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近代史:第一章 千古变局--鸦片战争与中国历史进程

第二节:鸦片贸易与鸦片战争  

一、鸦片贸易与禁烟斗争
1、鸦片贸易的巨大影响。在19世纪以来的中外贸易中,中国的茶叶、生丝和土布成为欧美市场的畅销货,而英国输往中国的毛纺织品和工业产品却难以推销。这使得中国在对外贸易中长期处于出超的地位,英美商人为获取中国的生丝、茶叶和土布,每年不得不支付大约100万至400万两现银。直到19世纪初,中国仍是一个大量吸收白银的国家。据统计,在18世纪最初60年里,英国输入中国的物品中只有10%是货物,其余都是金银货币,在1721-1740年间,输入中国的金银比例更高达94.9%。引发贵金属单向流动的根本原因,显然是因为在19世纪以前300年的中西贸易史上,西方急切地需求中国的商品,而中国对西方的商品并没有形成市场需求。
为了从根本上扭转对华贸易的逆差,英国资本势力在其政府的强力支持下开始致力于鸦片贸易。鸦片俗称大烟,是用罂粟汁液熬制而成。唐朝起即有少量输入以作药用。16世纪中叶至18世纪中叶,主要由葡萄牙人向中国输入,中国海关按药材征税。17世纪吸食鸦片的恶习从南洋传入中国,鸦片输入量渐次递增。葡萄牙人以澳门为基地,将印度麻洼产的鸦片运入广州。英国向中国出售鸦片,起因于英属东印度公司广州财库日益支绌,要求印度政府给予财政支援。其具体做法是:英属印度政府将鸦片批发给有鸦片特许经营权的散商,这些散商在广州出售鸦片后将收入纳入公司的广州财库,广州财库支付散商伦敦汇票,后者可于英国将汇票兑换成现金。此招果然奏效,东印度公司趁势扩大生意,专门成立鸦片事务局,垄断印度鸦片生产和对华出口。对华输出鸦片使英国平衡了50多年以来持续的对华贸易逆差,再也无需运送白银到中国,反而还有大量盈余可换成白银运出中国。在19世纪的最初十年,中国的国际收支结算大约盈余二千六百万元。从1828到1836年,从中国流出了三千八百万元。使国际收支逆转的正是鸦片烟。
鸦片是19世纪中国经历的苦难的见证。鸦片在19世纪初期即已成为港脚贸易的首位商品,在此后相当长的一段时期,英国的主要工业品棉纺织品始终无法打进中国市场,这迫使英国商人只能通过三角贸易,即英国的棉纺织品卖到印度,印度的鸦片卖给中国,中国的茶叶出口到英国。正是通过这个三角贸易的运转链条,英国既卖出了自己的工业品,又得到了国内急需的商品,从而推动着英国经济的快速增长。鸦片贸易却使中国大量财富流失,阻碍了中国社会经济的正常发展。鸦片泛滥使中国国力衰退,人民精神萎靡,经济严重滞后,国际地位也走向衰落。英国人疯狂地向中国推销鸦片,而中国人痴迷于购买和食用鸦片,构成19世纪中国危机的重要根源之一。
2、林则徐与虎门销烟。清政府对鸦片早就颁有“禁令”,道光皇帝也曾先后数十次下诏禁烟,加重了惩处条例,并对吸食者也加以严惩。但是,就在清政府的严禁政策之下,进入中国的鸦片数量却成倍增长。正是基于清王朝的久远之图,道光皇帝在众多疆臣中选用了林则徐来完成严禁鸦片烟害的历史重任。
林则徐(1785-1850),福建侯官(今福州)人,1811年中进士,入翰林院。1838年12月31日,道光皇帝任命时任湖广总督的林则徐为钦差大臣,节制广东水师,前往广东查办鸦片烟毒。抵达广州后,林则徐与两广总督邓廷桢、巡抚怡良等,雷厉风行地实施严禁鸦片的措施:首先,知会英方,表明中国禁烟之宗旨及基本立场。其次,采取断然措施,严厉追缴鸦片。面对林则徐发起的强大而持续的禁烟举措,英国驻华商务监督查理义律也无计可施,只得同意英商呈缴鸦片,并皆具结。英美商人共交出鸦片21500多箱,林则徐的禁烟运动首战告捷。
1839年6月3日,林则徐率领地方官员在虎门举行销烟活动,将收缴的约重237万斤的鸦片烟当众焚毁,冲入大海,史称“虎门销烟”。在清朝屡禁不绝的禁烟史上,虎门销烟具有非同寻常的意义。林则徐随即朝廷报告称,此举已收缴鸦片十之七八。此时的林则徐对于自己推动的禁烟运动,充满了希望与信心。
