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那些事儿---战国风云(1)  

三家分晋

       周朝的各诸侯国一般都会封诸侯公室的子孙为大夫,给他们封地,让这些与公室有血缘关系的大夫作为公室的屏障。晋 献公在骊姬叛乱之时,反而追杀公室子孙,自此以后“晋无公族”,不再立公室子孙为贵族了。后来的晋成公又让公室外的异姓之臣为贵族,晋国君室的实力就此逐渐削弱,而非公室的卿大夫的权力大大增加,这些异姓公卿之间又不断进行争斗、兼并和整合。春秋末年,晋国只剩下魏、赵、韩、范、智和中行氏六家大夫,是为“六卿”。公元前458年,范氏和中行氏在智、韩、赵、魏的联合打击下覆灭,六卿只剩下了四卿。其中,智氏的实力最强。为了早日消灭另外三家,智氏家族的智伯建议每家各归还晋公室一百里土地和人口,以振兴晋君的实力,恢复其文公时的霸主雄风。韩家和魏家相继将土地和人口上交了,赵家则不肯。智伯大怒,与韩、魏定下协议,答应他们灭赵氏后平分赵家的财产,于是三家在公元前455年联合出兵攻打赵氏。
   智伯用开坝放水的方式把赵氏所在的晋阳城围困。一天,智伯同韩康子、魏桓子一起在高处观看水淹晋阳城,他手指晋阳城说道:“看吧!晋阳就要完了。我原以为晋水只会像城墙一样阻挡我们,现在才知道,汹涌的大水也能帮助我们灭掉敌人。”韩康子和魏桓子心中皆是一惊,原来他们各自的封邑平阳和安邑旁边都有一条河流流过,智伯的话让他们担心有朝一日眼前的祸事也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城遭水淹后,心急如焚的赵襄子忙去找谋士张孟谈。张孟谈建议去说服韩、魏两家反戈。张孟谈当晚就悄悄出了城,暗中与韩康子和魏桓子分别作了交谈。这两人正忧心忡忡,张孟谈的一席话让他们茅塞顿开,当即表示愿意与赵氏合力对付智伯。唯恐夜长梦多,他们决定第二天晚上起事。翌日深夜,正在营中做美梦的智伯突然被呐喊声惊醒,连忙爬起来,却发现军营中全是水。不知发生何事的智家军猛然听到四面八方响起擂鼓声,原来是韩、赵、魏三家兵士乘着木舟与竹筏到处砍杀。最后,智氏的兵马死伤无数,智伯也被擒住杀害。
   灭了智家之后,韩、魏收回了被智伯侵占的土地,而智家的土地则被三家平分。韩、赵、魏在晋国三足鼎立,为了不让晋公室再对自己形成威胁,他们就将晋国分为三部分,就此奠定了各自的根基。晋哀公死后,公子柳继位,即晋幽公。此时的晋国公室已经完全失去了权力。公元前403年,同样失势的周天子见晋国大势已去,就顺应韩、赵、魏的要求,正式把他们封为诸侯,这件事史称三家分晋。从此,韩、赵、魏这三个新成立的中原大国与之前的秦、齐、楚、燕四个大国被称为战国七雄。中国的春秋时期就此结束,战国七雄之间的争霸渐渐展开,而中国也开始了由奴隶社会向封建社会迈进的步伐。

魏国李悝变法

    公元前406年,李悝被魏文侯任用为国相。上任后,他进行了变法。在经济方面,李悝变革的主要措施之一是“尽地力之教”:支持自由开辟耕地、鼓励农民辛勤耕作,通过废除原来的阡陌封疆,促进封建小农经济的发展,进而巩固国家的经济基础,振兴国家。“平籴法”是李悝经济改革中的一个重要政策。在此政策中,他把好年成、坏年成各分为上、中、下三等。遇上好年景,官府按年成等级买进一定数量的 粮食;而遇上坏年成时,官府则按年成等级用平价出售一定数量的粮食。这就是后代封建社会中的“均输”、“常平仓”等政策的源头。“平籴法”对于打击商人投机倒卖粮食、稳定粮价起了巨大作用,同时也保护了地方的经济利益,使得魏国富强起来。
   春秋末年的晋、郑等国制作“刑鼎“或”刑书“来公示新的法律条文。到了战国时期,新的成文法典出现得更多了。战国初期,魏国进行改革时,李悝编了《法经》,它了我国第一部较成系统的封建成文法典。《法经》共有六篇:《盗法》、《贼法》、《囚法》、《捕法》、《杂法》、《具法》。原书已佚。自从李悝颁布《法经》后,魏国一直沿用此法,后来商鞅将它带到了秦国,秦国依此制定了《秦律》,《秦律》后又为《汉律》所效,由此可知,《法经》在我国古代法律史上具有非常重要的地位。

