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近代史:第十三章 历史的抉择

第五节: 战略决战:军事上的最后较量 

一、济南战役:揭开战略决战的序幕

1948年秋,国共内战进入第三个年头,解放军已发展到280万人,建立了强大的炮兵和工兵,通过解放石家庄、洛阳、开封、四平等战役,部队的攻坚能力都得到了大大提高。与此相反,国民党军队已减少到365万人,其中用于第一线的只有170余万人。他们已被迫由“全面防御”转为“重点防御”,分别被牵制在西北、中原、华东、华北和东北五个战场上的少数城市。战局的发展表明,解放军进行战略决战的时机已经成熟。

中共中央及毛泽东对于全局的战略部署是:在南线的华东战场,以攻克济南为主要的军事目标;在北线的东北战场,以占领锦州为主要的军事目标。对于华野攻击济南一役,中共中央和前敌将领对于军事部署比较一致,济南本已陷于孤立,局面比较明朗。而对于东北野战军南下作战、攻击锦州一役,中共中央军委主席毛泽东和前敌指挥员、东北野战军司令员林彪之间,一度分歧比较大。

攻占济南,将华东、华北解放区连成一片,并为南进夺取南京门户徐州开辟道路,是解放军在南线作战的战略性要求。济南是国民党军重兵设防,筑有坚固工事的城市,解放军从未攻击过这样坚固设防的大城市,而徐州又有国民党的3个精锐兵团,因此,攻济打援是一场严峻的考验。1948年9月16日到24日,华东人民解放军首先发动了济南战役。解放军以14万人的攻城部队,对国民党军11万人的守城部队,兵力上并无优势可言,但仅经过8天战斗,以伤亡2.6万余人的代价,就攻下了国民党军长期经营、坚固设防的济南,全歼守敌11万人,生擒国民党第二绥靖区司令王耀武。国民党军九十六军军长吴化文率部2万人起义。

二、三大战役:国共决胜之战

1、辽沈战役。辽沈战役是1948年9月12日到11月2日东北野战军在辽宁省西部和沈阳、长春地区所进行的一次规模巨大的战役。战役开始前,卫立煌集团企图以长春之敌牵制东北野战军,掩护沈、锦之敌改变态势,并作南撤的准备。针对这种情况,中共中央军委和毛泽东为辽沈战役明确制订了南下北宁线,封闭蒋军在东北,加以各个歼灭的作战方针。并指出,攻克锦州是全战役胜利的关键。

对于中央军委的指示,林彪等解放军东北野战军的前敌将领曾有过不同意见,多次电文往来反复讨论,这应该说是正常现象。1948年9月,东北野战军克服了水灾,修复了铁路之后,在林彪、罗荣桓等指挥下,克服了种种困难,对中央军委的指示表示“完全同意”,除留下部分兵力继续围攻长春外,集中主力部队南下北宁线,发起了辽沈战役。

整个战役经历了三个阶段。第一阶段,9月12日至10月19日,东北野战军主力出敌不意地迅速分头南下,分别包围和切割北宁线上各点的敌人,将锦州层层包围起来。10月2日,当锦州陷于重围之时,蒋介石慌忙从北平飞往沈阳,亲自督战。一方面紧急从华北、山东调兵增援;另一方面急令沈阳廖耀湘兵团西进,企图从南北两面来解锦州之围。东北野战军在塔山、黑山等地坚决阻击了南北两方增援之敌。10月14日,解放军对锦州发起总攻,经过31小时激战,全歼守敌10万余人,生俘敌东北“剿总”副总司令范汉杰,攻克的锦州。10月17日,长春守军第六十军军长曾泽生率部起义。19日,国民党东北“剿总”另一副总司令郑洞国被迫投降,长春解放。

第二阶段,10月19日至10月28日,辽西会战,围歼廖耀湘兵团。锦州被攻克后,蒋介石再飞沈阳指挥,梦想夺回锦州,打通关内外联系,严令廖耀湘兵团继续向锦州前进。廖兵团在彰武、黑山地区,遭解放军顽强阻击。与此同时,东北野战军在攻克锦州后,立即向东北方向回师,从黑山、大虎山南北两翼合围廖兵团。10月26日,将廖兵团合围于黑山、大虎山、新民地区。经过一夜激战,28日全歼该敌10万余人,生俘兵团司令廖耀湘。

第三阶段,10月29日至11月2日,解放沈阳、营口。消灭廖兵团后,东北野战军立即向沈阳、营口追击。11月1日,沈阳解放。敌东北“剿总”总司令卫立煌在解放军攻克沈阳前逃走。2日,营口解放。除万余敌人从海上逃跑外,歼敌14万余人。至此,东北全境获得解放。辽沈战役,历时52天,共歼国民党军47万余人。

