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传第一百四十七  袁崇焕传  

 

   袁崇焕,字元素,东莞人。万历四十七年进士。为人慷慨负有胆略,喜好谈论军事。天启二年正月,袁崇焕在都城朝觐,御史侯恂请求破格任用他,于是朝廷提升他为兵部职方主事。没过多久,广宁的军队溃败,朝廷商议扼守山海关,袁崇焕就自己骑马外出巡视关内外的情况。不久,他回到朝廷,把关上的形势向上汇报,说:“给我军马钱粮,我一个人足以守住此地。”朝廷的大臣更加称赞他的才能,于是越级提升他为佥事,负责监督关内外的军队。当时关外的地区全被哈刺慎各部落所占据,袁崇焕于是驻守关内。
   三年九月,孙承宗决定驻守宁远,并命令满桂偕同袁崇焕前往。满桂是朝廷的良将,而袁崇焕勤于职守,发誓与此城共存亡。由此商人旅客车马川流不息,都集中在此,远近的人们都将这里当做安乐的地方。五年夏天,承宗与袁崇焕计议,派遣将领分别占据锦州、松山、杏山、右屯及大小凌河,修缮城郭居住。从此宁远暂时成为内地,又开阔二百里的疆土。十月,承宗停止了这件事,高第来代替他,说关外一定不能守卫,他不顾袁崇焕的反对,命令全部撤去锦州、右屯、大小凌河及松山、杏山、塔山守城的器具,全部驱逐屯田的士兵入关。高第还想一同撤去宁、前二城,袁崇焕坚决不从,高第不能为难他。
   清朝知道经略容易对付,于是在天启六年正月率领大军向西渡过辽河,二十三日到达宁远。袁崇焕随即偕同大将满桂,副将左辅、朱梅,参将祖大寿,守备何可刚等集结将士誓死守卫。于是全部焚毁城外的民居,携带守城器具进入城内,坚壁清野来等待敌军。第二天,清军进攻,顶着盾牌挖城,弓箭石块不能击退。袁崇焕命令福建籍士兵罗立发射西洋巨炮,击伤了城外的军队。第二天,清军再次攻城,又被击退,包围于是解除。清兵解除包围之后,分兵数万攻觉华岛,杀死参将金冠等及数万军民。袁崇焕刚刚保全了城池,力量用尽不能救援。
   清朝发兵,所到之处没有不摧毁击破的,明朝的众将领都不敢议论攻战防守的事。议论攻战防守,从袁崇焕开始。三月,皇帝又设置辽东巡抚,让袁崇焕担任巡府。论功,加升他为兵部右侍郎,赏赐银币,世代荫袭锦衣卫千户。袁崇焕保全城池后,渐渐骄横起来,他与满桂不和,请求将满桂调到别的镇去,于是朝廷将满桂召回。袁崇焕因为王之臣上奏挽留满桂,又与他不和。朝廷顾虑此事,命令王之臣专门监督关内,而关外属袁崇焕。后来,朝廷商议因为袁崇焕、王之臣互相不能容忍,于是召回王之臣,废除了经略这一官职,因此关内外全部属于袁崇焕。
   当时赵率教驻扎锦州,朝廷命令尤世禄来代替他,又以左辅为前锋总兵官,驻扎在大凌河。尤世禄还未到,左辅还没有进入大凌河,五月十一日大清兵已到达锦州,将锦州团团围住。赵率教闭门守城,又派遣使者与清兵议和,想暂缓敌人的攻击以等待救援,使者往返三次而议和的事还没有决定下来,围困形势更加紧急。袁崇焕因为宁远的军队不能动,所以挑选精良的骑兵四千,令尤世禄、祖大寿率领,绕到大军的后面与清军决战;又派遣水师从东面出发,牵制清军;并且请求调动蓟镇、宣、大的部队,往东来保护关门。朝廷已经命令驻守山海的满桂迁移到前屯,驻三屯的祖大寿移往山海,又派遣昌平、天津、保定的部队迅速赶赴上关。尤世禄等刚要出发,大清已于二十八日分派兵力趋近宁远。袁崇焕亲率将士登上城楼防守,在壕沟内排列阵营,用大炮射击,而满桂、尤世禄、祖大寿在城外作战,士兵死亡很多。清军旋即撤退,增兵攻打锦州。清军因为天气又湿又热不能攻克锦州,士卒损伤很多,六月五日也率领军队撤退。这次战役在当时被称为宁、锦大捷。战后,魏忠贤让他的同党弹劾袁崇焕不援救锦州是精神颓废,于是袁崇焕乞求退休。七月,皇帝允许袁崇焕回家,而用王之臣代替他任督师兼辽东巡抚,驻守宁远。等到论功的时候,文武增加官阶荫袭者数百人,魏忠贤的儿子也封了伯,而袁崇焕只增加一级官职。
