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祖朱棣本纪  

 

   成祖皇帝名棣,是太祖的第四个儿子。洪武三年,封为燕王。洪武三十一年五月,太祖驾崩,皇太孙即位。当时诸王凭着皇亲的身份拥有重兵,大多不守法度。建文帝采纳齐泰、黄子澄的计谋,想借故挨个削除他们的封爵。因忌惮成祖的强大,没敢动手,于是先废除周王棣的爵位,想以此牵连成祖。因此告密的事时常发生,湘、代、齐、岷王都因罪被废。成祖内心感到害怕,假装生病,齐泰、黄子澄秘密劝建文帝除掉燕王,建文帝犹豫不决。
   建文元年夏六月,燕山百户倪谅向朝廷告发成祖谋反,建文帝下诏书责备成祖,并派宦官逮捕王府中属官,成祖于是称自己病重。都指挥史谢贵、布政使张螬带兵守卫成祖的府第。成祖暗地里与高僧道衍谋划,命令指挥张玉、朱能秘密召集勇士八百人入王府守卫。秋七月癸酉,成祖骗谢贵、张螬进入,杀了他们,于是夺取九门。成祖上书建文帝说齐泰、黄子澄为奸臣。公文发出后,成祖就举兵反叛,自己布署政府机关,称他的部队叫“靖难”。拿下居庸关,攻破怀来,捉住宋忠,夺取密云,攻克遵化,降服永平。二十天内军队人数增至数万人。
  八月,建文帝以耿炳文为大将,率领军队讨伐成祖。已酉,大军至真定,前锋到达雄县。壬子,成祖夜渡白沟河,将雄县围困,攻下城池。甲寅,都指挥潘忠、杨松自莫州来救援,成祖埋伏兵马将他们擒获,于是占领了莫州。壬戊,成祖到达真定,与张玉、谭渊等夹攻耿炳文的军队,大败他们,俘获耿炳文的副将李坚、甯忠及都督顾成等,杀了三万人。秋八月戊申,成祖冲破突围,回到北平。盛庸代替要景隆为将领,又夺取了德州,与吴杰、平安、徐凯形成犄角之势,以围困北平。冬十月戊午,突袭捉住徐凯,攻破了他的城池,夜里活埋了投降的士兵三千人。于是渡黄河过德州。乙卯,成祖与盛庸在东昌作战,盛庸用火器和强劲的弓弩歼击成祖的军队。正在这时平安的军队到达,合力将成祖围了好几层,成祖大败,冲破包围免于一死,死伤数万人,张玉战死。
  建文三年春正月辛酉,成祖在威县打败吴杰、平安,又在深州打败他们,于是返回北平。二月乙已,又率师南下。三月辛已,在夹河遭遇盛庸,谭渊战死。朱能、张武拼死作战,盛庸的军队稍稍退却。正赶上日暮时分,各方收兵回营。成祖带着十余个骑兵来到盛庸军营附近的野外睡觉,天亮后发现自己已被包围了。于是从容地牵着马,吹着号角穿营而去。因为建文帝有令“不要让我背负杀叔父的罪名”,因而各位将领都不敢发射一支箭。这天又开始作战,两军各有胜负,忽然刮起东北风,烟尘遮蔽了天空,成祖的军队大声呼喊,乘着大风进攻,盛庸大败,逃往德州。
  秋七月已丑,成祖攻掠彰德。丙申,降服林县。已卯,成祖回到北平。十一月乙已,成祖亲自撰文祭奠南北阵亡的将士。这时,成祖已经起兵三年了,他亲临战场,冒着被箭和火石击中的危险,身先士卒,常常乘胜追赶失败的敌人,也屡次陷入危险的境地。所攻克的城邑,军队离开后随即又被进行朝廷夺回,成祖仅仅占据北平、保定、永平三府而已。不久,被罢免的宦官来投奔,说京师此时空虚,可以夺取。成祖慨然说:“连年用兵,什么时候是个尽头呢?一定要面对长江一决胜负,不能再犹豫不决了。”十二月丙寅,再次出兵。
