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那些事儿---春秋争霸(7)  

三桓控国

   春秋末期,社会动荡,从天子到诸侯,政治权力普遍下移:先是周朝天子无力控制诸侯,出现了“礼乐征伐自诸侯出”的政治现象;后来各诸侯国国内大夫的权力也越来越大,“政在大夫”的现象日渐普遍。在鲁国,这种大夫擅权的现象最为突出:大权旁落在“三桓”手中,他们在各自的封邑建城自拥,使鲁国出现了“公室卑,三桓强“的局面。
   鲁桓公名姬允,他共有四个儿子:长子姬,次子庆父,三子叔牙,四子季友。长子姬是嫡子,他继承了君位,为鲁庄公。而其他三个庶子只能任鲁国朝臣。由于父亲被尊称为桓公,因此这三个庶子及其后代就被称为三桓。三桓在政治上互相帮助,轮流掌管鲁国政权,并一代代传下去,从此,鲁国进入了长达四百年之久的三桓统治时期。
   鲁庄公有一个儿子,名叫襄仲。鲁文公登基当政后,非常宠爱一个名叫敬赢的姬妾,而襄仲与这姬妾的关系也很不错,所以他想让文公立敬赢生的儿子倭为太子。但是,他的建议却受到了大夫叔仲的坚决反对。公元前609年,文公去世后,襄仲杀了文公正夫人的儿子恶和视,让倭继位,是为鲁宣公。此后,鲁国国政都由襄仲代理主持。三桓趁机各自在封邑筑城,不断扩张实力。为了维护鲁君的地位,襄仲多次计划铲除三桓,然而不但未取得成功,还同三桓结下了仇怨,成为仇敌。自此,“公室卑,三桓强“的局面在鲁国形成。
攫取了鲁国的政权和大量土地后,三桓开始在各自的封地上建筑都城,这就是三都,鲁国君主被旁置一边,无力与他们抗衡。襄仲的儿子公孙归父继承父位的同时也继承了父志,他也想除去三桓,然而鲁宣公十八年(前591),趁鲁宣公去世的机会,季友的孙子季文子责问襄仲过去的“杀嫡立庶”之罪,将公孙归父驱逐出境,季文子的实力又增强不少。鲁君的权力逐渐削弱,而三桓的权力不断增强。公元前562年,三桓改鲁国的二军为三军,“三分公室而各有其一”。公元前537年,他们又将三军变为二军,进一步侵夺鲁君权力,实行“四分公室”,季氏一家掌握二分、控制一军,叔孙、孟孙则合掌二分、共控一军。这样一来,季氏实际上独自掌握了鲁国政权。三桓瓜分鲁国政权,在各自领地内代鲁君征税,使鲁君只能依靠他们以及旧贵族的施舍来维持生活。
   三桓四分公室,说明了中国封建社会的进程在悄然进行,中国的封建阶层在逐步崛起,总之,春秋朝代的社会性质已在慢慢发生质的改变。