楚国吴起变法

   吴起是卫国左氏(今山东曹县北)人,生年不详,卒于公元前381年。年轻时,吴起外出游学求仕,散尽家财却终未成功,为邻居所嘲笑。一努之下,他杀掉嘲笑者三十多人后逃到鲁国,在孔子弟子曾参门下修习儒学。数年后,得知母亲去世,吴起觉得自己还没有实现理想,就没有回去参加葬礼。曾参看重孝心,很不满意吴起的行为,就将他赶出了师门。于是,吴起又改学兵法。后来,他在鲁国当了大夫,娶齐女为妻。齐国攻打鲁国时,为求得鲁国国君的优生信任,他“杀妻求将“,带兵打败了齐国。立下了功劳的吴起因杀妻受到了旁人的诋毁,鲁君罢用了他。
   吴起听说魏文侯是个贤君,正任用李悝变法,各行各业都急需人才,就来到了魏国。到魏国后,吴起被重用为大将,还与李悝等人一同主持魏国的变法,在政治、经济、军事方面进行改革。在军事改革和实践方面,吴起的改革成果十分显著。他训练兵士非常严格,且十分有方法,创立了武卒制。吴起主张为政应该“内修文德,外治武备“,在他的主持下,魏国”治百官,亲万民,实府库“,大大地增强了国家实力,使秦国不敢向东发展,韩、赵两国不得不”宾从“于魏。公元前396年,魏文候去世后,吴起继续留在魏国,辅佐继任的魏武候。约在公元前390年,由于大臣王错的排斥,吴起不得已去魏至楚。吴起在魏国的成就有目共睹,到楚国后被楚悼王重用为宛守,抵挡韩、魏两国。公元前382年,吴起任令尹,主持变法。
   吴起在楚国变法的主导思想是“损其有余而继其不足”,即拿部分旧贵族的“有余”来补军政费用的“不足”。他认为是“大臣太重,封君太众”造成了楚国的国力衰弱。他主张对这些贵族开刀,规定在三世之后,向他们的子孙收回爵禄;减少官吏的俸禄,免“无能”、“无用”之官,裁“不急”之官,而将节俭下来的费用用以奉养“选练之士”。同时,根据楚国地广人稀的特点,把一部分百姓迁往人烟稀少之处定居。这些措施改变了楚国国家机构的冗臃之态,提高了军队的实力,废除了一些世袭封臣的权利,给旧贵族势力以沉重的打击,也很有效地开发了荒远之地。
   为了整顿吏治,纠正楚国官场的不良风气,吴起提出了三个主张:其一,“使私不害公,谗不蔽忠,言不取苟合,行不取苟容,行义不顾毁誉”,即要求公私分明,言行端正,不能以私害公,不能进谗害贤,不能苟合取悦;其二,“塞私门之请,易楚国之俗”,即禁止私下请托。其三,“破横散从,使驰说之士无所开其口”,即禁止纵横家游说。
   吴起变法使楚国繁荣了起来,在他的主持下,楚国“南收扬越,北并陈蔡”。“却三晋,西伐秦”,扩展了南部疆域,还数次成功地攻击魏国、救援赵国,各国为之惊动。然而在公元前381年,楚悼王不幸病逝,楚国的变法改革受挫。由于吴起的变法损害了楚国旧贵族的利益,楚国的贵戚大臣在楚悼王的灵堂上发起动乱,为了杀死吴起,他们不惜冒死向躲到楚悼王尸体下的吴起射箭。吴起被乱箭射死了,贵戚们的箭也射中的楚悼王的尸体。在楚国,“丽兵于王尸者,尽加重罪,逮三族”,所以在埋葬了悼王之后,楚肃王刚一即位,就派令尹彻查此事,最终有七十多家被夷族。
   吴起是军政奇才。在军事上,他既善于用兵又有精深的军事理论,是孙武后春秋战国时期的第一人,在历史上同孙武齐名,后世论兵皆称“孙吴”;在政治上,他商鞅齐名。吴起在鲁、魏、楚三国出将入相,展示出了卓绝的军事政治才能。然而,他为了显达而不奔母丧、为了求名而不惜杀妻的做法,一直为人所不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