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那些事儿---春秋争霸(1)  

平王东迁

   公元前772年,周幽王被杀,西周覆灭。此后,在鲁国和许国国君的拥护下,废太子宜臼被迎接回国,登基称王,即历史上的周平王。公元前770年,深知已无力抵抗犬戎的周平王见镐京被破坏严重,吸取了父亲周幽王被杀的教训,决定将都城迁往洛邑,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平王东迁”。东周的前一阶段,即春秋时期由此开始。
平王东迁这项浩浩荡荡的工程的顺利进行,是建立在很多诸侯国的支持之上的,而其中功劳最大的当属晋、郑两国,它们在迁都过程中,鼎立支持平王,立下了汗马功劳,这也为春秋时期晋、郑两国争霸中原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平王为了感谢在东迁中出力颇大的秦、晋、郑等诸侯国,不断封疆赐地,将岐山一带的土地送给了秦伯,又将河西一带的土地赠给了晋文侯。东周初期,周王室还拥有现在陕西东部一直到豫中一带的领土。但是多年以后,真正属于王室的领地就仅仅只限于洛阳周围几百里的范围了。
   西周时期,“礼乐征伐自天子出”,即全天下的制礼作乐、征战讨伐等事,都是由周天子发出命令的。但自进入春秋后,王室统治各诸侯国的局面已然不复存在,诸侯们不再定期向周王室进贡述职。周王室此刻不得不依附于这些日益强盛的诸侯国,受其掌控,痛失“天下宗主”的地位。与此同时,诸侯国之间的征战愈演愈烈,大国吞并小国,弱国依附强国。而实力孱弱的周天子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下属的诸侯们上演一出出争霸大战,自己却无能为力。从此以后,各诸侯国相互兼并、彼此厮杀的状况一直持续了五百多年。

郑庄公小霸

   郑庄公之所以能够在纷争不断的春秋初期成其霸业,关键在于他开创并成功地运用了“远交近攻”的战略。郑庄公认真分析了各诸侯国的情况后,发现当时向外扩张的形势对自己十分有利:东面,齐国与鲁国间已交战多年,齐襄公是无能之辈,难成气候;南面,楚国正积极向南拓展疆域,暂时不会北上;西面,秦国与犬戎正在交战,向东扩张;西北面,晋国内乱未平,无暇顾及其他。所以,在朝中大权在握的郑庄公完全可以名正言顺地借天子之名,讨伐其他诸侯国以扩大自己的势力。
   但沉稳的郑庄公也意识到了危险的存在。当时郑国在版图上的地理位置是北邻卫国,东邻宋国。这两国与郑国之间的关系并不融洽,一旦有了矛盾,随时可能发生战争。另外,如果战争开始后卫、宋两国同时进攻,郑国两面受敌,很难抵御。权衡再三后,庄公制定了“远交近攻”的策略。就是联合那些距离较远的诸侯国共同攻打邻近自己的国家。这样做的好处不但可以迅速吞并卫、宋两国,还能帮助自己在扩张的道路上走得更远。
   公元前714年,郑庄公以宋国没有朝见天子为理由,假传圣旨,命令各诸侯国联手攻打宋国,鲁、齐两国积极响应。宋国国都很快落入了联军的手中。可是没想到,宋、卫联军也乘机进入此时城内空虚的郑国国都,郑国被迫退兵。宋、卫联军见形势有利,又联合蔡国准备除掉戴国,给附近的郑国制造更大危机。见形势不利,郑庄公立即将攻占的两个宋国小城送给了刚刚和好的鲁国,并假借救援名义率兵进入戴国。宋、卫、蔡联军不敌郑军,被迫退兵,郑庄公便趁机夺取了戴国的大权。紧接着,郑庄公乘胜追击,接连攻破成、许两国,又撤兵回宋,大败宋军。一时间,郑国军队声名远播。卫国见盟友宋国战败,无奈之下也主动向郑国求和,郑庄公中原霸主的地位由此确立。
   从平王东征时起,周王室已日渐衰弱。公元前720年,周平王驾崩,不久太子孤因悲伤过度,也与世长辞。于是,孤的儿子姬林登基,即周桓王。桓王见郑国日益加大,想收回庄公手中的一些权力。庄公示强,先后两次派遣士兵强行收割王室在温地、成周的庄稼。桓王得知后勃然大怒,便在庄公觐见之时有意灭其威风,刻意削弱其权力。桓王册封虢公为右卿士,将一些本属于庄公的权力移交给虢公。见桓王态度强硬,庄公以退为进,转而回到郑国,专心治理国家,养精蓄锐。郑国的势力越来越盛。之后,他又假借天子名义讨伐邻国,地盘越来越大。桓王得知后怒不可遏,桓王与庄公关系越发紧张,“周郑交恶”战争随时可能爆发。
   公元前707年,桓王命令陈、蔡、虢、卫四国派兵联合伐郑。两军对垒时,桓王统率的联军不断上前叫阵,庄公却按兵不动,不予回应。等到桓王联军士气衰竭之时,庄公才下令战车在前、步兵在后,以“鱼丽”阵冲锋。庄公命令士兵首先攻打兵力较弱的陈国军队。郑军势如破竹,陈国军队全军覆没,吓得蔡、卫两国的军队仓皇收兵,不战而退。庄公又下令军队全力攻打桓王主力,周军节节败退,士兵纷纷弃甲而逃。
   郑军乘胜追击。郑将祝聃见周恒王正在前方的一辆车上,就弯弓搭箭,一箭射中了桓王的左肩。随后,祝聃驱车紧追不舍。就在这时,郑国军队吹响了收兵的号角,祝聃只好回营,放走了周桓王。后来,庄公向祝聃解释了阻止他追击周桓王的原因。庄公说:“对方是天子王军,作为诸侯,与周军对战原本就是不得已而为之。如果你抓住了桓王,我们应当如何安置他?如果射死了他,杀害天子的罪名就要由我们来背负,到那时我们该如何面对天下?如今周军大败,桓王受伤,我们已经杨威天下,不用再穷追不舍了。”

