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近代史:第十三章 历史的选择--国共对决与新中国的建立

第三节 全面内战的爆发与扩大  

一、战争态势:实力的对比

在军事和经济上占尽优势的国民党,摆出了主动进攻的态势。当时国民党总兵力为430万人,其中正规军200万,有美国援助的现代化装备以及100万侵华日军交出的武器。美国还帮助它建立起一支海军和一支空军。国民党统治着全国大部分地区,控制着全国几乎所有的大城市和大部分交通线。而中共力量则处于相对的劣势。中共部队总数为127万人,其中野战部队61万人,地方部队66万人,而且装备较差,主要是“小米加步枪”,连大炮都很少。由于敌我力量对比的悬殊,所以,当时中共处于战略防御地位,国民党处战略进攻地位。

蒋介石的战略是,“第一步必须把匪军所占领的重要都市和交通据点一一收复,使共匪不能保有任何根据地。第二步要根据这些据点,纵横延展,进而控制全部的交通线”;“我们作战的纲领,可以说是先占领据点,掌握交通,由点来控制线,由线来控制面,使匪军没有立足的余地”。但是,由于在抗战胜利后中共沿交通线的阻击战,使国民党军的部署迟迟未能到位,及至战争开始,兵力调配尚未全部完成,只能就现有部署行动。根据中共方面的统计,全面内战爆发之时,国民党一线攻击部队为26个师72个旅,占其总兵力的30%,到10月最高峰时也不过为43个师117个旅,占总兵力的50%,这个数字与中共部队相比并不占绝对优势,其不能取得预期的战果也就理所当然了。

7月间,中共中央根据国民党军队全面进攻的情况,认为“先在内线打几个胜仗再转至外线,在政治上更为有利”,并将整个作战进程分为内线与外线作战两个阶段。次年3月,中共中央明确指示,“考虑行动应以便利歼敌为标准。不论什么地方,只要能大量歼敌,即是对于敌人之威胁与对于友军之配合,不必顾虑距离之远近。”这说明中共根据形势的变化在不断调整战略,着重发挥内线作战的优势。实际上,中共部队转入外线作战是在全面内战开始的一年之后。

中共强调的是歼灭对手的有生力量,而不在乎一城一地的得失。自战争开始,中共就算计了国民党军用于进攻的总数,将应该歼灭的数字分给各个战略区。最初中共定下的数字是,“在六个月至八个月内歼灭第一线全部进犯军三分之一即一六二旅中五十四个旅”,后来这个数字被定为每年消灭国民党军100个旅左右。中共特别注重对国民党军队俘虏的教育争取工作,最后达到了“即俘、即补、即战”,使国民党军队几乎成了中共军队的补给队。以华东野战军为例,莱芜战役后,有的部队解放战士占50%以上,有的已经达到70%。在整个解放战争中,华野伤亡47万人,但人数却从成军时的27万人发展到1949年6月的63万人,其中解放战士除伤亡外尚有29万人。

二、全面进攻:国民党的战略企图

1946年6月至1947年2月,是国民党军队对中共解放区实行战略进攻的阶段。1946年6月底,蒋介石以围攻中原解放区为起点,发动了全国规模的内战。接着,从7月开始,陆续发动了对其他解放区的进攻。蒋介石的军事部署是:以徐州绥靖公署薛岳所属58个旅46万人进攻山东及苏皖解放区;以郑州绥靖公署刘峙所属及徐州绥靖公署一部28个旅24万人进攻冀鲁豫解放区;以第十一战区司令长官孙连仲及第十二战区傅作义所属18个旅16万人进攻晋察冀解放区;以第一战区司令长官胡宗南所属19个旅15万人进攻陕甘宁解放区;以第二战区司令长官阎锡山所属20个旅9万余人及傅作义、胡宗南军各一部进攻晋绥解放区;以9个旅7万余人进攻广东各游击区及海南岛琼崖解放区。10月,杜聿明所属16个旅16万余人发动对东北解放区新的进攻。

总计,蒋介石用于进攻解放区的总兵力达193个旅160万余人,约占其正规军总兵力的80%。在7月至10月的头四个月内,国民党军队接连侵占解放区的菏泽、淮安等城镇153座。10月11日,侵占石家庄后达到了进攻的最高峰。10月17日,陈诚在北平向中外记者吹嘘:同共军作战,“三个月至多五个月,便能解决。”但是,战场形势的变化复杂而微妙。国民党军虽然占领了中共100多座中小城市及大片地区,但寻求与中共部队决战并歼灭之的计划基本上没有实现,反而损失了71万人。加上它每侵占一个地方又需留下一部分兵力防守,因此,它用于第一线攻击的兵力由1946年10月117个旅的最高点下降为85个旅。这样,国民党丧失了继续进行全面进攻的能力,被迫由全面进攻改为重点进攻。

三、重点进攻:国民党的战略调整

国民党军队的全面进攻失败后,从1947年3月起,又集中94个旅,近70万人的兵力,采取双拳出击的态势,对南线解放区的东西两翼,即陕北和山东解放区,发动了重点进攻。

1947年3月初,以胡宗南部为主力,马步芳、马鸿达等部配合,国民党军共34个旅25万人向中共中央和解放军总部所在地延安进行突然进攻。当时陕北的解放军只有6个旅2万多人,仅为国民党军的十分之一。3月19日,中共中央主动撤出延安,开始了艰苦的转战。29日,中共中央在清涧枣林沟村开会决定:书记处多数成员毛泽东、周恩来、任弼时率党中央的精干机关继续留在陕北,指挥全国各战场的作战;书记处书记刘少奇、朱德和部分中央委员组成中央工作委员会往华北,进行中央委托的工作;叶剑英、杨尚昆主持后方委员会,率党中央和中央军委大部分工作人员到晋西北统筹后方工作。

国民党占领延安后,急于寻找解放军主力决战而不可得。西北野战兵团在彭德怀指挥下,于3月下旬至5月初的45天内,在青化砭、羊马河、蟠龙镇三战三捷,歼敌1.4万人,活捉3个旅长。8月21日,进行沙家店战役,全歼国民党整编第三十六师6000余人,其师长钟松自杀。这样,国民党军对陕北的重点进攻,就基本上被粉碎了。

国民党军对山东解放区的重点进攻,从1947年的3月下旬开始。国民党集中24个整编师60个旅,45万人,采取密集平推、齐头并进的作战方法,由南向北推进,4月占领鲁南,5月进入鲁中。华东野战军主力集结于新泰、蒙阴、莱芜地区伺机待敌。5月中旬,在孟良崮战役中全歼国民党整编第七十四师3.2万余人,击毙师长张灵甫。7月,华东野战军主力出击鲁南、鲁西、逼近徐州、兖州。国民党军被迫回守,这样,对山东的重点进攻也失败了。

在这期间,其他解放区的中共军队开始局部反攻。晋冀鲁豫野战军在豫北歼灭国民党军4万人,解放9座城市和广大地区。晋察冀野战军沿正太线出击,歼灭3.5万人,控制正太线180公里,形成了对石家庄的包围。东北民主联军发起夏季攻势,歼敌8万人,收复安东、赤峰等42座城市,孤立了长春、吉林城的国民党军。从1946年6月至1947年6月,这一年的战争基本上在解放区内进行,中共军队处于防御阶段。在这一年里,中共军队歼灭国民党军97.5个旅,共112万人。中共军队损失35.8万人,总兵力则发展到195万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