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那些事儿---春秋争霸(3)  

鲁庆父之乱

   鲁庄公三十二年(前662),庄公突然病重。病床上的庄公开始考虑由谁来做继承人。遵循旧例,应是嫡长子继承君位,但由于衷姜未育,只能立衷姜的妹妹叔姜之子公子开为太子,可庄公偏偏不喜欢他,便想到了宠姬孟任之子公子斑。遗憾的是,公子斑不是嫡长子,不能继承王位。当时鲁国的规矩是,如果无长子继承,王位就可以传与君主的弟弟。于是庄公找来叔牙,试探他的口气。叔牙与庆父沆瀣一气,便怂恿道:“由庆父来继承王位,您还有什么可担心的呢?”
   姬庆父、姬叔牙和姬季友三人,都是鲁庄公姬同的弟弟。三人中,只有季友是庄公一母同胞的亲弟弟,而庆父、叔牙与庄公并非一母所生,因此他们分成了两派。为人独断专横的庆父勾结叔牙密谋篡位,同时还与鲁庄公的妻子衷姜通奸。
   鲁庄公便找来同胞弟弟季友商量。正直善良的季友知道狼狈为奸的庆父、叔牙早就盯着君位了,听到哥哥问立储之事,便说:“请立公子斑为储君。”并自告奋勇来操作此事。季友派人传庄公的命令,令叔牙不可离开自己住宅,然后送上毒酒逼其自杀。自那次与庄公谈立储之事后,叔牙本以为庄公死后,天下就是庆父的了,完全没有料到,季友会派人毒杀自己。为形势所逼,为了保全后代,叔牙只得喝下了毒酒。鲁庄公去世之后,季友扶持公子斑即位。
   庆父得知公子斑即位一事,气愤不已,心有不甘,便勾结鲁庄公之妻衷姜准备暗杀公子斑。庄公在世时,公子斑爱上了鲁大夫梁氏的女儿,时常让替自己赶车的荦去梁家代为探望。一次,公子斑独自乘车去探望梁氏之女,却看见站在花园围墙外的荦处梁家的女儿正隔墙而戏。公子斑大怒,便用鞭子毒打荦以示警告。被公子斑毒打一顿后,荦一直耿耿于怀。庄公去世后,庆父便挑唆荦趁机刺杀了公子斑。庄公刚死,新君又逝,庆父为避杀君篡位之嫌,坚决不肯继承王位。于是年仅八岁的叔姜之子公子开于公元前661年登基即位,史称鲁闵公。
   弑君成功的庆父为了掩人耳目,此时也离开了鲁国,前往齐国。在齐国的庆父原以为自己很快就能回国执掌君权,却没有料到作为中原霸主的齐桓公竟全力扶持鲁闵公治理鲁车,并且还从陈国接回了季友任鲁国宰相。恼羞成怒的庆父立即返回鲁国,准备寻找机会篡权。
过了不久,庆父再次与衷姜合谋,暗杀了鲁闵公,夺得了君权。见两任君王接连被杀,季友无奈之下,只好带领公子申逃往邾国。
   庆父夺得君位后,滥用权力,为所欲为,过起了骄奢淫逸的生活。他的所作所为使得国家朝政混乱,鲁国百姓深受其害。访鲁的齐国使者仲孙返齐后,曾感叹道:“如果不除掉庆父这个祸害,鲁国的灾难就不会结束!”见庆父在鲁国作威作福,季友气愤不过,便写下檄文呼吁鲁国百姓杀掉庆父,让公子申回国继承君位。檄文一出,鲁国百姓一呼百应,纷纷起来反对庆父。见势不妙,庆父连忙逃到莒国去了,衷姜也连忙逃往邾国。庆父出逃,公子申在季友的帮助下,于公元前659年返回鲁国即位,史称鲁僖公。
   当时,齐鲁两国流传着仲孙的话:“庆父不死,鲁难未已。”季友听闻后,立即命人预备重礼贿赂莒国国君,请他交出庆父。莒君爽快地答应了,派人送庆父回鲁国。在回鲁国的途中,知道自己在劫难逃的庆父自杀身亡。衷姜原是齐国贵族子女,勾结庆父弑杀君王的行为让齐国人感到耻辱,也被齐桓公抓回去杀掉了。庆父为了夺取君权,违背道德,与嫂子通奸,相继杀掉了两任鲁君,死有余辜。此后,“庆父”便成了制造内乱的代名词。