春秋荆楚第一王

   熊能是春秋初期楚国君王熊坎的次子,公元前741年,熊通的哥哥熊旬病逝前将王位传给自己的儿子,早有野心的熊通突然发动了一次宫廷政变,杀掉了熊旬之子,自立为楚君。当时,以下犯上、弑君自立都是大逆不道的。想要坐稳王位,就必须迅速加强自己的实力。于是,熊通娶回了邓国公族女子作为自己的妻子,史称邓曼。
熊通自立后,一方面安抚楚国贵族,另一方面大力发展经济。在赢得国人拥戴、巩固政权后,他利用先君“甚得江汉间民和”的有利形势,积极开始向周围开拓疆土。坐上王位还不到三年的熊通,就准备攻打周王室设在汉水北面的重镇。他率兵渡江,来到南阳盆地,可惜这一次没有成功。此后,他又带领军队吞并了地处江汉平原西部、国土面积较小、国力强盛的权国,并设权国为权县,让过去的权国国君斗缗做这里的权尹。
   曾贵为一国之君的斗缗哪肯屈尊于人下,而只做一个小小的县尹。没过多久,斗缗起兵造反。消息传来,熊通立即派兵前往镇压。平定叛乱后,熊通把权县所有贵族全部迁移到平板。鉴于斗缗造反的教训,此后无论楚国出兵消灭哪个国家,都会首先把当地的贵族迁出,送到楚国来严加看管,然后将所灭之国设为县,再在当时重新选拔人才做县尹,并沿用当地风俗进行治理。
   许多人都以为郡县制是后来一统天下的秦国发明的,殊不知郡县制的首创者其实是熊通。事实上,推行郡县制比分封制更有利于君主统治国家。王权集中,朝臣听命,国内局势就能更加稳定,杀君夺权、家族割据的现象随之大大减少,国家的实力也越来越强盛。
   公元前704年,楚国国君熊能自立为楚武王,成为诸侯称王的第一人。在大周王朝一统天下分封诸侯之时,唯有周以“上天之子”称为王,受封的各诸侯分别以公、候、伯、子、男的爵位相称。而楚受封时只不过是地位并不高的子爵,现在却敢于称王,这不仅让周王,也让华夏诸侯、蛮夷君主们为之震惊。公元前701年,汉水东面的诸国基本上都被楚国降伏,楚国俨然成为汉东霸主,没有人再敢与之抗衡。

