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那些事儿---春秋争霸(4)  

齐桓公伐楚及称霸天下

   在楚武王、楚文王的统治下,楚国的实力得到了加强,虎视眈眈地窥视着中原腹地,并不断向北方诸国进攻。于是,以楚为首的南方阵营与以齐为首的北方阵营对峙的形势渐渐形成。由于双方力量相当,在此期间双方没有出现大的冲突,和平安定的局面一直持续了十几年。
   公元前666年秋,郑国背弃了与楚国的盟约转而投靠齐国,当时楚国去攻打郑国。郑国向齐国求救,齐、宋、鲁三国联军火速赶来帮忙。楚国见形势对自己不利,便撤兵回楚,伐郑之事也就到此为止。伐郑失败后,楚王更加重视加强军事力量。楚成王执政后,依旧以郑弃盟投齐为借口,于公元前659年至公元前658年多次出兵征讨郑国。面对楚国的强势进攻,郑国招架不住,而作为盟主的齐桓公也多次找来鲁、宋、郑、曹、邾等盟国商讨对策,一同抵抗楚国。面对中原诸侯联军,楚军也没能占到便宜,只得退兵。齐国和楚国虽然从未正面交锋,但从郑国问题上,已经让人隐隐察觉到两国间的利害冲突越来越严重,双方刀兵相见难以避免。不久,这种情况果然出现了。
   蔡穆候的女儿蔡姬是齐桓公的宠妃,公元前656年的一天,蔡姬陪同桓公泛舟湖上。蔡姬从小就谙习水性,而桓公却不识水性。蔡姬便想逗弄桓公,她在船上故意摇晃,使船身也跟着摇来晃去。齐桓公吓得脸色苍白,连连叫停。蔡姬见状,乐不可支,摇得更加起劲。齐桓公下船后大发雷霆,把蔡姬赶回了娘家蔡国。桓公原是一时生气,只是想让蔡姬回家自省,并不是真的休了她。可是,蔡姬到家后却向父亲倾吐委屈,蔡穆候听后大怒,一气之下就让蔡姬改嫁了楚成王,这也象征着蔡国投向了楚国阵营。齐桓公便下决心要惩处背叛他的蔡穆候。
   公元前656年,桓公以楚国多次入侵中原为理由,集结齐、鲁、宋、陈、卫、郑、许、曹八国力量,组成联军进攻楚国。而蔡国正处在伐楚的必经之路,途经蔡国时,桓公就可以公报私仇了。面对来势汹汹的联军,小小的蔡国哪里是对手,齐军不费吹灰之力就将蔡灭了。除掉了蔡国,齐桓公终于出了一口恶气,然后率兵开赴楚国。毫无防备的楚成王立即命令屈完出使齐军,假装和谈以拖延时间,自己则连忙调兵遣将,准备应战。
   屈完受命来到齐营,一开始就追问齐国大兵压境的原因。对此,齐桓公难以回答,。如果齐桓公回答说是因为蔡姬改嫁而前来征伐楚国,那么问题出在蔡国,与楚国有何相关?如果桓公回答说是因为楚出兵伐郑而前来讨伐楚国,那么为什么途中又去袭击蔡国呢?管仲见齐桓公无言以对,便上前接话:“昔日周王赐齐国征讨大权。楚国已经多年未向王室朝贡。此外,当初南征楚国的周昭王为何迟迟未归?我们前来,要特地向你们质问这两件事。”屈完回答道:“我国久未向周王朝朝贡是事实,但那是因周王室失其纲常,无力统治天下。天下的诸侯又有几家朝贡了?为什么单说我们楚国呢?周昭王在汉水上溺水而亡,确实与楚国无关。”
   楚国承认了不进贡的错误,否认了周昭王之死与楚有关。这样看来,齐国似乎没有借口再出兵伐楚了。于是管仲提议让齐桓公与楚成王会盟,因为他猜到楚国肯定已做好迎战准备,到底谁胜谁败,还很难说。只有两君会盟,试探一下楚国能否表示臣服。在管仲的提议下,诸侯联军连夜赶赴召陵。楚成王听屈完回报联军实力如何强大后也被震住了。仔细斟酌后,决定让屈完再次出使求和,以表屈服。齐桓公也深知双方旗鼓相当,不能小看对方,便同意修好。于是,齐楚两国在召陵签订了盟约,结为盟国。召陵之盟标志着齐楚争霸大战落下了帷幕。
   公元前679年,齐桓公再次在鄄地召开盟会,各诸侯国积极响应。在这次会盟中,齐桓公的霸主地位得到众人认可。齐桓公作为霸主一共主持会盟多达九次,葵丘会盟是最后一次。因此在在历史上,桓公称霸中原的过程也被称为“九合诸侯”。

