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近代史:第四章 忧患重重--同光时期的中外关系

第三节:甲午中日战争  

 

一、战前中日双方形势

为了推行称霸世界的既定国策,日本在1894年发动了侵略中国的战争,史称甲午战争。日本对以中国为主的周围国家进行扩张的野心,由来已久。早在1577年,丰臣秀吉就表示出假道朝鲜入侵中国实行海外扩张的思想。明治维新后,日本分期征服世界的“大陆政策”出笼,叫嚣要“开拓万里波涛,布国威于四方”:在南面,占领中国东南沿海的台湾,并以此为基础,向东南亚扩张;在北面,以朝鲜作为侵入中国东北的桥梁。

朝鲜与中国相邻,东北端与俄罗斯有陆地相连,东面为日本海,西南面为黄海。从地缘环境看,朝鲜是中国的战略壁垒。1875年,一艘日本军舰停泊在朝鲜江华岛沿海附近进行海域测量,朝鲜江华岛炮台守军对日舰发炮攻击,日舰全力反击,摧毁江华炮台并攻陷永宗城。第二年2月,日本强迫朝鲜签订《江华条约》,规定朝鲜为“自主之邦”,并取得在朝鲜派驻公使、享有治外法权、日本货币自由流通和免税通商等特权。19世纪80年代初,朝鲜国内发生了“壬午兵变”,日本以护侨为名,派出4艘军舰和一营陆军开列汉城,借此迫使朝鲜签订了《济物浦条约》,日本攫取了在朝鲜的驻兵权。1884年日本利用中法战争之际,支持朝鲜开化党人密谋发动政变,企图建立亲日傀儡政权。清廷派袁世凯率领2000名清军进入汉城击败日军,救出朝鲜国王李熙,平定叛乱,史称“甲申政变”。1885年中日两国代表李鸿章、伊藤博文于天津签订《中日天津条约》,约定:中日两国均自朝鲜撤兵,“将来朝鲜有事,中日两国或一国要派兵,应先行文知会;及其事定,仍即撤回,不再留防”。这一条约为日本后来大规模进兵朝鲜、发动侵略战争提供了依据。

日本在向朝鲜深入扩张的同时,一直做着直接侵略中国的战争准备。1878年日本参谋本部设立后,即明确地推行“大陆政策”,以中国为主要侵略目标。1882年,明治天皇下令,以吞并中国和朝鲜为明确目标的扩充军备计划立即实施,并将此前时限为20年的造舰计划修改为8年,每年造新舰6艘,届时共造成48艘。此时,日本国内的海外扩张势力达到空前的高度,到1889年除年度海军经费外,又增加107万,使该年度的海军经费达到930余万元,占国家财政总支出的117%。此后6年,睦仁每年都拿出内廷经费30万,同时要求文武官员拿出薪俸的十分之一,以补充海军经费。

1887年,日本参谋本部提出了《征讨清国策》,详细拟定了对华作战方案,强调要在1892年前完成一切战备工作,以抢在清政府完成军备改革和欧美各国增强远东实力之前发起进攻。1890年日本继“征韩论”之后,又抛出“大陆是日本的生命线”的谬论,提出要用武力“保卫”生命线,十分明显地把矛头指向了中国,要对中国发动大规模战争。

1890年日本用于建立和发展近代海陆军的军费开支上财政支出的60%。甲午战争前夕,日本已建立起了一支由6.3万名常备军和23万名预备兵组成的陆军,和总排水量达7.2万吨的海军,其总吨位超过了北洋海军。在全力扩充军备的同时,日本也在精心制造着“侵略理论”。1890年山县有期提出了所谓的“保卫主权线”和“防护利益线”的计划,并在此基础上形成了《军备意见书》,提出择机同北洋舰队决一雌雄。日中间的交战,至少从1887年开始,具体的作战计划就已经被构想出来了。蓄势以待的日本,现在需要的只是一个合适的战机而已。

1894年春,朝鲜全罗道古阜郡在“东学道”首领领导下起义,朝鲜王朝请求清朝政府派兵协助镇压。朝鲜突变的局势,为谋划侵略战争机会的日本提供了机遇。日本外务大臣就十分得意地宣称:“将来如有人编写中日两国间当时的外交史,当必以东学党之乱为开宗明义第一章。从6月6日开始到25日为止,清军分三批共2465人,在聂士成、叶志超等率领下先后抵达朝鲜。在派兵之先,丁汝昌先期令”济远“舰率”扬威“号驶至仁川口,与”平远“合为一队,以谋应变。同时,按照《中日天津条约》的规定,通知日本外务部,并表明一旦完成镇压东学党起义后,随即班师回国。