小白诈死得王位

   齐襄公执政期间,齐国的朝政混乱不堪。公元前686年冬,齐国大夫公孙无知等人起兵造反,叛军杀襄公于宫中,公孙无知自立为君。次年二月,还没坐稳君位的公孙无知便被雍林人杀死了。之后,齐国君位空缺,国政越发混乱。
   齐襄公有两个兄弟---公子纠和公子小白。当年,齐襄公与自己的妹妹文姜谋杀鲁桓公时,小白的师傅鲍叔牙预感齐国即将发生大乱,决定保护小白出逃。鲍叔牙带着小白逃到了南面的邻国莒国。此时,公子纠也在颇有远见的大臣管仲和召忽的保护下逃到了其母亲的家乡---鲁国。小白得知公孙无知被杀后,便驱车不分昼夜地向齐国出发,鲁庄公也得到了消息,便急忙发兵护送小白的哥哥公子纠回国夺取君位。此时,公子小白和公子纠两派势力都把目光集中到了齐国国君的位置上。
   心思缜密的管仲发现公子小白在离齐国很近的莒国居住,这样的话小白就会早于公子纠到达齐国。想要抢得先机,就必须阻止小白一行人的行动。于是,管仲向鲁庄公借三十精兵,骑快马日夜兼程地赶往从莒国到齐国的道路,终于在半路上截住了公子小白的队伍。管仲看到保卫小白的莒国士兵气势汹汹的样子,明白双方力量悬殊,如果真刀真枪地打起来,自己将处于不利地位,因此只能智取。于是他便装作离开,刚走了几步趁对方不备,回身一箭射向小白的胸口。只听小白一声惨叫,吐血倒在了车上。这时得手的管仲一行迅速逃去,只听得背后哭声一片。
   鲍叔牙完全没有料到管仲会出其不意地射杀小白。他见小白吐血倒下,悲痛地扑上前去,却发现小白居然安然无恙。或许是天意,管仲射出的那一箭被小白身上的衣带钩挡住了,居然没伤到一点皮毛。而公子小白十分机警,“中箭”后立即咬破舌尖,喷血装死,生怕管仲再射出第二箭。鲍叔牙为防管仲一党得知小白未死再次来袭,将计就计,安排大队人马举丧前行,自己则带着小白乘小车在几个士兵的保护下,日夜兼程奔往齐国。
   小白一死,再无人有资格与公子纠争夺王位了。管仲喜不自胜,见到公子纠后,立即把这件喜讯告诉了他。公子纠等人听闻小白已死,更是高兴得手舞足蹈,饮酒庆祝。让他们没有料到的是,大难不死的小白已经抢先到达了齐国,并且已在齐国贵族国、高两氏的拥立下成为齐国国君,即历史上赫赫有名的齐桓公。

管仲拜相

   齐桓公即位后,便与鲍叔牙商议如何对付已逃往鲁国并有管仲辅佐的公子纠。鲍叔牙提议借鲁国之手除掉公子纠这个隐患。于是,齐桓公便将此事全部交由鲍叔牙来解决。鲍叔牙向齐桓公请命,除了为杀掉公子纠之外,更重要的一个原因是想将管仲带回齐国。鲍叔牙和管仲从小就是知心好友,最清楚管仲的治国能力。
   鲍叔牙率领大军到达汶阳后,立即修书并派大将送到鲁庄公手中.鲍叔牙在信中清楚地说明了交换条件:杀公子纠,交出管仲\召忽;如若不从,齐国即刻出兵伐鲁。鲁国大夫施伯见信后,主张杀死管仲。他认为,齐桓公之所以要求鲁国交出管仲,是想要利用管仲的才能使齐国变得更加强大,这样势必会危害到鲁国安全。但迫于齐国的压力,鲁庄公还是按照鲍叔牙的要求做了。他杀掉了公子纠,准备送还管仲、召忽。但召忽在得知公子纠死后竟然自刎而死。
   管仲回到齐国后,鲍叔牙把自己想向齐桓公举荐管仲的想法提了出来。管仲沮丧地说:“我既没能帮助公子纠登上君位,又没能像召忽那样以死誓忠,却甘愿被囚困,实在惭愧。一臣不事二君,如果我现在去辅佐齐桓公,一定会遭到天下人耻笑啊!”鲍叔牙开解他说:“你曾经说过,做大事的人常常不拘小节,立大功的人往往不需他人谅解。当今的齐桓公是一个胸襟开阔、志向高远之人,将来定能带领齐国称霸天下。你有治国的奇才,如果你能不计较过去的得失而辅佐他成就大业,日后不难名扬四海。”管仲听后顿时豁然开朗,答应让鲍叔牙去举荐自己。
   第二天,鲍叔牙去见齐桓公,说出举荐管仲为宰相之意。齐桓公听后大怒,回想起当初管仲箭射自己那一幕,怒气冲冲地对鲍叔牙说:“当初若非我命大,早就被他一箭射死了。管仲与我有不共戴天之仇,我怎么可能重用他?”鲍叔牙回答说:“管仲射您一箭,是因为他身为公子纠的师傅,当然要为公子纠着想。管仲有治国安邦在大智,您若能重用管仲,何愁霸业不成!”齐桓公是在鲍叔牙的帮助下才坐上君王宝座的,齐桓公一向信任他,而且齐桓公是一个有雄心大志的人,他知道鲍叔牙之所以几次三番地举荐管仲,定是因为此人确有常人难及之处。于是,齐桓公就正式拜了管仲为宰相。管仲得遇明君,不负齐桓公的厚望,全心全意地协助齐桓公进行改革,终助齐桓公成就霸业。
   春秋五霸中,第一个称霸的便是齐桓公。齐桓公称霸的主要原因是他任用了当时最杰出的政治家管仲为宰相。可以说,没有管仲,齐桓公就难成霸主;而没有齐桓公,管仲就无法施展自己的才华和抱负。桓公和管仲两个人由敌变友,历来被人们视为君臣相知的典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