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传第一百十四 海瑞传

 

  海瑞担任户部主事时,明世宗朱厚囱在位时间已经很长了,他不临朝处理政事,深居于西苑,专心一意地斋戒做法事。总督、巡抚等大官争着向皇帝进献有祥瑞征兆的物品,礼官则上表祝贺。朝廷中臣子自从杨 、杨爵获罪以后,就不敢进言议论时政了。嘉靖四十五年(1566)二月,海瑞一个人上奏疏说道:
   臣听说君主是天下臣子、民众和万物的主人,他的责任极其重大。他要想和他的责任相称,也唯有将责任交给臣子,让他们尽力进言罢了。请准许臣披肝沥胆,向陛下陈述这些情况。以前汉文帝是贤明的君主,贾谊尚且痛哭流涕地进言。并非对汉文帝要求过高,而是因为汉文帝个性仁慈而近似柔弱,尽管有顾及百姓的法令,却不免因松懈而失效,这是贾谊最为忧虑之处。陛下天资英明果断,超过汉文帝很多。然而汉文帝个性仁爱宽容,能够勤俭节约爱护百姓。而陛下下决心治理国家时间不长,就被虚妄的念头牵引过去,将刚强明智的天性误用了。甚至认为自己可以升天,一心一意要修炼成仙;倾尽老百姓用血汗换来的财富,胡乱兴建土木工程;二十多年不临朝听政,使法律纲纪松懈。几年来不断地授予官职给众臣,令爵位及级别的待遇泛滥。裕、景二王见不到皇上,人们以为父子的感情淡薄。因为猜疑毁谤而杀戮臣子,人们以为君主与臣子之间的关系浅薄。乐在西苑而不返回,人们以为夫妇之间的情爱浅淡。官吏贪赃枉法,专横跋扈,老百姓无法生活,水旱灾害时常发生,盗贼四起且气焰越来越嚣张。请陛下试想一下当今的天下,是什么样子啊?
   天下的人对陛下不满已经很长时间了。古代的君主有过失,要依靠臣子匡正辅佐,但如今没有一个人肯向陛下进正直的言论,阿谀逢迎得太过分了。然而人们虽然不敢直言,内心却不能不惭愧,退朝后议论埋怨,是多么大的欺君之罪啊!天下是陛下的家,人没有不顾惜自己的家的,内外臣子都是为陛下的家奠基。一心一意要修炼成仙,是陛下的心迷乱了。过分苛刻武断,是陛下的盛情不公正了。那些为了顾及私情而荒废了公务的臣子,得到一个官职大多因为欺骗而败落,大多因为不做事情而败落,实在不符合陛下的心意。那些不是这样的臣子,君主之心与臣子之心偶然不相一致,就认为陛下厌恶和轻视臣子,不愿接受劝谏。抓住一二件不妥当的事,就怀疑千百件事都是这样,令陛下陷于错误的行为之中,而内心安适坦然不觉得奇怪,众臣的罪过太大了。《礼记》说“若在上的君主有疑心,则百姓易迷惑;若在下的心术不正,则君主就劳苦”,说的就是这种情况。
   况且陛下的错误很多了,其中大的方面在于斋戒做法事.斋戒做法事的目的是为了谋求长生不老。自古圣贤之人留给后人的垂示教训,认为修养身心即“恭顺地接受正道”,没有听说过有所谓长生不老的说法。陛下从陶仲文那里学习法术,称他为师。陶仲文却已经死去了,他不能够长生不老,陛下为什么偏偏要谋求长生不老呢?至于仙药、天药,则更加怪诞虚妄了。这是陛下身边邪恶狡诈的人,编造荒诞离奇的事来欺骗陛下,而陛下却错误地相信他们,以为果真是这样,错了。
   陛下或许认为用标明刑罚奖赏的律令来督促责罚臣子,就会有分头去治理天下的人,天下没有不能够太平的,学道修仙就没有害处了。用人而一定要他只说不跟自己相反的话,这是陛下的想法不正确了。观察不久之前的严嵩,有一点不顺从陛下的地方吗?他过去是陛下的同心之人,如今却被斩首了。梁材遵循正道、谨守职责,陛下认为他是违背自己的人,而他历任各职都有好的声望,在户部做官的人至今仍夸赞他是最优秀的。然而众臣宁愿学习严嵩的顺从,也不肯学习梁材的刚正不阿,难道不是有窥探陛下的细微好恶,而暗暗作为趋利避害的依据的人吗?就是陛下又能从中得到什么好处呢?如今大臣拿着俸禄而喜好阿谀逢迎,小臣害怕获罪而不敢说话,臣无法压制自己的愤怒和怨恨。因此不顾生命危险,希望尽一点点忠心,唯愿陛下能够听取。