东学党起义后,日本外务大臣陆奥光认为借口侵朝的良机已到。于是,日本内阁会议决定,以保护使馆和侨民的名义出兵朝鲜。日本海军陆战队400余人以“护送“公使为名,直入汉城。接着,又悍然派出一个混成旅团,共8000余人,由陆军少将大岛义昌率领赴朝。海军则派出多艘战舰,控制海港釜山和仁川,监视海面。朝鲜上空战去密布,对峙紧张的情势却在中日之间。然而,直到此时,清廷最高决策层仍然在战与和的问题上游移不定。以光绪帝为首的“帝党”主战,而以慈禧为首的“后党”担心战争会削弱他们的最高统治地位和军事实力,更害怕战争会冲击慈禧的万寿庆典,因此极力反对贸然抗战,支持李鸿章斡旋求和。

二、战争的展开。

在朝鲜阵前,清军与日军对峙剑拔弩张。战争迫在眉睫之际,清廷并未采取紧急措施,做好应战部署。李鸿章寄希望于“以敌制敌,徒劳地乞求欧美帝国主义列强出面调停,结果四处碰壁。清廷还于7月初将在朝军舰全部调回,这一行动在战略上是一大失策。因为放弃仁川,无异于给日军提供了由海道进犯中国的前进基地,并使牙山清军处于孤立无援的危险境地。面对一触即发的战争局势,国内舆论强烈要求备战,增援、解救牙山被围清军。这时,李鸿章才发觉事态严重,急调总兵卫汝贵、提督马玉昆率军火速由大东沟登陆,进驻平壤;另调北洋陆军十余营分梯次驰援朝鲜。7月23日掩护运送清军的”济远“和”广乙“两舰抵达朝鲜牙山,增援清军登陆牙山。

7月25日清晨7时20分,日本联合舰队第一游击队在丰岛海面发现离开牙山返航的中国“济远“和”广乙“两舰。当时在丰岛海面占绝对优势的日舰,立即向“济远”开火。中国军舰随后还击,两军展开激烈炮战。日本军舰在吨位、火炮、时速方面,较中国军舰有较大优势。“广乙”受重伤,无法发射鱼雷,船身倾斜,退出战斗,在朝鲜十八岛附近搁浅,纵火自焚。“济远”舰在接战初始就有伤亡,没有任何实战经验的管带方伯谦怯阵离战。8时30分,“济远”舰全速向西撤退。日舰“吉野”号穷追不舍,“济远”舰发尾炮将“吉野”击伤,迫使其放弃追击。与此同时,日军偷袭驻牙山的清军。日军不宣而战地进攻丰岛海面和牙山的中国海陆军,标志着中日战争正式爆发。8月1日,清政府被迫宣战,甲午中日战争正式爆发。

甲午中日战争从1894年7月25日的丰岛海战始,至1895年4月17日中日两国签署《马关条约》而告结束,整个战争持续近9个月。战争大致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从1894年8月1日中日两国同时宣战算起,到同年10月为止,战场在朝鲜半岛及西岸海面,期间有两次大战役:一是平壤战役。日军大胜,并轻易地侵占了全朝鲜。二是黄海战役。黄海海战,北洋舰队的损失虽然大于日方,但亦给日舰以重创,并迫使其率先逃跑。可说是打了一个平手。

第二阶段从1894年10月下旬到1895年1月。这一阶段的战斗在辽东半岛进行。从10月24日起,日军分两路向中国东北大举进犯。一路是山县有朋为司令官的日本第一军,由朝鲜义州横渡鸭绿江,入侵辽东;一路是日本陆军大臣大山岩率领的第二军,自朝鲜仁川渡海,攻取大连、旅顺。第三阶段从1895年1月到3月。这一阶段战场主要在山东半岛与辽东半岛,主要战役有威海卫之战和辽河下游之战。

日军夺取旅顺后,大本营决定出兵山东半岛,攻打北洋舰队的基地威海卫军港,消灭北洋海军。1895年1月下旬,大山岩率领2万日军在联合舰队护航下分批从荣成湾龙须岛登陆,包抄威海卫军港后路,同时派军舰封锁威海卫海口,从正面炮击港内北洋舰队。清军稍行抵抗即溃,日军占据荣成。不久,在荣城登陆的日军占领了港湾南北帮炮台,并击沉北洋舰队的不少舰只。丁汝昌拒绝投降,与刘步蟾自杀殉国。马格禄等盗用丁汝昌的名义起草投降书,北洋舰队所剩10艘舰艇全部落入敌手。2月17日日舰开进威海卫港,清政府苦心经营数十年的北洋舰队全军覆没,渤海南北门户均被日军控制,清政府败局已定。

在陆战前线,由于淮军屡败,清政府起用湘军将领魏光焘等率军援辽,任命湘系军阀首脑、两江总督刘坤一为钦差大臣,统率关内外清军8万人,赴山海关准备抵抗。清军连续4次反攻海城皆遭败绩。3月4日-9日,日军由盖平、海城、凤凰城等地出战,清军6天之内连失山海关外牛庄、营口、田庄台等军事要地,清军全面溃退。辽东的全线崩溃彻底粉碎了清政府以战取胜的希望。此后,清廷上下转向求和罢战。3月29日,日本海军侵占澎湖列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