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近代史:第六章 庚子之变

第四节:“八国联军”与清廷的“宣战” 第五节:京津陷落与列强暴行 

第四节 “八国联军”与清廷的“宣战”

一、西摩尔进犯北京

义和团运动的兴起并日趋高涨,引起了西方列强的高度恐慌。1900年1月23日,法国公使毕盛提议召开法美德英四国公使会议,讨论正在中国发生的义和团事件及其对策。27日,四国公使联合照会清政府,要求清政府对义和团和大刀会进行全面镇压和取缔。28日,四国公使召开会议,决定向北京派遣使馆卫队。31日,总理衙门秉承慈禧太后意旨致函四国公使,同意撤回反对外国军队进入北京保护使馆的意见,并强调各国所调军队不得超过30名,而且一旦北京秩序恢复之后必须立即撤退。同日,由英、俄、美、日、法、意等国军队参加的300余人联军,从天津乘火车抵达北京,随后德、奥两国派出官兵参加联军,到6月8日,进入北京的外国军队已近千人,这批所谓的“使馆卫队”即是八国联军的先遣军。

1900年6月10日,英、俄、美、日、法、意、德、奥八国组成的联军,共计2000余人,在英国海军中将西摩尔的率领下,由天津乘火车进犯北京。18日,联军在廊坊遭到清军和义和团的联合袭击,遭受重创。19日,八国联军败退回天津。在此战斗中,八国联军死伤近300人,北上进京的计划被完全粉碎。

二、大沽之战与清廷的宣战

当西摩尔所率领的八国联军被困廊坊时,在天津大沽口外的各国军舰也在加紧准备夺取大沽炮台,登陆天津。17日凌晨零时50分,大沽炮台守军开始向联军舰艇开火,双方展开猛烈的炮击,经过几个小时的激战,大沽炮台在17日凌晨5时30分陷落。失陷的大沽炮台变成八国联军进攻中国的桥头堡,从八国联军进攻大沽炮台开始,一场帝国主义列强联合侵略中国的战争就正式爆发了。

形势变得复杂而严峻:义和团于京、津大张旗鼓之际,八国联军又兵锋进逼。清廷中央内部争论激烈,一些人如荣禄、奕匡、李鸿章、张之洞等人,主张严厉镇压义和团,反对清廷与列强开战。他们认为列强的联合军事行动是由义和团的仇外行为引起,基本对策应是尽快平定义和团。以端王载漪、刚毅等人为首的后党官僚则主张改变对义和团的镇压之策,以利用义和团的力量与列强抗衡。慈禧太后对此最初含糊其辞、举棋不定。 随着局势的日趋严酷,慈禧太后召集了三次御前会议,主战派和主和派争论非常激烈。因“光绪废立”问题对列强已极为不满的慈禧逐渐更倾向于载漪、刚毅提出的招抚团民以敌各国之议。最后,慈禧决定号召全国军民“同仇敌忾”,与列强“一决雌雄”。1900年6月21日,清政府发布上谕,一方面对义和团表示赞扬,另一方面向列强宣战。

三、“东南互保”的形成

清廷“宣战”上谕的颁布,并没有在各地督抚等地方大员中获得普遍认同与支持。山东巡抚袁世凯、两江总督刘坤一、湖广总督张之洞、两广总督李鸿章等都极力主张严剿义和团,避免与西方列强发生战争,并与西方列强结成“保境安民”的“东南互保”。1900年6月14日,英国驻上海代总领事霍必澜致电英国外交大臣索尔兹伯里,建议英国政府派出军舰前往南京,与刘坤一、张之洞合作保护英国在长江流域的权益。6月16日,英国三艘军舰陆续前往南京、汉口和上海。张之洞、刘坤一在与英国领事的交涉中,也一再重申“力任保护”之责,表示愿意谋求妥协之策。经过周密的谈判,上海道余联沅根据两江总督刘坤一的指示,与各国驻沪领事正式议定《东南互保章程》和《保护上海城厢内外章程》。

