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近代史:第九章 逆境重生--北洋军阀统治时期的中国社会

第3节:军阀割据与护法运动  

一、第一次护法运动

洪宪帝制”破灭以后,北京政府落入北洋军阀控制之下,自此而至北京政府覆灭,军阀政治成为民国前期政治生态的主要特征,军阀割据与军阀混战以及由此导致的政权更替,极大地影响了民国前期中国社会经济的现代化。分裂与动荡是这一时期中国社会的主要特征。为此,原国民党人、地方实力派以及其他党派首先展开了一系列反对军阀政治下政治斗争。

1916年6月袁世凯死后,皖系军阀首领段祺瑞担任国务总理并控制实权,副总统黎元洪出任总统,北京政府实际处于皖系军阀控制之下。处于权力中心的段祺瑞与黎元洪之间,在许多问题上发生激烈的矛盾冲突,形成为总统府和国务院互为对立面的“府院之争”。“府院之争”的焦点主要表现在制定宪法与是否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的问题上。段祺瑞主张参战,黎元洪反对参加。段祺瑞得到了各主要列强的支持,只有美国出于和日本竞争的关系,对黎元洪表示了一定的支持。黎元洪自恃有国会、舆论以及美国的支持,不甘示弱,5月23日下令免去段祺瑞的国务总理之职,任命外交总长伍廷芳代理其职。段祺瑞自然不能甘心,遂离京赴津策划解散国会并倒黎,以图再起。而张勋则因缘际会,以调停名义进京,策动清室复辟的闹剧。

府院之争以段祺瑞被解职的方式而骤然激化后,黎元洪、段祺瑞都想争取同盟军,张勋恰于此时成为黎、段拉拢的中心人物。张勋为北洋守旧派的代表,民国成立后仍自认不忘前朝,所部士兵留辫,被人称为“辫帅”。9月21日,张勋召集13省区督军、省长代表举行第二次徐州会议,此次会议推张勋为领袖。段祺瑞利用张勋反黎元洪与国会,并牵制时任副总统的北洋直系首领冯国璋,张勋则阳为北洋团体造势,阴以清室复辟为谋,两人各有考虑,互为利用。23日,张勋正式确定了复辟的计划。张勋提出推倒现政府,各省团体拥戴清帝复辟。会后,张勋以中间人的身份,向黎元洪提出愿意进京协调黎段矛盾,为复辟创造条件。6月7日,张勋率所部兵力数千人浩浩荡荡由徐州乘车北上入京。接着,张勋向黎元洪开出三天之内解散国会的“调停条件”。6月14日,黎元洪被迫宣布解散国会。6月14日,张勋进京开始谋划拥清室复辟之举。

7月1日,张勋拥前清废帝溥仪复辟。当天,张勋身着蟒袍,率文武百官300余人涌进清宫,跪请溥仪“复辟”。溥仪发布“复辟登极诏”及若干道“上谕”,易五色旗为龙旗,任命伪官,通电劝谕各省响应复辟。张勋拥戴溥仪复辟之举,遭到全国各地的强烈反对。身在幕后的段祺瑞眼见形势骤变,对已有利。7月3日在天津马厂誓师讨逆,以吴佩孚为前敌总司令攻打北京。6日,冯国璋在南京宣布就任代理大总统职务,也组成“讨逆军”攻打北京。在段、冯两面夹击之下,张勋一触即溃。12日,段祺瑞军队攻入北京,溥仪再次退位,张勋所部纷纷投降,张勋本人避走荷兰使馆,张勋“复辟”短命而败。张勋复辟以后,段祺瑞以“三造共和”之誉重回北京,复任国务总理,府院之争终以黎败段胜的结局而收场。

在府院之争与张勋复辟的政治动荡中,孙中山以其政治追求和对共和民主的捍护,反对军阀干政,积极谋划未来的政治行动。1917年6月8日,孙中山致电两巡阅使陆荣廷等人,提出了武力护法的决心。1917年6月9日,海军总长程璧光有感于共和受到威胁,遂自行南下抵沪,向孙中山表示愿为前驱。7月21日,程璧光率第一舰队林葆怿部离沪南下广东,成为孙中山护法的基本依靠力量。6月20日,粤督陈炳焜、桂督谭浩明通电宣布在“国会未经恢复以前,所有两广地方军民政务,暂由两省自主”,也为孙中山南下广东提供了方便。孙中山权衡利弊,最后决定以广东为护法基地。虽然后来清室复辟已经失败,但因段祺瑞重掌北京政府后不提恢复《临时约法》与国会,而一意另起炉灶,重新进行国会选举,重组北京政治架构,从而进一步坚定了孙中山的护法决心。

8月19日,孙中山召集国会议员130余人在广州聚会,商讨召开非常国会问题。经过紧张的筹备工作,8月25日,在广州的国会议员召开国会非常会议。29日,国会非常会议通过“组织大纲”,决定其任期至《中华民国临时约法》完全恢复效力时为止。31日,会议决定组织中华民国军政府,规定军政府设大元帅一人,元帅两二。1917年9月1日,广州国会非常会议选举孙中山为中华民国军政府大元帅;9月2日,选举唐继尧、陆荣廷为元帅。此举标志着南北各有国会与政府的分裂对峙成为事实,也标志着以南北对峙为主要形式的护法运动的正式开始。

护法军成立后,孙中山一方面否认北京国会及政府的合法性,一方面筹划军事北伐计划。段祺瑞决心以北洋武力镇压南方护法。护法战争之初,形势对南方极为有利,除云南、贵州、广西、广东作为护法运动的中心外,湖南、四川、湖北、河南、陕西、浙江、安徽、福建等省先后爆发高举“护法”旗帜的武装起义。军事方面,护法军也连连告胜。1917年12月初,云南、贵州、四川三省护法联军攻克重庆;在湖南战场,护法军于1918年1月18日占领长沙,21日攻克岳州。然而,由于护法军政府内部的分裂,护法战争的形势发生急剧变化。

