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近代史:第二章 历史悲歌--太平天国的兴与衰

第一节:兴起与发展:从金田到天京(上)  

 一、山雨欲来:农民的生存危机

“鸦片没有起摧眠作用,反而起了惊醒作用。”这是马克思1862年在《中国纪事》中对鸦片战争对中国社会作用的一个历史洞察。事实上,19世纪中叶后,由治乱兴衰现象形成的“王朝轮回”的历史阴影已经出现。危机开始弥漫于政治、经济与社会的各个领域。第一次鸦片战争后,中国国门洞开,社会危机持续加深,社会矛盾更趋激化。由于鸦片的大量输入,中国白银大量外流,使银贵钱贱的问题更加严重。在如此生存环境下,广大人民的负担大大加重,生活更为贫困。鸦片战争后外国资本主义在中国的商品倾销,破坏了通商口岸及其附近地区传统的手工业生产,使广大农民和手工业者的生计受到影响,大批手工业者和农民失业破产。

传统社会危机叠加在列强侵略的民族危机之上,各种社会矛盾和社会冲突已成一触即发之势。这是足以让人心胆惊惧的一幅严峻的社会图景:第一,土地高度集中,地租剥削加重,使许多农民失去土地,破产流亡。到太平天国农民起义爆发前夕,全国80%以上的土地集中在占人口总数不到10%的地主、官僚、贵族手中,而占农村人口90%以上的农民仅占有全国20%的土地。第二,清政府为了支付鸦片战争的军费和对外赔款,加重了赋税剥削。正如天地会的《万大洪告示》所说:“天下贪官,甚于强盗,衙门污吏,何异虎狼”,“民之财尽矣,民之苦极矣。”第三,鸦片泛滥、白银外流及由此而引起的银贵钱贱问题比鸦片战争前更加严重。“官逼民反”的又一轮历史性动荡,就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展开。

失去了土地,农民就失去了最基本的生存条件,身处危象环生的广西农民尤其不堪忍受。首先,两广既是鸦片战争中直接受害的地区,也是外国资本主义势力最先侵入的地方。因此,两广地区的人民负担尤重,受害最深,社会矛盾也更形尖锐。另外,广州在鸦片战争前曾是清政府规定的唯一的对外通商口岸,洋货和鸦片从广州入口后,沿西江而上,倾销广西,使这些地区的农业和手工业生产受到一定摧残,造成大批农民和手工业者破产。其次,两广一带是天地会反清秘密结社长期活动的地区。尤其是广西地处西南边陲,距清朝统治中心和两广总督行辕所在地较远,清朝在这里的统治力量比较薄弱。因此,广西成为“天下大乱”孕育农民起义的温床。再次,广西地区自然灾害接连不断,使得民众生存状况如雪上加霜。连年不断的自然灾害不仅导致人口死伤、土地荒芜,对社会生产造成巨大破坏,更为严重的是,大量无家可归的饥民、流民加重了社会动荡,加剧了本已十分的尖锐的阶级矛盾。据不完全统计,1841-1849年全国各地的起义暴动达110起,其中多数集中在两广和湖南、浙江,而以广西尤为激烈,成为各种反抗力量的汇合地和各种矛盾的焦点。

二、“上帝会”:造反的理论与组织。

鸦片战争后一年,清道光二十三年(1843)六月,广东花县的一个农村书塾中的落魄书生洪秀全,创立了“上帝会”。这个受示于《劝世良言》的“上帝会”,宣传上帝为“天下凡间大共之父”,人人是“天生天养”;“天下多男人,尽是兄弟之辈;天下多女子,尽是姐妹之群”,“人人都平等”。洪秀全四次应试失败后,从莲花塘回乡,找到表弟冯云山、族弟洪仁轩密谋起事。他们决定利用“上帝”鼓动民众,发动反清起义。第二年初夏,洪秀全和他最亲密的朋友冯云山入广西进行革命活动。冯云山深入桂平县紫荆山组织了上帝会。

紫荆山区在广西桂平县,在县城以北,全境近300平方公里,地势险要。1844年,冯云山来到此地,以塾师的职业作掩护,宣传新教,拯救世人。1823年出生于广西桂平县平在山东旺冲的杨秀清,以种山烧炭为业,后来成为太平军起义的核心领导者。萧朝贵和杨秀清是表亲,关系十分密切,由杨秀清介绍,成为上帝会的骨干分子。韦昌辉,广西桂平县金田村人,出身于地主兼典当商家庭。他因受更大功名的绅富欺凌,遂加入“上帝会”以有所庇护,并倾家产以为资助。出生在广西贵县一个富有农家的石达开,生于1831年。在土客争斗十分频繁和严重的贵县,“客家人”石达开常受欺压,屡担风险。洪秀全遂携冯云山拜访他,并与之结拜为兄弟,称之为天父第七子。之后,石达开也毅然加入到农民起义行列中来。

