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那些事儿---战国风云(2)  

商鞅变法

   公元前361年,秦孝公即位,为了富国强兵,他准备变法改革。秦孝公发布了求贤令,承诺无论是哪个诸侯国的人,只要能让秦国富强,就给予厚赏。商鞅得知孝公求贤的消息,来到了秦国,受秦孝公重用,开始在秦国实行变法。商鞅,原姓公孙,是卫国的一个失势贵族,因此又称卫鞅,因后来被封于商(今陕西商县),后人就称他为商鞅。商鞅自小喜好刑名之学,长大后专门研究如何用法律治国,李悝、吴起等人对他产生了很大影响。
   卫国弱小,商鞅觉得在此施展不了自己的才能,就去了魏国,给魏国宰相公叔痤做家臣。公叔痤病重时,对魏惠王说商鞅足以为相,还告诉魏王,若不任用他就将他杀了,别让他为别国效力。但魏惠王不以为然。公叔痤死后,魏惠王既没重用商鞅也没杀他,商鞅得不到魏王的赏识,心中十分郁闷。正在此时,他得知秦孝公求贤的消息,于是便带着李悝的《法经》赶到秦国。
   在秦孝公面前,商鞅宣扬自己的富国强兵之道。他说:“国家要富强,就该努力发展农业,这样才能有足够的军粮。加紧训练军队的同时,还要赏罚严明,给勤劳有功的农民和将士以赏赐,给懒惰怕死之人以惩罚。赏罚已行,朝廷有了威信,才能进行顺利的改革,求取富强之道。”秦孝公听了十分赞赏,便拜商鞅为左庶长,准备变法。
   公元前356年,商鞅经过长期的准备,制定也了变法革新的一系列法令,不过并没有立刻颁布。商鞅知道,只有先取信于民,此后的新法令才能得以顺利执行。于是,商鞅命人在都城南门外立了一根三丈多的木头,并在木头旁边张贴告示说:“将此木扛至北门者赏十金。”人们都感到好奇,他们都不相信天下会有这样的好事,谁也没有上去扛那根木头。商鞅听说没人响应,就将赏金升至五十金,人群中的议论更大了。就在围观者胡乱猜测之时,一个壮汉走出人群,说:“我来试试”。说完,他扛起木头就走。看热闹的人跟着他一路走到了北门,见左庶长商鞅早已在那儿等候了。商鞅立刻将五十金赏给这个壮汉。这件事迅速传开了,在秦国内造成了极大的轰动,百姓们都知道左庶长商鞅是个言出必行之人。
   商鞅觉得时机已经成熟,就将新法令公布了出来。新法令赏罚严明,包括:奖励耕织,奖励军功,实行连坐等。公元前350年,商鞅进行了第二次变法,主要内容为:废井田,开阡陌;加强王权,实行郡县制,将全国分为三十个县,由中央直接委派县令管理;迁都咸阳,以方便向中原扩张。商鞅的这些变革触犯了旧贵族的利益,这些贵族暗中勾结太子的师傅公子虔和公孙贾,让他们怂恿太子犯法,给商鞅出难题。商鞅知道后决定按律行事,但因为不便处罚太子,就在秦孝公的支持下,依据新法削了公子虔的鼻子,在公孙贾的脸上刺了字。此后,再也没有人敢公开反对新法了,但此事也给商鞅种下了祸根。
   新法实施十年后,秦国的实力大大增强。秦孝公亲身经历了变法给秦国带来的变化,此后更加信任商鞅。为了奖励商鞅,秦孝公将商地封赏给商鞅,这就是“商鞅“名字的由来。公元前338年,秦孝公病故,太子即位,是为秦惠文王。他恨商鞅当初对自己的老师施刑,就以莫须有之罪名捉拿他。因为怕遭商鞅新法中的”连坐之罪“,无人敢收留商鞅。商鞅”作法自毙“,只得仰天长叹,后受车裂之刑而死。商鞅虽死,但他的新法已在秦国深入人心。商鞅的变法为秦国的富强打下了坚固的基础,使秦国为以后统一六国积蓄了实力。

