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话明史--列传之马皇后传、郭子兴传、徐达传  

列传第一  马皇后传

  太祖孝慈高皇后马氏,为宿州人,仁厚慈爱且聪敏明辨,喜好史书,勤勉于内治,闲暇时就要求宫人们学习古人的事迹。由于宋代有许多贤德的皇后,于是马皇后就命令女史记录下她们的治家之法,告知六宫嫔妃要从早到晚地阅读、研习。
  皇帝朱元璋在前殿处理政事,有时会大发雷霆,马皇后待其回到后宫,常根据事理委婉地劝谏他。尽管朱元璋生性严苛,然而由于马皇后的劝说而被减免刑罚或免于被杀的人也有许多。参军郭景祥镇守和州时,有人告密说他的儿子拿着槊想杀死他,朱元璋就想杀了他的儿子。马皇后说:“郭景祥仅有一个儿子,别人所说的或许不是事实,杀了他只怕会断绝郭景祥的后代。”朱元璋仔细调查后,发现他儿子果然是被冤枉的。学士宋濂由于其孙宋慎的事情而受牵连,被逮捕并定成死罪,马皇后劝谏道:“普通百姓家给孩子聘请老师,还会把尊师之礼奉行终生,更何况我们是天子之家呢?况且宋濂居于家中,必定不知实际情况。”朱元璋没有听从。恰逢马皇后侍奉他用膳,马皇后不吃酒肉。朱元璋问皇后原因,她答道:“我在给宋先生作福事呢。”皇帝听了,心里也觉得凄然,就放下筷子站了起来。第二天皇帝免除了宋濂的死罪。
  有一天,马皇后问皇帝道:“现在天下的老百姓生活得平安稳定吗?”皇帝说:“这并非你应当过问的事。”马皇后说:陛下您乃天下人之父,我有幸能成为天下人之母,孩子生活得是否平安稳定,我怎能不过问呢!”每当碰到灾年,马皇后就带领宫人一起吃粗茶淡饭,帮助老百姓祈祷。
  皇帝想寻访皇后的族人对其分封官爵,皇后谢绝道:“分封爵禄偏重外戚的家族,不合乎法纪。”皇后执意拒绝制止了这件事。但是有时谈及父母早早亡故,皇后经常悲伤地哭泣。
  洪武十五年八月马皇后卧病。众臣请求为其祈祷祭祀,寻求好的医生。马皇后对皇帝说道:“人的死生,是命运的安排,祈祷祭祀又有何用呢!况且医生又怎能令人活命!假如吃药未能见效,只怕陛下会由于我的缘故而降罪于各位医生吧?”马皇后病情变得严重时,皇帝问她想说什么。马皇后说道:“希望陛下能求取、任用贤能之人,听取他人的规劝,从始至终认真、谨慎,子孙都贤良而有才能,群臣和百姓就都能有所依靠。”这一月的丙戊日马皇后去世,终年五十一岁。皇帝放声痛哭,再没有册立皇后。
  赞曰:高皇后跟随太祖历经艰难,辅佐他成就大业,为天下人母的仪范,仁慈的德行昭明彰显。