一代名相伍子胥

   伍子胥,楚国人,名将伍奢的次子。公元前522年,伍子胥的父亲和哥哥遭太子傅费无忌陷害,被楚平王杀害。伍子胥携楚公子胜历经千辛万苦,逃到吴国。他立下誓言,一定要颠覆楚国,报父兄被杀大仇。当他得知胸怀大志的公子光想弑君夺位后,便毅然投靠在公子 光门下。后来,伍子胥结识了住在阳山郊外、以屠宰为业的专诸,并将他引荐给了公子光。专诸帮助公子光刺杀了吴王僚,使其即位为王,即吴王阖闾。阖闾一上台,就任命功臣伍子胥为行人,执掌国政。此后,伍子胥开始逐步实施自己的复仇大业。
   为求治国之道,吴王召伍子胥商议。伍子胥回答道:“从古到今,各国想国富民强、成就霸业,就要建城郭、设守备、实仓癝、治兵库。“阖闾后来所实施的许多富国强兵的政策,都源自伍子胥的这个建议。吴王起用精通兵法的孙武,委以统军的重任,让他调教出了攻守兼备、训练有素的军队,从而使弱小的吴国迅速崛起,成为东南蛮夷之地的一大军事强国。伍子胥和孙武还分析制定出了有利于吴国称霸的方案:先向西征服威胁最大的宿敌----楚国,再向南打败越国。
   楚都距离吴国边境很远,如果贸然前去攻打,路途遥远,人马劳顿,必然失败。因此,他们思虑再三,定下了“疲楚误楚“的策略。他们将吴军分为三支,轮番出击骚扰楚国边地。楚国出兵,吴军就撤退;楚军撤退后,吴军再出兵侵扰。反反复复,等到楚军疲累、缺乏斗志时,吴国再趁机全力猛攻。”疲楚“策略实施六年多来,楚军已被折磨得疲惫不堪,士气大减。另外,吴军在此期间始终采取游击战,不正面与楚军交锋,楚军便以为吴军不过是出兵滋扰,并不会构成真正威胁,于是放松了警惕,忽视了吴军的真正动机。伍子胥”误“楚的策略,也如愿见效。
   公元前506年,吴楚两国决战的时刻到了。伍子胥、孙武二人带领吴国精锐之师攻进楚都郢。伍子胥大仇即将得报,却闻听楚平王早就死了,而楚昭王也已仓皇出逃,他怒火中烧,便决定将楚平王的坟墓掘开,鞭尸三百以泄愤。出了一口恶气后,伍子胥回到城中寻找另一个杀父仇人----费无忌。遗憾的是,费无忌早在吴国刚刚开始伐楚 的时候,就已经被憎恨他的楚国百姓诛杀了。
   公元前496年,阖闾的儿子夫差继位,成为吴国国君。他拜伍子胥为相。两年后,吴王夫差出兵攻打越国,越军大败,越王勾践带着残兵败将请求媾和。吴王想要答应越王的要求,伍子胥劝阻道“越王勾践善于忍辱负重,如果大王不立即除掉他,以后一定会后悔的。”但是,吴王夫差急于争霸中原,不肯听从伍子胥的规劝,便接纳太宰嚭的建议,和越国议和。夫差应允了越国依附吴国的请求,并将越王勾践囚禁了三年。伍子胥悲痛地说:“越国经过十年生聚,十年教训,二十年之内,吴国就要亡国了!”
   和越国议和十年后,吴王听说齐景公死了,齐国大乱,大臣们争权夺势,就打算出动军队北上伐齐。伍子胥规劝说:“听说现在勾践正在卧薪尝胆,笼络百姓,看来他是准备报仇了。这个人不死,就一定是吴国的祸患。大王怎能不除心腹大患,却急着攻打齐国呢?”吴王夫差觉得越国不足为虑,便执意攻打齐国。结果,吴王夫差大胜而归,夫差更加自以为是了。当时,唯有伍子胥冷言旁观说:“败齐师,所获不过是蝇头小利。如若对越国不加以防范,恐怕就要大难临头了!“吴王夫差听到后心里不悦。此后,夫差越来越不喜欢伍子胥了。
   此后四年,吴国与齐国战事不断。勾践听取了子贡的计谋,带着自己的人马帮助吴国作战,以表示对吴王的忠诚。吴国朝野上下,包括吴王、太宰伯嚭都曾接受过勾践的馈赠,个个都很高兴,只有伍子胥心情沉重。他清楚地知道,越国此举正是想寻求机会东山再起。伍子胥再次面谏吴王,劝他不要姑息养奸,应立即灭除越国。夫差早已对伍子胥心存不满,根本不听他的劝诫,反而把他派到齐国去。伍子胥见吴王夫差骄傲自负,不听忠言,觉得吴国被灭是迟早的事情。为了让自己的儿子躲过灾难,伍子胥便将儿子交给了齐国的鲍牧,望其代为照顾。
   吴国太宰伯嚭和伍子胥素有矛盾,听闻此事后,就趁机在吴王面前说伍子胥的坏话,说他与齐国勾结。吴王夫差对伯嚭的话深信不疑,派使臣把宝剑赐给伍子胥,让他自刎。伍子胥接过剑悲叹道:“唉,奸臣伯嚭要兴风作浪,大王却要杀我!”然后嘱咐家人说:“我死后,你们挖出我的眼珠悬挂在吴国都城的东门楼上,让我瞧瞧越寇是怎么进入都城灭掉吴国的。”说完,便挥剑自尽身亡。吴王得知伍子胥临终之言,勃然大怒,立即下令将伍子胥的尸体装在皮制口袋中,绑上石头,扔到江中,让他永沉江底。吴国百姓都十分同情伍子胥,便在江畔替他建造了一座祠堂,将他被沉尸的地方称为胥山。果然不出伍子胥的预料,他死后的第十年,越王勾践便灭掉了吴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