孙庞斗智

 

   孙膑,战国中期齐国人,中国古代著名军事家,因受过膑刑(挖去膝盖骨),故称孙膑。庞涓,战国中期魏国人,为魏国著名将领。两人同在鬼谷子门下学习兵法。孙膑是著名兵法家孙武之后,在研习《孙子兵法》中,表现出了令人惊异的天赋。庞涓是孙膑的师弟,军事才能比孙膑逊色,但为人阴险狡猾,善于暗地里害人,表面上却不露丝毫痕迹。在鬼谷子门下学习时,庞涓见孙膑才能强过自己,心里十分嫉妒,可表面上却对孙膑很友好。孙膑从小没有亲人,就把他看成自己的亲兄弟。
   几年后,魏惠王向天下发出布告,表示愿出千金以求贤才。庞涓本是魏国人,见有此机会,就有意前去投效。孙膑知道后,很支持他的选择。不久,庞涓要走了,临行前孙膑来送他,他又虚情假意地对孙膑说:“师兄多保重,他日我若能为魏王重用,一定找机会举荐师兄。”庞涓来到魏国,见了魏惠王,魏惠王便考验他的才能。庞涓对魏惠王的问话对答如流,对兵法、韬略侃侃而谈。魏惠王听了十分信服。魏惠王于是就拜庞涓为将,让他统率魏国军队。没过多久,庞涓率兵攻打附近小国,接连获胜,以致宋、鲁、卫、郑的君主都到魏国来朝拜,表示愿意归附魏国。后来,庞涓还打败了魏国劲敌----齐国,于是更加远名远扬。一时之间,魏国上下都觉得庞涓十分了不起。庞涓自己也非常骄傲,觉得自己功勋卓著,才能了得,天下无人能敌。
   庞娟虽然自恃才高洋洋自得,但他有一个心结----孙膑,因为孙膑的才能比他更加高。每每想到这一点,他心中充满嫉妒。庞娟担心孙膑效力于别的国家,到时两国交战,自己一定会成为孙膑的手下败将,被人耻笑。于是他向魏惠王举荐了孙膑。表面上是履行昔日诺言,其实是想找个机会除掉这个心头之患。孙膑也很高兴能和师弟共事,就来到了魏国。庞涓怕时间久了之后,孙膑会被魏王重用,取代自己的地位,于是他很快就开始实施迫害计划。庞娟命人以孙膑家人的名义写了封信,然后以此为证据在魏惠王面前说孙膑暗中为齐国效命。魏王非常生气,要对孙膑处以死刑。庞涓想得到孙膑平生所学兵法,就以师弟的身份请求魏王饶他死罪。最后,魏惠王对孙膑处以膑刑(古代一种挖掉人两腿膝盖骨的酷刑),并且在他脸上刺上犯人标记,用墨涂黑。可怜的孙膑遭此大刑,几乎变成了废人。然后,庞涓虚情假意地把孙膑接到自己家治疗养伤。孙膑不知内情,对庞涓感激不尽,便决定以《孙子兵法》十三篇相授,以答谢庞涓。眼看庞涓阴谋就要得逞,有个负责监视孙膑的奴仆实在看不下去,就把事情的原委完整地告诉孙膑。孙膑这才知道昔日的师弟原来是个心狠手辣的小人。这让他心中涌起无限的悲愤和仇恨。
   孙膑毕竟是个机敏的人。他想到如今自己半身残废,若和庞涓撕破脸面,定会被庞涓害死。于是,他只好将仇恨深埋心底,表面上装作若无其事,应酬庞涓,暗中寻找逃走的机会。有一天,庞涓派来监视孙膑的人看见孙膑把刚刚写出的几篇兵法一点一点地投进了火里,而且哭笑无常,自言自语,像是疯了一样,便连忙把这件事报告给庞涓。庞涓立刻赶来,只见孙膑一脸污秽,,衣衫不整,满口疯言疯语。庞涓心想:难道他是遭此打击变疯了?怕其中有诈,庞涓于是命令手下把孙膑拖到猪圈里,看他有什么反应。孙膑竟然躺倒在肮脏而充满恶臭的猪粪中。此后,孙膑继续装疯卖傻好几个月,日日睡在猪圈中,庞涓这才相信孙膑是真疯了。
   于是,孙膑开始悄悄寻找逃走的时机。一天,他听人说齐国派人出使魏都大梁,就躲开庞涓耳目,偷偷地跑去见齐使。齐国使臣和孙膑交谈一番,见他谈吐不凡,对他很是欣赏,就答应把他带到齐国。后来,孙膑就藏在使者的车中,逃到齐国去了。孙膑隐居在齐国,暗暗为日后报此深仇大恨做准备。他仔细地研究了当时的政治局势,尤其是对齐魏两国对峙的形势作了深刻的分析。后来,齐魏之间的战争轰轰烈烈地展开了,孙膑指挥军队在桂陵、马陵大战中两次打败庞涓,一雪前耻。

