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近代史:第二章 历史悲歌--太平天国的兴与衰

第一节:兴起与发展:从金田到天京(下)  

四、危机下的清廷:对策与措施

为对付太平军,咸丰帝严令向荣、琦善率所部迅速东下,截击、防堵太平军。3月28日,向荣部赶至金陵城外板桥,31日绕至城东二十里之沙子冈,4月7日移营孝陵卫,建立“江南大营”,共有兵勇17000余人。3月30日,琦善的先头部队4000人抵达江浦,4月4日攻陷浦口。16日,琦善、陈金绶率部进至扬州城外,扎营雷塘集、帽儿墩一带,建立“江北大营”,计有兵勇一万七八千人。清军建立江南、江北大营的目的,是为了阻扼太平军向东、向北发展,并伺机夺取金陵。太平军当时号称百万,实际上能战之兵不过十余万人。以这样一支部队对付近在咫尺的江南、江北大营,在兵力上自然处于压倒优势。但与全国八九十万清军相比,太平军仍处于劣势。

清王朝原有的正规部队是八旗兵和绿营兵。这两种军队早已腐败,同太平军交战,根本不是对手。所以,在1854年以前,清军一败再败,绝少获胜。直到湘军和淮军崛起,形势才为之一变。1853年初清政府命令大江南北各省在籍官绅举办团练,曾国藩所办湘军,就是其中之一。湘军任用一批笃信程朱理学、热心于经世致用的知识分子为营官,主要有罗泽南、彭玉麟、李续宾等。咸丰四年二月(1854年3月),湘军编练成水陆两军,共1.7万余人。1861年,李鸿章受曾国藩之命编练淮军。1862年,编练成军的淮军共13营6500人,开赴上海与太平军作战。迅速崛起和壮大的湘、淮军,成为清朝统治的重要支柱和太平天国的最大对手。

五、北伐与西征:从攻势到守势

洪秀全将全军分为三大支:东王为全军统帅,总管全部军事,领重兵留守天京,并在镇江、扬州等地分兵驻守,与天京互为掎角;二是编组北伐军,企图以偏师远进谋得北京;三是组成西征军,拟迅速夺取皖、赣、两湖等地。这个战略是不符合当时主客观条件的,它使太平军在多个遥远的战略方向和漫长的战线上分兵与强敌作战,为清军提供了各个击破的机会。

1853年5月上旬,太平军将领林凤祥、李开芳、吉文元督带太平军2万多人,自扬州出师。出师后经浦口进入安徽,破临淮关,克凤阳、怀远,6月进入河南境内。6月13日占商丘。7月,北伐军在巩县、汜水之间渡过黄河。渡河后,太平军进而围困怀庆府(今沁阳)。北伐军围攻怀庆两个月之久,仍不能攻下。9月北伐军撤围,自济源入山西,连克垣曲、曲沃、临汾、洪洞,再经河南北部,进入直隶。9月底北伐军破军事重镇临名关(永年县),乘胜继续北上。北京一片混乱,咸丰帝急忙召集王公大臣商讨对策,并派惠亲王绵愉、科尔沁郡王僧格林沁统率大军,会同胜保拼死抵抗。

太平军北上遇阻后,转向东乘虚进军,准备进攻天津。10月底,太平军攻占静海和独流镇,前锋抵达天津附近的杨柳青。太平军攻静海后,因清军决堤放水,北伐军受阻。从11月起太平军屯居静海、独流,准备过冬。北伐军将士绝大多数是南方人,不习惯北国严寒,又缺少棉衣、粮食,加之清军四面围攻,兵力大受消耗,处境趋于困难。北伐军于1854年2月放弃静海、独流南撤。3月北伐军退守阜城,与清军作战,吉文元在此牺牲。5月初,北伐军退至东光县连镇坚守待援。洪秀全、杨秀清派曾立昌、许宗扬和陈仕保率援军7000人由安庆出发赴援,4月到达山东临清一带,在清军的堵击下几乎全军覆没。之后,天京方面又派秦日纲率军再次赴援,但秦军出师不远即败回。当北伐军听到援军北上的消息后,李开芳率骑兵2000余人南下接应,被清军困在山东高唐州,而林凤祥率主力仍驻连镇。从此,北伐军被分割两地,更加孤危。

林凤祥在连镇,同多于自己十倍之敌相持将近一年之久。僧格林沁绕连镇筑墙40里,外掘深壕,并引运河水淹灌连镇。城中弹尽粮绝,大水汪洋,太平军将士们饥疲已极。1855年3月,林凤祥率众突围,林与30余名将士躲进地道,后因叛徒出卖英勇就义。李开芳固守高唐,与胜保对峙。胜保因师久无功,被逮京治罪,僧格林沁转军高唐。1855年3月,李开芳部突围南下,退守茌平县冯官屯,僧格林沁重施故伎,筑围墙,掘长壕,引运河水灌冯官屯。在极其艰难的境况下,李开芳到清营叩见僧格林沁,请求投降。僧格要沁虚伪地答应受降,把他执送北京,于6月11日凌迟处死。自此,长驱六省(江苏、安徽、河南、山西、直隶、山东),转战5000里,历时两年多的太平军北伐,以失败而告终。

