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那些事儿---春秋争霸(6) 

                     崤之战

   春秋中期,强大起来的秦国一直想要染指中原霸权,无奈东进中原的通道被晋国阻断。待郑、晋两国国君郑文公、晋文公相继去世后,秦穆公于公元前627年派遣军队长途跋涉,前去讨伐郑国,他欲占领郑国,然后以郑国为据点逐鹿中原。但从秦都雍地到郑都,全程大约有一千五百里,途中还要经过桃林、殽函、虎牢等多处要塞难关。所以,秦国出兵伐郑实际上是一次冒险的军事行动。
   当时正值晋文公去世,正在办理丧事的新君晋襄公得知秦欲袭郑的消息后,紧急召集大臣前来商议。中军统帅先轸觉得,贪心的秦襄公坚持出兵伐郑,实际上是对晋国霸权的挑衅,所以主张全力攻秦。晋襄公 的听取了先轸的意见,计划在崤山设伏,在疲乏的秦军回国途中出兵攻击,身披丧服的晋襄公亲往崤山督战。
   这天,秦军队伍已全部进入晋军设伏区域,埋伏好的晋。军立即发起进攻。孟明视风势不好,连忙命令军队快速逃出山区。但已经太晚了,冗长的队伍被晋军拦腰切断,分别遭到围攻。疏于防备的秦军顿时乱了阵脚,四下逃散。晋军趁势全力追击,生擒孟明视等三将,全歼秦军。秦穆公听到这个消息,一时面无血色,后悔不已。心神初定后,他率领朝中大臣身披丧服来到东郊,朝着秦军大败的方向失声痛哭,祈求老天能保佑秦军顺利归来。
   秦穆公之女怀嬴是晋文公的妻子,也是晋襄公的嫡母。她知道此事后,便出面恳求晋襄公释放孟明视等人。怀嬴说:“听闻晋军已将孟明视等秦国大将生擒过来。我看,秦、晋不和全因他们而起,这三个人若是落到了秦穆公手中,恐怕活剥生吞了他们都难消心头之恨,哪里还用得着您动手?不如放他们回秦国去受罪,以偿秦穆公心愿,您觉得呢?”晋襄公听后,觉得很有道理,便同意了她的请求。孟明视三人被放走后,害怕晋襄公反悔,连囚衣都没脱便赶忙跑了。
   先轸听到被俘囚徒被释放的消息后,愤懑地对晋襄公说:“我军将士不顾自己的性命,才将敌军三员大将活捉回来。如今您听信妇人之言,不但自毁战果,还助长了敌军的气焰,晋国亡国之日不远了!”晋 襄公这才幡然醒悟,连忙差人去追,可惜为时过晚。正如先轸所预言,三年后,秦穆公亲率大军攻打晋国,由孟明视担任先锋,结果晋军大败,孟明视等人终于一洗崤山之辱。此时,先轸早已去世。
   崤之战成为晋、秦关系破裂的标志,两国从友好邻邦变成了长期敌对的敌国。后来,秦国为了和强晋抗衡,就与楚结盟,联合抵制晋国,秦国遂成为晋国在西面的一大祸患。

