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近代史:第三章 从“自强”到”求富“

第二节:  洋务新政,“自强求富”

一、借法自强与早期工业化的启动

“洋务”本来是指清政府与外国打交道的一切事务。鸦片战争后,逐渐变为以学习和利用西方先进的科学技术为中心的包括外交、贸易的一些事务称为“洋务”。“洋务”新政以“采西法”练兵为起步,将“师夷长技”思想落实于朝廷以“灭发捻为先”的“借师助剿”政策上。1862年1月,以“中外会防”为标志在上海展开了大规模的“借师助剿”军事行动。在这个军事行动中,外国侵略军最多时曾直接间接地投入近5000名正规军,在上海30英里的半径范围内以绝对优势火力攻击大部分情况下处于守势的太平军。而曾国藩涉足洋务也是于1861年下半年与沪上买办官绅谈判“借师助剿”并参与“中外会防”开其端。洋务运动几乎与“借师助剿”同步进行。

练兵成为“借法自强”的起步之选。“练军”,即使用新式枪炮和聘请英法等国军官对兵士作配合新式武器使用的训练。1861年从北京神机营开始,后逐步推广至湘军、淮军乃至各省兵营。清政府倡导练兵不仅是军事上的一项革新,而且也应该说是洋务运动一个显著的标记。因为“练兵既然是使用新式枪炮和新式操练方法的综合体现,新的科学技术的学习和广泛推行运用就会随之而来,这也必将导致经济上的进步与飞跃。因此,它也可认为是中国军队近代化的开端。洋务运动以”练兵自强“揭开了近代化历史的序幕。

1865年9月20日,曾国藩、李鸿章在上海设立江南机器制造总局。这是清政府洋务派开设的规模最大的近代军事企业。江南制造总局包括16个分厂。该局以生产枪炮子弹为主,辅之以修造船舰,并附设翻译馆、机械学校。到90年代,江南制造总局已成为中国乃至东亚最先进最齐全的机器工厂了。马尾船政局,是左宗棠1866年任闽浙总督时创办的中国近代史上第一个制造轮船的专业工厂。1868年1月即开工造第一艘轮船,次年6月下水,名为“万年清”号。清政府在兴建江南制造局和马尾船政局之外,还直接拨款筹建了金陵机器制造局和天津机器制造局。金陵制造局于1865年兴工,次年8月告竣。金陵机器制造局下属的各分厂分局中,以洋火药局的规模为最大。天津机器制造局于1867年创办,它的制造情况,可以用李鸿章所说的一句话来概括,即“洋军火总汇”。

二、编练海军与海防现代化

洋务运动中的“设厂造船”事实上也是中国“发展近代海军的起点”。1870年夏,左宗棠将陆续购置的“长胜”、“靖海”两艘兵轮,与马尾船政局所造轮船初步组建成军。1871年4月10日,清廷批准并颁发了仿照西方各国兵船条例,参以中国水师营制而制定的《轮船出洋训练章程》和《轮船营规》。这标志着中国近代第一支海军的成立。到1874年时,这支海军已拥有15艘航船,可谓初具规模。这支新式海军主要驻泊于福建海域,故习惯上仍称之为“福建海军”。

1874年12月10日,李鸿章在《筹议海防折》中坚定地支持总理衙门和丁日昌创建海军的主张,认为中国海疆门户洞开,“实为数千年来未有之变局”,面对的“又为数千年来未有之强敌”,力主购置铁甲兵船,创设海军。此后,清政府确定了海防政策,光绪初年,总理衙门奏定“海防专款”,每年从关税和厘金项下拨400万两为加强海防之用;并议定10年内建成新式海军。1881年9月,新购置的“超勇”、“扬威”兵船驶抵大沽港。李鸿章奏请以丁汝昌统领北洋海军。至此,北洋海军从英国购进2艘快船、6艘炮船,加上从沪、闽调进的5船,共配置了13艘船船,已粗具规模。中法战争之后,清政府设立海军衙门,加快了海军建设。至19世纪80年代末,清政府的海军基本成军,形成了北洋、南洋、福建、广东四洋海军,拥有大小军舰70余艘。

当然,面对既拥有先进科学技术支撑,又有“海权”战略扩张图谋的列强,新组建的清朝海军的确相形见绌,即使与新崛起的日本海军相比也有差距。但是,历史的进程不可逾越,近代海军及其装备配置本身毕竟是踏着现代化进程的鼓点走向了进步。正是在第一批近代军工企业中,制造出了“中国政府需要”的战舰和武器,“这就是中国海军的发端”。由此,“在甲午中日战争爆发时,中国已拥有一支在机械上与数目上强有力的舰队”。

