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近代史:第二章 历史悲歌--太平天国的兴与衰

第二节:历史的悲剧:天京变乱与天国消亡  

一、天京事变:走向衰亡的转折

咸丰六年(1856)八月,正当太平天国在军事上达到全盛时,领导集团内部发生了公开分裂。东王杨秀清是太平天国的领导人之一,为太平天国建功立勋不少。建都之后的东王,更是居功自傲,“威风张扬,不知自忌”。咸丰六年七月,清军江南大营被打垮,天京被困之围暂时解除,杨秀清乘机逼洪秀全封他为“万岁”。洪秀全为应对危机,密如督师江西的韦昌辉和督师湖北的石达开迅速返回天京。韦昌辉对杨秀清素怀不满,接获密令后,率领心腹部队深夜疾趋天京,八月初三包围了东王府,于次日晨将杨秀清及其眷属杀害。此举引发天京城内混战,致使太平天国优秀将领和战士两万多人死亡。韦昌辉以大规模屠杀手段暂时控制了天京,并独揽军政大权。八月中旬,石达开从湖北回到天京,责备韦昌辉擅权滥杀。韦昌辉图谋加害石达开。石达开闻讯后逃往安徽安庆,起兵讨伐韦昌辉。天京的太平天国将士愤怒于韦昌辉的屠杀和专擅横暴,多有思变之心。洪秀全接受将士的要求,于十月初斩杀韦昌辉,结束了韦昌辉对天京历时约两个月的恐怖统治。

十月下旬,石达开回到天京,洪秀全命他总理政务。经杨、韦事件之后,洪秀全对石达开也心存疑忌,又封其兄洪仁发为安王、洪仁达为福王,同理政事,以牵制石达开。1857年6月,石达开离开天京,率大批精锐部队单独作战。石达开的军队起初在江西、浙江、福建等省活动,屡战不利。从1859年起,转战于湖南、广西、湖北、四川、云南、贵州等省,曾多次战场获胜,但他毕竟是孤军作战,既无根据地之依凭,又少粮食、武器之补给,战斗力日益削弱。1863年5月,石达开在四川大渡河紫打地(今石棉县安顺场)被清军围攻,全军覆没。

天京事变是农民领袖之间争权夺利之争,是历史上农民阶级中常见的火并事件和重演。太平天国领导集团的分裂,带来了极其严重的后果。太平天国从军事全胜的局势迅速跌落下来,被迫从战略进攻转入战略防御。而清廷却获得喘息和乘机反扑的良机,迅速纠集军队,于1856年底,攻陷武昌、汉阳,随后占领江西大部分地区,并重建江北、江南大营,围困天京。天京变乱成为太平天国走向败亡的转折点。

为扭转危局,洪秀成提拔了陈玉成、李秀成、李世贤等一批青年将领,担负军事重任。1859年4月,洪仁玕从香港来到天京,被封为干王,总理太平天国朝政。不久洪秀全又先后封陈玉成为英王、李秀成为忠王。1858年7月,陈玉成等部太平军在皖北作战,击溃安徽巡抚李孟群部湘军,攻占庐州。8月,陈玉成、李秀成两军在滁州境内会师东进,攻破浦口,再次击溃江北大营,并进占江浦。浦口一带战斗的胜利,打通了天京与江北的交通,解除了江北清军对天京的封锁。其时,湘军主力李续宾部在攻陷江西九江后,乘势侵入安徽,进逼庐州咽喉三河镇。10月,陈玉成、李秀成率军救援。经过激战,太平军摧毁了湘军全部营垒,歼灭曾国藩之弟曾国华等湘军数千人,李续宾自杀。太平军乘胜追击,收复桐城,围困安庆的清军不战而逃,皖北复为太平天国所有。天京上游局势,至此暂时得到稳定。

1860年3月,太平天国为打破江南大营对天京的围困,派李秀成等奇袭浙江杭州,以分散江南大营兵力,然后太平军迅速由杭州回军,会同陈玉成等部猛攻江南大营。5月,击溃了江南大营,解除了对天京的包围。钦差大臣和春、帮办大臣强国梁率残部逃奔丹阳。太平军乘胜追击,连克丹阳、常州、无锡。清军节节溃败,张国梁在丹阳落水而死,和春在浒墅关自杀。4月,太平军又相继克苏州、浙江嘉兴等许多州县,开辟了苏南地区,建立了以苏州为首府的苏福省。

二、“借师助剿”:清廷的新对策。

当太平军席卷江南、逼近上海的时候,上海的官僚、地主、买办大为恐慌。江苏巡抚薛焕向英法领事请求派兵防守县城。美国人尔尔在了薛焕等人的支持下,招募外国在华的一些亡命之徒组成了洋枪队。1860年7月,太平军逼近上海城时,遭到协助清军防守的英军和停泊在黄浦江的英法军舰炮火的攻击,太平军遭受重大伤亡,只得从上海地区撤退。