田忌赛马

   齐国使臣救出孙膑后,把他带到齐国国都,推荐到齐国大将军田忌门下,田忌对孙膑的才能钦佩不已。他将孙膑招为宾客,对他礼遇有加,十分重视他的意见。当时,齐国的王室贵族喜欢玩一种赛马游戏,田忌经常参与这种游戏,但他总是输得多,赢得少,尤其是和齐威王的比赛,他几乎从来没有赢过。他认为那是因为齐威王的马匹都比他的好。
   一次赛马时,田忌把孙膑带到了赛马场。孙膑虽然不熟悉赛马,但他很快发现,赛场上的马按照奔跑速度的快慢分成上、中、下三个等级,分别以不同的装饰来区分。每次比赛分为三场,得胜两场以上者赢。孙膑看了看各家的马,觉得田忌的马并非特别逊色。他对田忌说:“下一轮赛马,我保证可以让您取胜,您大可以多下些赌金。”田忌不相信地看了看孙膑,说:“你的意思是你能帮我找来好马?”孙膑说:“不,就用您现在的马。您只要按我说的做,就一定能赢”。于是,田忌邀齐威王再赛一场,让齐威王奇怪的是,这回田忌竟然下了高额赌注。比赛开始了。齐威王轻松地赢得第一场,自以为胜利在望,非常得意。没想到局势扭转,接下来的两场他都输给了田忌。田忌赢得了这一轮比赛。齐威王大吃一惊,感到很奇怪,不明白田忌什么时候换了这些好马。
   田忌告诉齐威王,马还是原来的马,变的是应战的策略。第一场,田忌是用下等马对齐威王的上等马进行比赛,自然是输。第二、三场用上等马对中等马、中等马对下等马,所以两场皆胜,从而赢得了比赛。齐威王听了,对这一策略十分佩服。田忌说,这是他门下宾客孙膑想出的计谋。齐威王立即召见孙膑,两人交谈良久。孙膑向齐威王讲道,两方相争,战略安排非常重要。如果实力与对方相差不多,战略安排得当才可以打败对方;如果实力比对方差,战略安排得当可以避免巨大的损失,甚至可以以弱胜强。赛马和作战的道理均是如此。两军对垒时,应该着眼于整体上的胜利来部署全部兵力,安排整个战略过程,必要时,可以做出局部的牺牲以换取全局的胜利。
   齐威王听后,大受启发,激动不已。后来,孙膑被齐威王任命为军师,协助田忌出兵攻打魏国,孙膑以出色的谋略提高了齐军的战斗力,大获全胜。齐国国势更加强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