晋献公假途伐虢

   公元前679年,曲沃武公出兵伐晋成功,夺得君位,史称晋武公。两年后,武公病逝,其子诡诸即位,是为晋献公。晋献公怀有经天纬地之才,执政后大展身手,积极拓展国家疆域。但要想逐鹿中原,就必须消灭阻碍晋军前进的虢国,而灭虢的突破口则是地处南部的小国---虞国。虞、虢两国彼此相邻,两国世代交好。如若攻打虢国,虞国就一定会来帮忙,两国联合在一起实力很大,晋国没有必胜的把握。于是,晋国大夫荀息献计说:“虢国国君喜好美色,我们可投其所好,送他美女,让他沉迷美色,荒废朝政,腐蚀掉他的锐气。到那时,我们就能去讨伐他了。”晋献公依计把美女送到虢国,虢公果然中计,每天醉生梦死,荒废的朝政。晋献公见机会到了,就准备出兵讨伐虢国。
   接着,荀息又提议让晋献公准备一份丰厚的礼物送给那缺乏远见卓识、只顾眼前利益的虞国国君,然后向他借道攻打虢国。如此一来,虢国见虞国让道,便会怀恨于心,两国关系破裂,自然虞国也不会出兵援助虢国了。荀息带着一匹千里马和一对珍贵的玉璧来到虞国。虞公见到如此厚礼,顿时心花怒放。荀息趁机道出目的:“我们还有点小事请贵国相助。虢国总是到我国边界寻衅滋事,我们想惩处一下他们。希望借贵国一条路让我们过去。如果能有幸获胜,所缴获的物资将全部奉送给您。“贪图小利的虞国国君赏玩着玉璧,又看了看一旁的千里马,连连答应道:”可以,可以!“
   晋献公在公元前658年,命里克和荀息率兵从虞国借路去攻打虢国。三年后,虢国灭亡。晋国依照承诺,将缴获的物资和俘虏的女子送给了虞公。虞公见晋国果真信守诺言,更是喜出望外。晋国将军里克借口说自己身体不适,暂时不能率兵返回晋国,便驻军在虞国国都边。虞国国君一点也没有怀疑。几日后,他还亲自到城外迎接率兵前来接应晋军的晋献公。献公邀请虞公出城打猎。刚走不远,就见虞都内火光冲天,虞公匆忙回城,却发现晋军已攻占了虞都,虞国被晋国轻易地消灭了。晋国囚禁了虞公,取回了玉璧和千里马。