列传第十 郭子兴传

  郭子兴的祖先为曹州人。他的父亲郭公,年轻时靠着占卦的法术在定远县游荡,预言祸福之事十分灵验。县城中一户富人家有下个瞎眼的女儿嫁不出去,郭公便娶了她,家中渐渐富裕起来。郭公有三个儿子,郭子兴排行老二。郭子兴刚刚降生时,郭公为他占卜,结果是“大吉”。当时正赶上元朝末年政治混乱,郭子兴散发家财,同壮士结交。元至正十二年(1352)春天,郭子兴集结数千名青年,袭击并占据了濠州。后来的明太祖朱元璋前去投奔郭子兴。守门人怀疑太祖是间谍,把他逮捕起来并报告了郭子兴。郭子兴见太祖的相貌奇特,给他松了绑并与他交谈,把他收为部下,担任十夫长,后来太祖多次跟随郭子兴作战立下很多功劳。郭子兴十分欢喜,其次妻小张夫人也用手指着并用眼看着太祖说:“这是一个不寻常的人。”郭子兴就将她所抚养的马公的女儿许配给太祖为妻,也就是后来的孝慈高皇后。
  一开始,与郭子兴一同起义的有孙德崖等四个人,加上郭子兴总共五家,各自号称元帅,地位不分上下。这四个人粗莽每天抢夺劫掠,郭子兴看不起他们。这四个人就联合起来排挤郭子兴。郭子兴因此时常呆在家中,不处理事情。太祖劝说郭子兴:“他们几个人的关系越来越紧密,我们却越来越被疏远,时间一长必定会被他们所控制。”郭子兴没有听从太祖的劝告。
  元军攻克徐州,徐州的主要将领彭大、赵均用率残余部队逃到濠州。孙德崖等人因为他们原来是著名的强盗头目,便尊奉他们,使他们的地位居于自己之上。彭大有才智和谋略,郭子兴与他往来密切而冷淡赵均用。赵均用经孙德崖等人的挑拨后,非常气愤,找机会逮捕了郭子兴,把他关押在孙德崖家中。太祖从别的部队归来,得知此事后十分震惊,急忙带着郭子兴的两个儿子去找彭大,并把此事告诉了他。彭大和太祖一起赶往孙德崖家,打破枷锁救出郭子兴。元军围攻濠州,于是他们放下往日的仇怨,共同在城中守卫了五个多月。解围之后,彭大、赵均用都分别称王,而郭子兴与孙德崖等人还像原先一样号称元帅。不久,彭大死去,其子彭早住统领彭大的部队。赵钧用越来越专横残忍,他抓住郭子兴并挟其进攻盱眙、泗州,打算把他杀了。太祖已攻克滁州,就派人对赵钧用进行劝说。赵钧用听说太祖的兵力很强大,心中畏惧他,太祖又让人贿赂赵钧用身边亲近信任的人,郭子兴因此得以幸免于难,于是带领自己所统率的一万多人前往滁州投靠太祖。
   郭子兴为人骁勇善战,但性格执拗、度量狭小。情况急迫时,就会听从太祖的计议,亲近信赖他如同左右手。事情解决后,就会轻易相信谗言而冷淡太祖。太祖身边做事的人全都被他调离了,他又渐渐削弱、夺取太祖的兵权。
   攻下和州后,郭子兴令太祖率众将把守和州。孙德崖的军队缺乏粮食,便到和州境内谋取食物,请求让军队在城内驻留扎营,太祖接受了他们的请求。郭子兴连夜赶至和州。太祖来拜见郭子兴,郭子兴非常生气,不跟他说话。太祖说:“孙德崖曾经为难过你,应当防备他。”郭子兴沉默不语。孙德崖听说郭子兴来了,想要离开。前面的部队已经出发,正当孙德崖留下视察后面的部队时,他的军队与郭子兴的军队已经开始战斗了,死了很多人。郭孙兴捉住了孙德崖,太祖也被孙德崖的军队捉住了。郭子兴听说太祖被抓后,非常震惊,立刻派遣徐达前去代替太祖,并放孙德崖回去。孙德崖的军队释放了太祖,徐达也脱身回来。郭子兴非常憎恨孙德崖,马上就要如愿杀死他了,却因为太祖的原因释放了他,因此闷闷不乐。没多久,发病死去,葬在滁州。
   洪武三年,太祖追封郭子兴为滁阳王,令有关部门修建宗庙,用一猪一羊祭祀。洪武十六年,太祖亲手书写郭子兴的事迹,命太常丞张来仪把文字刻于碑上。

列传第十三 徐达传

  徐达,濠州人氏,祖上世代从事农业生产。太祖在郭子兴麾下做元帅之时,徐达年仅二十二岁,前去投奔太祖,与太祖一见面就言语投机。徐达跟随太祖在滁州涧打败元军,又跟随太祖夺取了和州,郭子兴任命徐达为镇抚。后来,郭子兴与孙德崖发生冲突,抓住了孙德崖,而孙德崖的部众则抓住了太祖。徐达挺身而出,到孙德崖军中请求让自己代替太祖做人质,才使太祖得以安全归来。他跟随太祖南渡长江,攻占采石,夺取太平,跟常遇春一样都是军队的先锋。太祖督兵防守,任命徐达为大将军,让他率领各路军队沿江东下,攻占了东面的军事要地镇江。徐达的军队号令严明整肃,城中太平安定。他被封为淮兴翼统军元帅。
   洪武元年(1368),太祖登基做了皇帝,委任徐达为右丞相。太祖册立皇太子,让徐达兼任太子光傅。
   洪武五年(1372),太祖再次大举兴后讨伐扩廓,徐达作为征虏大将军由中路出发,左副将军李文忠由东路出发,征西将军冯胜由西路出发,各自率领五万骑兵出边塞。徐达战败,牺牲了几万人。太祖由于徐达功劳卓著,没有问罪。李文忠的军队也战败了。唯独冯胜在西凉大获全胜,但被告发私自藏匿骆驼马匹,因此未获封赏。次年,徐达再次率众将领前往边塞,在答刺海击败了敌军,班师回北平,在那里留守了三年方返回京师。
洪武十七年(1384),月亮侵犯上将星座,皇帝心中十分不安。徐达在北平得了病,后背上长疽,略微好了一点,皇帝派遣徐达的大儿子徐辉携带着敕书前去慰问,没过多久就把他召回京师。翌年二月,徐达病情加重,于是不幸逝世,终年五十四岁。皇帝因此停止上朝,参加葬礼时十分哀伤,痛哭不已。皇帝追封徐达为中山王,谥号为武宁,子孙三代皆封王爵。又恩赐其葬于钟山之北,亲自写下神道碑文。牌位供奉于太庙附祭,肖像供奉于功臣庙,位列第一。
   徐达言语不多,然而考虑问题十分周全。在军队中,他颁布了命令就不会再更改,众将领都心怀敬畏地接受他的领导。在皇帝面前他恭敬谦卑得如同不会说话。他善于安顿抚慰士兵,与部下同生死,共患难,将士们没有不感激其恩德而甘愿拼死效力的,所以军队到达之处皆能克敌制胜。他以礼对待儒生,整日与他们谈话议论,十分和谐。皇帝曾称赞他说:“受命就出发,成功就归来,不因有功而骄傲自夸,不贪恋女色,不贪取财宝,正直不偏,没有缺点,如同日月一般光明,仅有大将军一人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