护法军政府成立后内部存在多重矛盾,孙中山地位并不稳固。孙中山成立护法军政府,内部主要依托西南地方实力派。护法战争打响后,西南军阀与直系军阀暗中勾结,用各种手段阻挠和破坏护法运动,削弱和排挤孙中山的势力。孙中山名为大元帅,但实际上军政大权掌握在桂系手中。不仅如此,他们还不顾孙中山的反对,自行与北京政府谋求妥协。11月28日,陆荣廷通电求和;12月,陆荣廷和唐继尧未经孙中山同意,在湖南、四川两个战场宣布单方面停战;1918年2月,又与北京政府达成停战两周的决议,给北洋军以喘息之机,直接导致护法军在湖南战场的连续失利。1918年4月10日,在滇、桂系军阀和反对孙中山的政学系的积极活动和胁迫下,国会非常会议通过了所谓《中华民国军政府组织大纲》修正案,决定改组军政府,取消大元帅制,改为总裁合议制。1918年5月4日,国会非常会议开会通过《修正军政府组织法案》,孙中山愤而辞职。5月20日,非常国会选举唐继尧、孙中山、伍廷芳、陆荣廷等七人为总裁,孙中山的领导地位和主导作用已不复存在。孙中山见护法目标已经无法实现,遂于21日离开广州前往上海,第一次护法运动就此失败。

二、军阀混战与政治动荡。

袁世凯死后的北洋军阀裂变为三大派系:以段祺瑞为首的皖系军阀集团,得到日本的支持,主要控制皖、陕、鲁、浙、甘、闽等省;以冯国璋为首的直系军阀集团,得到英美的支持,主要控制苏、鄂、湘、直、赣等省;以张作霖为首的奉系军阀集团,主要控制东三省,也获得日本的支持。

1、直皖战争。冯国璋病逝后,曹锟与吴佩孚成为直系领袖。1919年7月12日,曹锟联合奉系张作霖发出讨皖通电,公开指斥段祺瑞“专横缪妄,实为全国之公敌”。13日,段祺瑞再次发出讨伐曹锟、吴佩孚的传檄通电。7月14日晚,直皖战争正式爆发。17日,吴佩孚率军突袭皖军西路军指挥部得胜,奉军在东路协助直军作战,皖系全线崩溃。23日,直奉军进入北京,北京政府开始由直奉两系共同控制。

2、西南军阀战争。直皖战争前后,西南军阀内部也发生了数次争夺地盘与各省控制权的军阀混战。1920年8月11日,由桂系控制的护法军政府出兵福建,讨伐驻扎福建的陈炯明粤军。1920年10月底,桂系兵败退回广西,第一次粤桂战争结束。1920年,在四川还发生了川、滇、黔“三角战争”。湖南、云南、贵州省内也都发生了军阀之间的以“自治”为口号的军阀混战。

3、第一次直奉战争。直皖战争以后,直、奉两系因其势力的大体平衡而形成了共主北京政府的局面。但后来,直奉之间的关系日益紧张,导致了第一次直奉战争的爆发。受日本支持的奉、皖两系开始重新合作,并联络孙中山为首的广东政权,组成反直“三角同盟”。战争以奉军大败、张作霖退出关而结束。此后,奉系在日本援助下重整军备,并与段祺瑞共同策动冯玉祥等直系将领倒直,伺机卷土重来。

三、第二次护法运动

1919年10月10日,孙中山等人公布中国国民党规约,宣布将中华民主革命党正式改组为中国国民党。孙中山为国民党首先制定了讨伐桂系以维护民国“临时约法”的方针,从而拉开了“二次护法”的序幕。1920年8月-10月,桂系在第一次粤桂战争中惨遭败绩,驻闽粤军返回广东,岑春煊、陆荣廷、林葆怿、温宗尧以四总裁的名义宣布撤销军政府,孙中山等先后通电反对岑春煊、陆荣廷的南北议和;揭露其盘踞军政府、扰乱国会的罪状。1920年11月25日,孙中山偕同唐绍仪、伍廷芳等军政府三总裁由上海返回广州,重组军政府,重开政务会议。军政府的恢复与重组,标志着南北对峙局面的再次形成。

1921年元旦,孙中山在军政府发表演讲,建议仿效辛亥革命后组建南京临时政府的先例,在广州设立“正式政府”。4月7日,“非常国会”通过《中华民国政府组织大纲草案》,规定新政府实行元首制,并选举孙中山为大总统。5月5日,孙中山正式就任广州“正式政府”大总统。广州正式政府是继民国元年南京临时政府成立之后,由孙中山直接领导创建的中国第二个资产阶级民主革命政权。1921年6月,粤军总司令陈炯明指挥粤军分路出兵广西,7月下旬,桂系军阀陆荣廷通电下野,曾经称霸两广的旧桂系军阀统治土崩瓦解。1922年春,孙中山为了争取皖、奉二系对直,与皖奉联络,逐步形成了孙、段、张联合反直的“三角同盟”。但孙中山倚重的粤军总司令陈炯明在率军攻占广东之后,萌发了据粤自雄的野心,因而竭力反对孙中山北伐统一全国的方针。当北伐军胜利进军之际,1922年6月16日凌晨,陈炯明悍然纵兵叛乱,颠覆广州“正式政府”。孙中山在永丰舰上率领海军平叛,坚持50余日,终因孤立无援,被迫于同年8月9日离粤前往上海,“二次护法”中途夭折。陈炯明的叛变,促使孙中山等国民党领导人在1922年下半年相继做出联俄、联共与改进本党党务的决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