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那些事儿---春秋争霸(5)  

泥守“古道”宋襄公

  齐桓公去世以后,奸臣们扶持公子无亏继承君位。当初齐桓公所立的太子昭被迫逃亡宋国,恳求宋襄公替他主持公道。宋襄公是个资质平庸之人,宋国当时的国力较弱,但宋襄公却抑制不住对霸主地位的贪念,他想趁齐桓公驾崩之机夺得霸主之位。宋襄公认为齐国太子昭此时前来投奔他,正是上天赐给自己的良机,于是他当即决定让太子昭留在宋国。公元前642年,宋襄公欲送太子昭返回齐国继位,他邀请各诸侯国共同出兵相送,以壮声威。但是由于宋襄公在诸侯国中的声誉和影响力都太小,因此大多数诸侯国对他的邀约根本不予理睬,只有卫、曹、邾三个比宋国还小的国家应邀前来。宋襄公只得率领四国联军向齐国进发。当时正逢齐国国内混乱之际,联军长驱直入,势不可挡。见形势不利,齐国众臣集体向联军投降,合谋杀掉公子无亏,扶持太子昭即位,史称齐孝公。
   太子昭在齐国顺利登基后,宋襄公自以为完成了震惊天下的大事,他将自己国小力弱、声誉不高的实际情况抛在脑后,盲目地认为现在是宋国树立威望、称霸中原的时候了。于是,宋襄公想召开盟会,借此来确立自己的盟主地位。因此,他为了获得大国支持,便把齐孝公叫来,想和他一起同楚国商量结盟之事。齐孝公表示愿倾全力支持宋襄公,以感谢他当初曾扶持自己继承齐国君位。
   宋、齐、楚国的君王于公元前639年春,在齐国的鹿地会盟。会盟初始,宋襄公就把自己当成盟主。他觉得自己既然是这次会盟的组织者,而且爵位又高于齐、楚两国国君,成为盟主是顺理成章的事情。宋襄公没有提前与齐、楚两国商讨,就擅自做主似出了当年秋天在盂地会盟诸侯、共扶周室的盟约。宋襄公这种专横的做法,惹得齐、楚两国国君十分不满 ,可为了照顾宋襄公的面子,他们还是在盟约上签了字。
   在当年秋天的盂地盟会上,楚成王和宋襄公为盟主之位争执不下。诸侯们见楚国实力强大,纷纷偏向楚成王。不服输的宋襄公恼羞成怒,再欲争辩,却被蜂拥而上的楚国将士抓了起来。于是,曾经野心勃勃的宋襄公沦为了楚国的囚犯。齐鲁等国出面协调后,宋襄公才被刚刚坐上盟主之位的楚成王放回了宋国。
   公元前638年,宋襄公邀请卫、许等国联合出兵攻打郑国,想把自己的怒气发泄到臣服于楚国的郑国身上。楚成王接到郑国的求援信息后,立即发兵宋国。宋襄公措手不及,只得撤兵回国,途中与楚军在泓水(今河南柘城北)相遇。宋国大司马公孙固建议与楚国和谈,宋襄公回答道:“我军师出有名,是仁义之师;楚军师出无名,是不义之师。哪有不义战胜仁义的道理!没必要和谈。”事实上,楚军实力强大,根本就不把宋军放在眼里,在白天就开始大张旗鼓地过河。公孙固立刻禀明宋襄公:“当楚军行至河中央时,乃是我军进攻的绝佳时机,这时出击将会胜劵在握。“但宋襄公开迂腐地说:楚国正在渡河,如若我军前去偷袭,实在有违仁义,这样我们哪还算什么正义之师啊!”
   楚军渡过河后,很快就排好兵阵,开始战斗。强大的楚军势如破竹,消灭弱小的宋军简直不费吹灰之力。楚军士兵发现了正仓皇逃跑的宋襄公,一箭射中了他的腿部。宋襄公在此战中伤势很重,全仗将士们拼死护驾才得以保全性命。孙子兵法中说“兵不厌诈”,愚蠢的宋襄公不懂得领兵作战,竟然在两军对阵时信守仁义道德,白白错过了打击敌人的最佳时机,只能以败北告终。最后,宋襄公又气又恼,郁郁而终。