就在“互保”草约签订的同时,刘坤一、张之洞、盛宣怀立即分别致电东南各省督抚,告以实行“互保”乃“委曲求全之策”,要求他们“似可一律照办”。两广总督李鸿章立即复电,表示全力支持。山东巡抚袁世凯也表示,决定“仿照南各省”进行“互保”。闽浙总督许应癸明确表示“与江鄂办法不谋而合”,7月14日仿照《东南互保章程》,与俄、英、美、日等国签订《福建互保协定》。随后,四川总督奎俊,以及陕西巡抚端方等均对东南互保表示了赞同态度。事实上,除边远地区外,只有直隶、山西等地支持义和团,而全国绝大多数督抚均加入或事实上采取了“互保”。

第五节 京、津陷落与列强暴行

1900年6月17日,联军攻占大沽炮台后,天津城内的英、德、意、奥等国组成的175人的联军进攻位于天津紫竹林租界对面的天津武备学堂。天津驻军和附近团民闻声而来,并将复仇的炮弹射向紫竹林各国租界。这是清军与义和团第一次冠冕堂皇地并肩作战。紫竹林租界的联军凭借优势火力负隅顽抗,并得到包括败退回津的西摩尔联军在内的大批援军的增援,到26日紫竹林租界的联军已经达到1 .2万余人。各国联军在得到大量增援的情况下,决定攻打对紫竹林租界威胁最大的、也是清军在华北最大的军火工厂东局子。

6月27日,2000余名俄国军队在英美德日军队的增援下,占领了东局子。7月9日,联军向天津城南发起攻击,并获得了租界西面的炮兵阵地与小营门、跑马台、八里台等重要战略据点。7月13日,联军开始分两路攻打天津城。14日清晨,日军炸塌天津城南城墙的一段,由此突入,英军相继跟进,占领了天津南城。因清军主力已随裕禄撤退,城内义和团民奋战至下午,天津城终于陷落。7月16日,联军各国司令官举行会议,成立主要由外国人参与的天津“临时政府”。7月30日,联军在原直隶总督衙门旧址成立了以俄国沃加克上校、日军参谋长青木宣纯中佐、英军第一威海卫团团长鲍威尔中校三人委员会为核心的“天津都统衙门”,作为对天津进行殖民统治和进一步扩大侵略的机构。

八国联军攻陷天津以后,各国陆续向华大量增兵,到1900年7月底,集结在天津附近的八国联军总兵力大约3万人。8月4日,八国联军出动约2万人,从天津出发沿运河两岸向北京进犯。清政府加紧布防,在京津地区集结兵力超过10万人,在京津地区的义和团有7万余人。1900年8月5日,以日军为主的联军向北仓发起进攻,北仓失陷。次日,联军又顺利占领杨村,直隶总督裕禄自杀。同日,联军攻占西沽,扫清了前往北京的水陆交通。8月12日,联军占领通州。13日晚,联军向北京发起全面进攻。14日,英军冲破广渠门防线进入英国使馆,守卫北京和围困使馆的清军随即开始撤退,至此北京陷落。北京失陷之前,慈禧太后携同光绪皇帝等王公大臣,仓皇逃出北京,经怀来、宣化、大同、太原而至西安。

八国联军攻陷北京以后,北京随即陷入极为混乱的无秩序状态。8月28日,各国联军举行了正式入城仪式,随即各国继续向中国大量增兵,总数多达10万人左右。经各国协商同意,由德国元帅瓦德西出任联军总司令。联军攻陷北京后,“毁门而入,见人就杀”。据不完全统计,自1900年12月至1901年4月,联军共出动46支远征军到北京周边地区进行“讨伐”骚扰,联军先后侵占保定、张家口、正定、井陉及山东边境等地,烧杀掠夺,罪行累累。在攻陷北京之时,联军曾公开命令全体官兵抢劫三天,但实际上直到联军撤出北京,抢劫始终未曾停止。很多著名建筑均被联军付之一炬。同时,沙俄于1900年7月6日至9日,动员了所有的远东部队和从欧洲调来的军队共17万人,以保护正在修筑的中东铁路为借口,分六路大规模地入侵中国东北地区。7月30日占领哈尔滨,8月28日,攻入齐齐哈尔,9月22日占领吉林省城。10月1日,盛京失陷,至此东北三省全部沦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