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近代史:第十章 开天辟地--中国共产党的成立与国民革命

第二节:北京政变与资产阶级的改良运动  

 

一、军阀势力的演变与北京政变

袁世凯称帝败亡后,形成军阀割据与军阀混战的政局。1920年7月,直系军阀联合各地军事政治势力,形成了反对皖系政权的联合阵营。7月13日,吴佩孚公开发表通电,并指名痛斥段祺瑞。吴佩孚的指责正好切合当时社会舆论,一时占得“人心所向”之情势。直皖之间已是剑拔弩张,战争一触即发。徐世昌为摆脱危局,连发三电请张作霖、曹锟等一起入京会商挽救危局办法,并请张作霖为直皖冲突的调停人。直系提出调停办法5条,包括解散安福系、撤销边防军、免去安福系三总长及徐树铮之职等内容,结果遭到段祺瑞严厉拒绝。7月5日,段祺瑞令边防军紧急动员,准备对直战争。

7月14日晚,直皖战争正式爆发。战争在北京以南的铁路沿线展开。皖系主力是边防军3个师和第五、九、十五师约37000人,直系主力是第三师和4个混成旅约27000人。直军以吴佩孚为前敌总司令,双方在河北的涿州、高碑店、琉璃河一带作战。起初由于日军的支持,皖军曾占有一定的优势。但是随着吴佩孚突袭皖军前敌指挥部得胜,同时奉军在东路也协助直军作战,导致皖军全线崩溃。18日,段祺瑞向直军求和,并通电辞职。接着,直奉联军开到北京,战争以皖系失败而结束。直皖战争历时很短,双方正式交火只有7月14日至17日4天。

直皖战争结束后,直系要求严惩段祺瑞及其安福系祸首,而徐世昌则竭力袒护段祺瑞,张作霖为了增加自己同直系抗衡的资本,也转而支持徐世昌,并提出要严惩吴佩孚。而吴佩孚提出召开国民大会以解决国是的主张,又遭到张作霖、徐世昌的坚决抵制,这使吴佩孚大为恼怒,直奉矛盾渐趋尖锐。1922年4月29日,直奉战争爆发。奉军张作霖自任总司令,分三路出兵。直军以吴佩孚为总司令,以保定为大本营。双方在东路马厂、中路固安、西路长辛店方面展开激战,双方互有胜败。5月3日晚,吴佩孚以一部正面强攻钳制奉系,以主力迂回作战,绕至奉军后方,直扑卢沟桥,使西线奉军腹背受敌。5月5日,奉军张景惠部第十六师停战倒戈,引起奉军全线崩溃,卢沟桥、长辛店等要隘均被直军攻占。中路、东路奉军闻及西路败报后,也仓皇溃退。张作霖见大势已去,被迫下令退却,率残部退回滦州。

直奉战争以后,直系控制了北京政权。直系军阀曾恢复民国初年的国会,捧出原总统黎元洪复职。但当他们自认为政权操控已经稳定时,就策划踢开傀儡黎元洪,由曹锟直接上台。直系导演了所谓“国民大会”、“市民请愿”等一系列事件,逼迫黎下台而出走天津。随后,曹锟贿选一幕顺势出演。曹锟以40万元收买了国会议长,又以每张选票5000到10000元的价钱贿买了500多个议员。10月5日选举的当天,在大批军警宪兵的警戒和金钱利诱下,曹锟当选了民国总统。

贿选总统,举国怒愤,全国性的反直运动顺势而起。孙中山发布《讨伐曹锟令》。1923年10月12日,浙江督军卢永祥首先通电拒绝承认曹锟的贿选总统地位。1924年9月3日,作为第二次直奉战争的前哨战—江浙战争爆发。江浙战争,在驻江苏的齐燮元部和驻浙江的卢永祥部之间展开。9月3日凌晨,江浙两军正式开战。到9月中旬江浙战争一变而为五省战争,即皖、闽、赣三省亦先后向浙发起进攻。尤其是孙传芳所部越过仙霞岭,于9月17日攻占江山,再加上浙军内变,浙卢后方受到严重威胁。10月12日,卢鉴于败局已定宣布下野。至此,江浙战争遂告结束。在江浙战争之后,直系另一名将领孙传芳脱颖而出。孙传芳由福建长驱直入浙江,并以战胜者的身份收编了约5个师的人马。从此,孙传芳在东南形成地方割据局面,成为北洋军阀群体中的重要力量。