重耳逃亡、归晋及称霸

   公元前655年,骊姬倾晋。大乱发生时,公子重耳、夷吾二人因遭受诬陷而被迫出逃。重耳逃到了其母亲狐姬的家乡---狄国。不久,晋国出现大乱。晋献公病逝后,大臣里克连弑二君。骊姬之子奚齐和少姬之子卓子接连被杀后,君位空虚,里克派人前往狄国迎接重耳回晋登基。重耳见国内形势不明,而自己又没有强有力的靠山,害怕回去遭遇不测,因此推辞不回。不久,重耳的弟弟夷吾被接回了晋国,并在秦穆公的扶持下即位,史称晋惠公。晋惠公向来就很清楚重耳威望很高,能力比自己强,害怕他回国后夺权篡位,所以执政后便下令不准重耳返回晋国,还暗中派人前往狄国刺杀他。在晋惠公的逼迫下,已经55岁的重耳又从生活了十二年的狄国逃往齐国。
   途中,饥饿难忍的重耳实在坚持不住了,忠心的介子推便割下自己身上的肉来给他吃,这才保全了他的性命。历经千辛万苦,饱受磨难的重耳一行终于到了齐国。在政治上素有真知灼见的齐桓公热情地招待了他们,还把齐国公室的女子齐姜嫁给了重耳。七年很快就过去了,重耳的追随者们都想帮助重耳回国以成就伟业,但重耳自己却安于现状,沉湎于温柔乡中,不愿回晋国。见重耳如此贪恋安宁的生活,齐姜就和众人合谋,灌醉重耳后,带着他离开了齐国。走了很远,重耳才醒来。见已远离了齐国,重耳只得无奈地带领着大家继续流浪。
   重耳一行先后来到了曹国、郑国,饱受羞辱,在路上流亡了整整十七年后,来到了楚国,楚成王以迎接国君的礼仪接待了他们。楚成王觉得重耳是受到上天眷顾的人,虽然在外流亡很长时间了,但跟随他的这批贤臣良将却一直不离不弃,可见他将来一定大有作为。这时,秦国的使者来楚国接重耳一行去秦国居住。原来,在秦穆公的支持下,先前晋国的晋惠公、晋怀公父子相继即位为晋君,但他们都没有报答秦穆公的大恩,反而与秦国作对。秦穆公大怒,便命人打探晋公子重耳的行踪,然后派使者去楚国接重耳来秦国。楚成王也觉得秦国与晋国相邻,回国的机会更大,于是重耳十分感激楚成王的安排,并拜谢再三后,就前往秦国去了,重耳的命运也随之改变了。
   秦穆公亲自接见了重耳等人,还打算把自己的五个女儿都嫁给重耳为妻。这时,重耳已六十有余,和秦穆公年龄相仿。细细想来,重耳觉得如果应下这门亲事,在将来晋、秦两国的交往上肯定对自己不利,因此,他决定谢秦穆公的好意。这时,臣子赵衰出面阻拦。他分析说,如果与秦国联姻,定能增强自己的实力,秦国一定会帮重耳登上君位,所以就不拘小节,顾全大局。重耳采纳了他的意见,答应了秦穆公。
   此时,晋怀公与臣子间互相猜疑,攻杀不断,晋国内乱不止。秦穆公抓住时机,于公元前636年,和百里奚、公于絷、公孙枝等人带领兵车四百乘送重耳返晋夺位。到了黄河边,秦穆公派遣一半兵力随同重耳过河,另一半则留守河边等候接应。即将回到阔别已久的晋国了,重耳为讨吉利,过河前命众人扔掉以往逃亡时使用的旧物。没想到此举却令手下介子推等人面面相觑,心中十分不安,生怕将来与重耳无法共事。于是,他们就齐齐向重耳辞行,并说:“如今您就要回国执政了,我们就不随您回去了,到了晋国自然有新人辅佐您。在危难中,我们不敢辞别,如今您将回国享受荣华富贵,我们就如同您所抛弃的旧物一般毫无用处了,早日分别也是应该的。“重耳恍然大悟,连忙命人捡回抛弃的旧物,发誓要和众人患难与共,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众人齐心,其利断金。在大夫栾枝等人的帮助下,重耳带领军队攻占了晋都,杀掉了晋怀公,夺得了君权。此时,已经六十二岁的重耳在历经磨难后,终于登上晋国君位,史称晋 文公。随后,在赵衰、狐偃、勃抵等贤臣的精心辅佐下,晋文公大力发展经济,增强军事实力,并实施了许多利民政策,使百姓生活安宁。晋国越来越强大,逐渐具备了称霸中原的实力。不难看出,晋文公之所以能成就霸业,与他的经历密切相关。
   晋文公励精图治,使晋国逐渐走上了争霸之路。以对外政策上,晋文公也打起了“尊王攘夷”的旗号。不管周王室实力如何衰弱,但名义上周王室仍是掌管天下诸侯的统治者,应为天下各国所尊敬。晋文公要想称霸中原,就必须打着“尊王”的旗号采取行动。晋文公执政的次年,周王室发生内乱。周襄王的弟弟太叔子带与朝中部分大臣共谋篡位,勾结狄人攻打都城洛邑。周襄王出逃郑国后,派人向秦晋两国请求援助。晋文公想法骗走了秦军,得到了独自勤王的机会。于是,晋军打着“尊王”旗号击退狄军,杀死了谋反的太叔子带,保护周天子回到洛邑。晋文公此举不仅使晋国获得了太行山南面的大片封赏土地,还提高了晋国在从诸侯中的地位。
   晋国出兵平定王室内乱后,晋文公又想称霸中原。而从当时的天下局势来看,如果谁能打败楚国,就能获得周王室的封赏和诸侯的拥戴,坐上诸侯霸主的宝座。公元前633年,楚晋两国开战。为了兑现晋文公当年流亡楚国时对楚成王许下的诺言,晋军“退避三舍”,在城濮驻扎下来。晋文公此举,首先让人明白晋军为正义之师,而楚军为不义之师。楚军见晋军撤退。而晋军则边退边观察地形,见自己的供给路线已大大缩短,占得先机,便决定出兵迎战。最后,晋军大获全胜。
   晋、楚城濮一役,晋军以少胜多,声名远震。公元前632年,晋文公邀请宋、齐、鲁、郑、陈、蔡、邾、吕等国在践土(今河南郑州市北)会盟,周王室派遣王子虎前来参加,还册封晋文公为候伯,其霸主地位正式确实。同年冬天,晋文公在晋国的河阳(今河南孟县西)再度召开盟会,此次盟会,连秦国、周襄王都应邀到会,晋文公此时的威望已远远超过了当年的齐桓公。公元前628年冬,执政九年的晋文公离世后,公子欢登基为王,史称晋襄公。在此后的一百多年内,一直无人敢与强大的晋国争夺霸主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