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宗朱由检(崇祯)本纪  

 

   庄烈愍皇帝,名由检,光宗第五子,万历三十八年十二月生。天启二年,被封为信王。第二年八月,熹宗病危,召信王入宫接受遗命。丁已,信王即皇帝位。大赦天下,以次年为崇祯元年。庚寅,册立妃子周氏为皇后。十一月甲子,安置魏忠贤到凤阳。己已,魏忠贤上吊而死。癸酉,归还天启时被逮捕的死去诸臣的财物,释放他们的家属。
   崇祯元年春正月辛已,诏令宦官除非是奉皇命,否则不得出宫禁之门。二月乙未,禁止臣僚呈报的文书繁杂冗长。丁已,禁止朝廷大臣交结宦官。乙酉,抚恤被冤枉陷害的诸臣。甲午,任袁崇焕为兵部尚书,监督蓟、辽的军队。甲戍,裁减各部门超编的官员,辛已,祷告求雨。乙酉,恢复外官久任及举保连坐的法令,禁止官吏私自摊派。六月,削去魏忠贤党羽冯铨、魏广微的官籍。秋七月癸酉,在平如召见朝臣及袁崇焕。壬午,浙江遭受风雨侵害,海水涨溢,冲走淹死数万人。癸未,海寇郑芝龙投降。甲申,宁远发生兵变,巡抚都御史毕自肃自杀。八月乙未,下诏说只要不是盛署严寒,皇帝每天都要驾临文华殿与辅臣商议朝政。这一年,各部饥荒,请求买粮,不允许。由于陕西饥民苦于徭役的负担,流贼大规模兴起,分别抢掠鹿州、延安。
   崇祯二年冬十月戊寅,清兵进入大安口。乙酉,山海关总兵官赵率教在遵化战死。甲申,清兵进入遵化,巡抚都御史王元雅、推官何天球等都战死。丁亥,总兵官满桂前来援救。辛卯,袁崇焕前来援救,驻扎蓟州。戊子,、宣、大、保定兵相继来援救。征召全国的镇守官发兵救援君王。辛丑,清兵迫近德胜门。甲辰,在平台召见袁崇焕等,袁崇焕请求入城使军队休息调整,不允许。十二月辛亥初一,在平台再次召见袁崇焕,把他下入关押钦犯的牢狱。甲寅,总兵官祖大寿兵败溃退,向东出关。丁卯,派遣宦官催促满桂出战,满桂及前总兵官孙祖寿全部战死。
   崇祯三年春正月甲申,清兵攻克永平,副使郑国昌、知府张凤奇等死去。戊子,清兵攻克滦州。庚寅,逮捕总督蓟辽都御史刘策入狱,判处死刑。乙未,禁止传抄边境的战报。壬寅,兵部右侍郎刘之纶在遵化战败而亡。这个月,陕西诸路总兵官吴自勉等率领军队来保卫,延绥、甘肃的军队溃败,向西逃去,与叛军会合。二月庚申,立皇长子失慈良为皇太子,大赦天下。戊申,叛军进犯山西。丁丑,叛军攻陷蒲县。五月辛卯,马世龙、祖大寿诸军进入滦州。壬辰,清兵东归,永平、迁安、遵化相继被收复。六月癸丑,叛军王嘉胤攻陷府谷,米脂张献忠聚集众人与他呼应。秋八月癸亥,杀袁崇焕。
   崇祯五年春正月辛丑,孙有德攻陷登州,游击将军陈良谟战死,总兵官张可大因此死了。巡抚都御史孙元化、副使宋光兰等被捉,不久又被放回去。辛亥,孙有德攻陷黄县。二月己已初一,孙有德围攻莱州,巡抚都御史徐从治坚固守卫。辛已,孙有德攻陷平度。三月壬寅,兵部侍郎刘宇烈督查治理山东军务,讨伐孙有德。夏四月甲戍,刘宇烈在沙河大败。癸未,徐从治受伤死去。这个月,总兵官曹文诏、杨嘉谟接连在陇安、静宁大破敌军。叛军奔逃到水落城,平凉、庄浪的饥民归附他们,叛军的势力又壮大起来。六月,京师降大雨。壬申,黄河在孟津决口。
   崇祯六年春正月癸卯,曹文诏指挥山西、陕西众将讨伐叛军。丁未,副将左良玉在涉县大败叛军,叛军逃到林县山中,那里的饥民争相归附他们。这个月,曹文诏攻打山西叛军,并多次打败他们。癸酉,叛军进犯畿南。戊子,总兵官陈洪范等攻克登州水城。辛卯,孔有德逃到海上,山东平定。
