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那些事儿---战国风云(3)  

围魏救赵

   公元前354年,魏国兴兵伐赵。大将庞涓率领八万精兵攻打赵国国都邯郸。到第二年,赵国实在抵挡不住,就向齐国求助。齐威王派出田忌做主将,孙膑任军师的主力部队,前去救赵。
   田忌作战勇猛,但不善于运用计谋。接到齐威王的命令之后,他就想快马加鞭直接奔赴邯郸。孙膑见状,对他说:“您想一想,如果要分开两个正打得很凶的人,应该怎么办?自己加入进去帮一方打另一方,不是明智之举。最省力的办法是趁双方互施拳脚、腹部列无所防备之机,一拳打在其中一位的腹部上,这样他就会立刻停下拳脚用手去捂肚子,两人就打不下去了。我们现在解赵之围也是这样的道理。与魏国正面交锋,不管准备得如何充分,都会损失兵马。我们要避开正面,攻其不备。现在魏军主力远在邯郸,国内防备很弱,如果我们攻打魏国的国都大梁,魏军肯定会撤兵回来救大梁。我们可以在他们回来的路上设下埋伏。魏军长途远奔,又是久战之后,必定疲惫不堪。此战我们可谓胜算在握,损失也不会很大。”田忌觉得实在是妙计,就率领齐军主力向魏国都大梁进发。
   田忌、孙膑率齐军主力没有直接奔赴大梁,而是逼近大梁东面的军事重镇平陵。平陵是易守难攻之地,齐军远道而来,如屯兵于此坚城之下太久,必然对齐军十分不利。孙膑此举是为了让庞涓误以为齐军指挥水平低劣,漏洞百出,从而产生轻敌之意。然后,孙膑假装攻打平陵,故意兵败而走。庞涓由此更不把齐军放在眼里,继续攻打邯郸。几经交战,魏军虽攻下邯郸,却已兵疲马倦。孙膑建议田忌立刻攻打大梁。齐军兵临魏都城下,魏惠王命庞涓火速率兵回救大梁。于是,庞涓留下少量兵力驻守邯郸,率大部队连夜赶回魏国。齐军事先埋伏在他们的必经之地桂陵。两军遭遇,一边是准备充分、精力充沛、士气旺盛的齐军,一边是久战之后又经历了长途跋涉的魏军。结果魏军被打得落花流水,损失惨重,庞涓狼狈地逃回了魏国。而先前交战一年才得以占领的邯郸,也很快被赵国收复,可谓前功尽弃。
   这就是桂陵之战,是战国时期齐国崛起后取得的首次大捷,也是历史上十分重要的一次战役。孙膑在此战中崭露头角,他所实行的避实击虚、攻其要害等战术,被人们称为围魏救赵之计,为后世军事家所欣赏。

申不害之“术”

  申不害本来是郑国京县人,起初在郑国担任小吏。公元前375年,韩哀侯举兵灭了郑国,申不害就成了韩人,并做了韩国的低级官员。刚刚即位的韩昭侯胸有大志,用人唯才是举,不拘小节,申不害这才逐渐有了施展才能的机会。昭侯排除异议,破格擢升申不害为相,让他主持变革以图强。申不害对道家的“君人南面之术”进行了改造,得出了驾驭君臣、考察官员的一整套“术”治策略,他建议君主应该注重统治之“术”。
   申不害的哲学思想主要侧重于君主哲 学和政治哲学,并将其作为他的政治思想基础。其哲学思想主要受到道家思想的影响,很巧妙地将道家的“无为”运用于君王的权术之中。他把老子“柔弱胜刚强”的思想进行发挥,主张君主“示弱”,但这种示弱绝非无所作为,而是做出抉择前君主的一种政治手段,重大时刻则要发挥一言九鼎的作用,一语定乾坤。
   申不害认为君主的“势”和制定的“法”不足以坚固其位,君主还得会玩弄两面之“术”,这样才会使“势”和“法”融会贯通而得以使用,在任何情况下都能使臣子敬服。他的“术”主要有三方面的内容:一是“为人君者操契以责其名“,君主要量才任官,任命之后察看他是否敬忠称职,以此来定赏罚;二是君主要”藏于无事“、”示天下无为“,主张君主在臣下面前表示出无为之姿,这样他们就捉摸不到君主的想法,也就无法迎其所好了,而君主则能”静观“臣下的所作所为,进而威慑他们;三是”治不逾官,虽知弗言“,主张不在其位不谋其政,要求各级官吏各守职责,不谋职外之政,这样能有效防止臣下的擅权。