  建文四年春正月乙未,从馆陶过黄河。癸丑,攻取徐州。已亥,攻取扬州,在江北驻扎军队。建文帝许诺割地求和,成祖不从。六月癸丑,江防都督佥事陈宣率领水军叛变,归附成祖。戊午,攻下镇江。辛酉,建文帝又派遣大臣来商议割地之事,各王也相继到来劝说,成祖还是不听。乙丑,到达金川门,谷王朱穗、李景隆等打开城门迎接成祖,于是都城不战而下。这一天,成祖命令各将领分别守住都城及皇城,大力搜索齐泰、黄子澄、方孝孺等五十多人,张榜公布他们的姓名,称他们是奸臣。丙寅,众王群臣上奏章,劝成祖皇位。成祖登上天子的车子,到奉天殿即皇帝位,恢复周王失棣、齐王失酹的爵位。壬申,安葬建文帝。丁丑,杀齐泰、黄子澄、方孝孺,并杀了他们的族人。因奸党罪而死的人很多。
  秋季七月壬午初一,成祖发诏书说:“今年以洪武三十五年为纪年,明年为永乐元年。建文年间所更改过的以前既定的法度,一律恢复旧制。”癸未,全部恢复了建文朝被罢免的人的官职。甲申,恢复官制。癸已,改封吴王朱允通为广泽王,衡主失允坚为怀恩王,徐王失允熙为敷惠王,随他们的母妃吕氏居住懿文太子陵园。十一月壬辰,立妃子徐氏为皇后。废广泽朱王允通、怀恩王朱允坚为平民。
  永乐元年正月已卯初一,成祖到奉天殿接受百官朝贺,宴请群臣及附属国的使者。辛卯,改北平为北京。冬十一月乙亥初一,在朝鲜等国颁布历书,作为一条法令。甲午,北京地震。乙未,命令六科办事的官员上书言书。同年,朝鲜六次来进贡,从此每年来进贡成为常规。
  夏四月辛未初一,设置东宫官属。壬申,任命僧人道衍为太子少师,恢复他的姚姓,赐给他名字叫广孝。甲戊,立儿子朱高炽为皇太子,封朱高煦为汉王,朱高燧为赵王。壬午,封汪应祖为琉球国山南王。五月壬寅,令丰城侯李彬镇守广东,清远伯王友充任总兵官,率领水师巡视海域。六月丁亥,裁撤多余的官员。辛卯,赈济松江、嘉兴、苏州、湖州的饥荒。甲午,封哈密安克帜木儿为忠顺王。
  永乐三年春正月庚戌,大祀天地于南郊。夏六月已卯,中官郑和舟师使西洋诸国。
  永乐四年秋七月辛卯,令朱能为征夷将军,率领军队分道讨伐安南(今越南)。闰月壬戌,下诏明年五月兴建北京宫殿,分别派遣大臣在四川、湖广、江西、浙江、山西等地采集木材。八月丁酉,下诏通政司,凡是上书陈述民间事务的,即使是小事也一定要让皇帝知道。
  永乐七年夏四月癸酉初一,皇太子代理主持太庙献祭。壬午,海寇侵犯钦州,副总兵李圭派遣将领击败了他们。闰月戊申,成祖命太子决断各种政务,六科每月分类奏报一次。丙辰,下谕给掌管司法刑狱的官署,判重罪必须奏报五次。五月已卯,在昌平营建陵墓,封那座山叫天寿山。
  永乐十年春正月已丑,命令入朝觐见的一千五百多名官员各自陈述百姓的疾苦,不说的人就治他的罪,说了但有不当之处的不予追究。丁酉,在南郊举行盛大的祭祀天地的仪式。癸丑,赈济平阳的灾民,逮捕法办布政使及不上报灾情的郡县官员。二月辛酉,免除山西、河南逾期未纳的赋税。甲辰,免除北京遭受水灾地区的租税。
  永乐十一年春正月辛已初一,有日食,下诏停止朝贺宴会。壬午,告谕通政使、礼科给事中,凡是入朝朝觐的官员不上奏自己管辖的境界内发生了灾害伤亡而被别人上奏,治他们的罪。癸亥,命令北京的百姓家里分别养殖繁殖马匹,并将此作为条例。乙丑,从南京出发驾临北京,皇太孙跟随,命令给事中、御史慰问所经过地区年事已高的人,赐给他们酒肉及布帛。