太平天国在北伐的同时,又举兵西征,以夺取安庆、九江、武汉三大据点,控制长江中上游各省,以确保首都天京。西征的统帅最初是胡以晃、赖汉英和曾天养。1853年6月,西征的太平军从天京出师,当月占领安庆后,直逼南昌。7月杨秀清又派石祥祯、韦志俊等率军增援江西。清军据城顽抗,太平军久攻不克。9月,西征军撤南昌围,北上克九江。赖汉英被革职调回天京,西征军由此兵分两路,一路由胡以晃、曾天养率领,自安庆经略皖北;一路由石祥祯、韦志俊率领,沿江西上,直取武昌。由胡、曾率领的北路军自安庆出发后,连克集贤关、桐城、舒城等地,1854年1月,攻占皖北重镇庐州(今合肥)。由石祥祯、韦志俊率领的西路军,自九江沿江而上,1853年秋攻克汉口、汉阳,继而乘胜向湖南进军,连克岳州、湘阳、宁乡等地,逼近省会长沙。

在此,西征军遭遇到曾国藩湘军的拼死抵抗,经数次战斗后西征军主动回撤湖北。1854年4月,太平军准备两路夹击,围攻长沙。曾国藩集中全部兵力反扑,在湘潭与太平军展开激战,太平军失利。5月初,湘潭沦陷,太平军突围走靖港,放弃攻取长沙之图。1854年6月,太平军第二次攻克武昌。10月,湘军会同湖北清军反扑武昌。武昌、汉阳相继得手后,湘军顺流东下,于1855年1月围攻九江,形势对太平军方面十分不利。洪秀全、杨秀清决定首先集中力量打击湘军,于是增派翼王石达开和秦日纲率军西援。胡心晃部奉命自安庆移军湖口,陈玉成部则自江北增援九江。此时,九江、湖口一带便成为决战的战场。

1855年2月,太平军佯撤湖口守军,引诱湘军100多艘舢板快船冲入鄱阳湖内,其笨重大船仍留在长江水面。太平军乘机重新封锁湖口,把湘军水师截成内湖和外江两处,断其首尾,使之互不能救。2月11日深夜,太平军集中优势兵力围歼留在江面的船只,湘军水师溃不成军。罗大纲率师直取曾国藩座船,曾国藩惊骇至极,再次投水寻死,又被部下救起,狼狈逃回南昌。此战挫败了湘军攻势,战局一时回转。1855年年底,石达开率军大举挺进江西,在3个月中,席卷了赣中、赣北。到1856年3月,江西13府中的8府50余州县,尽入太平军手中。

在江西大捷的同时,太平军又在天京外围进行了一场激烈的破围战。1856年3月,太平军镇江守将吴如孝率部与增援的秦日纲军内外夹攻,大败清军,解镇江之围。太平军随即乘胜渡江,连克扬州、浦口,大破江北大营。四月,太平军又回师镇江,大破清营七八十座,太平军乘胜攻破江南大营。太平军击溃江北、江南大营,解除了威胁天京三年之久的军事压力。太平天国经过3年多激烈的军事斗争,在长江中下游取得了重大成就,控制了从武昌到镇江沿岸的城镇,安徽、江西、湖北东部以及江苏部分地区都为太平天国所掌握,其在军事上达到了全盛时期。

六、从天地会到捻军:风起云涌的起义。

创立于康熙十三年(1674)的天地会,以“反清复明”为宗旨,对内称“洪门”,隐含“洪武”年号之意;下分许多支派,如小刀会、红钱会、哥老会等。天地会起自福建漳州地区,到18世纪末、19世纪初已遍及福建、台湾、两广、湖南、江西、云贵等广大地区。太平天国义旗高举后,各地天地会及其支派纷起响应。分有广西天地会首领朱洪英、胡有禄领导的两广天地会起义、浏阳人周国虞领导的湖南天地会起义、福建小刀会首领黄威领导的福建小刀会起义、福建永春县武秀才林俊领导的福建红钱会起义、刘丽川领导的上海小刀会起义、瞿振汉领导的浙江天地会起义以及江西边钱会起义等。天地会起义,是南方各省响应太平天国的主要力量。虽然因其组织松散,被清军各个击破,但因其波及地域广泛,人多势众,在广大的中国南部,星罗棋布,极大地牵制了清朝的统治力量,有力地配合了太平天国的反清起义斗争,并与北方捻军反清斗争相呼应,形成以太平天国为中心,席卷全国的农民起义风暴。

捻军源于捻党,是长期活动于皖北、苏北、河南、山东一带的贫苦农民进行反封建压迫剥削的民间组织。太平天国起义爆发后,安徽、河南等地的捻众纷纷举行武装反抗起义,捻党迅速转化为捻军。1852年初,捻党著名首领张乐行和龚得树等人在雉河集聚众起义,多次打败清军,成为北方反清斗争的主力。1857年,张乐行等率捻军渡淮河南征,与太平军李秀成、陈玉成部会师于安徽霍邱及正阳关等地,并接受太平天国的领导。此后,捻军转战豫、皖、苏、鲁各省,屡败清军。1863年春,僧格林沁率20万清军攻破雉河集,张乐行惨败后在蒙城酉阳集被叛徒出卖被俘,后英勇就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