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话明史--列传之张居正、高拱传  

列传第一百一 张居正传

   张居正,字叔大,江陵人。从小聪颖绝伦。十五岁时成为秀才。没过多久,张居正在乡试中中了举人。嘉靖二十六年,张居正中了进士。他每天探求国家的典章故事,徐阶等一些人都很器重他。张居正眉清目秀,胡须长至腹部。他勇于承担责任,自诩为豪杰之士。然而他城府很深,很难让人窥测透。严嵩任首辅时,忌恨徐阶,跟徐阶交好的人都躲避着他。张居正却能自如地与严嵩交往,严嵩也很器重他,升他为右中允,负责国子监司业的事务。不久张居正回到理坊任职,升为裕王府的讲读,裕王很赏识他。不久张居正调任寻右谕德兼侍读,升任侍讲学士,负责掌管翰林院。
   徐阶代替严嵩当了首辅,更加倾心委任张居正。不久张居正升任为礼部右侍郎兼翰林院学士。一个多月后进入内阁,任吏部左侍郎兼东阁大学士。不久升任礼部尚书兼武英殿大学士,加封少保兼太子太保,这时,距离他任学士五品仅仅一年多。当时徐阶以老一辈的身份居首辅,与李春芳都能礼贤下士,张居正最后进入内阁,独独摆出宰相的样子,傲慢地会见九卿,不接纳其意见。偶然说一句话便能抓住关键,人们因此很惧怕他,对他比其他的宰相高看一眼。
   张居正治理政务,以推崇帝权、考核官员是否称职、信守奖赏和惩罚、统一号令为主。就算远在万里以外,早上颂下政令晚上就必须遵照施行。运漕粮的河道开通以后,张居正由于每年征收赋粮的数额到第二年春天还没完成,北运时遇到洪水泛滥,不是有些地方决口,就是有些地方干涸,于是就采纳运粮官员的建议,督促船上的兵卒在每年十月间就将粮食装运,等到第二年年初就全部发运完毕,减少洪水灾害带来的损失。这种办法施行了很久,国家仓库里储存的粮食十分丰盈,可支用十年。张居正又制订了考成法来检查官员的办事效率。起初,六部和都察院批阅公文以及外出处理地方上的事务,曾经发生过长久搁置不上报的情形。张居正下令按照事情的大小缓急设定期限,超过期限而未审批上报的,要对当事者治罪处罚。从此以后,各官员一切事情都不敢遮掩过失,政治风气焕然一新。
   张居正喜欢建立功业,能用智慧、谋略和权术驾驭属下,属下大多愿意为他尽心尽力。张居正派李成梁守卫辽东,戚继光守卫蓟门。李成梁努力作战,打退了敌人,由于战功多而被封为伯,而戚继光的防御设施也很严整完备。张居正对他们两人都很信任,边境因此非常安定。世人夸赞张居正有识人的眼力,然而张居正执法非常严厉,他审察驿递状况,裁减多余官员,清理整顿学校,淘汰了许多人。
   皇帝即位之初,冯保早晚看护皇帝的饮食起居,很用心,皇帝稍有抵触,立即报告给慈圣太后。慈圣太后教训皇帝很严格,每次都狠狠地责备他,并说:“要是让张先生知道了,怎么办!”于是皇帝十分惧怕张居正。等到皇帝渐渐长大了,心里就不满意了。乾清小宦官孙海、客用等诱导皇帝游戏,都很受宠幸。慈圣太后让冯保保住孙海、客用,廷杖处罚并把他们逐出宫去。张居正又列举他们同党的罪恶,请求斥责驱逐他们。张居正还乘机劝告皇帝戒除游宴而注重起居规律,保养精神使圣嗣增多,节制赏赐以节省费用,拒绝珍玩以端正风尚,亲自处理政事以使政治清明,勤听讲学以有助于治理国家。皇帝迫于太后的压力,不得已,都回答说可以,而心里憎恨冯保、张居正。
   张居正自从受到丧期未满就出任官职的待遇后,愈加偏执恣为,他罢免和提升人,大多出于个人的爱憎,身边办事的人大多收受贿赂。张居正的三个儿子都中了进士。张居正的仆人游七也当上了官。游七穿戴着官服和大臣们交往,列于士大夫的行列,世人因此更加憎恶他。没有多久,张居正病了。皇帝多次颁发敕谕问候病情,百官一齐设立道场为他祈祷。等到病重时,张居正乞求辞官回乡。皇上又下褒奖的诏书慰问挽留他,称他为“太师张太岳先生”。他死去后,皇帝为他停止上朝,下谕赐祭九坛,把他当作国公兼师傅。
   当初,皇帝所宠幸的宦官张诚由于得罪冯保,被斥逐在外,皇帝就派他秘密刺探冯保及张居正。这时,张诚再入宫中,把所听到的两人交结恣横的状况全部报告给皇帝,并且说他们所藏的珠宝超过了皇宫所藏的。皇帝心动了。于是皇帝将冯保捉住囚禁在宫中,后又将冯保贬到南京,没收了他全部的金银珠宝,数以万计。皇帝又下诏削夺了张居正上柱国、太师的职位,还削去了他的谥号。把张居正所引荐的官员都削去官职。御史羊可立又追究张居正的罪行,指责张居正制造了边平民朱宪节的冤狱。皇帝于是命令司礼张诚及侍郎丘舜连同锦衣指挥抄了张居正的家。
   张诚等人全部查抄了张居正各个儿子及兄弟储藏的财物,获得黄金万两、白金十余万两。后来谏官又不停地攻击张居正,于是皇帝下诏削去张居正的所有官品,追回此前所赐的玺书、四代诰命,把张居正的罪状公示天下,说他应当被剖棺戮死,姑且赦免他。他的弟弟都指挥张居易、儿子张编修、张嗣修,全部被发配到烟瘅之地充军。
   整个万历时期,没有人再敢提到张居正。熹宗时,朝中的大臣稍稍提到了他。邹元标为都御史,也称赞张居正。皇帝下诏恢复他的官职,给予安葬祭奠。崇祯三年(1630),礼部侍郎罗喻义等为张居正申冤。皇帝恢复了张居正两代 荫护及所授的封号。
   赞曰:张居正通晓时局的变化,勇于承担责任治理国家。神宗初年,使明朝从衰退的局势中振兴起来,不得不说他是一位济世之才。然而他掌握的威势和权力,几乎震动了皇帝,以至于死后发生了灾祸。《尚书》上说“臣子不要由于得到恩宠而居功自傲“,一定要作为训诫。