“洪秀全起兵粤西,先与中表冯云山共说杨秀清,秀清约其妹夫萧朝贵同说乡绅韦昌辉。昌辉偕行,说富人石达开。六人共誓生死,立会如召众,势甚盛。”这些来自不同社会阶层却又同样不满于现存社会的青年,在“上帝会”的组织中,开始谋划着久远的未来。

三、定鼎天京:胜利的欢欣

1850年夏,洪秀全命令上帝会会员到广西金田村集中团营。所谓“团营”,就是组织军队,太平军正式诞生了。道光三十年十二月初十日(1851年1月11日),是洪秀全38岁生日,“上帝会”会众在金田举行庆祝,同时宣布起义。建国号“太平天国”。太平军全体将士蓄发易服,头包红巾,表示与清朝统治者势不两立。起义后,清钦差大臣李星沅集中兵力围攻太平军,由广西提督向荣指挥。太平军英勇奋战,在大湟口击败清军。1851年3月,太平军转进武宣县东乡扎营。3月3日,洪秀全在东乡正式登极,就任天王。天王洪秀全在这里建立了军师和五军主将制度,封杨秀清为左辅正军师,领中军主将;萧朝贵为右弼又正军师,领前军主将;冯云山为前导副军师,领后军主将;韦昌辉为护右副军师,领右军主将;石达开为左军主将。

6月,太平军北进到象州一带与清军作战。9月中旬,在平南县的官村一带击败清军向荣所部,直趋永安。9月25日,太平军攻克永安城。洪秀全下令把州衙改名为“天王府“。10月1日,洪秀全端坐轿中,前呼后拥地进入了”天王府“。1851年12月17日,洪秀全发布封王诏令,封杨秀清为东王,萧朝贵为西王,冯云山为南王,韦昌辉为北王,石达开为翼王。永安建制使太平天国政权初具规模。

洪秀全永安封王之际,超出太平军两倍以上的清兵,严实地围困着永安,企图择机一举消灭太平军。1852年4月,由于城中粮盐弹药缺乏,太平军强行撕开清包围圈,突围北进,直逼广西省桂林。1852年5月19日,久攻不克的太平军主动撤围北上,在6月初以冯云山牺牲的代价攻克全州。6月12日太平军攻克道州。7月24日太平军攻克江华,随即攻克江永、蓝山、嘉禾、桂阳,8月17日占领了彬州。到9月间太平军已达10万之众。萧朝贵率一支先锋部队直取长沙。在长沙城下,萧朝贵不幸中炮牺牲。太平军围攻长沙81天未能攻克,11月30日,自长沙撤围,向西北走宁乡、益阳,围攻岳州。太平军在此得到大批船只,建立水营。12月,太平军水陆两路继续北进。

12月17日,太平军水陆两路,直逼湖北省武汉。23日攻克汉阳,29日夺取汉口,1853年1月12日攻克武昌。1853年2月9日,太平军放弃武昌,分水陆两路顺江东下。太平军一路势如破竹,攻九江,夺安庆,取芜湖,占和州。3月19日,太平军攻破南京外城,斩两江总督陆建瀛。翌日,攻克内城,杀江宁将军祥厚等。太平军攻占金陵后,迅速肃清了城内残敌,建立起新的生活秩序。1853年3月29日,天王洪秀全进入金陵,以两江总督衙门为天王府,并改金陵为天京,定为都城,正式建立起与清王朝南北对峙的太平天国农民政权。

从金田起义到建都天京,历时26个多月的时间,一路胜利进军,太平军在战火中不断发展壮大。起义之初,太平军不过2万人,至永安时扩充至四五万人,从武汉东下时,已拥有50万之众。为了更好地拱卫天京,太平军于3月下旬发兵两支:一支由指挥罗大纲、总制吴如孝率领,于3月31日占领镇江;一支由地官正丞相李开芳、天官副丞相林凤祥、春官副丞相吉文元率领,于3月22日克江浦,31日占仪征,4月1日占领扬州。太平军由武昌开拔到攻克南京,一个月之间便席卷了三省,其进军速度,诚为史所罕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