二、鸦片战争的进程。
1、战火骤起―――东方远征军的行动。
1837年后,英国对华政策发生逆转,由和平通商为主转而为武力强硬之策。虎门销烟后,英方加紧了军事对抗的行动,印度总督应义律的请求派出战舰“窝拉疑”号。1839年9月4日,义律和“窝拉疑”号舰长士密率3艘舰船至九龙,要求中国官员供应食物,未达目的后,士密下令开炮。“中英之间的对抗,开始诉诸武力。”1839年10月1日,英国内阁会议仅以九票之多数议决,“派遣一支舰队到中国海去”,正式决定发动对华战争。1840年6月,在侵华英军总司令懿律率领下,一支由16艘军舰、4艘武装汽艇、28艘运输船及540门大炮和4000名士兵组成的“东方远征军”,已经到达中国广东海面。
英国不惜以战争手段达到鸦片贸易的目的。面对骤然而至的战争,林则徐并非没有准备。为了应对可能出现的严重事态,林则徐在广东沿海做了尽可能多的设防。1840年6月22日,英国东方远征军海军司令伯麦,“嗣以广东有备,遂变更方略”,放弃进攻广东之谋划,举兵北上,意图在于占领舟山群岛并形成对扬子洒口和黄河口的控制之势。英国策动的战争行为,一开始并没有引起朝野足够的关注。就直接的军事力量对比而言,清军总兵力约80万,这是当时世界上人数最多的常备军。即使在发生战事的广东、福建、浙江、江苏四省,其驻守的清军也有22万之多。但是,近代战争的展开,已经远远超越了单纯的兵员力量的对比,而有着更为深厚的时代内涵了。
2、战争的展开――血与火的较量。
1840年7月初,英军舰队抵达舟山之定海。定海属浙江,为正对钱塘江口之孤岛,东南诸省至北京之海上交通要道,亦为进取北方水路之枢纽。因此,英军以此为先行攻取之目标。7月5日下午2时开始进攻,英军舰炮仅用了9分钟就基本使港口的清军战船和岸炮丧失了还击能力;然后,在炮火掩护下其陆军很快登陆,并完成了对县城的进攻组织。次日清晨,英军再次发起向县城的攻击时,清朝守军早已乘夜色溃逃。定海之战后,英军以定海为据点,频频举兵于乍浦、厦门、宁波等处。1840年8月6日,英军舰队8艘一路无阻,竟然径抵天津白河口,遂成进逼北京之势。
道光皇帝面对海疆重镇连连丢失的警讯和英军直逼京师的窘况,急如廷臣会议筹划应对之策。历史的悲剧在于,危局中的朝廷,却将曾勇于为朝廷担当重任的林则徐当做了牺牲品。接到英军照会的次日,道光皇帝即授命直隶总督琦善向英军示好,称林则徐上年禁烟“措置失当”,“必当重治其罪”。只要英军退回广东,天朝保证“秉公查办,定能代伸冤抑”。懿律得到琦善的保证后,英军舰队遂“返棹南还”,回广东了。9月17日,道光皇帝任命琦善为钦差大臣,赴广东与英国举行议和谈判,同时下令革职查办林则徐、邓廷桢。
借助于军事行动的强势,1月20日,义律单方面公布了与琦善议及的《穿鼻草约》,其主要内容包括割让香港、赔偿烟价600万元、恢复广州通商等条款。英军据此无效条约,于1月26日强占了香港。从1840年6月英军封锁广州洋面开始,至1841年1月义律单方面公布《穿鼻草约》,是为鸦片战争的第一阶段。
以“抚”为计的道光皇帝终于被一再挑起“边衅”的英国军队所震怒,1月27日接报沙角、大角炮台连连失陷后,当即下令对英宣战。鸦片战争第二阶段由此开始。道光皇帝派皇侄、御前大臣奕山为靖逆将军,户部尚书隆文、湖南提督杨芳为参赞大臣,调集清军17000人,急赴广东对英作战。而这时,英军在广州展开了第二轮进攻。2月23日,义律率舰队进攻虎门炮台。水师提督关天培及20余兵弁奋勇战死,虎门炮台失陷。接着,英军长驱直入珠江,兵临广州城下。1840年4月14日,将军奕山到达广州。奕山到达之前,英军已摧毁了清军大小炮军营十余座,攻陷了广州东西两路的主要炮台,并占领了广州西南角的商馆。广州城已无屏障可恃,完全暴露在英国舰队炮火的有效射程之内。