列传第一百一 高拱传

   高拱,河南新郑人,嘉靖二十年进士穆宗还没做皇帝时,居住在裕王府,他出就封地时请人为他讲读经书,高拱与检讨陈以勤一同担任侍讲。高拱在裕王府任侍讲九年,启导穆宗要更加孝谨,讲解陈述切中事理,穆宗很重视他,亲自书写“怀贤忠贞”四个字赐给他。严嵩、徐阶相继主持国家事务,认为高拱有朝一日一定会被重用,就把他推荐给世宗。他被授予太常卿之职,掌管国子监祭酒的工作。四十一年,升任礼部左侍郎。后来高拱又升任礼部尚书,召入值班房。四十五年,他被授予文渊阁大学士,与郭朴一同进入内阁。
   穆宗即位,高拱晋升为少保兼太子太保。徐阶虽然是首辅,但高拱以皇帝的老臣自居,多次与他抗衡,又有郭朴帮助他,徐阶渐渐感到不能忍受。正在这时,陈以勤与张居正都进入内阁,张居正也在裕王府任侍讲。徐阶草拟遗诏,唯独与张居正商议,高拱心中很不平。当商议穆宗登基奖赏官兵以及请穆宗裁决大臣去留时,徐阶全都不听高拱的主张,这样两人间的怨恨更深。
   谏官不停地向朝廷进言议论高拱,南京的科道以至拾遗也都弹劾高拱。高拱自己很不安,乞求归乡。于是,他以少傅兼太子太傅、尚书、大学士的身份回家养病去了。隆庆元年(1567)五月,高拱因为旧学而被重新起用,但他性格直爽而且行事自由,很计较恩怨,最后还是不能在原来的位置干下去。不久,徐阶也请求回乡。三年冬天,皇帝召回高拱授予他大学士的职位,并让他兼掌吏部的事务。高拱于是全部推翻徐阶所做的事,凡是前朝获罪的官员由于遗诏而得到起用和周济的,全部罢免。
   高拱再出来任职,专门与徐阶结怨,他所说的话都是想中伤徐阶以加重他的罪名。幸而皇帝仁慈,没有完全追究。徐阶的儿子们横行乡里,高拱派前知府蔡国臣为监司,记录他各个儿子的罪恶,把他儿子都派去充军。所有可以遏制徐阶的办法,没有不用的。等到高拱离开职位后,徐阶才得以解脱。
   高拱熟悉政体,怀经济之才,他所建议和陈述的都被批准实行。他在吏部,想全面地了解各类人才,于是授予各司薄册,让他们写上下属官吏的好坏,标示出乡里和姓氏,每月每年都要邀请会见他们。这样即使仓卒起用某一个人,也都用得得当。他当时又正担心着边境安全的事,就请求增设兵部侍郎,用来作为总督的人选。由侍郎升为总督,由总督升为兵部尚书,内外更替,边境的人才自然宽裕。高拱奏请并用科贡与进士,不拘泥于资格。他在部里考察,不完全凭借书面材料来罢免升迁官员,也不拘于人数的多少,被罢免的一定要告诉他缘故,使众人都能心服。由于广东的官吏多贪污渎职,高拱特地请求表彰廉洁能干的知府侯必登,以勉励其他的人。高拱又说管理马政、盐政的官员,名义上是卿、是使,但实际上却被视为局外人,这样损失人才败坏事情的事,渐渐不能继续下去了。
   神宗即位,高拱由于皇帝年纪幼小,想戒止宦官专政,就条陈上奏请求废除司礼监的权力,将这些权利交给内阁。又叫人联合上疏攻击冯保,然后自己草拟圣旨将他放逐。高拱派人告诉张居正,张居正表面上同意了,而私下里却悄悄地告诉了冯保。冯保向太后申诉,说高拱专权,不能容他。太后点头同意。第二天,召集群臣进入,宣读两宫太后及皇帝的诏书。高拱认为一定是放逐冯保,急急忙忙进入。等到宣布诏书时,却是历数高拱的罪状将他放逐。
   高拱已经离去,冯保的愤恨还没有平息。又制造了王大臣案件,想牵连到高拱,但不久就停下来了。高拱在家居住数年后,死去了。皇帝下旨准许按半礼去安葬高拱,祭文中仍要包含着贬词。过了很久以后,朝廷议论起高拱的功绩,赠给他太师,谥号文襄,让他的长子高务观做尚宝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