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那些事儿---战国风云(4)

第一位秦王---秦惠王

秦惠王名叫驷,是秦孝公之子,秦武王和秦昭王之父。秦惠王登上王位之后,励精图治,奋发图强,利用秦献公和秦孝公时间为秦国蓄积的超强实力,开创了秦国新的局面。诛杀商鞅等人是他登基后所做的首件大事。秦惠王以造反为由,对商鞅施以车裂之刑,然后又以商鞅造反并无确切事实根据为由,说指认商鞅造反的公子虔和公孙贾有意诬陷朝中重臣,将他们二人及与其有牵连的许多人处死,从而将“功高震主”的重臣清理得一干二净,巩固了自己的王位。
秦惠王处死了商鞅,但并没有否定他留下的施政方针,而是沿用商鞅变法后形成的秦国现行政策。他仍然像商鞅那样重视严明法度,致力于农业生产,积极做好军备工作。同时,秦惠王广招天下贤才,任用了大批来自各国的贤臣良将,这些人给他立下了汗马功劳。正是在这些能臣贤将的辅佐之下,秦惠王才将秦国推向了又一个高峰。
攻打魏国才能获得一条进入中原的通道,秦献公、秦孝公都在这上面下过功夫,秦惠公也不例外。秦惠公花了将近九年的时间,先是占领了秦国向中原进发的障碍---阴晋,又陆续收复焦、曲沃、陕等地。这样,秦国要去往中原,道路就畅通无阻了。从此,秦国不再是一个隔绝于中原之外的国家,而正式参与到了中原地区的角逐中。历史上,齐、魏称王开诸侯称王风气之先,秦惠王也在公元前325年正式称王。这期间,秦国不仅控制了直通中原的要道,而且攻占了魏国的河西郡和上郡,吞并了巴蜀,占据了汉中,并分别在这两个地方设置巴郡和汉中郡。这样,秦国的疆域一下子扩大了好几倍。疆域的扩展使秦国拥有了有利的军事形势。一方面,东面的黄河和函谷关天险成为秦国天然的军事尽屏障,使中原各诸侯国无法轻易进入秦国;秦国在地势上占据高点,对军事进攻十分有利。另一方面,巴蜀、汉中土地丰饶,一直是产粮重地,这使秦国更为富庶,为日后征战四方提供了经济上的保证。
而此时,魏国的处境却恰恰相反。秦国夺走魏国的河西之地后,魏国失去西边的黄河天险,没有险关据守,加上地势平坦,很难防卫秦国的进攻。在虎视眈眈的秦国面前,一度强盛的魏国沦落到靠奉送土地来换取一时安宁的地步。此时,齐国是唯一能与秦国抗衡的国家。由于秦国的介入,使中原形势更加复杂,激烈的“合纵”、“连横”外交大战也由此开始。

苏秦合相六国

秦齐对峙的局面出现以后,各国间的外交活动变得空前频繁,出现了一批专门游说各国“合纵”或“连横”的人。“合纵”,即“合众弱以攻一强”,指地理上南北纵向分布的各弱国联合起来,抵抗齐或秦的兼并;“连横”,即“事一强以攻从弱”,指秦拉拢与自己东西横向分布的弱国,联合戟齐国或其他弱国,达到兼并土地的目的。开始的时候,合纵有时针对齐国,有时针对秦国。后来秦国实力不断发展,扩张势头十分强劲,成为其他六国共同的威胁。所以,“合纵”逐渐变成了六国联合抗秦,“连横”则是六国亲近秦国,把秦国当做靠山,保证自己的安全。
人们将这些专门游说各国“合纵”或“连横”的人,称为“纵横家”,苏秦就是其中的一位。苏秦先是想辅佐周王室再统天下,但周显王不为所动;接着,又向秦惠王建议以强大的实力吞并诸侯,但又为秦惠王所拒绝。于是,在经历挫折之后,苏秦进一步研究了纵横术,同时分析了各国的形势。最后,他确定:自己今后的事业就是游说六国,让他们联合起来抵抗强秦。
苏秦首先选择了位置僻远、实力不强的燕国。苏秦向燕文侯分析了燕国的处境:秦、赵两国都想占有燕国,两国中的任何一个都可以单独打败燕国,但无论哪一方得到燕国,另一方都不会罢休,所以到现在谁也没有得逞。一旦这两国中的一国强大起来,无法抗衡另一个国家的进攻,燕国就会连带遭殃。赵国离燕国比较近,所以燕与赵结盟,联合抗秦比较可行。燕文侯觉得他分析得很有道理,于是封他为相,并派他去游说赵国。苏秦先让赵同意与燕结为盟国,然后一步一步地使燕、赵、齐、楚、韩、魏六国结成以楚国为首的抗秦同盟。六国一致同意以苏秦为纵约长,并授予他各国的相印,让他来管理各国外交事务。六国以这种方式抗衡秦国,秦国不敢进攻其中的任何一个国家。这种稳定的局面维持了十几年,直到秦国以“连横”策略将其破坏。
苏秦晚年仍在为齐、赵、燕等国效力,后来他被齐愍王任用为客卿。不料,一些对他心怀不满的大臣居然请了刺客来刺杀他。最后,苏秦被刺身亡。苏秦仅以自己一个人的力量,让矛盾重重的六国联合起来抗击秦国,影响了战国时期的整个局势,创造了外交史上的奇迹,显示了他惊人的外交才华。