   嘉靖皇帝看了海瑞的奏疏,非常生气,将奏疏扔到地上,回头对左右说道:“快把他抓起来,别让他跑掉!”宦官黄锦在一旁说道:“这个人一向有呆傻之名。听说他上奏疏时,自己知道触犯圣上应当处死,就买了一口棺材,诀别了妻子和儿女,在朝廷上等候治罪。”皇帝听了沉默不语,过了一会儿他又拿起海瑞的奏疏来读,一天读了好几遍,被感动得叹息,将奏疏留在宫中几个月。适逢皇帝有病,烦闷不高兴,召来阁臣徐阶商议将皇位禅让给太子的事,就说道:“海瑞所讲的都对,可是朕现在病了这么长时间,怎么能临朝处理政事呢。”又说道:“朕没有小心爱惜自己,以至被疾病所困,假如朕能出去到便殿上处理政事,哪里会受这个人的辱骂呢?”于是下令逮捕海瑞并将其投进钦犯监狱,追查主使的人。没过多久这一案件被移交到刑部,海瑞被判了死刑。狱词呈上后,皇帝却仍旧将它留在宫中不对外发布。户部有一个司务名叫何以尚,揣测皇帝没有杀海瑞的意思,就上奏恳求放了海瑞。皇帝震怒,命令锦衣卫杖打他一百下,囚禁于钦犯监狱中,日夜拷打审讯。过了两个月,嘉靖皇帝去世,明穆宗继承皇位,海瑞与何以尚两人都被释放出来。
   海瑞被释放出来以后,恢复了原来的官职。没过多久他被调到兵部,后来他被提升为尚宝司司丞,调任大理寺丞。后来,海瑞历任南京和北京的左、右通政使。隆庆三年夏天,他以右佥都御史的身份巡抚应天十府。下属官吏畏惧他的声威,贪污的人大多自动辞职而去。海瑞下定决心兴利除弊,请求疏通吴淞江、白茆河,让水流通入海,使百姓得到了利益。海瑞一向痛恨大户人家兼并土地,他极力打击土豪恶霸,安抚穷苦的百姓。贫苦百姓的田地被富豪人家兼并的,一律强力夺回还给原主。士大夫经过海瑞管辖的区域一概得不到好年供应,因此怨言很多。都给事中舒化说海瑞迂腐固执,应当在南京给他安排清闲且无实权的职位,而皇帝却仍然用嘉奖的语言下诏书勉励海瑞。没过多久给事中戴凤翔弹劾海瑞庇护乱法犯禁的奸民,欺凌官宦人家,猎取名誉、败坏政治,于是海瑞就被调去监督南京粮储。海瑞担任吴地的巡抚才半年,老百姓听说他将要离去,在路上呼号哭泣,家家绘制他的画像来祭祀他。
   海瑞将要到新任上去,正遇上高拱掌管吏部。他一向憎恨海瑞,就将海瑞的职务合并到南京户部当中。海瑞于是就托病辞去官职,返回琼山老家。明神宗万历初年,张居正主持国事,他也不喜欢海瑞,下令让巡按御史考察他。御史到山中察看,海瑞摆出鸡和黄米饭来招待他,房屋简陋,御史叹息着离去。张居正畏惧海瑞严峻刚正,尽管朝廷内外的官员共同举荐,最终也没有任用他。万历十二年(1584)冬天,张居正死后,吏部打算任用海瑞为左通政使。皇帝很敬重海瑞的名声,给他以前的职位。第二年正月,海瑞被召为南京右佥都御史,在路上改任为南京吏部右侍郎,他当时已经七十二岁了。他上奏疏言说自己年老体衰即将死去,愿意比照古人以死进谏,大致的意思是:“陛下一心一意想治理好国家,而没有达到理想效果,是由于惩治贪官污吏的刑罚太轻了。众臣子没人能说出其中的缘由,反而以待士有礼的说法为借口,一起掩饰贪官污吏的罪过。如此待士有礼,深受贪官污吏侵害的老百姓该有多么无辜呢?”于是他举出明太祖设立的剥下人皮塞进干草的刑罚和洪武三十年规定的受贿八十贯判处绞刑的律令,说如今应当用这些方法来惩治贪污。海瑞其他劝诫时政的话,用语极为恳切,正中事理。唯独劝皇帝使用酷刑这一点,当时的舆论认为是错误的。
   皇帝多次想召用海瑞,主持国家政事的阁臣暗中阻止,于是皇帝就任命海瑞为南京右都御史。各司官员向来偷安怠惰,海瑞以身作则来矫正这种风化。有的御史偶尔招戏班子唱戏,海瑞就要遵照太祖的法令给予杖刑。百官都为此担心害怕。提学御史房寰害怕被海瑞纠举揭发,想先发制人,给事中钟宇淳又从中怂恿,房寰就两次上疏用难听的话诋毁海瑞。海瑞也多次上奏章请求辞去官职,皇帝挽留他不允许。万历十五年,海瑞死在任上。海瑞的灵柩抬到江上时,白衣白帽前来送丧的人站满了两岸,祭奠哭拜的人百里不绝。朝廷追赠海瑞为太子太保,谥号忠介。
   海瑞一生的治学,以刚强为主,因此自号刚峰,人们称他为刚峰先生。他曾经进言说:“想让天下政治清明、社会安定,必须要实行井田,做不到就实行限田,再不行就实行均税,这样还能够保存古人的遗意。”所以他从做知县到做巡抚,所到的地方坚决实行清丈土地的措施,颁行一条鞭法。他本来是为了老百姓好,但做的事情不能说没有偏颇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