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近代史:第十二章:同仇敌忾—抗日战争与中国历史的转折

第二节 “七七事变”:日本发动全面侵华战争(下) 

 

第一阶段正面战场的较量中,有几次具有战略影响的主力会战:一是太原会战。太原会战坚持一个多月,中日双方动员兵力达40万,是华北战区中影响很大的会战。中日双方均为此付出了惨重伤亡,日军伤亡约2万人,中国军队伤亡约7万人,其中八路军6000人。日军夺取了太原城。二是徐州会战。1938年3月中旬,日军兵分两路向徐州之门户台儿庄发动进攻。在中国军队的四面合击下,日军遭到开战以来前所未有的一次惨败。台儿庄一战,中国军队击败日军第五、第十两个精锐师团,以损失近2万人为代价,取得歼敌万余人的战果。日本为报台儿庄惨败之仇,于4月间纠集了13个精锐师团约30万人的军队,兵分6路对徐州形成包围之势,企图围歼云集在徐州一带的第5战区约50个师60余万人的主力。在规模空前的徐州会战中,面对精锐的日军合围,中国军队的防御作战和主动转移都达到了预期的目的,使日军围歼中国军队主力的计划全部落空。三是武汉会战。武汉会战是中日全面战争爆发后的一次规模最大的会战,也是日军为迅速结束中日战争而作的最后一次努力。1938年6月,日军调集了14个师团、3个独立旅团、一个机械化兵团和3个航空兵团,加上海军舰艇140余艘,约35万兵力,向武汉大举进犯。为保卫武汉,国民政府组建第九战区,陈诚为司令长官,汇集了14个集团军,10个军团和战区直属部队以及海空军一部约100万兵力参战。武汉会战从1938年6月11日日军进攻安庆起,直至10月25日日军进占武汉止,历时四个半月。其结果日军军队还是未能歼灭中国100多个师中的任何一支,只是以其伤亡近4万人的代价占领了一座空城。

四、到敌人后方去:抗日根据地的创建

在华北战局危急的形势下,八路军不待全部改编就绪,即于8月22日在陕西三原誓师,挺进华北抗日前线。八路军三支劲旅(115师、120师、129师)分兵北上与东进,部署于以恒山山脉为中心的冀察晋绥四省交界地区,以实现在敌人侧翼和后方展开作战的战略计划。

115师在向晋东北抗日前线疾进时,不失时机地捕捉到平型关的战机。其时,敌第五师团在板垣征四郎中将率领下已侵占阳原、蔚县、广灵,并向浑源、灵丘进逼,企图突破平型关、茹越口等要隘,协同沿同蒲铁路南进的关东军察哈尔派遣兵团,击溃国民党军第二战区主力,实现右翼迂回,配合华北方面军主力歼灭平汉铁路沿线的国民党第一战区主力。为配合第二战区友军防守平型关至茹越口和雁门关的内长城一线,八路军总部即令115师进至平型关以西的大营镇待机而动,准备迎击进犯之敌。1937年9月22日,敌第五师团第21旅团一部,由灵丘向平型关开进。至25日7时许,敌军进入预定伏击圈,115师迅即全线开火,机动出击,给予板垣师团以沉重打击。平型关一战歼灭日本精锐的板垣师团所属第21旅团共计1000余人,打破了“皇军不可战胜”的神话。

平型关首战告捷后,八路军立即向敌后实施战略展开:聂荣臻率115师一部进入晋东北地区,进而开辟晋察冀边区敌后战场;林彪、罗荣桓率115师主力进入晋西地区开展游击战;贺龙、关向应率120师进入晋西北,开辟晋绥敌后战场;刘伯承、邓小平率129师进入晋东南,开辟晋冀豫边区敌后战场。自1937年8月下旬出师华北至太原失陷期间,八路军在日军侧翼和后方展开灵活机动的游击战,在战役或战斗上直接配合国民党军正面战场作战,先后取得了平型关、雁门关、阳明堡和广阳等百余次的战斗胜利。完全挫败了日军夺取山西、实施右翼迂回、威胁河北国民党军侧背的战略企图,有力地支援了友军作战。

新四军于1938年10月成立后,顺利完成了向华中敌后挺进的任务;在取得百余次战斗胜利后,在长江下游苏皖地区着手建立抗日民主政权,积极配合和支持了友军正面战场的作战。经半年多时间的努力,新四军初步实现了在华中敌后的战略展开,创建了苏南、皖南、皖中和豫中根据地,部队由1万余人扩展到2.5万余人。八路军和新四军作为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主要武装力量,把险恶的敌后局面转变为另一种烽火连天的抗日战场。

五、持久战:对日作战的军事战略

“中国政府和中国军队的‘生存’,不能超过三个月,中国因军备力量脆弱,政治无组织,决不能长期抵抗日军。”这篇“精彩”的短视文章,为当时日本陆相杉山元给日皇的奏折,它代表了日本军方对华观念的基础。战争进程当然不会以日本侵略者的意志为转移。

全国抗战前后,面对战争硝烟的各种论调此起彼伏,“速亡论”与“速胜论”随着战争风云的诡异多变与战场形势的急速演进,不时甚嚣尘上。1935年12月27日,毛泽东在陕北瓦窑堡作《论反对日本帝国主义的策略》的报告,提出了具有远见卓识的“持久战”军事战略思想。毛泽东在1938年5月连续发表文章,系统阐述了“持久战”的理论,并预见了抗日战争的历史进程。毛泽东不仅将战争划分为三个历史阶段:第一阶段,是敌之战略进攻,我之战略防御的时期;第二阶段,是敌之战略保守,我之战略反攻的时期;第三阶段,是我之战略反攻,敌之战略退却时期,而且还从中日双方实力的基本情况及其相互转化的演变态势上,指出了各阶段敌我力量变化的基本趋势。

1937年8月11日,周恩来、朱德、叶剑英在南京国防会议上,就中共关于全国抗战的“持久防御”战略方针和作战原则作了阐述。南京国防会议正式确定了“持久消耗”的战略方针,尽管其实现持久战略的途径或方针与共产党完全不同。毛泽东提出的“持久战”战略思想,在国民党高级将领中形成共鸣。白崇禧深为赞赏,认为是克敌制胜的最高战略方针。白崇禧还把《论持久战》的精神归纳成两句话:“积小胜为大胜,以空间换时间”。当然,最终走向失败的日本,对中国“持久战”战略对策的认识会更为真切,认为正是这种“全民总动员、一致对敌的攻势战略”,“把百万帝国陆军弄得团团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