骊姬倾晋

   晋献公登基后,他的夫人未育子女,妃子齐姜育有一子一女,即长子申生和后来做了秦穆公夫人的穆姬。献公便立申生为太子。后来,晋献公又娶狄国女子大戎狐姬和小戎子为姬,狐姬生子重耳朵,小戎子生子夷吾。公元前672年,晋国打败骊戎,骊戎献骊姬姐妹求和。骊姬和妹妹少姬嫁到晋国后,深得晋献公宠爱。后来,骊姬为献公生了个儿子,取名奚齐;少姬也生了个儿子,叫卓子。
   骊姬是一个富有心机的女人,以美色取得了晋献公的专宠。生下奚齐后,骊姬想废去太子申生,让晋献公立奚齐为太子。但他知道即使除掉申生,比奚齐年长的重耳和夷吾仍会阻碍奚齐继位。于是她便日日思索,一心想除掉他们兄弟三人。骊姬知道,欲除太子就必须先挑拨太子和献公两人之间的父子关系。骊姬便想借助大臣们的力量把太子申生调出京城,然后蛊惑献公废除太子。骊姬买通了晋大夫梁五等人,让他们劝说晋献公派太子申生去镇守曲沃,派公子重耳和夷吾分别去防守蒲城和南北二屈。在骊姬及奸臣们的不断鼓动下,晋献公果然中计,执意将太子申生派往曲沃,将公子重耳、夷吾派到蒲城和南北二屈。将太子申生赶出国都后,骊姬便隔绝了晋献公与太子之间的联系,成功地封堵了二人之间的消息往来,骊姬接下来要做的,就是设计陷害他们兄弟三人。
   太子申生刚走,骊姬就派人对献公挑唆道:“我听说,申生已在曲沃收买人心,恐怕对您不利。”献公闻言大怒,虽然还没有生出杀太子的想法,但此后便对太子不像以往那样亲近了。骊姬又鼓动献公让太子申生领兵前去攻打戎狄,想借狄人之手除掉申生,但这招却失败了。骊姬仍不甘心,派人制造谣言道:“太子兵权大握,将会生出事端。”晋献公轻信谣言,便逼申生交还兵权,重回曲沃。这时,晋献公已决心废除太子申生,立骊姬之子奚齐为储君。可是,骊姬却出言阻止。骊姬深谋远虑,明白申生不死,自己的儿子即使得到太子之位,也未必能坐得稳。现在时机尚未成熟。
   骊姬见晋献公虽然对申生的态度越来越冷淡,但仍未产生仇恨,于是,她便心生毒计,建议献公如申生回京小住,还说自己想要向太子示德,以改变申生对她的看法。献公听后大喜,立即采纳了她的建议。太子回京后,骊姬多次请他赴宴,席间言谈甚欢。一天晚上,骊姬突然向晋献公哭诉,说太子居然酒后调戏她。见献公不太相信自己,她就假装生气地说:“您若不信,我明天就和太子一起去花园,您在台上暗中观察,看看我说的是不是真的!”
   第二天,骊姬叫太子和她一起到花园游玩。骊姬事先在头发上涂了蜂蜜,使蜜蜂、蝴蝶都聚集在她的头发上。假装受到惊吓的骊姬叫申生帮忙把这些蜜蜂和蝴蝶赶走。太子便走到她的身后,挥舞着袖子赶走了蜜蜂、蝴蝶。晋献公远远望去,以为调戏之事是真,非常生气,当即想杀掉太子。骊姬却恳求说:“宫里的这些事如若被外人知道,有损君威,还是忍忍吧。“晋献公便没有马上杀掉太子,但已对太子心生恨意。没过多久,骊姬又栽赃太子申生投毒,终于让晋献公下定决心铲除太子。
   骊姬借晋献公之名传话给申生说:“昨晚君王梦见了你的母亲齐姜,说你可以在曲沃祭祀她了。”申生立即依命行事,按照晋国规矩先将祭祀用的祭品送给献公。骊姬趁献公打猎未归,在申生送来的酒肉中下了毒药。待到献公回来欲食用时,骊姬假意劝阻道:“这些食物都是太子从宫外送来的,先检验一下再吃不迟。”献公同意了,命人把酒倒在地上,结果地面立即被腐蚀了;再把肉拿去喂狗,没过多久,狗就死了。献公见食物里有毒,便以为太子想害自己,勃然大怒,喝令手下斩杀了太子的师傅杜原款。无辜的太子哪里解释得清,也被迫自缢身亡。骊姬又诬陷公子重耳和公子夷吾也参与了申生的阴谋,献公立即命人捉拿二人,两位公子被逼无奈,只得逃往狄国和梁国去了。
   骊姬为了让自己的儿子奚齐登上太子宝座,引发内乱,史称“骊姬倾晋”,迫使太子自杀,公子重耳和夷吾出逃国外。此后,晋国便不再立公族子孙为贵族,出现了“晋无公族”的局面,晋国国力越发衰弱。后因无力制止异姓卿大夫犯上作乱,为后来赵、韩、魏三家分晋埋下隐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