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近代史:第九章 逆境重生--北洋军阀统治时期的中国社会

第四、五节:新文化运动及其历史地位  

第四节 新文化运动

    一、《新青年》与新文化阵营

1915年9月15日,陈独秀主编的《青年杂志》在上海创刊,是新文化运动发端的标志。1916年9月,《青年杂志》更名为《新青年》。1916年12月29日,蔡元培受命担任北京大学校长,并以其一贯主张之“思想自由,兼容并包”的办学方针,聘请了一批“新派”人物在北大任教。1917年1月,蔡元培聘请《新青年》主编陈独秀为文科学长,《新青年》随之北迁北京。陈独秀以《新青年》为中心,凝聚了北大文科的一批同人,如李大钊、胡适、刘半农等先后担任《新青年》的编者与作者;此外,章士钊、蔡元培、钱玄同、周作人等人亦加入此列。《新青年》遂由一个安徽人主导的地方性刊物,真正转变成为以北大教授为主体的“全国性”刊物。

1918年12月和1919年1月,《每周评论》和《新潮》的相继创刊,结束了《新青年》孤军奋战的局面。与《新青年》相比,《每周评论》直接以“谈政治”为宗旨,言论更趋激烈,煽动性也更大。五四运动以后,全国各地创办了数百种白话报刊,以报群的形式显示了“新文化”由少数精英的鼓吹,发展为士庶大众参与的历史性变化。“新文化”由此真正成为一场空前规模的“运动”。《新青年》等杂志提出的反孔主张、文学革命真正触及了当时中国社会、思想、文化演变与发展中的困境与问题,解决了当时人们心中的困惑,故而吸纳了不同学术派别、不同文学流派、不同政治立场的知识分子参与和支持,终于引发了一场以民主与科学为主题的“新文化运动”。

二、民主与科学:新文化运动的主题

《新青年》打出了作为新文化运动象征的民主(时称德先生)和科学(时称赛先生)的大旗。陈独秀说,要拥护德先生,就不得不反对孔教、礼法、贞节、旧伦理、旧政治;要拥护赛先生,就不得不反对旧艺术、旧宗教;要拥护德先生又要拥护赛先生,便不得不反对国粹和旧文学。科学和民主成为新文化运动的两大主题。陈独秀强调,民主的根本是主权在民,人民是国家的主人。陈独秀还指出,人类发展必然由“宗教迷信时代”进化到“科学实证时代”。鲁迅也指出,科学能教道理明白,能教人思路清楚。他主张用“科学”这味药来医治思想上迷信、愚昧、不改现状、不思变革的病。胡适则主要介绍科学方法,提出了“大胆假设,小心求证”的著名命题。

三、白话文与打倒孔家店

新文化运动的另一重要内容是文学革命,即所谓提倡白话文、反对文言文。这个运动的首倡者是胡适和陈独秀。胡适提出了文学改良的八项主张:“须言之有物”、“不摹仿古人”、“须讲求文法”、“不作无病之呻吟”、“务去烂调套语”、“不用典”、“不讲对仗”、“不避俗字俗语”。与胡适以“白话文”为文体改革的侧重有所不同,陈独秀提出了文学革命的“三大主义”:推倒雕琢的阿谀的贵族文学,建设平易的抒情的国民文学;推倒陈腐的铺张的古典文学,建设新鲜的立诚的写实文学;打倒迂晦的艰涩的山林文学,建设明了的通俗的社会文学。鲁迅则把新文学的形式和内容完美地结合起来,于1918年在《新青年》上发表了《狂人日记》,成为其最具时代性的作品之一。

新文化运动的矛头直指以传统儒家思想为代表的旧思想、旧文化、旧礼教、旧道德。民初以来的尊孔复古逆流与袁世凯等复辟帝制的政治举动,使五四新文化运动的倡导者们选择了“孔家店”作为封建文化的总体象征,揭示出了“打倒孔家店”的时代口号。批判封建伦理纲常是新文化运动重要内容之一。新文化运动倡导者对旧礼教、旧道德的批判乃是为了从道德革命、伦理革命的深层,重构中国人的精神世界。

第五节 新文化运动的历史地位

一、新文化运动的意义

 首先,五四时期的新文化运动是一场发现个性和解放个性的运动。新文化运动高扬民主与科学的旗帜,批判封建专制制度和宗法制度,提倡个性解放;“打倒孔家店”、批判孔子与儒学,否定其不可置疑的独尊地位;提倡女子解放、个性主义和自由平等;提倡移风易俗,都是在人的解放前提下的激烈反传统,具有显然的思想启蒙意义。其次,新文化运动是中国近代文化转型的一大枢纽,它对中国朝向近代社会的变动与文化转型,起到有力的推动作用。新文化运动首先从文学革命起始,文学革命最重大的成就是白话国语的形成和广泛应用。白话国语成为一种最方便的创造民族新文化的利器,是五四前后一段时期文化繁荣的重要前提条件。再次,新文化运动时期是新思潮竞起的时代。马克思主义在新思潮中的脱颖而出,是新文化运动对20世纪中国发展的一大贡献。马克思主义在各种主义和思潮竞相冲突、相互碰撞过程中,在思想的天空里横空出世,为中国共产党的成立准备了坚实的思想基础。

二、新文化运动的局限

当然,站在今天的时代高度,回首检视新文化运动,不难发现它与生俱来的缺憾。它有着严重的偏向:第一,文化运动未和政治斗争、群众运行相结合。因此,文化运动虽然有了一定的规模和影响,但是,它并没有给反动统治者以剧烈的震动。第二,形式主义的偏向。许多新文化人认为一切西方文化都是进步的,甚至帝国主义用以奴役人们的思想武器,他们也错误地当做新文化来介绍。在这种形式主义下,许多新文化人认为一切东方文化,都是落后的,甚至一些优秀的民族遗产,他们也错误地当做封建文化而一概否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