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那些事儿---战国风云(5)  

赵国武灵王胡服骑射

   公元前325年,赵武灵王登基。他是一位有理想、有气魄的国君,一心想要复兴赵国,决定大胆改革,励精图治。那时,北方的胡人经常在赵国边境侵扰,他们个个长于骑马射箭,穿短衣,骑单马,行动迅速自如。而赵国兵士却因循祖上的传统,穿的是袖子很长的宽大衣衫,行动不便;驾的是好几匹马拉着的木轮战车,进退不灵活。因此在与胡人作战时,屡次失利。赵武灵王看到这种情况,他产生了让军士们脱下汉服穿胡服、放弃战车练骑射的大胆想法。
   于是,赵武灵王身体力行,亲自穿上胡服做示范,以便引领风气。中原国家素有轻视夷狄之心。当满朝大臣听说赵武灵王要穿胡服、学骑射时,都觉得不可思议。其中武灵王的叔叔公子成反应最为激烈,他竟一气之下找个借口不上朝了。这天,武灵王亲自来到公子成家。公子成还在气头上,看见武灵王那一身胡服,就更生气了 。他毫不掩饰地说道:“我只拜中原国君,不拜胡人。您还是换身衣服吧。“武灵王心平气和地向公子成讲述了他提倡胡服骑射的原因,最后感慨地说:”我这番举动,岂是儿戏?正是为了强大我们的军队,使赵国不再受人欺压。我们怎能守着祖宗传统眼看着胡人把我们打败?“这番话说得公子成心服口服,面露愧色。
   次日,公子成也穿着胡服出现在朝堂上,引得大臣们一番议论。赵武灵王正式下令让国人改行胡服骑射,公子成也亲自劝说大家。最后,满朝文武百官终于陆续穿起了胡服。不久,穿胡服、学骑射就成了整个赵国的一种风气。身穿胡服的士兵和将领们,在武灵王的带领下精心练习骑马和射箭,技术渐渐熟练。不到一年,赵国就培养出了一支装备精良、英勇善战的新式部队。公元前305年,赵武灵王率领这支部队取得节节胜利,先是击退了中山国,然后又将东胡等部落收归治下。施行胡服骑射七年后,赵国又收复了中山、林胡等国,疆域进一步扩大。从此,赵国实力大增,声威远扬,连实力强大的秦国都惧怕三分。各诸侯国也效仿赵国推行骑射技术,胡服骑射广泛流传,影响深远。

孟尝君鸡鸣狗盗过函关

   公元前299年,孟尝君受秦昭襄王之邀,带着几个门客来到秦国。他邀请孟尝君,是因为听说孟尝君在齐国深得人心,想任命他为秦国的相国。秦昭襄王盛情相待,孟尝君奉上一件上好的银狐皮袍作为初次见面的礼物。秦昭襄王特地叫人将这皮袍妥善地保存在王宫内库中。王时任秦相的樗里疾得知秦王有意要封孟尝君为相国后,担心自己的地位受到威胁,就派人在秦昭襄王面前中伤孟尝君,说:“孟尝君是齐国王室宗亲,而且门客众多,势力不小。如果对他委以重任,难保他日后不吃里爬外,暗地里为齐国效命。那就对我们秦国很不利了。”于是,秦昭襄王就想送孟尝君回齐国去。结果那人又说:“孟尝君这些人来秦国这么多天了,知道秦国许多情况,就这么让他们回去怎么行?”于是,秦昭襄王决定把孟尝君等人软禁起来。
   孟尝君受人指点去求见秦昭襄王宠爱的妃子燕姬,请她帮忙。燕姬表示,除非孟尝君送她一件银狐皮做的袍子,她才愿意为他们说话。孟尝君此次只带了一件银狐皮袍,就是送给秦昭襄王的那件见面礼。如今,到哪里去再找一件来呢?他的一个门客擅长偷盗,他打算去把送给秦昭襄王的那件偷回来。他打探到那件皮袍放在王宫内库中,就趁夜深人静之时,钻过狗洞,进了王宫,然后小心地避过守夜人,神不知鬼不觉地把那件皮袍偷了出来。燕姬得到皮袍后,就为孟尝君向秦昭襄王说情。最后,秦昭襄王决定放过孟尝君,同意让他们回国,同时把通关文书发到了他们手中。
   孟尝君觉得此地不宜久留,害怕秦王反悔,就带上通关文书,和随从们一起悄悄离开了咸阳,快马加鞭地往齐国的方向赶。赶到函谷关时,已是深夜。秦国法律规定,公鸡打鸣的时候才开函谷关,而当时离鸡鸣时分还有好几个时辰呢。就在一群人愁眉不展之际,几声鸡叫声忽然在身边响起,紧接着附近人家的公鸡也都此起彼伏地叫了起来。后来才知道,原来那第一声鸡叫是一个门客发出的,他能把鸡叫学得跟真的一样。守关人听见鸡叫声,就迷迷糊糊地起来,打开了关门。孟尝君一行顺利出关。
   后来,樗里疾得知孟尝君等人偷偷上路回国人,赶紧奏请秦王派人去追。但孟尝君他们已经走出函谷关很远了,哪里还追得上。就这样,孟尝君一行顺利地回到了齐国。此次脱险,两位门客功不可没。虽然偷盗和学鸡叫都是让人瞧不上眼的小伎俩,但关键时刻却派上了大用场。从此,其他门客对这两个人刮目相看,对孟尝君不拘一格招徕人才的做法也更加佩服。