三、“求富”活动与民用企业的兴办

近代军事工业的兴起与发展需要强有力的财政经济的支撑。但是,太平天国运动后的清政府国库空虚,民生凋敝。到19世纪70年代,清政府开始把“致富”之道提到议事日程上,并与“自强”的目标明确地联系在一起。由此,近代民用企业借势而起。洋务民用企业主要有四大类:1、轮船航运业;2、电线电报业;3、矿业;4、纺织业。1885年8月1日盛宣怀被委任为轮船招商局督办,招商局从此设置了督办。轮船招商局与强敌-怡和、太古等列强的轮船公司鼎足而立,成为航运业的三强之一。作为第一个洋务民用企业的轮船招商局,是民族性很强的资本主义航运企业,它在分洋商之利挽回利权上起了颇大的作用。1881年5月开工11月建成的唐胥铁路,采用了当时大部分欧洲国家通行的1435毫米标准轨距;在金达总工程师指导下,自制了一台小型机车,成为中国使用机车牵引火车之始。

近代邮电通讯业的兴建也自然构成洋务运动的重要成果。电报线路1880年从津沽设线开始,逐渐推广,到1881年建津沪电线,1882年建沪粤电线、长江电线,乃至后来推及全国。李鸿章是从军事需要的目的出发,而具体负责架线的盛宣怀却把电线电报为商业服务的目的放在很重要的地位。他说:“中国兴造电线,固以传递军报为第一要务,而其本则尤在厚利商民,力图久计。”电报局在创业的艰苦历程中与其他洋务企业相似,但从成就上来说是最成功的。

煤炭金属矿的开采和冶炼工业的兴办,是洋务派以求富为主要目的的兴办民用工业的正式开端,也是“以富求强“的起点。从19世纪70年代中期开始,运用机器开采煤炭的热潮标志着中国近代矿业生产的发端。它是在资本主义列强掠取中国矿产的企图中勃然兴起的民族产业。面对列强掠夺中国煤炭资源的图谋,清政府以及洋务派也逐渐将着手于机器开采煤矿的举措,并针对性地选取在英美等国所谋划的台湾、开平和湖北这三个地方着手进行。汉阳铁厂也是洋务运动中兴建的近代民用企业。它从1891年年底开始动工,至1893年11月建成。大冶铁矿于1891年投产,马鞍山煤矿于1893年开始出煤。这样,炼钢铁、采铁矿、采煤炭三者齐全配套的钢铁联合企业基本建成了。

洋务运动中的纺织工业企业主要有兰州织呢局、上海机器织布局及华盛纺织总厂,以及湖北织布局、纺纱局等。兰州织呢局是洋务派创办和投产最早的一家纺织工厂,于1880年11月建成投产。上海机器织布局则是官府倡导商人承办的模式,是中国第一家机器棉纺织工厂。可惜,1893年10月19日被大火焚毁,在原址又建立了华盛纺织总厂,于1894年9月正式投产。

四、办学堂、遣留学:中国教育现代化的先声

人才的培养是根本。1862年由总理衙门主办京师同文馆,是一所培训中西外交所需译员的新式学校。随着洋务事业发展,对西方科学技术乃至社会政治等方面的书籍的翻译和使用,更为社会所急需。1868年,曾国藩提议在江南制造局“另立学馆,以习翻译,选聪颖子弟,一方面学习外文,另一方面学习科学技术知识,近代新学堂的建立已是呼之欲出了。左宗棠所办求是堂艺局,在教习外语的同时,将数学、物理等科学知识课程列为必修课,一反“专心道德文章,不复以艺事为重”的陋规。李鸿章在筹办广方言馆之初即强调,把学外语与阅读和翻译西方科学技术书籍联系起来,又将学外文、科技与“自强之道”联系起来。

培养技术人才的新式科技学堂几乎是与洋务企业同步建立的。马尾船政局所办求是堂艺局,一开始就是以学习先进科学技术为主。洋务教育是从学习外国语言文字开其端,随着近代工业的产生对科学技术人才的需求而逐渐及于天文、算学等自然科学领域。洋务教育,随着洋务事业的开创和发展而发展,在洋务企业向民用领域大规模扩展的进程中,在19世纪70年代中期以后,以服务于工商业为特征的实业学堂,如电报学堂、实学馆、矿务学堂以及铁路、商务、医学等学堂就应时而起了。同时,这些新式学堂传播的内容也不仅仅是技术,而且也扩展到思想文化与社会政治方面。

洋务派已经意识到,要把西学西技学到手,聘洋师到中国教习或译西书为中国人学习不失为一条可行路径,但更根本更长远的发展,则莫过于派留学生于海外。1872年夏秋之交,第一批留美学生抵达美国哈特福市的清朝留学使团的办事处。至1875年最后一批送毕,清政府共派赴美国留学生三批120名。19世纪70年代中期以后,赴欧留学生进展颇为顺利。左宗棠率先在马尾船政局前、后堂学生中选派出洋留学,头批留欧学生学习3年后于1880年先后回国。洋务运动时期派遣出洋留学的人数共有200余人,他们学成回国后,在实业、外交、教学等各个方面,均起到较为重要的作用。如著名的铁道工程专家詹天佑,便是洋务派派赴美国留学的第一批学生之一。而北洋海军舰队的“镇远”、“定远”管带,其他“靖远”、“济远”等主力舰的管带,均为留欧学生所担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