当时,奕山统率的广州驻守清军的总兵力当在2万5千人以上,数倍于英军人数。然而,从5月21日奕山下令与英军开战以来,就未能真正获得一次胜仗。5月25日,经过5天激战,英军攻取城郊的泥城、四方炮台,形成包围广州之势,并以炮火轰击广州城。奕山等朝廷命官惊慌无措,惶惶然在城头竖白旗乞降求和。5月27日奕山与英军订立《广州和约》,规定:清军在6天内撤驻广州城外,7天内缴纳600万元“赎城费”,赔偿英国商馆损失30万元。《广州和约》标志着鸦片战争第二阶段的结束。
英国政府对华利益的胃口决不限于《广州和约》。骄横的巴麦尊决计扩大侵华战争规模。鸦片战争第三阶段由此开始。英军此次行动以厦门为首取目标。战斗于8月26日正式打响。战斗竟然出奇地迅速结束:不足两小时的炮火打击就摧毁了曾经精心设防的炮台工事和清军战斗力,英军不战而占领厦门城。远征英军舰队一路杀来,10月1日,攻陷定海,9天后,攻陷镇海,接着攻占宁波。浙江战事惨败后,道光皇帝已无意主战,再度变计“求和”。然而,和与战的主导权已不取决于屡战屡败的清王朝了。
1842年5月13日后,英军舰队主动撤离宁波、镇海,集结兵力溯江而上。英国远征军先后攻取了杭州湾的乍浦、黄浦江和长江入口处的吴淞口、宝山,并不战而据上海。然后驶入扬子江,直取镇江。在这新一波的攻势中,英军遭遇到开战以来从未有过的顽强抵抗和最大伤亡。18日的乍浦之战英军9人毙命,55人受伤。在7月21日的镇江之战中,英军投入的兵力最多,遭到的损失也最大,共有39人毙命,130人受伤。清军在镇江之战中,战死234人,受伤264人。8月5日,英国舰队主力80余艘闯入南京下关江面,将填满弹药的炮口指向南中国最重要的城市――南京。

三、《南京条约》与中国近代史的开端

不平等的《南京条约》共十三款,最主要的内容是:1、割让香港。2、赔款2100万元。3、开放广州、福州、厦门、宁波、上海五外为通商口岸。4、协定关税。5、取消公行制度,英商在通商口岸自由交易。英军带着胜利者的喜悦于10月2日开始逐步从南京退出长江,入海南下广州。但是,英国政府却并不就此停息利益的谋取。1843年10月,又签订了中英《五口通商章程》、《虎门条约》,以为《南京条约》的补充条款。由此扩大的英国在华特权主要包括以下几项:1、领事裁判权。即英国侨民在中国犯刑事罪时,由英国领事根据英国法律处理。2、片面最惠国待遇。中国与任何国家签订不平等条约出让新的权益时,亦应准英人一体均沾。3、在华租赁土地。即英人可在通商口岸租地建屋,永久居住。
鸦片战争之结果,即为《南京条约》之成立。“自此以后,中国国际地位遂发生急剧的变化”。自有此约以后,西方各国相继而来,借故强立种种不平等条约,中国遂受列强之桎梏而莫能自拔。1844年7月3日,美国卖使顾盛与清廷钦差大臣耆英在澳门望厦村订立中美《望厦条约》。1844年10月24日,法国专使拉鄂尼与耆英在停泊于黄埔的法国军舰上签订了中法《黄埔条约》。除依据利益均沾原则美、法两国取得了英国在《南京条约》中的同等特权外,美国还扩大领事裁判权,规定不但中国人与美国之间,而且美国人与其他外国人的在华发生的一切诉讼,中国官员均不得过问。继英、美、法三国以后,比利时、西班牙、荷兰、瑞典、挪威、葡萄牙、丹麦等国也与清政府订立了相应的通商条约。
另外,作为改变中国在历史进程的鸦片战争,同时也激发和推进了具有近代意义的中华民族意识的觉醒。以民众为主体的民族抗争运动与清朝的军事抵抗不同,它在另一个层面上展开。1841年5月29日,即英军占领广州越秀山期间,小股英军窜到城北五里的三元里村所抢掠,村民“愤起报复”,在“村学”乡绅的组织下,“一时鸣金揭竿,荷锄携锹而至者,凡一百有三乡,数以万计”。31日,三元里民众再次将英军占领的四方炮台包围,英军最终在广州地方官兵出手施救下得以解围。从三元里抗英斗争,到其后广州民众持久的抵御英军入城的斗争,都是超越朝廷控制的大规模民众运动。
从此,反对西方殖民势力或帝国主义的斗争,就自觉或不自觉地构成近代历史的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