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近代史:第九章 逆境重生--北洋军阀统治时期的中国社会

第2节:民族与社会危机的继续加深

一、帝国主义侵略与分裂中国领土

1、俄国策动外蒙古“独立”与分裂内蒙古:1904年,俄国在争夺中国东北的日俄战争中战败,遂改变东下满洲战略为南下蒙古。沙俄趁清政府实施“新政”时一些举措的不完善及与蒙古地区矛盾激化之机,拉拢和煽动一部分封建领主和活佛,酝酿叛乱。发生在1911年的蒙古“独立”运动,实际上正是沙皇集团利用中国南方的革命之机,企图分裂中国领土的产物。

1911年7月,外蒙古的杭达多尔济亲王等亲俄势力在蒙古四部落举行丹书克(即大会盟典礼)时,提出所谓的“独立”,在沙俄政府及其驻库伦领事支持下密谋策划外蒙古“独立”运动。1911年10月武昌起义爆发后,各省相继响应实行独立,外蒙古乘机而动。12月16日,杭达多尔济等人发表“独立宣言”,在库伦成立“大蒙古国”,奉哲布尊丹巴呼图克图为“皇帝”,年号为“共戴”。1912年11月2日,沙俄与所谓“大蒙古国”代表订立了《俄蒙协约》,沙俄由此获取了“监护“外蒙古内政外交的各项特殊利益。在中国政府的反对之下,1915年6月7日,俄中蒙三方签订了《中俄蒙协约》22条,协约规定:外蒙古承认中国宗主权,中国承认外蒙古自治。外蒙古“独立”在名义上被取消,外蒙古遂进入“自治”时期。之后,北洋政府在外蒙古边疆问题上也做出了不懈的努力,加强在外蒙古的力量,逐渐恢复中国主权。1919年11月22日,北洋政府以大总统命令的形式,正式宣布撤销外蒙古“自治”。

2、俄国在新疆的侵略活动。1912年4月27日,沙俄利用伊犁民军和迪化反动军队相互对峙之机,借口保护俄领、俄商和俄侨,派遣了一支由200名哥萨克军组成的侵略军,从霍尔果斯尼堪卡伦入境,5月8日进入伊犁。此外,俄国侵略军500名步兵及50名炮兵,携带4门大炮也先后进驻伊犁。5月11日,中国北京政府提出抗议,要求沙俄立即从中国领土撤兵,而沙俄拒不撤兵。直到民国三年(1914)10月,因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沙俄在伊犁领馆的300名武装卫队才不得不“返回俄国”。

在出兵伊犁、侵占北疆的同时,沙俄还勾结英印两国出兵喀什,谋夺南疆。1912年6月,沙俄政府以与出兵伊犁同样的理由,派遣由300名哥萨克军人并2个步兵连组成的部队进入喀什。这样,英国承认俄国经营外蒙古与新疆,俄国承认英国染指西藏。所以俄国出兵喀什并与英、印取得联系,是欲借此机会对中国形成钳形攻势,南北夹击,以达瓜分中国、肢解新疆的目的。此外,1915年6月12日,中俄签订《中俄沿霍尔果斯河划界议定书》,将自霍尔果斯河出山口分为几条支流的地方起,经河洲至构成霍尔果斯河河道的两条卡拉苏江合处的双方有争议的岛平分。这是中俄西部边界签订的最后一个条约,将原属中国的一部分土地划归俄国。

3、英国阴谋策划西藏“独立”。1911年,英国侵略者趁中国政局动荡,唆使并支持达赖十三世及其追随者背叛祖国,阴谋策划“西藏独立”,妄图使西藏脱离中国,最终成为英属印度的一个藩邦。1912年1月,达赖在英国的支持下派亲英分子达桑占东从印度潜回西藏,组织1万多民军,围攻驻藏清军,掀起“驱汉”运动,把当时藏族人民反抗清朝统治的阶级斗争,引向民族仇杀和分裂祖国的道路上去。1912年3月,达桑占东在英国的支持下,用英国供给的军火武器拼凑了约万名“西藏民军”,自任卫藏民军总司令,向江孜与日喀则地区的清军发动进攻。4月包围拉萨,双方的战斗断断续续地打了4个多月。