   没有多久,熹宗驾崩。庄烈帝即位,将魏忠贤处死。朝廷大臣争相请求召回袁崇焕。那一年十一月皇帝升袁崇焕为右都御史,管理兵部添注左侍郎事。崇祯元年四月,任命他为兵部尚书兼右副都御史,监督率领蓟辽的部队,兼监督登莱、天津的军务。袁崇焕向皇帝上书说:“恢复辽地的方法,不外乎臣昔年所主张的以辽人守辽土,以辽土养辽人,防守是正规的策略,战争是变通的策略,和议是辅助的策略。执法在于循序渐进而不在突击猛进,要注重于实际而不能贪图虚名。怎么才能用人而不疑?驾驭边疆大臣与驾驭朝廷大臣有所不同,军中可惊可疑的事特别多,但应当注重成败的大局,而不必指责一言一行的细小之处。事情的责任既然重大,招来的怨恨就多,各种有利于边疆的事,都不利于臣子自身,况且把敌人逼急了,敌人就会用离间计,所以说边疆的大臣难做。陛下宠爱臣了解臣,臣不必过于怀疑恐惧,但心中有所担心,不敢不告诉您。”
   关外大将有四五人,处理事情多有牵制,后改为设定两人,以朱梅镇守宁远,祖大寿仍驻守锦州。到这时,朱梅将离任,袁崇焕请求合并宁、锦为一镇,祖大寿仍驻守锦州,提升中军副将何可刚为都督佥事,代替朱梅驻守宁远。袁崇焕刚开始接受任命时,就想杀了毛文龙。回顾毛文龙居住的东江,形势虽然足以牵制对方,但由于他本人没有智谋策略,总是失败,而每年花费的军饷无法统计。工科给事中潘士闻弹劾毛文龙浪费军饷杀掉投降的人,尚宝卿董茂忠请求撤换毛文龙,让他到关、宁治兵。兵部商议后认为不可以,袁崇焕心里不高兴,上疏请求派遣兵部大臣督查军饷。毛文龙厌恶文臣监视控制他,上书抗辩驳斥,袁崇焕更加高兴。后来毛文龙来拜谒他,他用宾客的礼节来接待毛文龙,毛文龙又不谦让,袁崇焕杀他的打算更加坚决了。
   袁崇焕以阅兵为名,坐船来到双岛,毛文龙前来与他相会。袁崇焕于是责问毛文龙违反命令的几件事,毛抗辩。袁崇焕命人夺去他的冠带并将他捆绑起来。袁崇焕说:“你有十二条应当斩首的罪名,你知道吗?你专制一方,军马钱粮不接受审核,一当斩首。你上奏的报告的事全部都是假的,杀掉投降的人和逃难的百姓冒充军功,二当斩首。你的奏章中有在登州取南京易如反掌的话,属大逆不道,三当斩首。你侵吞士兵的军粮,四当斩首。你擅自在皮岛开放马市,私通番邦外国,五当斩首。部将数千人全部冒充你的姓氏,六当斩首。从宁远回来,偷窃掠夺商船,自己做盗贼,七当斩首。强行夺取民间子女,八当斩首。驱逐难民到远处去窃取人参,不服从的就让他饿死,九当斩首。用车子将黄金运到京师,拜魏忠贤为父,十当斩首。铁山失败,丧失军队无数,掩盖失败的事实,反说自己有功劳,十一当斩首。建镇八年不能收复一寸的土地,观望纵容敌人,十二当斩首。于是,袁崇焕取下尚方宝剑在帐前斩了他。当时是崇祯二年五月,皇帝突然听说这件事,非常惊骇,考虑到毛文龙已经死了,况且正倚仗袁崇焕,于是降褒旨答复,不久传谕公示毛文龙的罪状,以使袁崇焕安心。
   毛文龙死后,才过了三个月,大清军队数十万分道进入龙井关、大安口。袁崇焕得知,马上督促祖大寿、何可刚等入京护卫。皇上得知他们到来,非常高兴,亲切地下旨褒奖鼓励,命令他们统率各路援军。不久,赵率教战死,遵化、三屯营都失守,巡抚王元雅、总兵朱国彦自尽,大清军队绕过蓟州向西进发。袁崇焕害怕,急忙带兵入关护卫京城,驻扎在广渠门外。袁崇焕因为军队马匹疲惫不堪,要求入城休息,皇帝不批准。于是出城和清军苦战,双方各有伤亡。
   当时清军进入的关口,是蓟辽总理刘策所管辖的,而袁崇焕刚听到事变的消息,便立即从千里之外赶来援救,所以自认为有功无罪。但是京都的人突然遇到兵灾,纷纷说出许多怨恨诽谤的话,说袁崇焕纵容敌军。朝臣因为他以前曾经与清军议和,便诬陷他引敌军来逼迫朝廷议和,想要促成城下之盟。皇帝听得多了,没办法不怀疑。正好大清设下离间计,说和袁崇焕达成了密议,故意让被捕获的宦官知道,然后暗地里放他逃走。这个宦官跑回去告诉皇帝,皇帝毫不怀疑地相信了他。十二月初一再次召见袁崇焕,便缚了他到钦犯监狱。祖大寿在旁边,吓得全身发抖惊慌失措,一出去便马上带兵叛逃。皇帝拿了袁崇焕在监狱中写的亲笔信,去召祖大寿,祖大寿才回来接受命令。
   一些大臣看见袁崇焕被撤了职, 就用擅主和议、擅杀大师两件事作为袁崇焕、钱龙锡两人的罪名。高捷首先上疏极力攻击二人,史袄、袁弘勋也跟着上疏,一心想杀死两人。司法部门判定袁崇焕谋反,钱龙锡也判死罪。崇祯三年(1630)八月,袁崇焕在市中心被处以凌迟处死。天下人都认为他是冤枉的。袁崇焕被抓住后,祖大寿溃逃而去。武经略满桂因为仓促间与清兵交战,最后死去。这时距离袁崇焕被抓的时间还不到半个月。当初,袁崇焕擅自诛 毛文龙,这时皇帝误杀袁崇焕。袁崇焕死后,能处理边疆事务的人就更没有 ,明朝灭亡已成定局。