2、淮海战役

这次战役是国共双方在以徐州为中心,东起海州,西至商丘,北起临城,南至淮河的广大地区内进行的一次规模空前的决定性战役。参加这次战役的解放军有华东和中原野战军以及地方部队共60余万人。国民党军队集结在淮海地区的有徐州“剿总”司令官刘峙、副司令官杜聿明指挥下的4个兵团和3个绥靖区部队,连同以后从华中增援的黄维兵团,共80余万人。

整个战役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从11月6日至22日,全歼黄伯韬兵团,切断徐蚌线。1948年11月6日,华东野战军分三路南下陇海路,位于徐州以东的的黄伯韬兵团企图夺路西逃。这时,国民党第三绥靖区副司令官中共地下党员何基沣、张克侠率部2.3万人,突然在贾旺、台儿庄地区起义,华东野战军主力立刻穿越他们的防区,迅速切断正向徐州靠拢的黄伯韬兵团的退路,并将其围困于碾庄地区。12日,华东野战军向黄兵团展开攻击,经过10天激战,一举歼灭黄兵团约10万人,击毙黄伯韬,并以重兵阻击了徐州邱清泉、李弥两兵团的南北两路增援。

第二阶段,从11月23日至12月15日,围歼黄维兵团,合围杜聿明集团。当黄伯韬兵团被围歼时,蒋介石急忙从河南调其嫡系部队黄维兵团增援淮海战场。11月23日,黄维兵团刚到宿县西南双堆集地区,即陷入中原野战军的包围圈中。蒋又急令邱清泉、李弥、孙元良3个兵团由徐州向南靠拢,令李延年、刘汝明2个兵团由蚌埠北上,妄图与黄维兵团三路会师。但都遭到人民解放军的强大阻击,未能得逞。12月6日,解放军发起总攻,经过10天激战,全歼黄维兵团12万余人,黄维被俘。当黄维兵团被围时,蒋介石又令杜聿明率领邱、李、孙兵团弃城西逃,却被华东野战军数路追击,于12月4日将30万国民党军合围于永城东北地区。孙元良部妄图突围,结果几乎遭到全军覆没,孙仅率10余人化装逃脱。

第三阶段,从12月15日到1949年1月10日,全歼杜聿明集团。1949年1月6日,华东野战军在中原野战军的配合下,对杜聿明集团发起总攻,经4昼夜激战,于永城东北之陈官庄地区全歼国民党军25万余人,生俘徐州“剿总”副司令杜聿明,击毙邱清泉,只有李弥逃脱。

淮海战役历时66天,共歼国民党军55.5万余人,基本上解放了长江中下游以北的广大地区,彻底粉碎了国民党军在黄河长江之间的战略防御,使国民党统治的中心地区—南京、上海、武汉直接暴露在解放军的进攻面前,从而为渡江作战创造了极为有利的条件。

3、平津战役

这一战役由华北野战军两个兵团20万人和东北野战军主力80万人,共100万人协同进行。当时,华北战场的傅作义集团60余万人,困守于北平、天津、张家口等地区。国民党或撤退或收缩,都将对战局的发展不利。因此,不使撤退,不让国民党军队收缩,就成为平津战役的关键。

整个战役分三个阶段:第一阶段,11月29日至12月20日,分割包围敌人,封闭其逃路。东北野战军和华北野战兵团以突然动作,分三路奔袭。右路奔袭平绥路,断敌退路;中路切断平津敌人联系,横扫北平外围;左路沿北宁路进军,包围天津,切断津塘间联系。从而将敌分割、包围于北平、天津、张家口、新保安、塘沽等五个孤立据点。

第二阶段,1948年12月21日至1949年1月15日,先打两头,孤立中间。12月22日,解放军以优势兵力围歼了新保安之敌。24日攻克了张家口,切断国民党军队西窜之路。1949年1月14日,向天津守军发起总攻,经29小时的激战,全歼守军13万余人,活捉国民党军指挥官陈长捷,解放了天津。塘沽守军乘船南逃,17日,塘沽遂被解放。

第三阶段,1949年1月16日至31日,和平解放北平。解放军打下两头后,北平15万守军在百万解放军的严密包围下,已完全陷于绝境。由于解放军力量的强大和北平地下党的有力配合及各界人士的敦促,经过谈判,傅作义终于顺应人民的意愿,接受和平改编。1月31日,解放军进入北平,古都北平宣告和平解放。

整个平津战役,历时63天,除塘沽守军5万余人由海上逃跑外,共歼灭和改编国民党军52万余人,基本上解放了华北全境。三大战役从1948年9月12日开始,到1949年1月31日为止,共历时4个月零19天,歼国民党军154万余人。三大战役使蒋介石主力部队基本被消灭,军事对决中的国共态势发生了历史性逆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