安庆是太平军和皖北捻军联系的纽结,也是保障天京、保证粮食供应的战略要地。当太平军向东南进军时,曾国藩的湘军包围了安庆。为解安庆之围,太平天国由陈玉成、李秀成兵分两路攻武昌,以牵制湘军回援。1861年2月,陈玉成率北路军逼近武昌。当时在汉口租界的英国参赞巴夏礼为阻止太平军进攻武汉,赶到黄州会见陈玉成,声明要保护武汉的商务,太平军“必须远离该埠”。由于外国侵略者的干涉,加上李秀成大军迟迟不来会师,安庆形势又日益吃紧。陈玉成放弃进攻武昌,回师救援安庆,但李秀成却对救援安庆抱消极态度。

太平军攻武汉、保安庆的战略决策未能实现,曾国藩认为已无后顾之忧,于是集中兵力围攻安庆。陈玉成屡次组织援军,在安庆外围与湘军展开激烈的争夺战,终未能与城内守军汇合。1861年9月5日,安庆失守。1862年,陈玉成在庐州与清军激战三个月,突围至寿州,不幸被俘,6月4日在河南延津英勇就义,年仅26岁。当陈玉成等部太平军与湘军争夺安庆时,李秀成、李世贤的军队由江西入浙江,控制了浙江中部。9月间,先后攻克金华等城,并进兵攻克临安、余杭,围攻杭州。苏杭是地主阶级势力比较强大的地区,他们采取各种手段顽抗太平军。太平军在破城后,对这些地主武装往往满足于招抚,结果使地主武装得以保存下来。太平天国后期虽然开辟了苏浙根据地,但在这些地区内存在着复杂的矛盾斗争和严重的危机。

已取得统辖四省军务大权曾国藩,自己坐镇安庆指挥,委其胞弟江苏布政使曾国荃率湘军主力由皖北沿长江东下,进攻天京;继派左宗棠率另一支湘军由江西进犯浙江。不久,左宗棠被清廷任命为浙江巡抚,他开始联结英、法列强,形成中外合力镇压太平军的形势。1862年1月,李秀成兵分两路,由苏、杭出发,再次进攻上海。1862年3月初,英法俄侵略军和华尔的“常胜军”联合清军,向沪西的王家寺、罗家港等太平军阵地进攻。由于太平军的几个阵地被迫相继放弃,上海得以破围。

3、4月间,李鸿章率淮军从安庆乘轮船到达上海。1862年春,他奉曾国藩之命,仿照湘军营制,在安徽编练成一支最初拥有6500人的淮军,成为继湘军之后又一支重要军事力量。李鸿章积极与外国侵略者合作,于4月间,率淮军联合英法侵略军和华尔的“常胜军”攻陷青浦,随后进犯奉贤南桥镇。太平军与敌军展开激烈战斗,击毙法国海军司令罗德,但终因伤亡过多,南桥失守。李秀成率精锐万余人反击,在太仓大败敌军,乘胜克复嘉定。5月,太平军又在青浦大败敌军,活捉“常胜军”副统领法尔思德,收复县城。太平军又一次进逼上海近郊。而此时,曾国荃率湘军扎营雨花台附近,围攻天京甚急。李秀成在洪秀全的严令摧迫下,不得不率师回援,第三次进取上海功败垂成。

1862年8月,太平军与湘军在雨花台展开了一场激烈的战斗。李秀成、李世贤率军20余万,装备了相当数量的洋枪洋炮,向湘军发动猛烈攻击。曾国荃全军约3万人,凭借深沟高垒,坚守顽抗。太平军围攻44天,但未能攻破营垒。10月,李秀成撤兵。随后,李秀成奉洪秀全命渡江进兵皖北,企图诱使围攻天京的湘军回援江北,虽损兵十数万,却未能取得战果。

湘、淮军联合外国侵略军乘天京被围,加紧在江浙地区展开进攻。浙江方面,1862年,英法侵略军伙同清军攻陷宁波。此后,左宗棠的湘军和“常捷军”全力进攻杭州,1864年3月,杭州失守。在江苏,英法侵略军和英国军官戈登继任统领的“常胜军”,伙同李鸿章的淮军组成的联合武装,以上海为基地,向西进犯。1863年3月,中外联军攻陷太仓、昆山,12月4日,苏州失守,1864年4月,常州失守。太平军在苏南的根据地也陷于瓦解,天京形势更加危急。天京城被曾国荃的湘军四面围困,内无粮食,外无援兵。1864年6月3日,洪秀全病逝。长子洪天贵福继位为幼天王。7月19日,用火药轰塌天京城城墙后,湘军突入城内,天京陷落。

忠王李秀成突围后,在天京城外被俘,在留下几万字的供词后,被曾国藩杀害。洪仁玕在江西被俘,从容就义。天京的陷落,标志着太平天国事业败亡命运的不可逆转。继1866年江南太平军余部失败不久,遵王赖文光率领下的江北太平军及捻军,也于1868年被最后剿灭。奋战14年,攻克600余城,夺取半壁江山的太平天国,在震撼清王朝的同时,曾经给予受压迫的人民以巨大的希望和力量。以悲剧完结的这场声势浩大的农民起义,在兴与衰的历史演变中却成就了弥足珍贵的历史教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