赵主父饿死沙丘宫

   公子章是赵武灵王的第一任夫人所生,出生时即被立为太子。后来太子章的母亲去世,赵武灵王又娶了吴娃,生下公子何。吴娃深为赵武灵王所宠爱,可惜年纪轻轻就去世了。临终前,她请求赵武灵王们何为太子,赵武灵王就满足了她的意愿,废了前太子章。公元前299年,赵武灵王将王位传给太子何,是为赵惠文王。赵武灵王自己则号为主父,只负责军事方面的事务,亲自率兵出外征战。赵武灵王这么做的目的,本来是想让儿子和自己分管国家权力,这样自己可以专心军事征伐。但这种做法却导致了非常严重的后果。
   赵惠文王在肥义等人的辅助之下,渐渐承担起一国之君的重任。但是,无辜被废的公子章却却成为赵主父的一个心结。太子之位被废后,公子章并没有表现出什么不满,依然对赵主父孝敬有加。赵主父每次面对他,心里总有隐隐的愧疚,很想找机会补偿他。后来,赵主父把公子章封为安阳君,礼仪排场不逊于赵惠文王,还派田不礼辅佐公子章。田不礼经常煽动公子章,说王位本来是他的,应该夺回来。时间一长,公子章真的动心了。后来,赵主父有意从赵国分出代郡等地,让公子章任代郡之王,地位与赵惠文王几乎不相上下。虽然在肥义的劝阻下,赵主父这一设想并未实现,但赵惠文王与肥义感到他们的处境十分危险,担心有一天会被公子章取而代之。于是,他们就开始紧锣密鼓地做准备。公子章先被取代太子位,这回封王又受阻,于是对赵惠文王和肥义心生仇恨,暗中也在谋划,准备采取行动。
公元前295年,赵主父提出要到沙丘(今河北平乡东北)察看地形,为自己选一块墓地,要公子章与赵惠文王陪同前往。来到沙丘,父子三人分别住进两个行宫,赵惠文王住一个行宫,赵主父和公子章则住在另一个行宫。田不礼建议公子章趁此机会杀死赵惠文王,然后掌控赵主父,逼赵主父正式封他 为王。于是,公子章动用赵主父的令符,谎称赵主父有事请赵惠文王前去相商。肥义觉得事情蹊跷,就阻止赵惠文王前往,自己只身前往主父宫。公子章与田不礼见来的只有肥义,推测赵惠文王一定早有准备,便杀了肥义,又派人去杀赵惠文王。
   公子章的人马到来后,双方大战起来。赵惠文王的军队占了上风,公子章与田不礼败下阵来。后来,田不礼逃到宋国去了。公子章被逼至主父宫门前,赵主父连忙叫人打开宫门,让他进来避难。但已经来不及了,公子章被杀死在主父宫外。赵惠文王的手下认定赵主父站在公子章一边,是赵惠文王的敌人,于是动了置赵主父于死地的念头。他们把赵主父一人困在宫中,把守宫门不让他出来。年迈体衰的赵主父被软禁在宫里。三个月后,宫中粮食吃尽,赵主父饥饿而死。赵惠文王一直不知此事,直到公子成来报告主父死讯时他才知道。后来赵惠文王下令厚葬主父。赵主父是一位威名远扬的君主,可惜 选择王位继承人时很不理智,结果导致残酷的宫廷夺位斗争。他英雄一世,而结局却如此悲惨,令人唏嘘。