秦穆公独霸西戎

   在群雄并起的春秋时期,处于西部边陲、国力不强的秦国跟其他大国相比毫无优势,是一个贫穷落后的国家。但秦穆公胸怀大志,一直都相超过这些强国,问鼎中原。可最让他头疼的就是缺乏贤士能人。有一次,秦穆公派九方皋去寻找一匹良驹。三天后,九方皋说良驹已寻得,是一匹黄色的母马。可九方皋牵来的却是一匹黑色的公马,秦穆公见后很不高兴,认为边马的色泽和公母都不能分清的人,挑选出的马肯定不是什么好马,便连看都不想看了。后来,穆公在伯乐的劝说下才肯试骑,没想到那匹马果真是一匹举世无双的良驹。秦穆公从这件事上明白了一个道理,用人不应被其外表所蒙蔽,应当看到他的优点。于是,秦穆公便在全国各地广纳贤能之士,希望普天下的人才都来投靠他。
有人告诉他说,百里奚有治国安邦之才,但是目前被困在楚国喂牛。秦穆公立即派人到楚国去,用五张羊皮把百里奚交换了回来。百里奚感激之余,便尽心尽力地辅佐秦穆公,还将自己的好朋友蹇叔推荐给了穆公。秦穆公在百里奚、蹇叔二人的辅佐下,采取富国强兵政策,注重法治,兴利除弊,秦国逐渐强盛起来。
   秦穆公本想通过晋国染指中原,所以他在前半生接连扶持几任晋君,还想方设法与晋缔结“秦晋之好”。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晋文公执政后,晋国一跃成为中原霸主,并且在此后的一百余年中一直非常富强,反而变成了秦国实现霸业的最大阻碍。秦国日渐强大,秦穆公称霸中原之心也越发强烈。郑文公和晋文公相继去世后,秦穆公觉得代晋称霸的时机已经成熟。秦穆公不听蹇叔意见,命令孟明视等三将率兵东进攻郑。结果,秦军虽然袭郑成功,却在回师路上,于崤山惨遭晋军伏击,全军覆没,三将被俘。
   向东发展的道路被晋国阻断,秦穆公只能转而向西发展,倾力向西戎进攻。秦国调集秦兵进军西戎,迅速消灭了绵诸,并乘势先后征服了二十多个戎狄小国。秦国拓疆千里,国土南到秦岭,西至狄道(今甘肃临洮),北达朐衍戎(今宁夏盐池),东至黄河,秦国迅速崛起为泱泱大国。公元前624年,秦穆公亲率秦兵攻打晋国。过了黄河后,穆公烧毁全部渡船,自断后路,以示必胜决心。果然,秦军深受鼓舞,大败晋军,终于洗刷了崤之战失败带来的耻辱。
   秦穆公励精图治,促进了秦国的发展和西部各民族的融合,是一位政绩不凡的政治家。可惜,他死后,大部分贤臣都被迫殉葬,使得秦国因人才严重缺乏而迅速衰落。另外,秦国的西北两面是高山和荒漠,东面被晋封锁,南面又受楚压制,已没有了有利的发展空间。直到战国中期商鞅实施变法,秦国才开始了第二次中兴。

楚庄王问鼎中原

  楚穆王注重增加军事实力,正当他准备逐鹿中原、与晋国决一死战的时候,却突发急病,于公元前614年抱憾离世。公元前613年,楚穆王之子华旅即位,史称楚庄王。庄王即位后,为了能在混乱的局面中辩明忠奸,他三年不事朝政、明察暗访,直到得获忠臣良将后才“一鸣惊人”。此后,朝中大都积极辅佐楚庄王,使得楚国开始走向鼎盛时期。
  楚庄王中原问鼎后,为了抢夺郑、陈、宋三国土地,晋楚两国连年争战。仅公元前606年后的八年间,楚国出兵伐郑多达七次,且屡屡告捷,逐渐在与晋的争夺战中占据了上风。楚庄王明白,伐郑不如攻晋,只有彻底打败晋国,楚国才能称霸中原。而强大的晋国绝不会轻易放弃霸主地位,因此晋、楚两国之间的决战无法避免。
   公元前597年,楚庄王亲自领兵伐,晋楚大战在必(今河南郑州东)拉开了帷幕。在这次战斗中,晋军虽然兵力强大,但由于军队统帅之间存在意见分歧,不能统一有效地指挥军队对敌作战,被楚军抓住了弱点,一击即溃,遭到重创。这一次,楚国终于得以一雪城濮之耻。楚国大夫建议乘胜追击,但庄王却不以为然,回答道:“楚国自从城濮之战输给晋军后,一直不敢与晋国争锋。这次完胜,足以雪前耻,何苦再多杀人呢?”于是,楚庄王以胜利者的身份在衡雍修建了楚先君宫殿,祭祖了黄河,举办庆祝大会后班师回楚。
   在必之战中,楚国大胜,士气大增。此后,楚军进攻之势更加难以阻挡。楚军相继攻打了几个与晋结盟的国家,而晋国却敢怒不敢言。公元前595年,楚庄王出兵伐宋,大军直逼宋国都城,围困九个月后,宋国投降。不久,齐、鲁等国与楚结盟。从此以后,偏居南方的楚国逐渐深入到中原腹地,势力锐不可当,楚庄王实现了祖辈们“观兵中国,争霸中原”的夙愿,成为历史上著名的“春秋五霸”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