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近代史:第十二章:同仇敌忾—抗日战争与中国历史的转折

第四节 战略反攻:最终的胜利   

一、局部反攻:敌后战场的新转机

经过六年艰苦卓绝的斗争,敌后战场于1943年秋出现了明显的转折。1943年春夏以来,中共灵活机动的“敌进我进”方针的贯彻,事实上将斗争的重点逐渐引向敌占区。从1943年秋开始,日军在华北敌后战场,已逐渐失去了战场的主动权,华北八路军已在若干地区逐渐占有局部的优势。到1943年年年底,八路军、新四军及华南抗日游击队,都已渡过最困难的时期。遵从中共中央的指示,华北、华中、华南敌后抗日根据地军民,从1944年开始对日伪军普遍展开局部反攻。

经过1944年的局部反攻,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敌后抗日根据地得到了很大的加强,已拥有9000万人口和200多万民兵、78万军队。在中共中央和毛泽东的指示下,八路军为执行“扩大解放区,缩小沦陷区”的战略任务,从1945年春开始对日军发动了更大规模的反攻。

二、持续会战:正面战场上的再较量

1943年后,正面战场上展开的一系列中日会战,不仅是决定中国战场形势变化,而且也是影响国际反法西斯战争形势变化的重要因素。

1、常德会战。日军为了常德会战集中总兵力约10万人,于1943年10月31日完成作战准备。中国军队集中了第六战区和第九战区一部共约20万人参战,于10月底完成作战准备。1943年11月2日,日军开始向第六战区第十集团军、第二十九集团军防御的一线阵地发起全面进攻,其余参战各部也相继发起进攻。中国守军利用沿江湖泊的障碍与工事,奋起抗击,予日军以消耗。日军飞机载伞兵于桃源空降,支援其步兵围攻桃源,中国守军伤亡严重,桃源遂陷。12月3日,日军对常德继续猛攻,并施放毒气。守军被迫突围,常德遂陷。

12月初,第六战区常德外围部队向常德日军发起攻击。8日,在常德陷落6天后,重新收复该城,并向撤退之日军展开追击。在历时50余天的作战中,第六战区付出重大代价,最终收复失去的阵地。1944年年初,日本侵略者为了挽救濒临覆灭的命运,决定发动代号为“一号作战”的豫湘桂战役。从4月初开始到12月中旬结束的“豫湘桂战役”,在广阔的战场上次第展开,形成了几次主要的会战。

2、豫中会战。4月初,日军先后抽调东北及华北地区兵力,总计约15万人,由华北方面军总司令冈村宁次指挥,相继在博爱以东、新乡以南黄河北岸地区、开封附近地区、垣曲地区完成集结。4月18日零时,日军第三十七师及独立第七旅于河南开封以西中牟一带渡过黄河,向中国第一战区河汜守备部队发起猛烈进攻,在突破暂编第十五军阵地后,分路向郑州、新郑、尉氏、洧州等地突进。5月19日,日军集中主力部队开始向洛阳发动进攻。守军英勇奋战,坚持至25日,弹尽援绝后乃分路突围,洛阳古城沦陷,豫中会战结束。

3、长衡会战。1944年5月,日军以约17万的兵力,分别部署于华容、岳阳、崇阳等地区,形成两线进攻态势。从5月26日,日军分3路发起进攻始,至8月8日长衡会战宣告结束,在近三个月攻防进退的搏杀中,中国军队步、炮、空协同作战,大量杀伤日军部队,使日军地面攻势频频受挫。即使面对日军第三次进攻由西北郊突入城内的情况下,守军仍与日军展开巷战,不断击退其进攻。然而,在此关键时刻,守军第十军军长方先觉令全军放下武器,率所属各师长向日军投降,衡阳失守。

4、桂柳会战。日军攻占衡阳后,继续发动桂柳会战。9月上旬,日军分别从湖南、广东向广西桂、柳地区发动进攻,并接连攻陷兴安、灌阳、良丰、阳朔等地,对桂林侧后构成包围态势。随后,日军一部沿湘桂路南犯,11月21日后相继攻占宾阳、南宁等要地。同时,另一部日军由谅山分3路乘势北上策应,接连攻占龙州、宁明、明江等地,并于12月10日与由南宁南下之日军会师于绥渌。至此,打通了中越交通线。广西省内重大战斗,暂告结束。

三、法西斯阵线的瓦解:从《开罗宣言》到《波茨坦公告》

从1943年5月中旬起,盟军先后在太平洋战场对日军作有限的攻势作战,基本上实现了战役的主要目的。在夏、秋两季攻势中,苏军在苏德战场上的反攻凯歌高奏,德意法西斯侵略军被迫转入战略防御。同盟国在东西方各个战场的反攻,显现强势进取态势,促使法西斯集团发生分裂。墨索里尼的下台和意大利退出法西斯轴心,并对德国宣战,标志着德、意、日法西斯轴心实际上的解体。