   崇祯七年春正月己丑,广鹿岛副将尚可喜向清军投降。八月,分别派遣总兵官尤世威等援助边境。戊辰,宣大总督侍郎张宗衡指挥各镇援兵。闰月甲申,叛军攻陷隆德、固原,参议陆梦龙前去援助,战败而死。丁亥,大清兵攻克万全左卫。庚寅,清后回师出塞。壬寅,李自成在陇州包围贺人龙。庚辰,洪承畴解开了陇州的包围。甲戍,因叛军聚集在陕西,崇祯皇帝诏令河南兵进潼、华,湖广兵进商、雒,四川兵经由兴、汉,山西兵出蒲州、韩城,合力围剿叛军。冬十月庚戍,湖广兵援救汉中,副将杨正芳战死。乙酉,洪承畴统摄五省军务。这年冬天,陕西叛军分别进犯湖广、河南,李自成攻陷陈州。
   崇祯八年春正月乙卯,叛军攻陷上蔡,接连攻陷汜水、荥阳、固始。己未,洪承畴出关讨伐叛军。辛酉,张献忠攻陷颖州。丙寅,张献忠攻陷凤阳,焚烧皇陵的楼如宫殿,留守的朱国相等人战死。壬申,张献忠进犯庐州,不久攻陷庐江、无为。李自成逃往归德,与罗汝才一起又进入陕西。二月,张献忠攻陷潜山、罗田、太湖、新蔡,应天巡抚都御史张国维抵御击退了他。甲午,因为皇陵失守,逮捕总督漕运尚书杨一鹏入狱,不久执行死刑。
   崇祯九年春正月甲寅,总理侍郎卢象升、祖宽援救滁州,在朱龙桥大败叛军。二月,前副将汤九州在嵩县与叛军大战,失败战死。山西发生大的饥荒,人们互相为食。乙酉,宁夏闹饥荒,军队发生兵变,杀巡抚都御史王楫,兵备副使丁启睿安抚平定了他们。三月,卢象升、祖大乐围剿河南叛军。高迎祥、李自成分别指挥部队进入陕西,其余叛军从光化逃到湖广。五月丙辰,延绥总兵官俞冲霄在安定攻打李自成,大败战死。李自成进犯榆林,贺人龙击败了他。十二月清兵出征朝鲜。同年,洪承畴在陇州大败叛军,叛军逃到庆阳、凤翔。
   崇祯十年春正月丙午,张献忠、罗汝才从襄阳进犯安庆,南京大为震惊。同月,朝鲜向清朝投降。甲子,官军援救安庆,在茼家店战败。夏四月戊寅,清兵攻克皮岛,副总兵金日观竭力奋战而死,总兵官沈冬魁逃到石城岛。同月,洪承畴在汉南围剿叛军。闰月壬寅,长江以北的叛军分别进犯河南,崇祯皇帝任总督两广都御史熊文灿为兵部尚书,统率治理南京、河南、山、陕、川、湖的军务,驻扎在郧阳讨伐叛军。五月戊寅,李自成从秦州进犯四川。九月丙子,左良玉在虹县大败叛军。辛卯,洪承畴在汉中打败叛军。癸已,李自成攻陷宁姜。冬十月丙申,李自成从七盘关进入西川。壬寅,李自成攻陷昭化、剑州、梓潼,分兵奔向潼川、江油、绵州,总兵官侯良柱战死,于是彰明、盐亭诸县陷落。庚戊,李自成逼近成都。癸亥,洪承畴、曹变蛟援救四川,驻扎广元。
   崇祯十一年春正月丁丑,洪承畴在梓潼打败叛军,叛军逃到陕西。三月,李自成从洮州逃往番地,总兵官曹变蛟追击打败了他,李自成又进入边塞,逃往西和、礼县。夏四月辛丑,熊文汕接受了张献忠的假意投降。
   崇祯十二年春正月己未初一,因时事多艰,崇祯拒绝朝廷大臣的庆贺。庚申,清兵进入济南,德王朱由枢被捉,布政使张秉文等因此而亡。戊辰,刘宇亮、孙传庭在晋州会集军队十八万,不敢前进。丁丑,崇祯改令洪承畴总理督查蓟、辽,孙传庭总理督查保定、山东、河北。二月乙未,刘宇亮被免职。清兵北归。三月丙寅,清军由青山口出兵。深入二千里,经历五个月,攻下畿内、山东七十多个城镇。冬十月甲午,任左良玉为平贼将军。十二月,罗汝才进犯四川。丙午,把兵部尚书傅宗龙投入监狱。