1912年7月6日,藏军向拉萨驻藏清军发动了总攻击,驻军坚持战斗到7月30日。英国指使尼泊尔驻藏官员出面调停,强迫西藏办事长官钟颖与藏军“讲和”,双方达成了媾和条约四款,驻拉萨的清军交出了武器,大部分被迫于9月1日从拉萨起程,取道印度返回中国内地。随后,民国政府任命的西藏办事长官钟颖也被迫撤离拉萨,返回内地。1913年1月,达赖返回拉萨,并发表了《新年公告》。公告表露了一部分西藏上层分裂势力依靠帝国主义支持,欲乘中国革命之机实现其“西藏独立”的图谋。经过1912年的“驱汉”运动,中央政府派驻西藏的官员及士兵被迫撤离西藏,酿成了中央政府与西藏地方政府不正常关系的开始。

以袁世凯为首的中华民国政府于1913年8月派代表赴英属印度参加解放所谓西藏问题的“中英藏三方代表会议”,此时会议的地点在西姆拉,故史称“西姆拉会议”。从1913年10月到翌年7月,经过旷日持久的谈判,会议以失败告终。10月13日,西藏地方代表就在英国代表的支持下提出“西藏独立”等六项要求,其要害是把西藏和其他各省的藏区从中国分裂出去,建立一个作为英帝国主义附庸的“西藏独立国”,遭到中国中央政府代表的拒绝和严厉驳斥。1914年7月3日,英国代表勾结西藏地方政府代表私自签订了非法的《西姆拉条约》,中国中央政府郑重声明不承认非法的《西姆拉条约》,会议最终破裂。英国利用所谓“三方会议”引诱西藏“独立”、分裂中国领土的阴谋最后破产。但在会议期间,英方代表麦克马洪与藏方代表交换信件,私自划定一条西自不丹东北,东至西藏、云南同缅甸接境之处的分界线,即所谓“麦克马洪线,将9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划属英属印度,这一违反国际惯例的行径,当时的中国政府始终未予以承认。

二、北京政府:媚外政策与“二十一条“。袁世凯出任临时大总统后,中国对外关系的首要问题是获得外国对新政府的承认。列强以承认中国新政府相要挟,提出了较为苛刻的权益要求。1913年5月,美国率先承认中国新政府,其他列强了在袁世凯就任正式大总统前予以承认。在外债方面,袁世凯为筹措战争经费,压服、消灭南方国民党的势力,提出全国“善后”问题并以此名义把“善后大借款”提上了日程。1913年4月,袁世凯政府同5国银行团签署了“善后大借款”的合同,借款总额为2500万英镑,年息5厘,期限47年;借款指定用途,扣除偿还到期的庚子赔款和各种外债、遣散各省军队、抵充政府行政费外,仅余760万英镑,而到期归还本息竟达6789万英镑。善后大借款所附的政治条件使中国盐务从此被帝国主义列强所控制。

1914年11月,日本大隈重信内阁通过《对华交涉外交训令提案》,提出了对中国的“二十一条”要求,主要内容是:中国政府承认日本享有德国在山东的一切权利,并加以扩大,山东省不得让与或租借他国;承认日本人有在南满和内蒙古东部居住、往来、经营工商业及开矿等项特权;旅顺、大连的租借期限并南满。安奉两铁路管理期限,均延长为99年;汉冶萍公司改为中日合办;所有中国沿海港湾、岛屿概不租借或让给他国;要求中国政府聘用日本人为政治、军事、财政等顾问;中日合办警政和兵工厂;武昌至南昌、南昌至杭州、南昌至潮州之间各铁路建筑权让与日本;日本在福建省有开矿、建筑海港和船厂及筑路的优先权等。

“二十一条”要求严重损害了中国的主权,袁世凯对此也不敢立即表示接受,消息一传开,反日舆论沸腾。但是袁世凯称帝却不能不得到日本的支持,于是袁世凯派出外交总长陆徵祥、次长曹汝霖与日方代表进行秘密谈判。5月9日,袁世凯政府接受了除第五部分容日后协商外的全部条款。“二十一条”的签订激起了全国人民的激烈反对,各地人民纷纷集会示威,抗议日本的侵略行径。同时,反日团体纷纷涌现,并在全国范围内形成了提倡国货、拒用日货的抵制日货运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