1943年11月22日至26日,中、美、英三盟国首脑蒋介石、罗斯福、丘吉尔在埃及举行了代号为“六分仪”的会议,史称“开罗会议”。这是二战中唯一一次有中国参加的国际首脑会议。会议讨论了对日作战问题,并着重讨论了战后如何处置日本的问题。会议签订了《中美英三国开罗宣言》。《开罗宣言》的主要内容是:剥夺日本自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开始以后在太平洋所夺得的或占领的一切岛屿;把日本所侵占的中国领土,如东北、台湾、澎湖列岛等归还中国;使朝鲜自由独立等。

图谋称霸世界的日本侵略者,最终陷入世界反法西斯正义力量的合围打击之中。1945年初,世界反法西斯战争临近最后胜利。2月11日,苏、美、英三国代表签订了关于日本问题的秘密协定,也称“雅尔塔协定”。此项协定表明,美英是以牺牲中国主权等作为条件,换取苏联政府同意在战胜德国法西斯两个月或三个月后参加对日作战;而且雅尔塔协定直至6月14日美国才通知中国政府,且在没有四大盟国之一的中国代表参加的情况下,签订了有关中国主权和利益的协定。

但是,雅尔塔会议也加速了日本侵略者走向失败的历史进程。1945年2月下旬,美军攻占菲律宾首都马尼拉市,控制了吕宋全岛。接着,占领硫黄岛,并逼近冲绳岛。4月1日,美军在冲绳岛登陆,6月30日攻克全岛,直逼日本本土。5月2日,苏军完全占领柏林市。8月24日,德国政府宣布向苏美英法四国无条件投降。至此,欧洲战争结束。德国投降后,盟军的作战重心迅即东移,全力对付日本法西斯。日本法西斯的灭亡,已经指日可待。

四、全面反攻:抗日战争的胜利

1945年7月26日,中美英三国发表波茨坦公告,要求日本无条件投降,日本公开拒绝波茨坦公告后,盟国只有对日本法西斯进行最后一战。美国杜鲁门政府为了争取掌握占领日本的主动权,遂于8月6日在苏联出兵之前在日本广岛、长崎分别投下一颗原子弹。当日,广岛市民死伤17万人,长崎居民死伤6.6万人。8月8日,苏联对日宣战。

在苏联红军于8月9日开始实施远东战役的同时,中国战场的大反攻全面展开。8月19日,毛泽东就苏联对日宣战发表《对日寇的最后一战》声明,宣布“最后地战胜日本侵略者及其一切走狗的时间已经到来了”。根据中共中央的指示和毛泽东主席、朱德总司令的命令,八路军、新四军和华南各抗日游击队,迅即对华北、华中和华南地区日伪军占领的大中城镇及交通要道发动大规模反攻,并配合苏联红军解放东北。

8月10-11日,蒋介石针对八路军、新四军对日反攻的行动连发三道命令:令“第十八集团军所属部队,应就原地驻防待命,勿再擅自移动”;令“各地伪军,应就现驻地点负责维持地方治安”;令各战区“以主力挺进解除敌军武装”。同时,国民党军队在蒋介石“以主力挺进”的指令下,在前往华北、华中和华南等地各大城市受降的同时,向解放区进逼。胡宗南部以其主力3个军向山西推进;阎锡山在晋中集中8个师准备进入太原;傅作义部进入包头,2个步兵军及1个骑兵军由绥远沿平绥路东进,与晋绥部队争夺归绥;李品仙等部向徐州、蚌埠进犯,争占津浦路。中国战场上出现更为复杂而严重的局势。

8月13日,朱德电告蒋介石,“坚决地拒绝这个命令”。主力立即转向夺取小城市和广大乡村,歼灭拒降的日伪军。大反攻作战进入第二阶段。在1945年8月9日至年底的大反攻作战中,共歼灭日军1.37万余人、伪军38.5万余人,收复县以上城市250座,并一度攻入归绥、天津、保定、石家庄、芜湖等城市,切断平绥、北宁、同蒲、平汉、津浦、正太、德石、胶济、陇海、广九等铁路,取得了全面反攻的重大胜利。

8月9日10时30分,日本召开最高战争指导会议,讨论战与降的问题。日本临时内阁会议再次复会通过了接受波茨坦公告的决议。15日正午,天皇亲自宣读的终战诏书录音向日本全国播放。由此,长达14年的侵华战争终以日本的投降而结束。日本宣布投降的当天,杜鲁门在发布的《一号通令》中,指定唯有蒋介石政府才享有中国受降权;要派遣军总司令冈村宁次命令在华日军“停止一切军事行动”,“可暂保有其武器及装备,保持现有态势,并维持所在地之秩序及交通,听候中国陆军总司令何应钦之命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