奉系军阀张作霖在日本帝国主义的支持下,趁机积极整修军备,扩充实力,以谋再战。1924年9月4日,张作霖以粤、浙、奉“三角同盟”为阵营,向直系宣战,第二次直奉战争爆发。第二次直奉战争的规甚大。直系军阀方面包括直隶、河南、山东、热河、察哈尔、绥远六个省的兵力在内,共计达25万人,奉系军阀方面包括奉天、吉林、黑龙江三省的兵力约计17万人,双方兵力总数达42万人。这场战争主要在热河、山海关两大战场展开,成为北洋军阀史上规模空前的一次军事较量。9月15日,直奉两军首先在热河一线交战,奉军先后占领了开鲁、朝阳、凌源等地。9月18日,双方主力在山海关正面战场展开激战。10月7日,奉军攻破了战略要地九门口、石门寨等地,直军损失惨重。正值战事吃紧之际,参战的直系讨逆军第三路军总司令冯玉祥与任直系援军第二路司令、陕军第一师师长的胡景翼及任北京警备副司令的孙岳倒戈回京,首先派兵接管全城防务,占领了京内外各重要所占和交通、通信机关,继而包围总统府,将总统曹锟囚禁在中南海延庆楼,并强迫曹锟下令前线停战。此即震惊中外的“北京政变”。

第二次直奉战争最后以直系的失败而告终。北京政变结束了直系军阀对中央政权的控制。1924年11月10日,冯玉祥、张作霖、段祺瑞在天津举行会议,决定组建“中华民国临时执政府”,推举段祺瑞为临时执政。段祺瑞一上台,就和张作霖互相勾结,联合排挤冯玉祥,迫使冯玉祥不得不提出辞职,发表下野通电。北京政权被皖系和奉系势力控制。

二、资产阶级的改良运动

在各系军阀酣战之际,中国政治舞台上的另外一支重要力量---资产阶级改良派,也在为解决中国问题而出谋划策,并力求在现代政治制度框架中寻求解决之道。“国民大会”原是孙中山打算在宪政时期设立的国家机关中的最高权力机关。1920年7月直皖战争之后,直系控制了政权。为了能够统一天下,直系军阀吴佩孚提出了召集国民大会,制定宪法实行“国民自决”,这自然迎合了那些主张“民治”的资产阶级的需要。因此,胡适、梁启超等社会名流,纷纷发表文章赞成召开国民大会。各地社会贤达、硕学名流等上层人士也纷纷发表政见,提出惩办卖国罪魁、制定宪法、决定内政外交等条款,并赋予国民大会以最高权力。

以武力为唯一权力来源的军阀政权对于现代政治理念具有天然的对立与警觉,遂假手军警力量将酝酿中的“国民大会”加以扼杀。尽管国民大会运动失败了,但“国民自决”的思想与力量依然在继续努力。1921年10月,商教联席会议议决召开各团体国是会议,以谋国家问题的根本解决。17日,他们向各省省议会、商会、教育会、农会、律师公会、银行公会、报界联合会发出通电,发起七团体国是会议。但是在军阀混战、武人干预的情况下,寄希望通过国民制宪的形式来实现和平统一的想法,实际上却由于军阀的动辄干涉而无法开展,因此这一尝试最终也就没有结果。

“省宪自治“是20世纪20年代在中国盛行一时的宪政思潮和政治运动,它以各省自定宪法、省长民选、实行省自治、进而联省自治为内容,是中国追求宪政的百年史上的重要一环。但是省宪运动同样没有摆脱军阀的利用和干涉,最终也沦为他们制造纷争的幌子。当时地方军阀倡导和赞助联省自治,是在南北两个政府都无法统一全国,在南北矛盾和斗争中求生存、求发展的一种手段,是各派军阀集权与分权的矛盾尖锐发展的结果。“废督裁兵”也成为当时的另一个重要话题。无法与直系相抗衡的政客黎元洪,利用民间舆情,于1922年6月6日发表通电,宣称以废除督军作为复职条件,提出“废督裁兵”的主张,很快在全国各地掀起了一场颇有声势的运动。

当社会各界在为“废督裁兵”奔走呼号之时,1923年10月曹锟贿选成为总统,推行武力统一政策,遂成为曹锟政权的不二之选。1924年秋天,江浙战争和第二次直奉战争爆发,宣告了资产阶级和平运动的彻底失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