内等地,他应越南政府的邀请,率黑旗军与越军联合作战,在河内西郊大败法军,乘胜收复河内。1882年,法军再次出兵并攻陷河内,越南政府再度邀请黑旗军参战。刘永福的黑旗军和越南军民一起向河内的法国侵略军发起进攻,在城西纸桥又一次打败侵略军,击毙法军司令李维业。越南国王封刘永福一等义勇男爵,任三宣提督。

面对法国侵略越南给中国造成的严重威胁,清政府内部出现主战和主和两派。主和派以李鸿章和奕䜣为首,他们认为中国如援助越南,就是与法国“失和”。掌握军事外交大权的李鸿章寄希望于“以夷制夷”,甚至企图诱使英国与越南立约,借以制止法国。主张抵抗的有左宗棠、曾纪泽、张之洞等人,他们认为中国与越南唇齿相依。他们主张在广西、云南布置重兵,援助越南政府和黑旗军,力抗法军。这种情况下,清政府举棋不定、游移不决,一面颁谕奖励刘永福率黑旗军抗法,一面又暗藏借法军消灭黑旗军的阴谋;一面抗议法国侵略越南,一面又企图通过和谈或第三国调停同法国妥协。清政府这种态度,使中国始终保持处于战场上的被动地位。

二、战争过程与结局

光绪九年十一月(1883年12月),法军悍然发动对驻越南北部清军的进攻,中法战争由此开始。从1883年12月到1884年3月,法军先后攻占了山西、北宁、太原、兴化,完成了占领红河三角洲的计划,直逼中越边界。清廷为掩饰败绩,将多人革职拿办。一直跟恭亲王奕䜣有权力矛盾的慈禧太后,借机指责奕䜣办事不力,撤去他的一切职务。清廷并不是下决心要抵抗法国的侵略,而是急于妥协求和。1884年5月,李鸿章与法国海军军官福禄诺在天津进行谈判,签订了《中法简明条约》。主要内容是:清廷同意对于法国与越南间“所有已定与未定各条约”不加过问;中国军队从越南北部撤回边界;中越边界开放通商。

《中法简明条约》签订后,法军急于要接管越南北部的清军防地,即向谅山推进。清军被迫反击,打退法军。法国制造了这次军事冲突,却反诬中国破坏《中法简明条约》,要清军立即从越南北部撤回边界;同时,将法舰调往福建福州和台湾,把战火扩展到中国领土。清廷深恐和局破裂,决定限期撤军。清廷的妥协退让催长了法军进攻的狂傲。1884年8月,法军向台湾基隆炮台发动进攻,强行登陆。督办台湾事务大臣刘铭传指挥守军英勇抵御,把法军赶回舰上。法军转而集中力量进攻福建福州。福建水师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仓促应战。战斗只经历了半小时,福建水师的军舰和运兵船几乎全部被击沉,官兵伤亡700余人。次日,法国军舰又炮击马尾造船厂,击毁马江两岸的炮台和民房。8月26日,清廷被迫对法宣战。

1884年10月,孤拔率法国舰队再次侵犯台湾,强占基隆。督办台湾事务大臣刘铭传率部退守淡水,与来犯的法军展开激战,法军受挫,伤亡几十人,其余狼狈逃回海上。1885年3月,法舰几次进犯镇海招宝山炮台,都被守卫炮台的清军击退。法军未能得逞,于4月转而侵占澎湖。法国侵略者在侵扰浙江省的同时,又在中越边境地区增后,并向驻越南北部的清军潘鼎新部发起进攻。潘部一触即溃,法军占领广西省镇南关。潘鼎新被革职后,年近70的老将、帮办广西军务冯子材率军赶到镇南关前线,重新部署了兵力。法军猛攻关前御敌的长墙,并有局部突入。紧急关头,冯子材手持长矛,奋勇当先,全军将士异常振奋,跟随着扑向敌人,展开了激烈的肉搏战。法军大败溃退。冯子材率各军乘胜追击,取得了胜利。法国侵略者称这次战役是灾难性的失败。

此时形势对中国的抗法斗争十分有利,但是清廷的本意是求和,最终在胜利声中屈辱议和。1885年4月4日,英籍海关职员金登干代替清廷在巴黎跟法国签订停战协定。6日,清廷即命令前线停战,关外驻军分别撤回。李鸿章在天津与法国驻华公使巴德诺于6月9日缔结不平等的《中法条约》。条约规定:法国侵略军定期从台湾、澎湖撤出;清廷确认法国对越南的殖民统治;同意法国在云南和广西两省边界开埠通商;中国修建铁路时,应向法国人商办等。中国西南的门户终被法国侵略者进一步打开了。1886年-1888年,清政府又被迫与法国签订了《中法越南边界通商章程》、《中法界务条约》、《中法续议商务条约》等一系列不平等条约,使法国又得到很多权益。中国西南门户洞开,法国侵略势力即以印度支那为基地,长驱直入云南、广西和广州湾,并使之一度变成法国的势力范围。

三、中法战争的影响

中法战争是清政府在镇压太平天国运动和洋务新政推行20年后,与列强侵略者进行的一次较量。战争对近代中国社会产生了多重的影响。第一,引发甲申朝变。1884年,清廷朝局发生突变,其变故与中法战争密切相关。慈禧以前方军事之败,在朝中寻替罪之羊,借以确立自己独裁统治。西太后采取非常之举,将以奕䜣为首的军机处全班人马罢斥。同时颁发上谕,组成以礼亲王世铎为首的新军机处。慈禧太后借此除掉了唯一能够与她分庭抗礼的政敌。第二,导致清流派的解体。清流,一般指那些不掌实权却敢于指斥时政、弹劾权贵的御史、翰林等言官或讲官。西太后将流流完全用于权斗之中,她借盛昱的奏折削除奕䜣的一切权力之后,又以清流干扰朝政对其加以抑制。此后,清流势力趋于瓦解。

中法战争突出了清政府军事防务上的严重问题,即海防薄弱,海军不堪一击;而台湾防务尤为急迫,一旦援绝,难以自守。1885年10月12日,慈禧太后颁发懿旨,诏设海军事务衙门,总理海军事务,负责加强海防建设。二是诏准左宗棠等人奏请,正式于台湾建立行省。此后,台湾军事力量大为增强。中法战争后,法军撤出台湾、澎湖后,清廷于1885年设置台湾省,任命刘铭传为第一任巡抚。从此,台湾正式成为中国第二十个行省。

中法战争自1883年12月开始到1885年6月结束,持续了19个月,双方投入兵力10万余人。而清政府军费开支更是惊人,以至于8次借外债以维持战争之需。这是中国政府首次举外债从事反侵略战争。可见,战争的结果对于近代中国的社会、政治和国际地位均产生了重大而深远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