魏霸中原

  晋国被分为韩、赵、魏三国之后,三国之间互相争夺领土,国界不断变换,以致久久不能确立各自稳定的国都。后来形势有所缓和,赵国定都邯郸,韩国定都郑,只有魏国还是不断变换自己的国都,先后以邺、朝歌、安邑等地为都城。这种不稳定的状况对魏国维护领土很不利,因此,魏惠王在公元前361年迁都大梁,并决定就此稳定下来。定都大梁,一方面有利于魏国势力往东面发展,另一方面也能避免遭受西面秦国的侵扰。魏惠王在新都大梁大兴土木,将其建设成了一座坚固的都城。利用这里有利的水利条件,魏惠王还奖励百姓开垦土地,同时修建沟渠,引水渠灌田地。这样,大梁及其周围的农业生产很快兴盛起来。与此同时,魏惠王还在大梁大 建宫殿苑囿,引进人口,发展手工业和商业。十多年后,原本普通的大梁一跃成为远近闻名的中原大都会,魏国也更加强盛,成为土地广阔、军事实力强大的国家。
   对魏国的霸权构成威胁的,主要是齐国和秦国。公元前353年,齐魏发生桂陵之战,结果齐国大败魏国。一直对魏国虎视眈眈的秦国,趁魏大败之机,在公元前352年向魏国的河东进军,占领了魏曾经的都城安邑;第二年又夺取固阳,还收复了早年被魏攻占的部分河西地区。但魏当时毕竟国势强大,一两次失败并没有让它一蹶不振,不久它就重振旗鼓,与齐、秦再次展开斗争。
   秦国大臣商鞅认为,秦国实力难敌魏国,不如表面上承认魏国的霸主地位,煽动魏国与别国树敌,使其成为众矢之的而后图之。秦王同意了这一策略,便派商鞅出使魏国。迷恋霸主之位的魏惠王在商鞅的游说下,果然产生了称霸之心。这一年,魏惠王邀请宋、卫、邹、鲁等国君主以及秦公子少官会于逢泽(今河南开封市南),然后又率领众人到周室去朝拜,这就是历史上据说的“率十二诸侯,朝天子于孟津”,大有号令诸侯的架势。魏国一时有了中原霸主的姿态。
   但是,这种表面辉煌的背后实际上隐藏着巨大的危机。魏国的强硬姿态,使原本与它结盟的韩国感到了威胁,因此韩国拒绝参加逢泽之会。当时齐国也是魏国的敌国之一,韩、齐两国一拍即合,建立起,友好关系。公元前341年,齐军在马陵大破魏军,接着齐、秦、赵从三面围攻魏国,齐、宋合围魏国的平阳。第二年,秦军在商鞅的率领下又一次大败魏军。这一系列的重创推翻了魏国的霸主地位,齐、秦取而代之,成为当时最强大的国家。公元前334年的“徐州相王”,是魏国完全丧失霸主之位的标志。

马陵大战

  公元前342年,魏国进攻实力弱小的韩国,韩国知道自己敌不过魏国,便发书向齐国求援。田忌主张立刻出兵救韩,而邹忌却主张不出兵。孙膑建议先做出救韩的假象,让韩、魏继续交战,直到韩国危在旦夕之时才进行实质性的救援。韩国见齐国同意救援,士气大增,与魏国展开殊死的搏斗。但尽管如此,韩国还是五战连败,招架不住,只得又一次向齐国求援。齐威王把握住韩、魏久战之后都已疲惫的时机,再次派出主力部队,由田忌担任主将,孙膑担任军师,他们再次采用“围魏救赵”的策略,挥师大梁。魏国似乎没有从上次的失败中吸取教训。齐国故伎重演,又次让魏国猝不及防。庞涓只好再一次率兵回来救大梁。在他们到达大梁之前,齐军又见机撤退了。于是,魏惠王命太子申率领国中剩余部队前去接应庞涓,企图两面夹击,歼灭齐军。庞涓则率军日夜不停地赶回大梁,一副志在必得的样子。
   田忌向孙膑请教破敌之法。孙膑说:“魏军一向不把齐军放在眼里,前次我们退兵,他们一定会以为是我们害怕他们而不敢出兵迎战。这次庞涓率军匆忙从韩国赶回来,显然是决心一举消灭我军。敌方如此急躁,我们可以诱敌深入。他们追赶,我们就撤退,继续制造我军不敢与之交战的假象。我们可以一边撤退一边逐渐减少宿营处留下的军灶数量,这样敌人就会以此断定我军兵力逃散,实力越来越弱,以为我军不堪一击,从而不惜冒险加紧跟进。我们则趁机在路上设下埋伏,等着敌人进入圈套,一定打他个措手不及。”于是,齐军进行了具体的部署:先退兵去往位于鄄邑背面六十里处的马陵设伏,同时命人在退兵途中,第一天挖十万个灶,第二天挖五万个,第三天挖三万人。齐军到达马陵之后,利用那里的复杂地势,砍树堵路,然后在道路两旁埋伏下一万多名弓弩手,只等魏军到来。
   庞涓真的上当了。他以为齐军士气涣散,退兵三天,大半兵力都已逃亡,于是更觉胜算在握,加快了追赶齐军的步伐。魏军行至马陵时,天已经黑了。不久,前方的探子来向庞涓报告:“前方道路被许多大树堵住,无法前行。”庞涓急忙亲自去察看,只见道路中间横七竖八地堆着许多树木,将道路阻断了,只有前面不远处还立着一棵大树。庞涓举着火把走近大树去看,只见树上写着几个大字:“庞涓死于此树下。”庞涓猛然明白过来,大喊一声:“中计了!赶快撤退!”但是已经来不及了,箭从四面八方密密麻麻地射了过来。魏军乱成一团,无数士兵中箭而死。庞涓见状,知道自己已是身陷绝境,于是大喊道:“一着不慎,遂使竖子成名!”然后自刎而死。齐军以排山倒海之势冲杀过来,随后赶到的太子申也被齐军 。齐军取得了完胜。这就是著名的马陵之战。此后,魏国渐渐衰落下去,而齐国则因为打败强魏,声威大震,实力陡增。自此,齐、秦两国逐渐取代魏国的地位,成为当时最强的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