张仪连横霸秦

在六国结成“合纵”联盟后,秦国不敢贸然攻打任何一个国家。后来,张仪提出“连横”策略,以破解这一难题----利用各国之间的矛盾说服各国向秦国靠拢,让它们与秦国联合起来攻打其他国家,从而瓦解“合纵”联盟,最后秦国再将这些国家一个一个击破。张仪成功地实施这一战略,有效地改变了当时的政治形势,对秦国日后统一天下产生了巨大影响。
秦惠王登上王位之后,沿用秦孝公确立的”任人唯贤”的政策,继续招贤纳士,天下士人纷纷投奔秦国,张仪也是其中的一员。公元前328年,秦惠公拜张仪为相,让他有机会为秦国讨伐诸侯的大业出谋划策。后来,张仪与公子华率兵攻破魏国蒲阳城。这时,张仪想趁机实践自己的“连横”策略,于是自告奋勇地恳请秦惠王让他到魏国去任丞相,说他保证可以说服魏国投靠秦国,背弃“合纵”盟约。秦惠公同意了。张仪游说魏惠王说,即使是亲兄弟,也有可能为财产争得你死我活。六国各怀心思,根本不可能长期这样合作下去。魏国正好地处各国中间,而且地势几乎是一马平川,完全没有天险可据。一旦六国反目,魏国就可能十分危险。要想保魏国长治久安,魏国只能投靠秦国。魏惠王竟然真的被他说动了,同意与秦国结为同盟。这是六国“合纵”同盟第一次出现破裂,也是张仪使用“连横”策略取得的第一次胜利。
后来,张仪回到秦国,凭借说服魏国结盟的功劳被封为秦国丞相。不久,他又请求秦王让他出使楚国,目的是破坏齐、楚联盟。张仪知道楚怀王是个目光短浅、贪婪无能的人,于是诱惑楚怀王说,楚国有了秦国这个靠山,齐国就不是它的对手了。秦国为表诚意,愿把商、于之地六百余里还给楚国。楚怀王对此十分心动,决定封张仪为相,与齐国解除盟约。楚国背约,让齐王非常生气,于是齐国也与秦国结成联盟。后来,楚怀王派人到秦国去接收张仪许诺的土地,不料张仪却对楚国使者说:“我和楚王约定的是六里,哪里是六百里?”楚怀王被骗,恼羞成怒,立刻派兵攻打秦国。但楚国实力远远不如秦国,结果楚兵惨败,秦国夺去了楚国的汉中等地。
公元前311年,张仪又接连出使韩、赵、燕等其余几国,成功说服他们抛弃“合纵”盟约,与秦国结盟,彻底瓦解了“合纵”联盟。屡建奇功的张仪被秦惠王封为武信君,并得到五座城邑的封地。不久之后,秦惠王去世,他的儿子荡登上王位,是为秦武王。秦武王早就看不惯张仪,朝中对张仪心怀嫉妒的大臣趁机在秦武王面前添油加醋,说张仪的坏话。受形势所迫,张仪只好辞了丞相之位,逃奔魏国,后被任命为魏相。公元前309年,张仪因病在魏国去世。
这就是纵横家张仪的一生。他在辅佐秦国期间,不仅使秦国在外交上屡屡占得上风,而且帮助秦国瓦解了“合纵”联盟,为秦国的扩张创造了条件。后来,秦国能够“东拔三川之地,西并巴、蜀,北收上郡,南取汉中”,也受益于他的努力。可以说,张仪对秦国统一大业的贡献是不可忽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