五张羊皮换来的相国

   百里奚年轻时家境贫寒,居无定所,虽然有治理国家的本事,只可惜一直没有碰到赏识自己的伯乐。后来在好友宫之奇的引荐下,几经周折,百里奚才做了虞国的大夫。晋献公在公元前655年把虞国灭了,并将虞公及虞国大夫井伯、百里奚等人抓了起来。恰逢秦穆公派使者前来求婚,晋献公便决定让女儿穆姬远嫁秦地,把灭虞时的俘虏作为穆姬的陪嫁人随嫁到秦国。百里奚不想过奴隶的生活,所以逃跑了。当他逃到宛(今河南南阳)时,却被楚国人抓去做喂牛人。
   后来,秦穆公得知百里奚是个人才,便派人用五张公羊皮将他从楚国人手中换回。这就是百里奚被后人称为“五羰大夫”的原因。百里奚被带回秦国时已经七十多岁了,秦穆公特意接见了他。当穆公发现百里奚原来是个古稀老人时,情不自禁地说:“太可惜了,你的岁数太大了!”百里奚答道:“假如您命我追赶天上的飞禽,或是去抓捕走兽,我确实是太老了;但如果让我和您一起讨论国政,我还不老呢!”秦穆公听罢心生敬佩,便问道:“你有使秦国实力超过其他诸侯国的好办法吗?”百里奚说道:“秦国地处边陲之地,地势险峻,进可攻,退可守,而且兵强马壮,我们应善加利用自己的优势,伺机而动。秦穆公发觉百里奚的确是个稀世之才,意欲拜其为相。不料百里奚却推荐了一个叫蹇叔的好友,说他比自己更具备治国之才。于是,秦穆公立刻拜百里奚做左庶长,蹇叔为右庶长,即为”二相“,予以重用。
   百里奚在秦任相国时,几乎参与了秦国所有的政事。在七年相国生涯中,百里奚改革内政,礼教天下,施恩于民。百里奚凭借自己的聪明才智和卓越的谋略,帮助地处边陲的秦国慢慢繁盛起来。秦穆公最终能成为春秋五霸之一,百里奚功不可没。

齐桓公之死

   齐桓公有很多受宠的妃子,生养了很多儿子。此外,他还养有四个得宠的臣子。第一个宠臣是易牙,他擅长烹饪,经他烹调出来的食物味道鲜美无比,桓公很喜欢吃他做的东西。一日,齐桓公无意中说道:“山珍海味我都吃腻了,只是没吃过婴儿肉,不知婴儿肉的味道如何?”易牙牢记在心,后来他竟然把自己的儿子杀了,用儿子的尸体给齐桓公做人肉宴。桓公被易牙杀子为自己制作食物的行为所感动,认为易牙对自己的忠心胜过对亲骨肉的爱,便开始宠信易牙。第二个宠臣是竖刁,他见桓公欲寻可信之人打理后宫诸事,便亲自阉割了自己,自告奋勇地入后宫主事,桓公因此十分信任他。第三个宠臣叫开方,他是卫国卫懿公的长子。开方舍弃了尊贵的太子之位,离开父母来到齐国服侍齐桓公,齐桓公因而也特别宠信他。还有一个宠臣叫雍巫,善于治病,也深得桓公欢心。
   公元前645年,辅佐齐桓公称霸中原的管仲病重,齐桓公前往探视,问管仲道:“群臣之中谁可继任为相?”管仲回答:“最了解臣子的还是主公您自己,您认为谁合适?”齐桓公首推鲍叔牙,管仲摇摇头道:“鲍叔牙为人清廉纯正,是个真君子,但嫉恶如仇,不可从政。”桓公便提议易牙,管仲回答:“易牙不惜烹其子讨好主公,丧失人性,这种人怎能为相?”桓公又提议开方,管仲回答:“开方背弃自己的父母,侍奉主公十五年,连父亲死了都不回去吊唁,违背人伦,怎么会忠心于您?况且他本来是千乘之封的太子,能弃千乘之封,其欲望必然超过千乘。您应当远离这种人,若重用此人,必定乱国。”桓公又问:“你觉得竖刁如何?他自殘相侍于我,定是忠心耿耿之人!”管仲听后连连摇头,回答道:“竖刁阉割自己来伺候主公,不爱惜自己的身体,这有违人情,这种人更是不可亲近。请您一定要远离易牙、开方、竖刁这三人,如果让他们得宠,势必会导致国家大乱!”于是桓公又提议雍巫,管仲依然说不可。
   接着,管仲便举荐隰朋为相,他说:“隰朋是忠君之人,而且对自己的修养要求很高。能做到不耻下问。此人就算是在家里也会时时牵挂朝中之事,很有责任心,您可以考虑用此人为相。”没过多久,管仲去世。齐桓公听从管仲临终的建议,赶走了易牙、竖刁、开方、雍巫四人,拜隰朋为相。没想到,次年,隰朋也突然离世。
易牙等人被赶走后,齐桓公很不适应。没有易牙,他吃饭没有胃口;没了竖刁,他觉得后宫一片混乱;没了开方,他感觉时间难以打发;后来,桓公大病一场,更觉得雍巫很重要。不久,桓公又将四人召回宫中,官复原职。他绝对没有想到,正是由于这个错误的决定才导致自己落得悲惨的下场。
   公元前643年,齐桓公病倒了。此时,他的五个儿子在四个宠臣的挑唆下开始争夺君位,相互攻杀。趁齐桓公昏迷不醒的时候,易牙、竖刁经过密谋后把齐桓公禁于内宫,并封住宫门,把桓公一个人留在病榻上,不给他水和食物。齐桓公叹道:“唉,仲父之言果然言中了!”桓公悔不该当初将佞臣召回,顿时涕泪纵横,但为时已晚。恸哭之后,加之疾病缠身,而且又饿又渴,桓公不一会儿就咽气了。一代霸主就这样悲惨地离世了,可他的儿子们此时却为了争夺君位,在宫外互相残杀,没有人注意到他们的父亲已经死了。后来,齐桓公逝世的消息虽然从宫中传出,但因为当时的齐国无人执政,没有人来主持他的丧事,桓公的尸体就这样在病榻上摆放了整整六十七天。
   此后的三十三年里,齐国出现六君争位,四君被杀的混乱局面,这与齐桓公晚年宠信奸臣、不听管仲遗言不无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