  永乐十四年夏季四月壬申,礼部尚书吕震请求封禅。皇帝说:“现在天下虽然无事端,但四面八方多水旱灾害,怎么敢自己说天下太平呢?况且《六经》上没有封禅的文章,事情不效法古代,很没有意义。”不听从。六月丁卯,都督同知蔡福到山东防备倭寇的袭击。秋季七月丁酉,派遣使者捕捉北京、河南、山东州县的蝗虫。壬寅,黄河在开封决堤。八月癸酉早晨,寿星出见,掌管礼仪的大臣上奏请求成祖庆贺,没有答应。丁亥,营建北京西宫。九月癸卯,南京地震。
  永乐十五年秋八月甲午,有个瓯宁人进献金丹。成祖说:“这是个妖人,让他自己吃了金丹,毁掉他的方书。”九月丁卯,曲阜孙子庙建成,成祖亲自制石刻文。永乐十八年九月丁亥,下诏说从第二年开始以北京为首都。十一月戊辰,朝廷把迁都北京的事昭告天下。十二月已未,皇太子及皇太孙到达北京。癸亥,北京祭天地和祖先的宫殿建成。
  永乐二十二年春正月甲申,阿鲁台进犯大同、开平,成祖命令群臣商议北征之事,命令边疆的将领整兵待命。丙戍,征召山西、山东、河南、陕西、辽东五都司及西宁、巩昌、洮、岷各地的士兵,约定三月在北京及宣府会合。三月戊寅,大阅兵,告诉众将领皇帝自己将亲征。夏四月戊申,皇太子监理国家大事。已酉,成祖从北京出发。庚午,驻扎隰宁,间谍报告阿鲁台从答兰纳木儿河逃走,于是明军迅速进军。五月已卯,驻扎开平,派使者招抚告谕阿鲁台各部。六月庚申,军队的前锋到达答兰纳木儿河,没有看见敌人,成祖命令张辅等竭力搜查山谷,搜了三百里一无所获,进军驻扎在河上。甲子,成祖班师回朝,命令郑享等率领步军在开平会合。壬申夜里,南京发生地震。
  秋七月戊子,派遣吕震告诉太子回师之事,并诏告天下。已丑,驻扎苍崖,成祖病了。瘐寅,到达榆木川,成祖病危。临终留下诏书传位于皇太子。辛卯,成祖驾崩,时年六十五岁。太监马云秘密与大学士杨荣、金幼孜商量,因为六军在外,所以隐瞒不发丧,把锡熔铸成棺木来装殓成祖,再把棺木放到成祖的马车上,所到之处早晚送饭食如平常一样。壬辰,杨荣偕同御马监少监海寿飞马向皇太子报告成祖去世的消息。已酉,大军驻扎雕鄂谷,皇太孙到军中发丧。壬子,大军到达郊外,皇太子迎成祖的遗体入仁智殿,把遗体加殓入棺。九月壬午,给成祖加尊号为体天弘道高明广运圣武神功纯仁至孝文皇帝,庙号太宗,安葬在长陵。嘉靖十七年九月,改尊号为启天弘道高明肇运圣武神功纯仁至孝文皇帝,庙号成祖。
   赞曰:“文皇从小习于军事,占据幽燕这样地形有优势的地区,趁着建文帝软弱无能,从北方驱兵直向南京,夺取皇位,统治了全国。即位之后,身体力行节俭之事,早上得到水旱灾害的报告晚上就进行赈济,没有因受蒙蔽而事非不分,善于认识人的品德和才能,并能合理地加以使用。对人的外表与内心都十分了解,雄伟的计划和军事谋略与高祖相同。屡次派出军队,平息大漠以北的战争。到了晚年,他的威名和德行传扬得很远,四面八方的国家都对他心悦诚服,入贡和交往的东西邻国多达三十国。明朝疆域广阔,远远超过了汉、唐。他成就的功业,卓然而盛大。然而他在争夺皇位,革除建文党羽时,手段过分残酷,这些违背情理的事很难因功劳巨大而被掩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