   崇祯十三年春闰正月乙酉,赈济真定的饥荒。戊子,赈济京师的饥民。癸卯,赈济山东的饥荒。二月壬子,总督陕西三边侍郎郑崇俭在太平县玛瑙山大破张献忠的部队,张献忠逃往归州。九月,陕西官军将李自成围困在巴西的鱼腹山中,李自成逃脱。癸已,张献忠攻陷大昌,总兵官张令战死。不久攻陷剑州、绵州。冬十月癸丑,熊文灿被杀,抛市暴尸。辛亥,张献忠攻陷泸州。同月,李自成从湖广逃往河南,饥民依随他,接连攻陷宜阳、永宁,杀万安王采迥,攻陷偃师,势力大增。这一年,两畿、山东、河南、山西、陕西发生干旱和蝗灾,发生了人吃人的惨剧。
   崇祯十四年春正月己丑,总兵官猛如虎追赶张献忠到了开县的黄陵城,大败,参将刘士杰等战死,叛军于是东下。丙申,李自成攻陷河南,福王朱常洵遇害,前兵部尚书吕维祺等因此而死。夏四月壬子,大清兵攻陷锦州,祖大寿坚决守卫。十五年二月癸丑,总督陕西都御史汪乔年驻扎襄城,遭遇叛军,贺人龙等逃奔入关,汪乔年被包围。丁已,城池陷落,汪乔年被捉住杀死。戊午,清兵攻克松山,洪承畴投降。
   十六年春正月丁酉,李自成攻陷承天,巡抚都御史宋一鹤、留守沈寿崇等因此而死。庚申,张献忠攻陷蕲州。三月庚子,李自成杀罗汝才,兼并了他的部队。冬十月丙寅,李自成攻陷潼关,督师尚书孙传庭因此而死。壬申,李自成攻陷西安,秦王朱存枢投降。丁丑,张献忠攻陷吉安。十一月甲午,李自成攻陷延安,不久在凤翔进行屠杀。丁已,李自成攻陷榆林。
   十七年三月庚寅,叛军到了大同,总兵官姜瑰投降了叛军,巡抚都御史卫景瑗被捉,自缢而死。辛卯,李建泰上疏请求南迁,李邦华等又请求让太子亲征南京,均不听从。癸已,封总兵官吴三桂、左良玉为伯。甲午,征调各镇军队来援救。己亥,李自成到宣府,监视太监杜勋投降,巡抚都御史朱之冯因此而死。癸卯,唐通、杜之秩向李自成投降,叛军于是进入居庸关。甲辰,叛军攻陷昌平。乙已,叛军又进犯京师,京师的军队溃败。丙午,太阳将落时,外城陷落。这天晚上,皇后周氏驾崩。丁未黎明,内城陷落,崇祯在万岁山驾崩。宦官王承恩跟随崇祯而死。崇祯亲笔在衣襟上写道:“我缺少德行,处理政事也不勤快,以致触怒了上天,但走到今天这一步,都是群臣害了我。我死后没有面目去见祖先,就自己摘去皇冠,用头发把脸遮盖起来。我的身体任凭贼寇分裂,但不要伤害一个百姓。”丙辰,叛军把皇帝、皇后的棺材迁到昌平。昌平人挖开田贵妃的坟墓把他们安葬在里面。明朝灭亡。
   这一年夏四月,清兵在山海关大败叛军,五月,进入京师,按照皇帝的礼仪改葬崇祯,命令大臣百姓服丧三日,追谥崇祯为庄烈愍皇帝,陵墓叫思陵。
   赞曰:庄烈帝继承神宗、熹宗的大业,慨然而有作为。即位之初,深沉果断,铲除奸逆,天下想望安定太平。可惜天下大势已去,积习难以挽回。朝廷中朋党纠纷。疆场上将军骄横、士兵懒惰。四处传来兵荒马乱的报告,流寇蔓延滋生。明朝的统治终于溃烂而无可救药了,可以说是不幸了。然而庄烈帝在位十七年,不近声色,忧劳警惕勤勉,一心一意治理国家。每次上朝都深深叹息,感慨着想得到非常的人才,但所任用的都不是合适的人,使事情更加败坏。而又再次宠信宦官,把他们安排在重要的位置,举措不得当,规制处置也背离正确的方向。明朝的福气和好运都到了头,他遭受祸变,难道不是气数造成的吗?等到天命有归,妖氛全部扫尽,于是崇祯得以追加谥号,修建陵墓,受到优厚的礼遇。这固然是清朝的盛德超越了古代各朝,也可以由此而知他虽然遭难而不使自身受辱,确是亡国的忠烈之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