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近代史:第十三章 历史的抉择

第四节:  战局逆转

一、解放军转入战略进攻

经过一年战争,国共双方的力量对比发生了很大变化。国民党总兵力由430万减少为373万,其中正规军由200万减少到150万;由于战线延长,大部分兵力用于守备,战略性机动兵力只有40个旅;后方空虚,长江以南和西北13个省只有21个旅担任守备。解放军总兵力由120万增加到195万,其中正规军由60万上升到100万,装备也大为改善。后方巩固,全部兵力都可用于机动作战。但是,战争仍在解放区腹地进行,而且国民党把正规军43%的兵力用于陕北、山东战场,这对解放区破坏极大。如果再延续下去,解放战争将难持久。

根据对战场全局的分析,中共中央决定,在解放军的数量和装备上仍处于劣势时,就转入战略反攻。即以主力打至外线去,将战争引向国民党区域,在外线大量歼敌。解放军选择中原地区作为战略进攻的突破口,把战略进攻的矛头指向大别山。当时,国民党的重兵集中于陕北和山东东西两头,中原地区兵力薄弱。大别山雄峙于国民党首都南京和长江中游重镇武汉之间的鄂豫皖三省交界处,具有重要的战略地位。占据了大别山就可以东慑南京,西逼武汉,南扼长江,瞰制中原。

为实施这一战略计划,中共中央、中央军委作了三军配合、两翼牵制的部署。三军配合:即由刘伯承、邓小平率领晋冀豫野战军主力从中央突破,跃进大别山;以陈毅、栗裕率领华东野战军主力挺进苏鲁皖地区;以陈赓、谢富治率领的太岳兵团挺进豫陕鄂地区。两翼牵制:西北野战军出击陕北榆林,调动国民党军北上,华东野战军许世友兵团在胶东展开攻势,把国民党军往东引向海边。

1947年6月30日夜,刘邓率领4个纵队13个旅共12万人,在山东张秋镇和临濮集之间150余公里的地段,一举突破国民党军的黄河防线,转入外线作战。8月7日,晋冀鲁豫野战军突然甩开国民党军,兵分三路,越过陇海线,渡过黄泛区,跨过沙、涡、汝、淮诸河,冲破国民党数十万军队的堵截,于8月底到达大别山区,完成了千里跃进大别山的战略任务。陈毅、栗裕指挥的华东野战军于9月越过陇海线进入豫皖苏平原,解放了平汉路以东、洪泽湖以西。淮河以北的广大地区。8月22日,陈赓、谢富治率晋冀鲁豫太岳集团在晋南强渡黄河,挺进豫西。1947年12月30日,三大主力的各一部在河南确山地区会师,鄂豫皖、豫皖苏、豫陕鄂三块新解放区连成一片。从1947年9月到年底的四个月间,三军共歼灭国民党军19.5万人,解放县城近百座。1948年春夏间,中原野战军和华东野战军先后攻克洛阳、开封、襄阳等具有重要战略意义的城市。

与三路大军转入外线作战的同时,其他战场的解放军也转入外线作战或内线反攻。在西北,彭德怀领导的西北野战军和贺龙、习仲勋领导的陕甘宁晋绥联防军区部队,继沙家店战役后,九、十月间发动了黄龙战役和延长、延川、清涧战役,歼灭76师8000余人。至1948年年初,西北野战军发展为5个纵队12个旅,7.5万余人。在华东,谭震林、许世友等领导的华东野战军内线兵团(后称山东兵团)接连在胶东的莱阳、平度掖县地区发动攻势,歼敌6万余人。苏中军区部队先后进行了李堡战役和盐南战役,歼敌1.6万余人。在华北,晋察冀军区野战部队在杨得志、罗瑞卿、杨成武、耿飚指挥下先后进行了大清河北战役、清风店战役、石家庄战役,共歼敌近5万余人。在东北,民主联军发动秋季攻势,在北宁、中长两路沿线歼敌6.9万人,迫使东北之敌龟缩于长春、吉林、四平、沈阳、营口、锦州及其附近地区。1948年1月1日,民主联军正式改名为东北人民解放军。

二、中共的行动纲领

1947年12月25日至28日,中共中央在陕北米脂县杨家沟召开了重要会议,讨论和通过了毛泽东作的《目前形势和我们的任务》的报告,提出了党在新形势下的军事、土改、整党、经济、政治等方面的行动纲领和政策。

毛泽东根据长期革命战争的经验,特别是解放战争一年多来的经验,提出了解放军作战时必须遵循的十大军事原则。这十大军事原则的核心是集中优势兵力,打歼灭战,消灭敌人有生力量。在土地改革和整党方面,毛泽东的报告明确指出,党在土改中的方针是“依靠贫农,巩固地联合中农,消灭地主阶级和旧式富农的封建的和半封建的剥削制度”。关于整党问题,报告指出,解决党内不纯的问题,整编党的队伍,是解决土地问题和支援长期战争的一个决定性的环节。在经济方面,报告提出了新民主主义革命的三大经济纲领,即“没收封建阶级的土地归农民所有,没收四大家族为代表的垄断资本归新民主主义的国家所有,保护民族工商业”。报告还指出,发展新民主主义经济的总目标是“发展生产、繁荣经济、公私兼顾、劳资两利”。在政治方面,毛泽东重申了现阶段共产党的最基本的政治纲领:“联合工农兵学商各被压迫阶级、各人民团体、各民主党派、各少数民族、各地华侨和其他爱国分子,组成民族统一战线,打倒蒋介石独裁政府,成立民主联合政府。”

毛泽东的报告,是中共中央打倒蒋介石统治集团,建立新民主主义中国的纲领性文件,它为夺取全国革命的胜利作了充分的准备。会议还通过了两项重要决定:1、中国人民革命战争应该力争不间断地发展到完全胜利,应该不让敌人用缓兵之计(谈判)获得休整时间;2、组织革命的中央政府的时机目前尚未成熟,须待解放军取得更大胜利,然后考虑此项问题,颁布宪法更是将来的事。

三、戡乱总动员:面对危机的国民党

为了挽救军事连连失败、政治日趋腐败的严重社会危机,国民党政府在1947年7月4日举行的第六次国务会议上,通过了蒋介石提议的“厉行全国总动员,以戡平共匪叛乱,扫除民主障碍,如期实施宪政,贯彻和平建国方针案”,并颁布了“总动员令”。7月7日,蒋介石发现了“戡乱建国”演说。7月18日,国民党政府公布了《动员戡乱完成宪政实施纲要》后,又陆续颁布了一系列相关法令。

为了实行“总动员”,在军事方面,蒋介石在战略上实行所谓分区防御,并调整了各大区军事指挥机构及兵力部署。在北线(东北、华北)固守沈阳、锦州、四平、吉林、长春等战略要地及锦榆段关内外通道,和平、津、保、张、唐诸点及平绥、平汉、北宁、津浦线。1947年11月下旬,蒋介石决定撤销保定、张垣两绥靖公署,设立华北“剿匪”总司令部,以傅作义为总司令,统一指挥晋察冀执绥五省军事。1947年8月,撤销东北保安司令长官部,由东北行辕负军政全责,参谋总长陈诚兼行辕主任。1948年1月17日,任命卫立煌为行辕副主任兼东北“剿匪”总司令。在南线(包括西北、华中、华东)则划分为20个绥靖区。在指挥机构上,白崇禧坐镇九江,统一指挥华中军事并指导鄂豫皖赣湘五省政务。撤销徐州、郑州两绥靖公署,改设陆军总司令部徐州司令部,由顾祝同统一指挥苏鲁豫皖四省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