乐毅破齐

  燕昭王决定讨伐齐国。但齐国的实力仍然不容小视,凭燕国一国之力是不可能战胜它的。燕昭王决定采用乐毅提出的建议,“与天下共图之”。经过研究分析,当时齐、秦、赵是实力最强的三个国家,他们之间相互构成威胁,互相牵制。有一座城是三方都想争夺的,那就是宋国的定陶,定陶是中原地区首屈一指的繁华都市。燕昭王的乐毅认为,燕国正好可以借此激化秦、赵与齐的矛盾,如果诱骗齐国吞灭宋国,秦、赵一定不依,而且齐国对韩、魏、楚等国也构成威胁。如此一来,齐国就成为众矢之的了。于是,燕国派苏秦两次出使齐国进行游说,诱使齐王攻打秦国,吞并宋国。而在另一边,燕国则加紧派出使者前往魏、楚、赵、秦等国,与他们一一缔结联合伐齐的盟约。五国联盟建立起来了,齐国不知不觉陷入了北、西、南三面被围的境地。公元前284年,燕昭王拜毅为上将军。同时,赵惠王也将相印交给乐毅,让他兼任赵国相国。接着,乐毅又被推举为五国联军的统帅。于是,乐毅率燕、赵、楚、韩、魏五国之军,浩浩荡荡地前去攻打齐国。
   在强大的五国联军面前,疲惫厌战、士气不振的齐军几乎不堪一击,结果一败涂地,主力大部被歼灭。乐毅而后派赵军进军河间,派魏军挥师东南去夺取过去宋国的土地;乐毅本人则打算率领燕军前去攻打临淄。齐军回到临淄后,军心更加涣散。乐毅率燕军频频出击,打得齐军节节败退。最后,燕军在秦周又一次大败齐军,齐国折损了大将达子。燕军攻破临淄,燕昭王收到捷报,非常高兴,将功臣乐毅封为昌国君。齐愍王失去国都,逃亡到莒地,最后被谎称前来援救齐国的楚国大将淖齿杀死。与此同时,乐毅又命燕军分五路进攻,夺取齐国土地。仅仅半年之后,燕军就攻克了除莒和即墨之外的所有城池共七十余座,并将其一一设为燕国郡县。
   五国联合攻齐,是“合纵”策略运用上取得的最辉煌的成就,纵横家们因此将乐毅看做英雄。齐国这一泱泱大国,因为不顾整体局势的平衡,轻率行事,以致成为众矢之的。而在作战时,它又过早出动主力部队与势力强大的五国联军相抗,以致几乎灭亡于燕国之手,成为警示后人的军事案例。极具戏剧性的是,乐毅最终还是与吞并齐国的目标失之交臂。公元前279年,燕昭王逝世,燕惠王登基。这位新国君没有像燕昭王那样给乐毅以信任,很快就召回乐毅,派骑劫前去攻打莒和即墨。乐毅非常失望,黯然离开燕国去往赵国了。后来骑劫指挥不力,让齐将田单反败为胜,得以复国。乐毅为之努力终生的攻齐大业就这样功败垂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